第七百二十四章:告诉真相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二十四章:告诉真相

第七百二十四章:告诉真相 “是你!?” 王云本来友好的脸上,乍起一阵难以言说的愤怒,瞪着闵红的双眼更是充满戾气。 “王阿姨,是我……”闵红抬起头怯弱的看了王云一眼,又低下了头。 “把我女儿害死了还不够么,你又来干什么!”王云的情绪一百八十度转变,愤怒的吼道,急救室外的走廊里人来人往,都将好奇的目光投过来。 “我……” 啪!!! 闵红开口,突然一个结实的大耳刮子打在了她的脸上,她那白皙的脸颊上,顿时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半边脸颊马上肿高了起来,嘴角还溢出一丝血迹。 “你给我滚!”王云指着闵红愤怒的骂道。 “叔叔阿姨,对不起。”闵红低着头向童家国和王云道歉,两颗晶莹的泪珠吧嗒的落在地上,在光洁的地面上顿时摔碎了无数瓣泪花,闵红失落的转身欲走,童家国突然疑惑道:“等等!”转过头问向愤怒的妻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云咬牙道:“难道你还没认出来她是谁么,她就是害死小娇的害人精!” 童家国的脸色一瞬间也阴沉了下来,他看着闵红,确实觉得这个女孩有些面熟,问道:“你是闵红?和小娇关系一直不好的那个闵红?” 闵红低着头点头,嗯了一声,眼眶中的泪水吧嗒吧嗒化作连珠般的往下落。 童家国比妻子要淡定的多,道:“小娇的事,警察到现在也没查出个什么来,但有流言说是你把小娇害死的,我知道你和小娇的关系不好,但那是真的么?” 闵红流着泪点头,始终不敢再抬起头,“小娇的死和我关,我是罪人。” 童家国的脸彻底黑了下来,如果说刚才他还有一丝理智的话,此时那潜藏在心底,因为失去女儿的痛苦与愤怒,嚯的一下全都涌了上来,女儿意外后的这些个日日夜夜里,他没有一天不是在痛苦与折磨中度过的,他本来只是刚刚五十岁,可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这都是被痛苦折磨的,他的妻子也是四十多岁,可看起来也像是老了十多岁,提前进入更年期。 自从女儿意外后,这对外人眼中生活在社会中层以上的夫妻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变化,他们不再向以前那么顾家,一向滴酒不沾的童家国,现在是每逢酒局必去,每一次都是烂醉如泥,而一向勤俭贤惠的王云,也开始和身边的同事们频频出去活动,吃饭,ktv,偶尔还会去酒吧里放松一下。 夫妻俩之间的感情一直都特别好,可随着女儿的意外离开,他们之间也渐渐的存在了隔阂,王云怪童家国一个体制内的检察官,为何就不能托人找出害死女儿的凶手,童家国不是没有找过,他找过警察局里的朋友们,每个朋友都答应的好好的,拍着胸脯保证能将凶手抓回来绳之以法,可最后呢,还是一点与案件相关的消息都没有,童家国一直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但说不好,他是一个检察官,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否则他是不会乱说话的。 而王云不甘心女儿就这么没了,她一定要替女儿讨回公道,她不惜花钱去雇私家侦探,可查了一大圈之后,私家侦探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说可能和一个叫闵红的学生有关,闵红和童小娇在学校里很不对付,几次摩擦。 没有确切的证据,但王云还是找到闵红对峙过,还把闵红的照片给童家国看过,童家国劝她不要去做没有证据的事情,可王云还是找到了闵红,当时闵红的态度很坚决,童小娇的死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王云却是坚定的认为有关系,她从当时的闵红眼中看到了一丝惶恐不安,那不就是证据么。 “你承认了?” 王云怒极的竟失笑起来,“你不是说你和小娇的死没有任何关系么,怎么又承认了?” “小娇,小娇的死和我有关,之前我是害怕承担责任,所以才没承认,但是……” 啪!!! 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抽在了闵红的脸颊上,又是个清晰的指印,嘴角的血丝更清晰了。 闵红捂着脸颊一声不吭,王云却是发疯一般的扑了上来,“贱女人,我打死你,替我女儿报仇!” 看着王云发疯,扑上来撕扯着闵红,闵红一点也不反抗,似乎在洗脱自己的罪孽,林昆没有上去阻止,而是转过头对一脸阴沉的童家国说:“她也没想过会害死你女儿,只是她找错了人,那人害死了你女儿,还能量很大,你一定拜托警察查过,结果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吧。” 童家国看着林昆,脸色很平静:“那个人能量很大……你知道他是谁么?” 走廊外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保安过来强行的把王云和闵红分开,闵红被王云扯的碰头乱发,嘴角和鼻子都流着血,蹲在地上无声的抽泣着。 王云怒发冲冠,这是她这辈子迄今为止唯一发疯的一次,疯的像是个疯婆子。 林昆看着童家国平和的笑着说:“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接下来,林昆事情的大概说给了童家国听,事情其实很简单,闵红和童小娇之间有矛盾,闵红就找赵磊帮忙给童小娇点教训,所谓的教训无非就是打两个耳刮子吓唬吓唬,可赵磊见色起心,在强暴的过程中失手把童小娇给撞死了。 这案子早在石宝被抓的时候给过交代,石宝将所有的罪名都背到了他的身上,可身为检察官的童家国的直觉告诉他,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但他又实在调查不出什么,他曾找过石宝谈话,可石宝没在监狱里待两天就死了,结果事情便变的更蹊跷了,而他的妻子王云则始终认定女儿的死和闵红有关。 “你们谁是家属,老人想见你们!” 急救室的门开了,留在里面观察情况的护士冲外面喊道,看到外面闹哄哄的场面,脸上一愣。 医院的保安快速的疏散了人群,童家国看着林昆,说了一声谢谢,起身拉着发疯似的妻子走进了急救室里。 床上,童家国的父亲神智已经完全清醒,童家国的母亲看起来还有些虚弱,童家国和王云坐到了两张病床的中间,看向同父亲问:“爸,你没事吧。” 童老头叹了口气摇摇头,“没事,没事,是你妈要见你们俩,有话跟你们俩说。” “儿子,媳妇……” 童老太太伸出手来,让童家国和王云把手递过去,夫妻俩把手递过去给老太太握着,老太太那满是皱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虚弱的说:“自从小娇走了以后,咱们家就像是塌了天似的,家里头一点笑声也没有了,你们俩白天都不在家,你爹的腿脚又不好,我整天在家伺候着他,我们俩也没什么话,咱们家就小娇这么一个孩子,你们俩的心里难过,我和你爹的心里也难过,你们俩这一年里都老了不少,我知道你们的心里苦,总喜欢在外面花天酒地不愿意回家,可……这日子总归还是要过的,小娇活着恐怕也不喜欢见到你们这样俩这样吧,你们一直是她的骄傲,可现在呢?” 泪水顺着老人的眼光流出来,老人抽泣了一口气,接着说:“咱们家那瓦斯的炉灶早就该换了,我前段时间跟家国说过,家国是答应了,可他天天白天见不着人,晚上又回来的晚,家国你肯定是把这事忘了吧?我给你爹熬中药必须要用那炉灶,今天啊汤药的水放多了,水开了之后撒在炉灶上了,我也没当回事,可在厨房里待了一会儿之后,这头越来越晕,也越来越恶心,我知道这肯定是要煤气中毒了,就去叫你爹,本来想着跑出去的,结果到了卧室我就摔倒了,你爹也已经被煤气熏的神智不轻了,要不是那两个送我们来的年轻人,我和你爹的晚年可能就这么就结束了。我们俩活了半辈子不遗憾,你们呢?” 童家国和王云一起哭了起来,童家国握着母亲的手说:“妈,对不起。” 王云也哭着说:“妈,是我们不好。” …… 林昆扶起了蹲在地上的闵红,闵红满脸泪水,委屈的眼神看着林昆,抽泣着说:“你说他们会原谅我么?” 林昆说:“你希望呢?” 闵红擦了擦泪水:“他们就是不原谅我,我也没有任何的怨言,是我对不起他们。” 林昆安慰的笑了一下,说:“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我们走吧。” 闵红道:“走?” 林昆道:“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想童小娇父母的心中会有一杆秤的。” 闵红哦了一声,扯着林昆的手,回过头又向急救室里看了一眼,满眼愧疚。 童家国将林昆告诉他的事情真相说给了王云听,王云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童家国就事论事的说:“小娇的死和闵红有关,我们是应该恨她,可这孩子今天救了咱爹咱妈,这对于咱们来说也是一份恩情,再说小娇也不是她有意害死的,都是和……” 王云眼神平静的看着丈夫,打断说:“你打算怎么办?” 童家国凄然一笑,道:“我这辈子就没做过什么亏心的事,别人的案子我都能公正的判罚,和自己女儿有关的案子,当然也要公平的判罚,至于对方是谁,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王云也是凄然一笑:“你好不容易熬到了如今的位置,一切可能都要没了。” 童家国道:“女儿都没有了,我还在乎那些身外之物干什么?以后我如果停职在家了,就安心的照顾父母,咱们为女儿攒下的积蓄,也够花到老了。” 王云道:“如果真那样,那我也提前退休,在家里和你一起照顾爸妈。” 童家国握住妻子的手,“我们就这样相依到老,平平静静的过完后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