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阿晴的变化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二十二章:阿晴的变化

第七百二十二章:阿晴的变化 赵磊面色的平静走到张天正的跟前,笑着说:“张叔,你能等我换套衣服么?” 张天正面有犹豫,但还是点点头答应了,端起手中的茶杯,浅然的抿了一口。 赵磊走进了旁边单独的一间卧室,关上门,等候在办公室大门外的特警们按耐不住,怕赵磊借这个机会逃走了,毕竟办公室是在二楼,跳窗逃走轻而易举。 张天正很从容的抬起手制止手下们,抬起头笑着对阿晴说:“去帮我把那半包茶叶包上吧。” 阿晴微笑着应了一声,转过身去包茶叶。 张天正不是不担心赵磊会突然逃掉,而是他心里有把握,即便赵磊真的跳窗逃出去,守在下面的那些特警也不会让他逃掉的,怎么说孩子也喊了他一声张叔,该给的尊严他是不会阻拦的。 赵磊一身西装出来,整个人看起来挺拔帅气,他本来就长了一副不错的皮囊,要不然中港市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红尘女子或是大家闺秀为他疯狂着迷。 刚刚包好茶叶的阿晴看着赵磊,眼光里藏不住的欣赏,她平时常和赵磊在一起,见惯了赵磊穿休闲装或者是一丝不挂的模样,却也从没见过赵磊这么正装过。 赵磊向着阿晴抛了个潇洒的媚眼过来,调笑的问:“帅么?” 阿晴点头,眼眶不知为何湿润了起来,语气里开心又哀戚的说:“帅,最帅!” 赵磊笑着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生意上你就多操心点,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就等我回来。” 阿晴点头,泪花马上要溢出眼眶,“老板,我等你回来。” 张天正看着赵磊,脸上带着笑容,这笑容说不出是喜还是悲,朦胧的令人难以琢磨。 “走吧,小磊。” “张叔,我可以不戴手铐么?”赵磊凄然而又平静的笑着说:“我看楼下来了不少的记者,我不想他们利用我来攻击我爸,我做错事也好,犯罪也好,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和我爸无关。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官你也是知道的,特在乎他那张脸。” “嗯,走吧。” 张天正笑着答应,率先转身走出办公室,赵磊颇为深情的看了阿晴一眼,这眼神发自内心,他可是中港市出名的花花公子,阿晴虽然漂亮但在他的风流史中,算不上一朵芳香无比的花儿,最多也就是一个漂亮的小花瓣,他此时对阿晴的动情,虽然发自内心,不过却是因为他此时内心的彷徨不安,他睡了那么多的女人,而此时真正愿意站在他身旁值得他信任的,貌似只有阿晴。 走出大门的一瞬间,赵磊的内心忽然悲凉的很,回过头看看这家自己诸多场子之一的会所,繁华的牌匾上几个漂亮的艺术字体大字,霓虹灯关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每天晚上都要有无数的年轻男女闯进来寻欢……而这一切,似乎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马上有记者不顾特警的围拦扑了上来,围着张天正和身后的赵磊,举着手里的麦克风问:“张局长,我是新闻频道的xxx,可以耽误你几分钟采访一下么。” “张局长,我是财经频道的xxx,可以采访你一下么?” “张局长,我是半岛晨报的xxx,可以采访你一下么?” …… 张天正看向不远处的几个手下,眼神中闪过一丝责备的光芒,不过看向眼前围着自己的记者,却是露出一副和蔼的笑容,“可以的,别耽误太长时间就好。” “张局长,请问你身后的这位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赵磊么?他是不是犯了什么法?” “张局长,请问市委书记的儿子如果犯罪,会受到和普通老百姓一样的惩罚么?” “张局长,你会秉公执法么?” …… 众位记者你一句我一句的,在张天正的耳边就像是蚊子一样嗡嗡嗡的乱叫,说实话张天正很不喜欢这些记者,他们总喜欢凭借着个人的想法揣测社会人心,一些本来好的积极向上的事情,被他们这些喜欢颠倒是非的记者写出来后,也成了不好的东西。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该做的态度还是要有的,张天正笑容随和的冲众呱噪的记者们说道:“大家都安静下来,你们的问题无外乎两点,一:赵磊是不是犯罪了,二:赵磊犯罪了会不会因为他的特殊身份而免受或者减少法律的惩罚;我先一个一个的来回答大家的问题,我回答完之后呢,希望大家能考虑一下我的时间。” 张天正顿了一下,接着说:“今天我来带赵磊去警察局,是因为我们警方怀疑赵磊与一起案件有瓜葛,带他回去只是做一个简单的调查,定罪不定罪要看具体的证据;假如最终证据确凿,罪行成立,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法律面前没有特殊优待这一说,即便是市委书记的儿子犯了法,也要受到相应的惩罚。” 张天正回答完了,两个问题回答的直接而又简单,可眼前这些记者贪婪的本性仍没有得到满足,呜闹的又围着张天正问这问那,张天正冲不远处的手下眼神示意,得到老大命令的特警们马上过来将这些本性贪婪的记者隔开,张天正和赵磊顺利坐进了车里离开。 其余的特警也全都收队离开,一群记者望着离去的车队愤愤不平,这采访还没挖出点什么东西呢,这人就走了,其中有的记者更是愤声抱怨道:“当官的就了不起啊,等回去好好的挖一挖你们那些破事公布于众,让你们牛!” 周围的记者尽管多有抱怨,但一听到这位仁兄的话语,忍不住的冷眼侧目,心说这二傻子是白酒喝多了,还是昨天晚上脑袋让女人的13给夹了,一个是中港市最大的警司张天正,一个是中港市的市委书记赵南,平时你编点明星八卦或者普通老百姓的家常便饭就可以了,真要是敢瞎编这么大的两位领导的事,纯是嫌自己挤破头皮换来的公职坐的太热乎了,报道不等发出来,估计就要被开除了。 赵磊前脚坐上了警车被带走,会所里的员工一个个马上就内心不安起来,有的甚至大胆的想要拿会所的东西回家,也有的吵吵着要找财务结算工钱,平时井然有序的会所一下子便乱了起来,这时阿晴一副正宫娘娘的范儿从楼上走下来,看着一片乱遭的大厅,冷声的对众人说道:“老板只是去做个调查,你们就乱成这个样子,愧老板平时对你们还不错,老板已经交代过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情都由我全权处理,你们谁要是起哄闹事,小心我不客气!” 闹哄哄的员工们暂时安静了下来,可阿晴本来就是一介女流,根本镇不住这些人,马上就有一个身材健壮的调酒师抻着脖子对阿晴说:“你说老板被带走只是去做个调查,做个普通的调查至于折腾这么大的动静么,你当我们傻啊!” “呵呵……” 阿晴看着这位调酒师冷笑一声,他的月薪是一万八,在所有的调酒师中算的上是最高的,阿晴没有开口说什么,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走到了这位调酒师的身边,拎起桌上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砸在了这位调酒师的头上。 这位身材健壮的调酒师完全没有防备,脑袋顿时被砸开了花儿,那本来就暗红色的酒水混着血液顺着脸颊就淌了下来,他惨叫一声过后就要向阿晴扑过来,这时阿晴身后的两个保安快速的冲过来,将这名调酒师摁在地上一顿的拳打脚踢,直打的这名调教师连连惨叫,两只手抱在湿漉漉的头上连连求饶。 “住手。” 阿晴语气阴森的道,酒吧里所有的人都怔怔的向她看过来,在这些人的眼里,阿晴一直都是一个在赵磊面前低眉顺眼,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微笑有礼貌的美女,谁也不曾想过她居然有这么手段残暴的一面。 阿晴迎着众人的目光,嘴角噙着和往日大相径庭的阴森笑容,道:“不愿意在这儿干的,你们现在马上可以走人,但我告诉你们,别想从财务领走一分工钱,想留下来继续干的,就乖乖给我老实点,要是让我知道谁偷了店里的东西,我就剁掉他的手指头,谁要是向我举报有人偷东西,一次奖励两万块钱。” 说完,阿晴不顾众人脸上的表情以及反应,转身向楼上走去,大厅里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面面相觑,大家伙的心里头可能都想走,但一时间又没人肯牵头,再说了这马上就要到了开工资的日子了,这个月的工钱可是下个月的开销,拿不到工钱下个月喝西北风啊,至于刚才那些想着趁乱起哄的人,看一眼地上躺着满脸是血的调酒师,一个个的心里头全都忍不住的打了个激灵灵的冷颤。 林昆坐在蒋叶丽的大办公室里,赵磊已经被抓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林昆带着闵红几个人来到了百凤门的楼上居住,百凤门这边24小时有小弟把手,而且楼上的房间也多住着也方便,顾微回到了海辰别墅区,她已经在林昆家住了好几天了,这次再到百凤门,那儿又不是林昆的家,她跟着去总觉得不合适。 蒋叶丽见林昆仍一副有心事的模样,坐在了他身边,问:“怎么,还有心事?” 林昆道:“正常来说,三天之内便会审讯赵磊,我担心赵南会在法庭的审讯上做了什么手脚。” 蒋叶丽道:“那你的意思是?” 林昆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法院里有认识的人,我呢吧倒是可以提前去探探底,看看法院方面到底有没有要故意包庇的意思,如果有的话再想对策。” 蒋叶丽认真的想,可法院里确实没有认识的人。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闵红的声音:“昆哥,我是闵红。” 林昆去给闵红开门,闵红似有心事的站在门口,看着林昆说:“昆哥,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