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小磊走吧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二十一章:小磊走吧

第七百二十一章:小磊走吧 就听轰隆的一声巨响,像是奔腾勇猛的小火车,撞在了小山丘上一样,那绰号人员的魁伟大汉咬紧牙关,本来是一脸的自信能将牛大壮和龙大相挡下,好给里面的老刀腾出时间来杀了闵红,时间倒也不用多,几秒钟就可以了。 可结果呢…… 这位甚是有自信心的魁伟大汉,连拉屎的劲儿都使出来,还是被牛大壮和龙大相一下撞飞,屋里的老刀已经将手伸到了闵红的脖子边,眼看着就要掐断她的喉咙,这时突然两只手同时抓住了他的手腕,他只好赶紧将手腕抽了回来。 局面马上变了。 刚才无厘头只有四个女人,现在又多了两个身材魁伟的大汉,跟外面的两个大汉对峙,四个小女人乖乖的躲在了龙大相和牛大壮的身后,胆战心惊。 龙大相和牛大壮先发制人,向着猿人和刀客便冲了过去,刀客和猿人不敢大意,眼前冲过来的这两人身上的气势可一点都不比他们差,猿人挥起他那巨大的手掌,向着迎面冲来的龙大相便拍了下来,刀客从腰间抽出了双刀。 牛大壮见刀客抽出双刀,两只手往腰间一插,一副指虎套在了他那硕大的拳头上,刀客手起刀落,牛大壮挥拳格挡,铛的一声响,锋利无比的钝刃到直接看在了指虎上面,牛大壮整条胳膊发麻,刀客虎口一震,感觉也不好受。 龙大相和猿人拳头对手掌,两人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完全是力量碰力量,一阵阵的铿锵之声发出,声波震荡的周围一阵的不安,四个小女生在一旁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一边是钝刀对指虎,一边是力量拼力量,双方厮斗不止,几分钟过去了仍不见胜负,这时猿人和刀客对视了一眼,再纠缠下去要是等那林昆回来了,他们两个可就走不掉了,于是两人一起奋起一击,而后快速的冲出房间。 牛大壮和龙大相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摇摇头,表示不要轻易的去追,万一再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暗中可没人再保护闵红了。 龙大相主动伸出手跟牛大壮握了一下,说:“牛先生好身手,在下佩服!” 牛大壮爽朗大笑,“龙大先生过奖,龙先生的身手也是极其的不俗,厉害厉害!” 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津津有味的互相吹捧,完全忽略了一旁还有四个小女生在眼巴巴的看着他们,顾微实在看不过去了,仰着脑袋冲他们两个说:“喂,我说你们两个有玩没玩,这样互相吹捧有意思么,林昆还没回来呢!” 龙大相和牛大壮一起向顾微看过来,一看这小妮子满脸紧张的模样,肯定是担心林昆了,龙大相咧嘴笑着调戏说:“这么紧张,一定喜欢我昆哥吧。” 牛大壮在一旁跟着起哄,“我看也是。” 顾微气的直咬嘴唇,跺着脚道:“你们,你们怎么就一点都不关心他!” 龙大相嘿嘿乐道,“因为我知道,我昆哥一定没事,应该担心的是对方。” 牛大壮一本正经的说:“还因为林昆给我们吩咐过了,必须保护你们的安全。” 这一下不光顾微气急了,闵红、夏卉、周晓雨三个也跟着一起气急起来,道:“可我们已经没事了,刚才的那两个坏人已经被你们打跑了,魁岸去帮昆哥!” 瞧着眼前四个小姑娘一脸真心着急的小模样,牛大壮和龙大相两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先是一愣,紧接着对视着意味深长的一笑,嘴上虽然没说,但大家心里头都明白,真是佩服啊,昆哥一个人居然玩转了四个小女生的心思。 白杨林里,林昆和青蛛正斗的难解难分,林昆遇到过的高手不少,但这个青蛛的身手尤其厉害,而且从她的招式里,林昆似乎隐隐找到了过去的影子,曾经他和一个用短刀的高手大战过,结果是虽然没分出胜负,但他是落于下风的,眼前这个女人和那位高手的招式很多地方都相似,但同时似乎又精练了许多。 青蛛内心的惊讶要比林昆大的多,不到三年前,她曾和眼前这人厮杀过,那时候她还是一个男儿身,当时她的刀法不如现在,却也能稳压对方一头,可如今自己的刀法精练了,结果却在对方的身上占不到丝毫的便宜,这只能说明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对方在‘刀法’的造诣上取得的进步比自己要大! “青蛛,青蛛,我们撤了。”耳朵里的隐形通话机传来了刀客和猿人的声音。 青蛛皱了下眉头,自知和林昆继续颤抖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反正也是过来拖延他的,现在刀客和猿人那边撤了,她也没必要继续留下来耗费体力了。 青蛛手中的短刀陡然爆发出一阵凛冽的攻击,像是天空之中坠落而下的流星雨,天花乱坠,林昆一阵急促的格挡之后,青蛛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岛国忍者用的烟雾弹,往地上一摔,等那烟雾散尽之后,人已经不知了去向。 林昆愤恨的在空气中挥了一把,咬牙切齿的说:“熊大哥,你的仇我一定报!” 得知刀客和猿人没有得手,正端着茶杯准备享用一下极品的雨前龙井的赵磊,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脸上本来还算镇定的表情,刹那间死灰,口中喃喃的道:“完了,这下完了……”把身边站着的阿晴吓了一跳。 “阿晴,快收拾东西,我们逃!”赵磊突然噌的一下站起来,冲阿晴吩咐道。 一向乖顺听话的阿晴,这时却犹豫起来,赵磊急火中烧,一个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愤怒的道:“我让你准备东西,你没听见啊!还反了你是不!” 阿晴被打的脸颊猛的扭到一旁,嘴角噙着一丝腥红的血液,抬起头来脸色却是十分平静的看着赵磊,“老板,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们逃,合适么?” 赵磊已经完全慌了神,道:“那你说怎么办?” 阿晴道:“你怕什么,就算是天大的罪,你不还有市委书记大人么,他不是已经去省里出差了么?我们这个时候如果逃的话,畏罪潜逃就会成为现实,到时候就没有机会翻身了,除非你已经下定决心去外面过那种居无定所的生活。” “我……”赵磊渐渐稳下了心神,伸出手去抹阿晴脸上那道清晰的五指印,心疼的说:“阿晴,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打疼你了吧。” 阿晴抿了抿嘴角流出的血迹,笑着说:“没事,不疼,老板一定要稳住。” 赵磊点了下头,道:“放心,我一定稳住,这次的事要是能过去了,我一定把你娶回家!” 阿晴的脸上闪过异彩,“真的?” 赵磊道:“刚才要不是你劝住我,我恐怕已经踏上错路了,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需要一个聪明的女人为我生孩子,在事业上帮我出谋划策。” 阿晴幸福的依偎在了赵磊的怀里,“老板,那阿晴这辈子就跟定你了,不管你将来如何。” …… 大约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一队特警的车停在了赵磊所在的场子的楼下,四十几名特警将场子各个出口围的水泄不通,本来准备开张营业的工作人员们全都吓傻了,特警冲进来的一瞬间,所有人全都乖乖的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带队抓人的是中港市最大的警司张天正,毕竟要抓的人不是小人物,堂堂市委书记的儿子,这事让任何一个手下来都不合适,所以只好他亲自出马。 咚咚咚…… 张天正还是很客气的敲了敲赵磊办公室的门,很快里面就传来了赵磊平静的声音,“进来。” 张天正亲自推开门,对身后跟着的特警示意不要跟进来,手下担心他的安危想要说什么,张天正挥手制止,笑着说:“你们在外面等着,没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张天正走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赵磊和站在身旁的秘书阿晴。 “是张叔啊。”赵磊笑着起身迎接,冲一旁的阿晴吩咐道:“快给张叔斟茶,要那最好的雨前龙井。” 赵磊对自己可从来没这么客气过,张天正的心里免不得起了一丝异样的难过,或许他早就看在了眼里,赵磊将来必定会惹事上身,他和市委书记赵南虽然算不上一派,但偶尔的时候也是有来往,赵南没怎么帮过他大忙,倒也支持过他的工作,如今看到领导的儿子即将被关入大牢生死未定,张天正的内心不由恻隐,可生于这世间的任何人,都逃不过天网恢恢,犯下的罪行就必须要有一个审判。 “赵磊啊,不用这么客气,我不是来喝茶的。”张天正略有苦楚的笑道。 “我知道,张叔你今天是来抓我走的,但也不急于这一时,先喝了茶再走,以后恐怕没机会请你喝这么好的茶了,一两一万块,还是有价无市的呢。”赵磊笑着冲张天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张叔请坐,喝完茶我跟你走。” 张天正苦楚的笑了笑,坐下来,阿晴已经将茶杯递到眼前,沁香的茶味入鼻,对于他这种喜欢茶的人来说本就是难以抵挡的诱惑,可抿了一口到嘴里,却是万分的苦涩,张天正有些怀疑自己内心的刚正不阿,曾会如此的懦弱?一句话说白了,再铁面无私的人都是会有感情的,他怎么说也算是看着赵磊长大的,又看着他一步步走向罪恶,内心感慨万千,与谁人说呢。 张天正抿了两口茶,放下茶杯笑着说:“好茶,我还真没喝过这么好喝的茶。” 赵磊笑着说:“我这还剩下半罐,张叔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带回去喝吧。” 张天正摆手就要拒绝,赵磊笑着说:“张叔,这可不是行贿,这是侄子的一点心意,否则这茶将来也没人喝了,放在这要么是被当做杂七杂八的茶叶丢掉,要么会被不懂茶的人给糟蹋了,把他们送给张叔你,我心里踏实。” 张天正站了起来,凄然一笑,“小磊啊,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