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暗杀闵红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二十章:暗杀闵红

第七百二十章:暗杀闵红 不远处,一个白胡子老汉正领着孙子在湖边溜达,孙子非要到湖面的冰上滑冰玩,老汉就是不让,说现在冬天气候不如以前愣,湖面冻的不实诚,去湖面上溜冰容易掉进湖里。 小孙子不大,可性格却是很倔强,于是乎这两个相差了将近六十岁的爷孙俩在湖边争执了起来,忽然就见一男一女追逐跑进白杨树林里头,爷孙俩马上停止了争吵,眼神随着一男一女进了白杨树林里,看的却都是跑在前面那女的。 那挺翘的臀部,盈盈一握似的腰部,只是一个背影便达到了老少通杀的境地。 老头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挺混的人,暗暗咂舌小声道:“原始社会啊,男人看上女人了直接撵上干?”言罢,嘴角浮上一抹不易察觉的淫荡笑容。 旁边的小孙子也算是继承了老头的优良血统,也是暗暗咂舌说:“动物世界啊!” 爷孙俩心有灵犀,不约而同的跟上了几步,想看一看待会儿的精彩画面,结果下一个瞬间,爷孙俩脸上的表情同时僵住了,紧接着一起瞪大眼睛惊讶了起来。 后面追的那男的居然一个飞身,直接用脚把那女的给踩到了地上,那么俏生生,那么性感诱人的一个女子,就这么就给踩到地上了?脸摔花了怎么办,胸压瘪了怎么办,小蛮腰闪着了怎么办……这都是老头的内心想法。 小孙子惊讶过后,便一脸崇拜的称赞了句:“是爷们,就该有这两下子!” 老头直接一个巴掌摔在了小孙子的脑门上,道:“你小子知道什么,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这么用来霍霍的,爷爷今天教你一个词,怜花惜玉……” 老头子这边煞费苦心的教,小孙子根本就没去听,一双小眼睛直直的盯着林昆和青蛛,陡然间就见青蛛从地上弹了起来,那身手绝非常人所有,就像是电影里看到的女侠一样,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出现在青蛛的手中,阳光下寒光一闪,远远的就能感觉到那股慑人心扉的杀气,小男孩啊的一声张大嘴巴。 老头见孙子如此表情,也向那一对年轻人看去,结果也看到了青蛛挥着短刀砍林昆的一幕,老头惊讶之余,浑身顿时打了个机灵,赶紧抱起小孙子就跑。 怀里的小孙子挣扎着不肯,老头也不管不顾,嘴上说道:“想活命,就快跟你爷爷跑!” 林昆和青蛛缠斗在了一起,两人都看见了那一对爷孙,按照青蛛的脾性,她是要过去杀了这对碍眼的爷孙的,林昆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抽出鬼畜格挡,叮叮铛铛的一阵交击过后,青蛛后退两步,林昆也后退了两步,林昆脸上燃烧着褪不去的愤怒,青蛛脸上的淡淡笑容,此时收敛变的凝重起来。 “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么。”青蛛凛然一笑,笑容里透露出几分阴森,她的美此时蒙上杀气,仿佛来自地狱深渊里背负着杀伐使命的妖精一样。 “你必须得死!”林昆咬牙道,脸上的肌肉僵硬起来,他这是真的怒了。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你没本事的话,今天就是你死,咯咯。”青蛛阴森的笑道。 唰! 唰…… 淡淡乌金的光芒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看似简短,其中却是融汇了无数的招式,所谓的无招胜有招,大抵说的就是这玄机,旁人只看热闹,内家见真章。 青蛛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凝重起来,快步的向后倒退,而不是挥出短刀迎上,她心里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条漠北的狼王,早已经是今非昔比了,过去他在自己的刀下连连吃瘪,而今却好像完全进化到了另一个境界中。 鬼畜弧线突然变作直线,一瞬间那淡淡乌金光芒的身体,仿佛抖落了无数的金花,明媚的阳光下,周身放射出一股强大的无可匹练的杀气来,整个树林的温度似乎都跟着下降了。 “好强大的杀气!” 青蛛咂舌道,同时手中的短刀再次挥出,同样是进攻的招式,但隐含在其中的更多是防守,她是一个猖狂的人,但和那些普通猖狂的人相比,她更多了一个脑子,只是一味猖狂的,那都是傻子,早晚都得被自己害死。 叮的一声响! 这声音听起来清脆的很,一团电石火花激起,在阳光下化作光芒微弱的碎屑。 林昆整个身体和鬼畜融汇到了一起向前冲去,强大的杀念支撑下,这把凶兵的身上除了那淡淡乌金光芒外,猛然间又乍起了一层浓稠如同血液一样的光芒。 青蛛脚下连连后退,她意识到自己不能迎其锋,对面的家伙已经被仇恨的怒火激发出了彻底的潜能,自己如果在这个时候一味跟他硬拼,得不偿失。 同时,看着林昆手中的极品兵器,青蛛惊讶的脱口而出:“鬼,鬼畜!” 林昆根本就不答她,纵身如箭,贯穿如同子弹,整个人的速度一瞬间快到了极致,前后左右上上下下,一团淡淡乌金的光芒混合着浓稠如血的光芒将青蛛围绕在了中间。 叮叮铛铛…… 清脆的交击声连在了一起,像是一条串了珠子的线。 青蛛挥着手中这把同样杀人无数的精品短刀格挡,她本来还想着伺机而发,杀林昆个措手不及,可现在看来,她的想法非但落空了,自己还陷入到了非常尴尬的境地,除了抵挡之外,哪还有一丝一毫反抗的的力气和机会,甚至对于此时的她来说,能够完全的抵挡下所有的招式已经够可以的了。 “他怎么会突然变的这么强大,这才不到三年的功夫啊!”青蛛心中暗语:“还有他手中的那把军刺,传说不是华夏的军魂所凝,一身杀伐之气胜过所有的凶兵,被埋在了漠北了无人烟的大漠里,震慑着一方的平安么!那绝对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的兵器,虽然有被其蛊惑灵魂的危险,可没有人不为之疯狂啊……” 林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狰狞,那仇恨的怒火令他比以往更强大起来,浑身上下的戾气都快要凝成一把剑了,锁定着青蛛的喉咙,唰唰的刺了出去。 “啊!” 青蛛突然间奋起大叫,她的气势已经被林昆给压到了极致,再不爆发出来,接下来等待着她的只有死亡,怒吼之后,她整个人的气势大变,仿佛开了外挂一样,周身的速度也是提升到了一个档次,手中那把银亮的短刀舞动的猎猎作响。 …… 青山绿水畔,七号楼六层。 两个身形魁梧的大汉站在门口,一个脸上的表情平静,另一个脸上的表情阴冷狰狞,两人的目光在屋里几个女孩的身上寻梭了一遍,最终锁定在了闵红的身上。 身形魁梧的过分,绰号猿人的大汉说:“小姑娘,我们不想动粗,事项的话跟哥哥们走。” 闵红骇然的向屋里退去,她知道这些人肯定是来抓她的,甚至会杀了她。 顾微一把挡在了闵红的身前,目光坚定的看着两个大汉,“想抓我妹妹,没门!” 周晓雨和夏卉也一起挡在了闵红的身前,三个小姑娘脸上的表情同样的坚决,闵红本来内心绝望、恐惧,此时此刻却只剩下感动,她从来没想过会有人这么在乎她,帮她,尽管眼前这一切百分之九十都和林昆有关,三个小姑娘这所以肯这么保着她,都是因为她是林昆需要的人,但她依然感动。 “呵呵,你们三个也想一起送死么?”持双刀的刀客此时两手空空,只是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而已,还用不着他出双刀,“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只杀一个,你们三个如果也想着一起陪葬的话,我们不介意多费点力气。” “口气挺狂啊。” 一声雄厚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从两个大汉的身后发出,两人闻声回头,蹙眉一看,只见一个光头从通往楼顶的楼梯上走了下来,这光头脸色阴沉,浑身的气势凛人,内家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高手。 “你是什么人?”持双刀的刀客冷声问道。 “呵呵……”牛大壮哂笑两声,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林昆傻,随便一个调虎离山就把他给骗走了?要不是留下了完全的准备,他会贸然离去?你们也太小看漠北狼王的智商了吧。” 堵在门口的猿人和持双刀的刀客对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一抹冷笑,不屑的冲牛大壮道:“就凭你一个人,你拿什么跟我们俩斗,待会儿我们只需要一个人缠住你,另一个人进去把那几个小娘们杀了就行,然后再一起杀了你!” 啪啪啪…… 牛大壮一连鼓了三下掌,嘴角轻佻的一笑,称赞道:“好计划,好计划啊!只可惜……”话音未落,门口斜对面的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又走出一个人。 身高马大,一看就是力量型选手,龙大相一脸平静的看着门口站着的两个人,转过头冲站在另一侧的牛大壮说:“听昆哥说起过你,牛大壮先生是吧。” 牛大壮玩笑说:“你可以叫我牛先生!” 龙大相咧嘴一笑,“龙大相,你也可以叫我龙先生。” 门口站着的两个大汉脸上顿时黑线密布,眼前这两个家伙居然还在那儿有条不紊的寒暄上了,麻痹的还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了么,两人侧过头对视了一眼,决定来他个出其不意,先一个人挡在门口,另一个人冲进去做掉闵红。 身形魁梧的过分的猿人,突然往门口一横,顿时将门口遮的严严实实,同时一瞬间,持双刀的刀客快速的冲进了屋里,向着被挡在三人身后的闵红就冲过去。 龙大相和牛大壮的眉头顿时一跳,两人刚才在那儿闲着扯皮不假,但注意力可一直没有放松,一瞬间两人也同时冲了出去,呼通一声像是撞在了大山上一样撞在了绰号猿人大汉的胸口上,这猿人大汉的身形比龙大相和牛大壮任何一个人的身形都要粗犷,此时更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死死的堵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