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调虎离山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九章:调虎离山

第七百一十九章:调虎离山 赵磊回到了他的私人大办公室里,将青蛛以及那两位新雇佣来的保镖叫到了一起,他平时对人嚣张跋扈,身上总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戾气,但在这三人的面前,却是恭谦的很,一举一动间都小心翼翼,不敢流露出任何的不敬。 赵磊手中夹着烟,不过却没有点燃,他现在实在是没有抽烟的念头,吸烟只会让他本来就烦躁不堪的心更加烦躁,但他表面上依然十分的淡定,看着青蛛问道:“青蛛,我把你叫来只想确定一件事情,闵红那个娘们到底在不在林昆住的地方!” 青蛛媚然的一笑,道:“你是不相信我?” 赵磊说:“我也想相信你,可我派出去了那么多的人,最终都没有查出结果,只有林昆的家里嫌疑最大,林昆的家里只有你去过,所以我……” 不等赵磊说完,青蛛笑着打断说:“好吧,既然你已经怀疑了,那我就实话实说,那姑娘确实在林昆家,但我不能动手把她抓来,也不能说出她的下落。” 赵磊眉头蹙了起来,脸上深深的疑惑:“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肯说了?” 青蛛媚然笑道:“因为我发现,你已经被逼入了绝境,要是再不帮你,以后我们老大很可能就会失去一个生意伙伴,我们组织可是很注重利益关系的。” 赵磊皱着眉头说:“到底因为什么,你不能把闵红给抓来,她不死我就完了!” 青蛛泯然笑道:“这事情不需要告诉你,但我还是那句话,这人我做不了。” 赵磊叹了一口气,知道再说下去也无果,将目光投向了新雇佣来的两位保镖,“青蛛做不了,不知道二位能不能帮我这个忙,我现在不要求你们把那贱女人给抓来,只要杀了她,让她永远不能开口就行了,价钱我给双倍!” 持双刀的刀客和绰号猿人的大汉对视一眼,猿人向赵磊呲牙一笑,有那么几分奸猾的意思,说:“赵老板,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那么抠呢?” 赵磊眉头跳动了一下,他现在已经是陷入到了绝境中,如果这次暗杀闵红的行动能够成功,那他便可死里逃生,以后这花花世界照样任其享受,可要是不除掉闵红的话,他的后半生要么是饮弹而终,要么是在牢房里度过,最好的结果,也是漂泊在异国他乡,最近各大网络的新闻报纸上可是没少报道有关于贪腐官员以及犯罪人员在异国他乡的处境,说的好听点叫生活拮据遭受各种压迫,在赵磊看来,那种苦哈哈的生活简直畜生都不如。 赵磊手心突然攥紧了拳头,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盯着眼前这个一脸奸猾的大汉说:“说吧,你们俩到底想要什么价钱,只要不太过分,我给!” 身形粗犷如同小山一样的猿人说:“好,就喜欢赵老板这爽快劲儿,十倍!” 持双刀的刀客笑着接着说:“十倍这个活我们兄弟就接了,但需要青蛛姑娘帮忙。” 青蛛撇嘴一笑,脸上几分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持双刀的刀客,和一旁的猿人,佻笑道:“怎么你们俩个接了大活,还非要把我拽上不成,我怎么分钱啊?” 猿人那憨厚的脸上咧开狡猾的笑容,说:“那是你和赵老板之间的事了。” “呵呵……”青蛛笑了两声,看向黑着脸庞的赵磊说:“这两个人在敲诈,听我的甭搭理他们两个,我就看不惯这种趁人之危,漫天要价的货色。” 青蛛的话里带着揶揄讥讽,主要是针对刀客和猿人两个,两个人却一点也不恼,确切的说是不敢恼,他们对眼前这位漂亮妖媚的女子可是敬畏有加。 赵磊一脸的坚定,咬着牙关说:“好,我给,十倍的价钱,只要你们能成功的杀死那个贱女人,我给你们再加五倍的报酬,希望二位不要让我失望!” 猿人鼓起了掌,哈哈笑道:“赵老板果然财大气粗,就冲着这么慷慨的佣金报酬,我和老刀两个也得拼进全力将这个任务完成,不过还是那句话,我们需要青蛛姑娘的配合。” 赵磊道:“怎么配合?” 猿人笑着说:“其实很简单,就是引开那匹漠北狼王,我和老刀才好下手。” 赵磊将恳求的目光看向青蛛,语气平静的说:“只要你肯帮我这个忙,价钱随意开。” 青蛛呵呵的一笑,道:“我青蛛赚钱一向公正,看在你和我们老大是长期的合作伙伴的份儿,这次免费,希望你小子能够成功顺利的度过这次难关。” 赵磊目光感激的说:“谢谢你,青蛛!” 青蛛笑了笑,起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回过头冲依然稳坐在沙发上的猿人和刀客说道:“你们要了人家那么高的报酬,就不敢动作利索点?” 青山绿水畔小区的大门口,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下,车上下来了三个人,一女两男,女人甚是妖媚诱人,只要往那儿那么一站,顿时吸引来无数灼热的目光,身后跟着的两个男人一个身材魁伟,另一个身材魁伟的不像话。 这三人下车之后,跟着一个小区进出的住户,就进了小区里面,门口的保安看是看到了,但也没想多管闲事,像这种事每天都要发生个十几次,他哪有那个精力挨一个上去询问,要是碰上了脾气不好的,他还不得挨打啊。 林昆的家里,此时多了两个人,夏卉和周晓雨,除了林昆有些狼狈之外,两个姑娘倒是没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在地下室里被关了几天,身上一股发霉的馊味,两人分别到楼上楼下的洗手间里冲了个热水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下来。 所谓的干净衣服,照样还是咱们林大兵王的大号t恤,林昆这儿平时也没个女人住,家里头根本就不趁女人的衣服,好在他的大t恤不少,穿着能当睡衣。 救出了周晓雨和夏卉,林昆整个人的心思都松了一口气,这会儿他正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厨房里闵红和顾微在里忙活着,闵红小时候就会做饭,顾微虽然什么都不会,但可以在那儿帮忙打个下手,她们俩知道林昆辛苦,再说林昆刚一回来那一身狼狈的模样,就跟那街上的乞丐差不多,顿时惹起了两人的怜悯心,所以两人才决定亲自下厨,做一顿晚午饭。 突然砰的一声响,一根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树杈,顿时插进了林昆面前的落地窗的玻璃里,玻璃以树杈插着的地方为圆心,四面蜘蛛网一样密布开来。 坐在一旁的周晓雨和夏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吓的‘啊’一声尖叫,厨房里的夏卉和闵红也是探出头来看个究竟,当看到插进玻璃里的树杈后,两人同时尖叫一声。 过了两秒钟,林昆才慢半拍似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直起身走到窗户边上,循着树枝飞来的方向,向楼下看去,一个一身性感打扮的长发美女正在冲他招手。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看不出感情色彩的笑容,冲着那女人指了指,让她待在原地,然后突然从家中冲了出去,坐着电梯下楼,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的冷然瘆人。 屋里头的四个女孩面面相觑,一时间似乎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等她们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房子的门口赫然站了两个陌生的男人,一个身材魁伟,另一个身材魁伟的过分,两人目光阴冷的锁定在闵红的身上…… 林昆冲到了楼下,女人还未走,林昆神色淡然的笑了笑说:“故意来找我?” 青蛛笑着说:“我不来,你有本事找到我么?” 林昆淡淡笑道:“我不光会把你找出来,还会杀了你祭奠我死去的朋友。” 青蛛讥诮的笑道:“你是说那个死脑筋的监狱长?本来事情很简单嘛,告诉我是你把人带走的就行了,结果他就是不肯说,我说过我会割破他的喉咙,他好像不怎么相信,现在去了阎王爷那儿,他应该相信我说的话了。” 林昆咬牙说:“你滥杀无辜!” 青蛛嘴角轻笑:“我喜欢滥杀无辜,至今还没有人能管得了我,也没人能找我报的了仇,怎么听你的口气,今天好像是要找我试试喽?are you sure?” 林昆眉头跳动了一下,满脸的表情瞬间阴鸷下来,陡然一拳向眼前的青蛛挥出,他才不管什么怜花惜玉呢,此时他的眼中只有熊熊的复仇之火在燃烧! 青蛛整个人轻盈的向后一躲闪,倒是堪称完美,林昆一拳落空,紧接着又一拳追击了过来,青蛛再次向后躲闪,并佻笑说:“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帅哥。”言罢,整个人转身便向小区外跑去,并且故意嬉笑着说:“这么凶,好怕怕啊,帅哥你想找我报仇,先追上我再说吧,我的轻功可是一流哦。” 林昆两只眼睛发红,此时的他完全像是陷入了仇恨的走火入魔中,仿佛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调虎离山的诡计,眼前的青蛛跑的确实快,两只脚似乎都不着地一样飞奔,但咱们林大兵王的速度也不慢,大跨步的在空气中跳跃。 这小区的附近就是一个人工湖,人工湖的东边有一片自然保留的白杨树林,青蛛笑语连连的跑进了树林里,似乎根本就不把林昆的追杀当回事。 林昆始终和青蛛保持着距离,可一冲进白杨树林里之后,他的脚底下便猛然发力,只见他脚掌蹬着的地方,被蹬起了一块深凹的泥窝,整个人如箭一样的射向了青蛛。 青蛛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凉意袭来,笑声戛然而止,微微的回过头一看,眼神里顿时充满了惊恐,只见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毫不客气的冲着她的后背就踩了下来,速度快的超乎她的想象,也怪她太过大意了,以为林昆根本追不上她。 砰! 就听一声势大力沉的闷响,青蛛的后背被踩了个实诚,整个人身体猛的向前一个趔趄,扑倒在了堆积着厚厚白杨树叶的地上,摔了个结实的狗啃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