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节:感人父子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八章节:感人父子

第七百一十八章节:感人父子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在12点,赵磊阴沉的脸色已经僵硬成了混凝土,阿晴和他的另一份心腹手下皆是一脸小心翼翼的低头站在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派去查证郊外别墅情况的人已经把消息带回来了,别墅地下室里发现两具熏黑的女尸,经确定是那两名女杀手的,另外在别墅的大厅里发现几个昏迷不醒的手下,还有几个已经逃走了。 “不行!” 赵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不能被抓紧牢里,我……” 赵磊慌慌张张的冲阿晴说:“快,给我安排车,我要去市政府找我爸!” “哦,好的。” 阿晴慌里慌张退出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大气的奔驰车开进了市政府的大院,门卫保安看见这辆车后,马上起身立正,行了了标致的军礼,对于这辆挂着三连号的大奔,他可是一点也不敢怠慢,政府里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知道这是市委书记公子的座驾。 市委书记赵南平时待人谦和,哪怕是打扫卫生的阿姨,也从来都是笑脸相对,在整个政府的办公大楼里,甚至整个中港市老百姓的心中,赵南都是最亲民的代表,中港市老百姓喜欢副市长姜峰行事果断,为中港市带来经济利益,同样也喜欢赵南为人谦和,待民如子的姿态,只可惜赵南和姜峰在政治经常存在分歧,两人如果能够合二为一,那绝对是中港市老百姓最愿看到的。 市委书记谦和,可他的儿子却是出名的跋扈,尽管赵南市场在公共场合教育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可似乎怎么教育都没效果,去年的时候,这位市委书记的太子爷,还当众抽了一个保安两个巴掌,具体因为什么事不清楚,事后问那保安也不敢说,赵南虽然让儿子向那名保安道歉,可最终那个保安还是辞职了。 这样的事不光发生在保安的身上过,就是一些政府里的公务员,也有被赵磊跋扈的,事后即便是满心的委屈,那些好不容易熬到市政府来工作的公务员们,也只好忍气吞声,甚至都不敢向自己的上级领导反映,市委书记赵南待人谦和不假,可谁敢保证真的反映到他那里之后,他会不会护犊子给自己小鞋穿? 市委书记的小鞋,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赵磊一路僵硬着脸来到了赵南的办公室外,遇到的人全都像是躲天王老子一样躲开,偶尔有几个不长眼的从他身边经过,等反应过来后,一个个的脑门上也顿时起了一层冷汗。 赵南似乎正在办公室里面谈什么事情,赵磊现在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他几乎已经被逼入到了绝地,哪还有心思去顾忌他老子的面子,直接就推开办公室的门闯了进去,把屋里正在谈事的几个人都给惊呆了,几个人里有不认识赵磊的,眼神顿时嫌恶的向这个毫无礼貌可言硬闯进市委书记办公室的小年轻。 可有认识赵磊的,则马上恭敬礼貌的站了起来,笑着打了声招呼:“赵公子。”结果换来的却是赵大公子劈头盖脸的一声怒骂,“滚,都给我滚出去!” 认识赵大公子的全都灰溜溜的‘滚’出去了,不认识的也跟着灰头土脸的出去了,离开办公室关上门,凑到跟前小声的问:“那混蛋小子是什么人啊!” “什么人?难道你就没看出来他和书记长的像?” “是书记家的公子!?” “废话,别人敢在市委书记的办公室这么闹,那还不得被踩的亲妈都不认识了!” “……”问话的人噤若寒蝉,一脸冷汗。 中港市市委书记办公室内。 赵南被气的脸色铁青,刚才进来找他商谈的可都是中港市的商界名人,以及外省的几位富商,赵南本来是不参与城市的经济建设的,但身为市委书记,工作就要全面抓,适当的抓一抓经济建设,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赵南脸色铁青,嘴唇直哆嗦,浑身发抖伸手指着赵磊,刚才的会谈本来十分的圆满,赵南的一些经济观念也都得到了商会的认可,可结果可倒好,被他这宝贝儿子横冲直撞的冲进来,三局两句话的全都给搅和了,即便最终事情照样能谈成,可让他这位市委书记的脸往哪放?他的脸现在简直就和屁股一样不值钱! “你你你……”赵南指着赵磊,嘴唇哆嗦的骂道:“你简直是要气死我啊你!” “爸……” 赵磊大反常态,没有像以前那样跟赵南顶撞,而是哭丧着一张脸,扑通跪在了地上。 赵南看的格外生气,骂道:“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怎么着,我是死了还是……” 赵南的话不等说完,赵磊满脸哀求的泪眼婆娑的看着赵磊,哭哑着嗓子说:“爸,是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这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否则我……” “你……” 赵南本来还想要训斥,可一看儿子这模样,心里头马上别扭起来,别人可能不知道,觉得赵书记总当中教训儿子是一个严父,实际上赵南的护犊子之心尤其的重,他一辈子就赵磊这么一个儿子,几乎所有的期望都在他的身上,赵磊有时候是飞扬跋扈,赵南也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必要的时候拿他市委书记的身份,在媒体和公众的面前做一做秀,教训儿子两句,树立一个严父的形象,这样老百姓再谈论起来的时候,也好说赵南是一个亲民的好书记,可惜有了赵磊那么个不争气的儿子,不过赵磊也不是一无是处,诸多产业干的都不错,赵南原本是希望赵磊能够入官途继承官位,后来想一想还是儿子现在的生活有滋有味,索性也就不再管他了,对他经营公司偷税漏税什么的明明知道,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给我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赵南察觉情况似乎不妙,心中不免也有些发慌,他儿子的脾性他是知道的,不到遇到万不得已的事情,绝对不会这样。 “我……” 赵磊话在胸中口难开,支支吾吾的说:“我犯法了,爸,千万别让警察来抓我!” “犯法?”赵南气哼的说:“你犯什么了法了?不就是偷税漏税那点破事么,至于把你吓成这副德行么!” “爸,你都知道?”赵磊惊讶的看着赵南,他以为自己干的一些事自家老子不知道呢。 “废话,我是你老子,你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哪一个我不知道!”赵南气哼的说,又骂道:“瞧你这点出息,就这点屁事,至于把你吓成这副德行!?” “不,不至于……” 赵磊嗫嚅道,脸上的表情刚刚一缓和,突然又变的哭丧起来,说:“爸不是这个。我,我涉嫌组团卖淫,还涉嫌好几宗命案,这回恐怕,恐怕我……” “什么,你!!!” 赵南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暴凸出来了,气急的道:“你小子是不是疯了,组团卖淫,还涉嫌好几宗命案,那些姑娘都被玩死了!?” “有的也是被买下了。”赵磊小声的道。 “什么,你还贩卖人口!”赵南激动不已,脸色彻底铁青了下来,本来没有心脏病的他,此时也开始捂着胸口受了了,这些罪名如果落实的话,他就是再有本事,也保不住这个儿子了,他都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要是没了儿子,那岂不是绝后了。 “爸,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我还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赵磊扑通的又跪在了地上,抱着赵南的双腿哭喊道。 “现在,证据都确凿了么?”赵南有气无力的说道。 “嗯,估计警察局很快就会出拘捕令了。”赵磊哭丧着脸道。 “有办法能毁去证据么?”赵南道。 “没有了。”赵磊泣不成声。 “没办法也要想办法,找出最重要的一环,用尽一切方法都要把证据给毁了!”赵南嘴唇哆嗦,脸色苍白的道:“如果证据确凿,你犯的可是死罪,我救不了你!” “爸,我……”赵磊都快要哭成泪人了,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惧过。 “你给我起来!”姜还是老的辣,赵南的脸色马上平静下来,一把拽起了赵磊,眼神里射出两道寒光,“你现在在这哭也没用,我马上去省里托人走关系,你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证据毁掉,全部毁掉不现实的话,就毁掉最重要的一环!” “爸……” 赵磊依旧哭的如同泪人,刚才是因为内心胆颤害怕,现在是因为被父爱感动的。 “唉,你要是真知道心疼你爸,这次的事如果能平安过去,以后做人做生意都本分一点,有些不该做的事不要去做,有些不该得罪的人不要去得罪。”赵南语重心长的说,“就说那个林昆吧,人人都知道他是条过江龙,你干嘛就非要去跟他争呢,他的势力至今我都没摸清楚,说他是省委书记的人,但好像上头有比省委书记还厉害的关系,这一次的事情爸尽力去帮你,但万一要是结果不利,不行就你离开中港市,离开华夏吧,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待几年。” “嗯。” 赵磊含着泪水,声音哽咽,此时他心中即便有一千万个后悔也无济于事了,他如果不去招惹林昆,恐怕就不会惹来林昆的报复,林昆不报复他,就不会发现他过去那么多的事,这一下可好了,他算是真的体会到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赵南擦了擦赵磊脸上的泪水,脸上说不出的心痛惋惜,想想自己以后可能要失去这个儿子了,他的内心就像是有一百把刀在扎一样,疼,疼的撕心裂肺。 赵磊离开了赵南的办公室,他已经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又恢复了往日跋扈的姿态,路上和他遇见的小公务员们,一个个全都如临大敌的躲着他,但只有他自己的内心知道,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赵磊了,他已经陷入了没有选择的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