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逃出火海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七章:逃出火海

第七百一十七章:逃出火海 林昆从小黑屋里冲了出来,门外已经是一片火海,熊熊燃烧的火焰,空气中弥漫着汽油味的黑烟,呛的人难以睁开眼睛,林昆赶紧扯下一截内衣,站在一旁脱裤子就往上撒尿,这是火灾逃生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尤其现在在地下室里,空气的给有量本来就不多,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出去,否则就是身手再逆天,到最后也只能躺在地上做一具火后焚烧过的焦尸。 林昆用湿乎乎的内衣捂着鼻子,猫着腰就要往外面冲,另一个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呼救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并在那砰砰砰的拍打着门。 林昆躬身返回,掏出刚刚拿来的那串钥匙把门打开,火光中他看见一个看起来很狼狈的中年人,正趴在地上满脸渴求的望着他,“救,救救我……” 林昆马上将这个中年男人和失踪的出租车司机联系在一起,将捂在口鼻上的内衣撕下来半截递给他,道:“想活命的话,就赶紧起来跟着我出去!” 男人无力的道:“可是我已经站不起来了。” 林昆道:“那我不管你了!”说完,转身就一个人往外走,他不是真要把这个中年男人丢下,而是要以此激发男人的意志,就眼下的情况,周围全都是熊熊燃烧的汽油火焰,如果他背着男人往外逃的话,肯定是九死一生的。 见林昆真的走了,男人咬紧牙关,体内的求生意志真的被激发出来了,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拿起那湿乎乎的半截内衣,捂着口鼻跟着林昆就向外面逃。 逃到了地下室门口,地下室的门已经被从外面锁上了,地下室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了,出租车司机蹲在林昆的身边,一起很虚弱的说:“我,我们恐怕,恐怕逃不出去了。” 林昆咬咬牙,本来想从门口硬冲出去,但门外肯定有人等着自己,万一对方手里要是有枪,即便是冲出去了,也会马上被乱枪打死,他马上想到这种别墅的地下室里一定都有通风口,否则常年的霉气积压在里面,会变成赌气。 “少说晦气的话,想活命的话,就把你吃奶的劲儿都是出来,跟我来!”林昆冲出租车司机说道,转身按照正常的建筑特点,向地下室的西北角摸去,身边的火焰熊熊燃烧,已经他将身上的衣服烧着了,但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思顾忌这些,好不容易摸到了西北角,终于看到了一个隐形的排气扇风口。 排气扇风口在头顶的位置,林昆踮着脚尖勉强能够到,但是想要打开它却是极难,出租车司机这时跟了过来,看了一眼风口,整个人趴在地上躬起后背。 林昆踩着司机大哥的后背,这一下打开风口就容易的多了,忍着浓浓令人窒息的汽油烟,用三棱军刺铿铿锵锵的一顿劈砸,最后伸手将排气扇猛的往外一抓,一个偌大的洞口出现在眼前,林昆从司机大哥的身上下来,低下头来对他说:“那个风口一定能出去,你先上去!” 司机大哥感动的泪眼茫茫,心中的话刚要开口,却被林昆打断说:“什么都被说,省点力气赶紧爬出去!你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你呢,快!” “嗯!” 司机大哥的求生意念更强烈了,林昆抱着他一把擎向通风口,司机大哥抓住通风口两侧的钢筋,猫着腰就爬了进去。 林昆蹲下伸来猛的咳嗽了两声,脱掉身上着火的外套,一个跳跃抓住了通风口两侧的钢筋,猫着腰也爬了进去。 通风口一直往上,最终汇聚在一个更大一点的通风通道里,这条大的通风通道连着地下室、厨房、卫生间等地,司机大哥爬到主通风通道里还想要往上爬,被林昆给拽了回来,这通风通道的里空气此时也充满了汽油烟,林昆不便开口,冲司机大哥打了打手势,司机大哥虽然没太明白什么意思,但跟着林昆改变了方向,向着另外一侧向下的位置爬去。 林昆手势的意思是想要告诉司机大哥,一直往上爬的话会爬到顶楼的通风口,顶楼的通风口连接着墙壁的外面,最终除非跳楼,否则根本出不去。 两人沿着黑漆漆的通风口一直往下,越往下空气比刚才好了很多,总算能拿开捂在口鼻上的衬衣了,前面忽然看见了光明,林昆的心里头顿时一喜,可忽然一股恶臭的味道扑面而来,直接把林昆和司机大哥熏了个跟头。 林昆过头通风口的缝隙往下看,却见下面是卫生间,一个小弟正坐在马桶上噗通噗通的拉屎。 林昆这心里头顿时怒不堪言,麻痹的把老子关在地下室里放火烧,你特么的却坐在马桶上优哉游哉的拉着屎。 林昆果断的砸碎了通风口,整个人直接从通风口跳了下来,下面坐在马桶上的小弟一下子被吓愣了,尤其现在林昆满脸黢黑一身狼狈,刚从火坑里爬出来,这模样已经很不错了。 不等马桶上坐着的小年轻反应过来,林昆果断的抬起手化作掌刀在他的脖子上一劈,这小青年顿时闷哼一声晕死了过去,整个人却是依旧稳稳的坐在马桶上。 司机大哥踉踉跄跄的从通风口里跳下来,幸好被林昆及时接住,否则这下一定摔的不轻。 “谢谢你!” 司机大哥感动的抬起头说。 “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后就把们锁上,用衣服把这小子给绑住。”林昆笑了一下说。 “嗯!”司机大哥答应道。 林昆在水槽旁洗了把脸,他那一头飘逸的长发已经被烧焦了,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得赶紧上楼救人去。卫生间是在一楼,他从卫生间里出来,就看见四个小青年正手里拿着枪对着地下室的门口,正如自己所料,刚才如果真的从下面冲上来,这会儿恐怕已经变成蚂蜂窝躺在地上了。 其中一个小弟说:“那小子会直接被烧死在下面么?” 另一个小弟说:“应该说。” 身旁又一个小弟说:“不管怎么样,咱们都别放松警惕。” 林昆脚步轻盈的绕到了他们身后,在其中一个小弟的肩膀上拍了拍,这小弟头也不回的说:“你小子拉完屎了?真特么懒驴上磨屎尿多,赶紧盯紧了!” 林昆挥起掌刀冲着这小弟的脖子一砍,铿的一声闷响,这小弟直接软绵绵的跌倒了地上,余下的三个小弟同时回头看过来,林昆抓着其中两个小弟的脑袋,果断的往一起一碰,砰的一声闷响,两人满眼小金星的晕倒了过去。 剩下的最后一个小弟拿起枪刚要对准林昆,手腕却是被林昆一脚踢中,手枪飞了出去,紧接着不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一直碗钵大的拳头已经砸到眼前。 快速的解决掉了四个小青年,林昆噔噔噔的往楼上跑去,头顶上突然一声枪响,他机敏的向旁边一躲闪,但脚下并没有因此停下,而是纵身更加快速的冲了上去,楼上只有一个小弟,不等他瞄准再开第二枪,林昆凌空飞起的一脚,已经踹中了他的脑门,直接将其踹的凌空向后倒飞,摔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林昆冲到了三楼,三楼的厅里,周晓雨和夏卉背贴着背绑在一起,嘴里都塞着东西,林昆过去揪出两个丫头嘴里的东西,两人同时大声哭了起来,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等林昆把他们身上的绳子松开,两个小丫头几乎又同时扑到了林昆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委屈小模样,我见犹怜。 “好了好了,都别哭了,咱们现在赶紧离开这。”林昆拍拍两个小丫头的肩膀安慰道。 林昆带着两个小丫头下楼,把躲在卫生间里的司机大哥也一起叫了出来,司机大哥刚才能跟着逃出来,完全是凭着求生的意志,这会儿整个人又虚弱了下去,林昆只好把他背在肩上,带着周晓雨和夏卉近路的来到了捷达车旁。 周围一片寂静,四个人坐进了车里,向着南城区的市里开去。 别墅一楼的大厅里,一个躺在地上地上的小弟兜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着,这小弟手指头动了一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摸出手机刚要接听,手机自然挂断了,他看了一眼手机里的来电显示,再站起来看看周围的情况,顿时惊恐的踉跄的站起来逃了,他不逃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活活打残。 林昆先将司机大哥送回了南城区警察局,让沈曼暗中给保护起来,然后又开着捷达向青山绿水畔返回。 警察局外的一辆白色面包车里,一个小年轻拿着电话汇报说:“阿晴姐,一切正常,那个姓林的车一直停在警察局的院里,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电话里传来阿晴的声音:“好,你们再盯紧点,警察万一有什么行动,马上汇报!” “是!” 阿晴此时正在赵磊的办公室门外,挂了电话便敲门进去,赵磊坐在沙发上叼着烟,脸上的表情很凝重,墙上挂着的时钟的指针在一点一点的走,已经上午十一点多了,林昆那里还是没有消息传来,阿晴站在他的面前,笑着宽慰说:“老板,不用担心,那个姓林的肯定会乖乖就范,把人交出来的。” 赵磊抬起眼神看了阿晴一眼,“但愿吧。”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人急促的敲响,赵磊手下的另一名心腹一脸紧张的冲了进来,赵磊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起来,“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进来的这人西装革履,放在平时打眼一看,还真有一副成功人士的范儿,只是此时脸上的表情太过慌张,倒像是个刚出社会的愣头青,最里哆哆嗦嗦的道:“老,老板,别墅那边突然联系不上了,打了好几个人的电话都没人接听。” 赵磊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紧张的从沙发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那两个女杀手的呢!” “她,她们俩的手机提示无法接通。” 赵磊脸上的表情顿时塌了下来,口中喃喃道:“完了,一定是那个姓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