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人在哪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六章:人在哪

第七百一十六章:人在哪 轻松的搞定两个小弟,林昆悄然的摸进别墅,别墅里空荡荡的,但从刚才两个小弟的谈话中,猜测出人应该是关在地下室里,林昆不敢大意,轻轻的推开门,就在门刚要被推开之际,忽然被人从里面果断的拉开了,一个圆不溜秋的脑袋露出来,奇怪的看着林昆:“你谁啊,新来的?” 林昆故意装作有些木讷的点点头,道:“老大担心这里不安全,派我来帮忙。” 走出的圆脑袋小弟上下打量了林昆一眼,道:“你来帮忙?你有啥本事么?” 林昆咧嘴一笑,表情里有几分憨傻,不等他开口,这圆脑袋小弟拍了拍他的肩膀,佻笑道:“一个大老爷们瘦不拉几的,一点男人味都没有。” 林昆的身材是瘦削,但也不至于这圆脑袋小弟说的瘦不拉几,这圆脑袋的小弟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宽厚的大身板子,像一块加厚的海面一样。 “太胖也没什么好的吧,容易三高啊。”林昆还是一副木讷的表情,几分憨傻般的笑了笑说。 “嗯?” 圆脑袋小弟显然有些不悦,瞪了林昆一眼,道:“你这小子挺不会唠嗑的啊?” “你不也一样。”林昆轻佻笑道。 “靠,新来的,你信不信老子我揍你?”圆脑袋小弟瞪着眼眶嚎叫道,他的话音刚落,忽然就觉得眼前虚影一闪,一阵劲风扑面而来,而后砰的一声闷响,鼻梁处一阵断裂般的剧痛,整个人两眼一黑,立时就要惨叫一声晕死过去,只是那满腔剧痛的喊叫刚要冲破喉咙,忽然一记掌刀狠狠的劈在喉咙处,将那满腔剧痛的喊叫,顿时劈碎成了无数沙哑窸窣的闷哼。 林昆抓着圆脑袋小弟的衣领,轻轻的把他放在了一边,向着地下室里看了一眼,然后悄然的进去。 地下室里,走廊里亮着昏暗的灯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还混着一些说不清的气味,林昆调整了一下呼吸,想起了曾经去过的索马里监狱,那里的条件比这里还简陋,关押着海盗们虏获来的俘虏,气味要比这剧烈的多。 林昆脚步很轻,落在下来的楼梯上,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林昆楼梯的旁边坐着五个小弟,四个人正在那打麻将,剩下的一个坐在旁边看眼,桌子上零零碎碎的放了些小钱,可见他们赌的并不大,只能说是消遣娱乐,否则刚才门外抽烟的那个小弟也不至于抱怨赌瘾难耐,这小麻将哪满足的了赌鬼。 五个人玩的入神,林昆从他们的旁边经过都没有引起任何的异样反应,林昆故意站在麻将桌旁,佯装看热闹,然后随口问道:“那几个关的人怎么样了?” 负责掌管钥匙的小弟正玩的起兴,别看赌注不大,他今天的牌可是相当的红,随手抛给林昆一串钥匙,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昆接过钥匙,心中暗暗窃喜,大有一阵这幸福来的太突然的感觉。 他拿着钥匙向走廊里面走去,看到了两扇黑漆漆的小门,林昆先打开了一间,里面的灯光更加昏暗,不过却能看到墙角蜷缩着两个人,这两人听到开门声之后,很自然的向墙角缩了缩,林昆眯着眼睛打量一下,两人穿着女人装,应该就是夏卉和周晓雨。 “小卉,晓雨……”林昆低声喊道。 两个人碰头乱发,朦朦胧胧的抬起头,林昆心中焦急担心,赶紧就走了过去,伸出手刚要去拉两个人,忽然间迎面一阵凉风袭来,他惊吓的赶紧后退一步,同时一道冰冷的杀气从他的脸颊处划了过去。 “呵呵,姓赵的猜的果然没错,还真有人来自投罗网送死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响起。 “看起来长的好像不错哦,就这么杀死他太可惜了,卖到泰国去做男妓应该很有赚头。”另一个淫邪阴森的声音传来。 “男妓?哈哈哈,那他的菊花还不得被变态佬给戳烂了呀!” “反正也很我们没什么关系,管他呢。”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似乎根本就没把林昆放在眼里,林昆皱起眉头,他哪有心思在这听这两人胡掰,再说了,他出来混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要把他送到泰国做男妓,这是在变向夸他长的帅呢,还是单纯的羞辱? 是什么不重要了,林昆只知道眼前这两个女人太可恶,不给点颜色瞧瞧,她们也忒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声音忽然一冷,冲两个女人道:“别做梦了吧。” 两个女人同时一怔,紧接着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声音这环境里听起来就像是女鬼一样,其中一个女人讥诮的笑道:“怎么,你不想去泰国呀,那去阎王那好喽。” 话音刚落,另一个女人已经手握着匕首向林昆杀了过来,速度却是极快。 林昆眉头轻皱,这两个女人显然不是等闲之辈,真想不通赵磊从哪找来了这么多高手,据他所知,在中港市肯定没有这种佣兵或是杀手的阻止,整个辽疆省甚至都没有。 林昆左手一挥,散发着淡淡乌金光芒的鬼畜握在手中,向着冲过来的女人手中的匕首一格挡,顿时就听铿的一声裂金般的响声,激起一阵的电石火花迸溅。 林昆脚下丝毫未动,冲过来的女人却是被弹开了老远,侧过头看一眼自己手中的匕首,那森寒的匕刃上缺口了一大块,再看自己那发麻的虎口,隐隐的渗出一阵血丝。 两个女人再也不敢猖狂了,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一起持着匕首向林昆冲了过来,那森寒的匕刃划破空气,两条平行线似的向林昆杀来,然后忽然汇聚。 林昆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脚下一个错步躲开了两人联合的一击,而后身体轻盈似的向后一飘,手中那散发着淡淡乌金光芒的鬼畜在空气中划过一道优美的轨迹,仿佛雨后天际架起的彩虹的弧度一样,唰的一下刺中其中一名女人的背心,那女人顿时闷哼一声,只觉得背心被一阵嗜血的冰凉穿透,紧接着剧烈的疼痛撕心裂肺的蔓延开来,灵魂瞬间被抽离了…… 另一个女人见状大骇,她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扎点子的对手,她握着匕首反身过来刺向林昆的胸口,动作快如闪电,目光中两道锐利的杀气射出。 林昆右手化成掌刀向女人的手腕果断劈去,眼看着女人手中的匕首就要扎中林昆的胸膛,却是听咔嚓一声断裂的碎响,女人应声惨叫,手中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而后林昆果断的将三棱军刺刺穿了她的肩膀,女人更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同时另一只手里又多出了一把匕首,反握着向林昆的大腿剐过来,林昆果断的抽出三棱军刺(鬼畜),唰的一下淡淡的乌金光芒散落,快如疾风一般切在了女人的手腕上。 女人再次啊的一声惨叫,手连带着手中握着的匕首,一同掉落在了地上,断裂的手腕处一股热血喷出来,灰暗发霉的空气中,顿时多了一股浓浓的血腥。 女人直接昏死了过去。 林昆一个大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直接把她从昏死中给打醒了过来,“人在哪?” 女人咬牙切齿的瞪着林昆,一副凛然坚决的表情。 林昆嘴角阴森的一笑,道:“知道么,过去我逼问过那些边境上自以为很凶残的犯罪分子,我问他们话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和你现在几乎如出一辙,你知道我最后会怎么做么?我会用我手中的这把军刺,一根一根切掉他们的手指,然后在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叫中,他们会把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诉我。” “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变态!”女人咬牙切齿的说,脸上疼痛的表情扭曲着狰狞着。 “nonono……” 林昆淡然一笑,道:“我本来是一个很怜花惜玉的人,说我心狠手辣,那也要看和谁比了,我不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哪个组织的,但我敢说你们比我毒辣的多,我的狠辣只是来惩治你们这些犯罪分子,而你们的狠辣针对的是普通老百姓。”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上锁的声音,林昆蹙眉回过头看了一眼,女人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已经被锁在这里了,我看你还怎么去救你的两个小妞。” 林昆转过身,手中的鬼畜挥起,冲着女人的手果断切下,女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化成了无边无际的疼痛狰狞,喉咙里一声凄惨的嚎叫发出,手指头应声掉在地上一个。 林昆手上毫不犹豫,他已经闻到了一股汽油的味道,不用说也知道,外面的人肯定是想把他烧死在这里,散发着淡淡乌金光芒的鬼畜再次挥了下来,女人的手指头又掉了一根,当他第三次再要挥起鬼畜的时候,女人马上哀求道:“我说!” 林昆手上的动作还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女人的第三根数指头落地,顿时疼的凄惨嚎叫,倒在地上直打滚,林昆冷漠的说:“我没时间跟你在这浪费!” 女人哆哆嗦嗦的道:“在,在楼上!” 门外呼的一阵火声,空气中顿时一片火红明亮,女人接着哈哈的狰狞大笑起来,“你厉害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得和老娘一起死在这地下室里,哈哈哈!” 林昆脸上的表情淡定从容,三棱军刺的刺尖抵在女人的喉咙上,“你们是哪个组织的?” 女人凄然一笑,“想知道?去问阎王爷那儿再问我吧!”言罢,脖子主动向前一伸,噗嗤一声被三棱军刺穿透,临死前一双眼睛瞪大的看着林昆。 林昆赶紧拔出三棱军刺,回身向门外冲去,门已经被从外面锁上了,这门是两层铁板中间夹着木板的材质,林昆猛的撞了一下没撞开,旋即挥起鬼畜冲着门锁的位置果断的劈下来,鬼畜的锋利程度那绝对不是盖的,就听喀嚓一声,将锁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