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白天见鬼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五章:白天见鬼

第七百一十五章:白天见鬼 别墅区里一片静悄悄的,丝毫的生机也没有,头顶的太阳很大,将林昆的影子鲜明的烙印在地上,林昆大致的估摸了一下别墅区的群体数量,大约有二十七栋,他目前所能做的唯一办法就是逐一的将这二十七栋别墅排查。 可一旦要是排查之后,发现周晓雨和夏卉并没有被关在这里,该怎么办? 在来这片郊外的别墅区之前,林昆已经提前给蒋叶丽打电话安排,万一要是失手…… 林昆翻身进了最近的一栋别墅院里,别墅的大门紧锁着,他尝试着将大门锁打开,奈何这种大门锁不是市面上普通的防盗锁,而是一种更精密复杂的锁,没有专业的工具就是神级的开锁大师来了也无能为力,这也难怪,能买别墅的哪个会是穷人,对于一个有钱人来讲,防盗意识是必须要有的。 林昆掏出了三棱军刺,想要强行的将门锁破坏掉,可真要这么做的话,势必会造成很大的声响,到时候招惹来了保安,把他给当成贼报警,可就麻烦了。 林昆抬起头,整个人互相向旁边一个冲刺,单脚蹬在墙壁上,而后一个凌空飞跃,翻上了大门正上方的一个露天阳台,阳台后便是二楼客厅的落地窗,没有什么特殊的防盗措施,只是从里面反锁着,想要把这门打开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没什么复杂,林昆脱掉身上的外套,裹在了三棱军刺上,然后陡然的一发力,冲着落地窗的门角上的玻璃就刺过去,顿时就听铿的一声喀嚓声响,林昆赶紧用衣服摁住玻璃碎裂的地方,而后使劲的往里一推,那双层的钢化玻璃顿时碎成网状被推开了一角,林昆用衣服裹着手将胳膊伸了进去,在里面把门给打开了。 林昆悄然的走进房间里,别墅里空荡荡的,有着一股淡淡的发霉味道,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来住了,屋里的装修倒是十分的豪华,只是因为太过冷清,看上去怎么都有这一股‘遗产’的味道,林昆没心思在这多加欣赏,二楼逐一的房间检查,然后上了三楼,最后才到了一楼。 一楼很空旷,装修的也是非常豪华大气,一看买这别墅的就不是个一般的有钱人,检查了一圈后,整个一楼也是空荡荡的,林昆刚要转身上楼,忽然看见楼梯下有一个隐匿的暗门。 “对了,别墅一般都是有地下室的!”林昆悄然自语,嘴角轻轻的一笑,便推开了那暗门。 暗门吱嘎一声被推开,迎面顿时扑来了一股浓浓的臭味,林昆本能的捂住鼻子向后倒退,脸上的表情却是瞬间凝重起来,战场上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也数次潜入犯罪分子的老窝,对于这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臭味他再熟悉不过,是尸臭! 这么一栋宽敞豪华的别墅里,居然有尸臭,而且透过这股浓浓的尸臭判断,尸体至少腐烂了三个月以上,而且下面应该不止一具的尸体,如果换做平常,林昆一定要下去看看,查个究竟,可现在他是真没那个时间,他记录下了别墅的楼号,将具体的发现编成了一条短信发给了沈曼,让她回头安排人来好好的查查。 林昆原路返回,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了下来,看了一下时间,刚才进去别墅里面检查一圈用了十五分钟,就算再加快速度,仔细的检查一栋别墅,至少也需要十分钟,如果照这个速度下去的,自己一份不歇的检查完所有的别墅,基本上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林昆深呼吸一口气,这里的别墅几乎都没人居住,如果突然有哪个别墅里有人住了,肯定会和其他别墅看起来不一样一点,所以先整体的走一遍看有没有发现再说。 林昆翻出了别墅院里,开始挨片的在别墅里转悠,走了将近一半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老头,老头老眼昏黄,穿着一身保安服,正瞪着一双眼睛诧异的看着他。 冬天别墅区没人居住,物业公司就派了几个老眼昏花的老头轮流来值班,不是说物业公司为了省钱,不派年轻的保安过来,实在是年轻的保安都不愿意来这个荒凉的地方,要乐子没乐子,成天对着一片空荡荡的别墅区,闷死了都。 “你是谁!” 老头诧异的向林昆问道,眼神里跳动着不安,他们这一辈人可是极其相信鬼怪传说的,昨天晚上刚和一个同事研究过,说这片别墅区里晚上经常会听到叫喊声,而且这冬天里从来就没人来住的别墅区,这两天晚上竟有一个别墅里忽闪忽明的传出来灯光,那样子就像是聊斋书里描述的鬼宅差不多。 这大白天的突然见到个大活人,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肯定不会觉得有异样,关键这别墅区里已经好长时间没见人影了,突然蹦出来一个,不知道是人是鬼呢。 林昆看见老头先是一愣,心里头琢磨着怎么敷衍这老头,别的倒不怕他,就怕他把自己当成小偷报警了,要是真把附近辖区的警察给招引来了,可就打扫惊蛇了。 不等林昆开口,老头脸上的诧异之色更浓几分,道:“你,你是人是鬼?” 林昆一听,脑门上顿时皱起了无数的小黑线,这老头真是看花眼了?哪有大白天见鬼的道理,就算这世界上真的有鬼,鬼怪都是喜阴怕阳之物,敢这么大大咧咧的站在阳光底下?那纯是嫌自己命长,找魂飞魄散玩来了。 不过,这老头既然这么问,还一脸紧张害怕的表情,那老子何不顺水推舟,吓唬他一下,说自己是人,他肯定把自己当贼喊,要说自己是鬼,嘿嘿…… “我当然是鬼了!” 林昆嘴角故意勾起一抹阴测测的笑容,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诡异吓人。 “啊!” 保安老头顿时吓了一跳,他也是活了六十多年了,还头一次见到敢大白天出来的鬼,唇角哆哆嗦嗦又十分怀疑的说:“你,你是鬼怎么敢白天出来!” 林昆伸了个懒腰,懒懒散散的说:“我死的太久了,被丢在地下室里,阎王见我身上长的虱子太多,特意让我出来晒晒太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阎,阎王……” 老头已经被吓的面无血色,他心中本来就有鬼,林昆这么说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结结巴巴的说了两声之后,马上便吓的蹲在了地上,哆哆嗦嗦。 过了几秒钟,等老头再缓缓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眼前空空然也,哪还有什么‘鬼’影,老头顿时吓的啊的一声,一个高蹦了起来,慌慌张张的就向保安室跑去。 “经理!” 保安老头抓起座机就给他的直线领导打过去,“我,我不干了,这小区闹鬼……我没有胡说,我刚才亲眼见到,这回你就是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干了!” 不等对面的领导再说什么,保安老头果断的挂了电话,脱掉身上的保安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囊,拎着包逃也似的离开了这片‘荒芜’的别墅区。 林昆远远的看见那老头逃跑的模样,嘴角戏谑的一笑,自语道:“我还真是罪过了。”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旁边的一个别墅里传来了一声开门声,他马上悄然的走过去,隔着一片别墅院落的围墙,就听里面两个人窸窣的谈话说:“闷死了,成天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待着,也不知道熬到哪天是个头,我都好几天没去我那小女友那了,她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敢告诉她我在那,她还以为我有外遇了呢,昨晚还说要出去找个小白脸来报复我,真特么的憋气!” “擦,你是让女人憋着了,我是让赌瘾把我憋着了,我这都好几天没去玩了,我跟你说,来这之前,我的手气好着呢,牌九、麻将、斗鸡,玩什么赢什么!” “嗨,真不知道还要在这待今天呢,我现在就想回到我那小女友的身边,把她压在身子底下好好的蹂躏一番,这几天邪火憋的我难受死了,都快把肾憋坏了!” “哈哈,瞧你这点出息,要我说那小屋里关的两个不错,咱们待会下去跟下面的那几个商量商量,咱们几个人轮着进去享受那两个小美味,怎么样?” “你疯了吧你!老板可是跟我们特意的交待过,要是敢动那两个小妞一根毫毛,他就把我们碎尸万段,我可不想因为一时的性欲,把性命给丢了。你小子也赶紧收起你那龌龊的想法,还是多想想等回去了怎么去赌吧!” …… 听到这,林昆的心头顿时一亮,这一趟总算没白跑,而且基本上已经确定周晓雨和夏卉就被关在地下室,他一个跟头翻上了墙头,稳稳的坐在墙上,整个过程身子轻盈如燕,几乎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墙头下面两个小年轻正蹲在那儿抽烟,根本就没发觉墙头上突然间多了一个人,直到一股浓浓的雪茄香味传入他们的鼻腔,两人才恍然大悟的对视,而后一起闻着味看去。 “你是谁!” 两个小青年顿时吓的跳了起来,大白天的墙头上突然坐着个大活人,还就在自己的头顶上,诡异的是明明距离自己很近,自己却是一点也没察觉到。 “朋友,大家都是朋友。”林昆叼着雪茄,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看着两个小青年说。 “谁跟你是朋友了,快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两个小青年怒目相瞪。 林昆呵呵一笑,直接从墙上跳了下来,“我都说了我是朋友,你们还不信?” 两个小青年皱着眉头对视一眼,各自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向着林昆就剐过来。 林昆眼神微微一眯,丝毫也不觉得慌张,这种小伎俩他见的多了,但在他面前的手的,从来没有,他只轻轻的一抬手,啪啪的两个耳刮子甩出,结实的打在了两个小青年的脸上,可怜的两个小青年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打的趔趄摔倒在地上,本来想抻着脖子喊人,还不等喊出,就被一只大脚砰砰的踹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