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司机线索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四章:司机线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司机线索 一直到天亮,林昆都坐在阳台上没有合眼,百凤门里被安排出去调查的小弟们,几乎也都是一夜没合眼,众人寻梭在中港市的每一个角落,期望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起初这举动只是故意造大声势,现如今看来却是着力于此。 阳台上的烟灰缸里塞了烟蒂,烟盒已经空了,早上七点钟的阳光丝丝明媚的透过落地窗,晒在身上暖暖的,林昆的脸色平静,不喜不悲也没有任何的疲惫迹象,只是那一双深邃平静的眼眸里,装了太多的事情而无精打采。 旁边小桌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着身体,林昆那平静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光亮,他现在就是在等,等一切有利的消息,然后打破这平静去处理。 电话是沈曼打来的,林昆笑着接听电话,“不好好在被窝里睡觉,干嘛这么早打给我。” “有案子!”沈曼略有激动的说。 “哦?”林昆收敛嘴角的笑容,她对沈曼还是有所了解的,她激动肯定有原因。 “今天早上我接到一个出租车司机家属的电话,说司机四天前失踪,至今仍杳无音讯,他们之前曾报过警,但警方一直没有消息,所以直接打我手机上了。” “他们怎么知道你电话号码的?” “我的电话号码在中港市警察局的官网上有,这是政府新出台的规则。” “那你的电话岂不是要被打爆了?” “还好了,政府在我们手机里装了一个辨别软件,只有重大的案件,或者是情况特殊的案件,报警人才可以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沈曼解释说。 “哦,那司机找到了么?” “没有,不过有一个重大线索,我希望我们能见面聊。可能和夏卉的失踪有关。” “你在哪?” …… 林昆马上给牛大壮打了个电话,让他来青山绿水畔小区,暗中保护闵红,等牛大壮打电话告诉他已经到了,林昆这才穿好衣服,下楼开车去找沈曼。 两人约定在警察局见面,一些技术方面的视频资料,都保存在警察局的监控录像机上,林昆和沈曼碰面之后,没有任何的寒暄,沈曼直接带林昆来到了资料档案室,人口失踪案一向都是大案件,一旦接到报警便会倾力去查,沈曼接到家属的直接报警电话之后,先是重责了手下一番,听完手下的解释,才知道自己是冤枉他们了,这几天手下的人一直在详细的寻找线索。 本来负责这个案件的小组只有三个人,沈曼直接从别的地方抽来了十余名警力加入,人多好干活,在沈曼亲自监督侦查下,很快便找到了蛛丝马迹。 可不要小巧了蛛丝马迹,有蛛丝马迹案件便容易顺藤摸瓜,沈曼亲自出面和交通队联系,最终获取了诸多相关的资料,把出租车司机失踪前的最后去向找到。 林昆看着眼前的视频监控画面资料,眉头突然蹙了起来,画面里显示这出租车司机最后失踪之前,是在赵磊的一家酒吧门口,打车的人是正是周晓雨。 然后沿着中港市各个路口的监控画面寻找,最终一路跟到了南城区郊外的方向,由于郊外的监控摄像头条件有限,剩余的画面便看不到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出租车最后去了南城区的郊外。 林昆皱着眉头想了想,问沈曼:“你们调查赵磊在郊外有什么产业没有?” 沈曼说:“调查了,但没有在郊外找到以赵磊名字购买的任何产业。” 林昆说:“他父母名字的呢?” 沈曼摇头:“那更不可能了,赵南是中港市的市委书记,除非他当官当的腻了,才会用自己的名字在郊外买别墅,中纪委的人还不马上把他给拿下!” “别墅?” “是啊。”沈曼道:“南城区的郊外一直挺荒凉的,不过倒有一片别墅区挺像样,买别墅的大都是有钱人,奔着夏天的时候去度假的,冬天那地方几乎没人住。” “那个别墅区里没有赵磊的房子?”林昆问。 “没有。”沈曼摇头说。 “奇怪了……” 林昆摸着鼻梁,暗暗的思忖,转而又对沈曼说:“查一下有没有赵磊身边人购买的房子。” “这……” 沈曼道:“我已经安排人查了,不过这是一项大工作,需要时间才能逐一的排查出来,毕竟赵磊身边的亲信太多,就是单个的往外挑拣也需要时间。” 林昆看了一眼办公室的窗外,“那辆捷达是谁的?” 沈曼看了一眼说:“我们警局的一个同事的。” 林昆道:“我能借着开一开么?” 沈曼说:“你想?要不我出动警力,把那个别墅区先给围起来,然后再地毯式排查。” 林昆道:“千万别,你出动了警力,肯定会打扫惊蛇,到时候敌方要是狗急跳墙就……” 沈曼有些担心的说:“那就你一个人去,会不会太危险了?” 林昆笑了一下,说:“放心,我心里有把握,只要人是在那片别墅区里,我就一定能把他们都给救出来,你千万不要派警力到那边,以免打扫惊蛇。” 沈曼关心的说:“那你小心。” 林昆笑着说:“放心。” 赵磊的大办公室里,赵磊正懒洋洋的搂着两个裹着浴巾的美女,他赤裸着上身,腿上穿着一条沙滩裤,沙滩裤的中央部委软趴趴的有着褶皱,这是刚刚一番征战的结果,凌晨他和林昆谈判回来之后,觉得无聊便找了两个极品小妞来玩。 对于赵磊来说,钱不重要,权也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他老爹做了一辈子的官,在中港市这地方如今算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却不敢有任何的大胆妄为,家里的床底下全都是现金,可他老爹上班依旧是坐着普通的政府车,他老妈上班也只是开一脸普通的丰田花冠,还是自动挡最低配的。 有钱不敢任意的花,就好像是饿的时候眼前放了一大堆好吃的,你却怕有毒不敢吃,这种处境还不如什么都没有轻松自在呢,所以对于赵磊来说,他爹妈不敢享用的权力和金钱,他都要加倍的享乐回来,算是对他们的报答。 这想法挺荒唐的,但在赵磊看来却是很执着的。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还不等赵磊答应,门就已经被推开了,青蛛微微低着头,头发披散下来的走了进来,赵磊嘴角一笑,坐直了身子问:“如何啊?” 青蛛坐在了沙发的对面,脸色很不好看,没有回答赵磊,而是瞥了一眼赵磊左右两侧的女人,冷冷的说:“让这两个婊子带着她们的骚气马上滚!” 赵磊眉头一跳,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倒不是生青蛛的气,而是感觉出青蛛的心情不太好,而发自内心的打怵。 赵磊身旁的两个尤物自然不知道青蛛是什么角色,看青蛛也是个女人,以为她跟赵磊有一腿,见她们在赵磊的身边,所以才会迁怒她们,两人也都是在风月场里混出来的,当下怎么肯就这么屈服,尤其还被骂成了婊子。 这年头当婊子也是有尊严的,一句‘带着骚气滚’这样的话,简直羞辱人到家了。 “赵哥……” 两个女人一起嗲嗲的向赵磊撒娇道,想要从赵磊这寻求庇护,在她们看来,这儿赵磊最大,只要赵磊一句话,眼前这个看起来银森森的女人还不得马上就滚。 哪知,赵磊顿时勃然大怒,当然不是冲着青蛛,而是冲着身边的两个尤物大吼道:“你们的耳朵难道聋了么,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出去,滚!” 两个女人顿时吓的花容失色,赶紧起身,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光溜溜的身子裹着浴巾,拿着衣服和鞋赶紧灰溜溜的离开。 等办公室的门关上,赵磊才小心翼翼的向青蛛问:“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儿了?” 青蛛摇头,道:“我有点厌倦了,想离开中港市。” 赵磊的脸一下子青了,着急的说:“别啊,我的青蛛大美女,你要是离开了,那我可怎么办啊,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可千万不能走,我求你了!” 青蛛忽然间勃然大怒说:“你特么不是跟我说那女的肯定在那儿么,我去了什么都没有!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是你的小跟帮么?给我错误的消息!” 赵磊顿时愣住了,不过马上回过神,尽管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但心里却是豁然开朗,陪着笑脸对青蛛说:“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我错了我错了,是我的推断失误,害青老大你白跑了一趟,下次我一定长记性,长记性。” “哼!” 青蛛嚯的站了起来,语气冰冷的说:“下回你再让我白跑,我马上走!”言罢,也不给赵磊解释的机会,果断的转身离开,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赵磊望着办公室的门,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委屈的道:“至于么,不就是推断失误么,发这么大脾气,看来变性人的心里真是扭曲啊,太不正常了。” 一辆灰色的捷达车顺着南城区的主路向郊外开去,此时刚刚上午八点多钟,林昆已经给陆婷去了电话,让她不用追查了,没有国安局那强大的后援支撑,光凭陆婷一个人的力量,想要获得有用的情报却是要费很大的周折,再说陆婷已经一个晚上都没睡了,林昆怜花惜玉,也想她能赶紧睡点觉。 按照导航的地图指示,林昆来到了那片别墅区的外围,南城区最大的特点是有海,这片别墅区却像是建在山里,前后都是高山,唯有一角能看见海。 林昆不懂风水学,但直觉告诉他,这块地方的风水不怎么样,采风采景的可以,居住起来总会有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就像眼前的这一片别墅区吧,物业给打理的干干净净,井然有序,可打眼这么一看,更像是一片夹在两山中间的荒坟…… 林昆将老捷达缓缓的向别墅区开去,没有走正门,而是把车停在了一块隐蔽空地上,然后下车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身手敏捷的翻进了别墅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