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跪下 - 神兵奶爸

第七十一章:跪下

第七十一章:跪下 林昆的六识是何等的敏锐,即便伸手不知的夜里,也能精准的掐死一只蚊子,他马上就察觉到了有人故意向他走过来,黄飞走到了他的身后,刚要佯装撞在他的身上,他马上就抱着澄澄回过了头,戏谑的微笑…… 黄飞的身体顿时来了个急刹车,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到发黑,双眼里毫不保留的流露出一股浓烈的恐惧来,手里端着的果汁猛的一晃荡撒了出来,这一撒不要紧,正好溅了两滴到林昆的脚上,林昆低下了头…… 黄飞也跟着低下了头…… 那两滴鲜黄色的果汁,一滴落在林昆的脚背上,一滴落在了大脚趾盖上。 林昆再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发冷了,黄飞脸上的表情比林昆脸上的表情还要冷,已经渗出了一片冷汗,不等林昆开口,他就扑通一声跪下了。 “大哥,我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再饶我一次吧,千万别再打我了……”黄飞跪在地上,两只手抱在一起,像拜菩萨一样哭声哀求道。 黄飞身后跟着的那八个小混混都懵了,他们威武的飞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怂了? 大厅里的其他人也都被这一幕震呆了,所有人几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这个一头黄毛一身混混气的人扑通一声跪在了林昆面前,在他们这些正常上班的小白领的眼中,社会上的混混是绝对惹不起的,可眼下这个气焰嚣张的混混头目竟像孙子一样跪在林昆的面前讨饶。 整个大厅里,除了张大壮夫妇,其余所有人都不知道其中的明细,一旁的冷玉丽的脸色很不好看,她本来已经做好了看热闹出气的准备,结果没想到演了这么一出,黄权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回过头跟冷玉丽目光惨淡的对视了一眼,两人什么话都没说,黄权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周晓雅也是吃惊不小,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的脑袋转的是比较快的,看到黄飞身上的那些伤之后,马上就想到应该是被林昆给打的,再抬起眼神看向林昆,目光中不由的充斥着一丝崇拜的灼热。 初中的时候,她就曾这么崇拜过林昆…… 林昆脸上的表情没有一冷到底,他还真没想过要因为两地果汁溅到了脚上就修理黄飞一顿,只不过是故意冷着脸,吓唬吓唬这个小子罢了。 黄飞刚才来的时候,就高调的奔着冷玉丽去了,所以说这事一看就跟冷玉丽有关,林昆冲跪在地上都快要别吓尿了的黄飞淡淡的一笑,“起来吧。” 黄飞诚惶诚恐的站起来,他现在一看到林昆,马上就能想到身上被暴虐时的惨烈疼痛,他在道上混了也有个三五年,从来也没受过那罪啊! 林昆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冷玉丽,眼神微微的一眯,无形当中给一股萧杀之气蔓延,冷玉丽本来满心的不甘眼神犀利,可一跟林昆的目光触碰后,她那犀利的眼神马上就像是被醮了的公猪一样,顿时就蔫了。 林昆又将目光看向黄权,黄权泛青的脸上顿时渗出了一层细汗,赶紧把目光闪开,暗地里他敢跟林昆对着干,但他的心里还是相当的怕林昆的,林昆再看向眼前的黄飞,黄飞一脸苦相的样子,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等老师批评,那副恐惧的表情,就好像随时都会被老师掴耳刮子似的。 林昆淡淡的一笑,冲黄飞道:“我们这搞同学聚会呢,你带着人来砸场子呢?” “不敢不敢……”黄飞连连道,并哭声的道:“大哥,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这儿,要是知道你在这了,就是借我两个胆,我也不敢来咋呼啊。” “行了,我们这还聚会呢,你赶紧带着你的人离开,别乱了我同学们的心情。” “是是是。”黄飞招呼一声她身后的七个小弟,就向大厅外面走去,路过冷玉丽身前的时候,黄飞幽怨的看了冷玉丽一眼,他身后跟着的七个小弟一直到走出饭店的大门口,都是一头雾水的。 “爸爸,好威风!”澄澄坐在林昆的怀里,笑嘻嘻的道:“长大了我也要像爸爸一样,做一个威风的男子汉,让那些坏人们都害怕澄澄。” “行啊,儿子!”林昆笑着捏了捏澄澄的鼻子。 楚静瑶站在一旁,看着这对父子俩摇头笑了笑,脸上满是温柔的无奈,虽然不知道那个小混混跟林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那个小混混的反应来看,肯定是在林昆的手底下没少吃苦头,让自己的儿子守着这么一个混世魔王的老爸,将来长大了这孩子必须是个小混世魔王啊。 这一系列的风波过后,没人有再敢小瞧林昆了,同时对林昆的神秘愈发好奇起来,一些人不好从林昆的口中直接探听虚实,就把主意打到了张大壮夫妇的身上,一时间张大壮夫妇的身边围满了人,但人夫妻俩却是什么也不多说。 一场同学聚会本来就那么多人,现在大多数的人都围在了林昆跟张大壮夫妇的周围,黄权跟冷玉丽的身边一下子就更冷清了,只剩寥寥几人,但周晓雅却是站在了冷玉丽的身旁,她们倒像是成了统一战线。 马上就夜里十点钟了,聚会接近了尾声,本来黄权已经准备好了下半场的节目,打算带着一群同学去酒吧泡吧,但经过了一系列的风波之后,他被搞的一点心情也没有,所以到了时间之后,聚会就草草结束了。 同学们几乎一起从饭店里出来,黄权那臭显摆的心思一直也没死,趁机就想要显摆一下他新提的大奔,摆手叫来了饭店门口专门负责泊车的车童,把二十块钱的小费和车钥匙一起丢给了车童,让他把车开过来。 对于一群农村出身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来说,平时看一看大奔倒是可以,但要是让他们开大奔,那绝对是不敢想象的,车童开着黄权那辆新提的黑色大奔停在了饭店的门口,所有同学的脸上,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露出了极度艳羡的表情,这一辆黑色的大奔轿车,少说也得个七八十万,七八十万在中港市的概念完全相当于一套五十多平米的房子。 在这个别人都在为一套房子的首付拼命奋斗的年代,黄权已经潇潇洒洒的开上了大奔,这不由得同学们不羡慕,也不由得他不沾沾自喜臭显摆。 众人簇拥在大奔的周围,一边说着感谢黄权请大家吃饭组织同学聚会之类的话,一边送这夫妻俩上车,黄权和冷玉丽大半个晚上压抑的心中的不快,此时在众人的热情簇拥中,渐渐得到了释放,就在这俩人刚要上车的时候,只听一声发动起轻微的咆哮声,一辆白色的r8停在了大奔的后面。 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这种动辄好几百万的豪车,在中港市可不是很多见的,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的夸张的惊艳起来,有些女生甚至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 r8的车窗打开,楚静瑶探出头,冲站在旁边的林昆道:“昆子,澄澄困了,我先带他回去睡觉了,你送大壮和翠花回家。”又对张大壮夫妇笑着道:“大壮,翠花,有时间常到家里坐坐,尝尝我和昆子的手艺。” “好的一定!” “好的,静瑶!” 张大壮夫妇笑着道。 林昆摆了摆手,“媳妇,回去开车小心点,注意点别超速了。” 楚静瑶贤惠的点点头,澄澄透过车窗向林昆挥手:“爸爸再见,早点回家。”又向张大壮夫妇挥手:“叔叔,婶婶再见,有空到我家玩哦。” 楚静瑶关上了车窗,开着r8从黄权的大奔旁边绕了过去,路过站在门口的周晓雅面前的时候,楚静瑶看似有意无意的冲她淡淡的一笑,r8开了过去,周晓雅暗抿嘴唇,心底顿时一片说不出的荒凉。 车上,澄澄转过头,对楚静瑶说:“妈妈,那个周阿姨真不讨人喜欢。” 楚静瑶笑着道:“澄澄,小孩子可不准这么说话,周阿姨毕竟是长辈。” 澄澄撅了撅嘴不吭声。 r8的车尾灯已经消失在了街口,站在饭店门口的所有同学的目光,也包括一些个恰巧吃完饭出来人的目光,仍旧保持着向街口眺望的姿势。 黄权和冷玉丽的脸色马上又不好看起来了,周围的人全都被r8给震惊了,他们这辆黑色的崭新大奔的档次立马就被拉了下来,刚刚装逼还没装热乎呢,就被一盆冷水泼了下来,这感觉任谁也不会好受的。 黄权和冷玉丽有些灰溜溜的坐进大奔里,这时周围的同学才回过神,忙又簇拥了过来,黄权发动了车子,摁了一声车喇叭,然后便开着车扬长而去了。 簇拥着的同学们这时又想要去巴结一下林昆,事实已经证明,林昆混的肯定比黄权还好,这年头物欲横流有奶便是娘,谁有能耐就去巴结谁,只是等这些个同学们转过头,却发现林昆已经不见了。 林昆跟张大壮夫妇已经坐进了黑色的捷达里,林昆没有马上发动车子离开,而是坐在车里点了根烟,张大壮坐在副驾座上,何翠花坐在后排,林昆这是有意的躲着那些太过现实的同学们,他现在要是开着车离开,路过大饭店门口的时候肯定会被截了下来,他可不会像黄权那样牛气,摁一声车喇叭就直接开车走了,这一截就不一定截多久了。 “这群人真特么的现实!”望着站在饭店门口的那群人,张大壮忿忿骂了句。 “这社会就这样,这就是现实。”林昆淡然的笑道,“等你的伤养好了,你和翠花也别在那个农贸市场里窝着了,赚不到多少钱不说,白搭了翠花的青春。” 张大壮叹了口气,“不在农贸市场待着,我们能干什么,现在出去打工,像我们俩这样没什么手艺的,根本赚不到多少钱,还不如花摊赚的多。” “干什么到时候我帮你琢磨,你就先不用操心了,我这么说就是提前给你个心理准备。”林昆笑着说。 “昆子……”张大壮明白林昆话里的意思,这是要帮他,感激的说:“谢谢你!” “你跟我说谢可就太俗了。”林昆笑着道。再看向饭店门口的方向,那些聚在那里的同学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周晓雅还站在饭店的大门口没走,过了几分钟后,就剩下她和周鹏了。 周鹏是故意等在最后的,他想借这个单独的机会勾搭周晓雅一下,男人都有那么点心思,今天你晚上有这个心思的不光他一个,只不过别人要么是带女朋友来的,要么是有事先走了,就他最后死皮赖脸的留下来了。 从林昆这个角度看过去,周鹏一副油嘴滑舌的在周晓雅面前没少说,但最后被周晓雅给冷冷的拒绝了,最后他只好开着一辆新款桑塔纳离开了。 林昆这时嘴角淡淡的一笑,兀自的道:“她还是那么聪明。”说完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