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看见鬼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二章:看见鬼

第七百一十二章:看见鬼 闵红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被人抱了起来,睁开眼一看,一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颊,垂下一头乌黑的头发,闵红的两只眼睛顿时瞪大,就要尖叫出来。 “嘘!” 青蛛嘴角阴森的一笑,抱着闵红脖子的那只手在她的后脑下轻轻的一摁,闵红忽然觉得头皮一阵的麻苏,像是微电流划过,眼皮一沉便昏厥了过去。 青蛛抱着闵红下楼,脚步依然很轻,顾微却是横在了楼梯口,挡住青蛛的去路,双眼直直的盯着青蛛,脸上的表情十分坚定。 “小薇,让开。”青蛛淡淡的笑道,脸上的表情不喜不悲,却透着瘆人的阴森。 “放下她!”顾微坚定的说。 “我不想伤害你。”青蛛淡然笑道,没有放下闵红的意思,反是非要将她带走。 唰! 顾微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刀,果断的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她疼的脸上的表情抽搐一下,咬着牙齿发出一声痛哼,依然倔强的道:“放开她!” “小薇,你!” 青蛛那平静的脸上,突然暴露出一阵异于常态的紧张、痛苦,仿佛割在了顾微的身上,疼在他的心里。 “放开她!” 顾微握着小刀,小刀上沾染着鲜红的血液,同时胳膊上的伤口渗出大股的血液,凝聚在了一起,灯光的照耀下,吧嗒吧嗒的滴落在白色的地板上,摔成无数的碎花。 “小薇,你,你不要这样逼我。”青蛛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额头上渗出一层细汗,“你,你是知道的,你知道我有多么在乎你。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放开她!” 顾微再次说道,脸上的表情更坚定,手中握着的小刀直接逼向自己的手腕处。 “不!” 青蛛惊恐紧张的说,“小,小薇,冷静,冷静,我答应你,我放开她,放开她……” 青蛛慢慢的将闵红放在了楼梯上,然后慢慢的直起身,眼神里充满哀求的说:“小薇,我已经放下了,求你,求你把手中的刀放下,不要再伤害自己。” “出去!” 顾微目光犀利,语气坚决的说。 “小薇,我……我想和你再多待一会儿,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我很想你……” “不出!” 顾微将小刀放在了手腕上,咬牙说:“你想我割破手腕,马上死在你的面前么!” “别别别,小薇,我出去,我现在马上就出去,你消消气,千万别冲动……”青蛛一脸的胆战心惊,仿佛那把雪亮的小刀是放在她的手腕上一样,边说边向门外退了出去,眼神里惶恐不安,内心里更是纠结万分难以形容。 吱…… 青蛛倒退着出门,刚要把门关上,顾微突然又冷冷的说:“回去以后告诉和林昆作对的那位,就说闵红根本不在这里,若是再有人来骚扰闵红,我就死给你看!” “好好好,我什么都听你的,小薇,你保重,有机会我们再见面叙叙旧。” “滚!” 又是冰冷生硬的一个字,对于门口站着的轻松杀死李老大、黄蝎子兄弟俩,又毫不留情的杀死了熊天任,在中越边境上更是一方凶名的青蛛来说,却像是霸道的圣旨一样,她浑身的那股冰冷慑人的戾气消散,剩下的唯有唯诺。 顾微握着小刀小心的走到门边,确定门外的青蛛已经走了,这才将门关上反锁,把小刀丢到了餐桌上,抬起手捂着胳膊,整个人靠在墙上,额头上已经疼的渗出了一层汗珠,刚才的那一刀割的挺深,太过紧张也没留余地。 靠在墙上歇息了一会儿,顾微从桌上抽出了几张纸巾暂时的捂在胳膊上,然后向着靠在楼梯上的闵红走过去,顾微弯下身来想要把她抱回楼上,可一来她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二来她的胳膊上带着伤,一使劲伤口只会更疼。 咚咚咚…… 房门这时又被敲响了,顾微赶紧走过去,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一眼,紧张的脸上才松了一口气,随手打开了门。 “啊……好困!” 林昆一进屋便打了个大呵欠,懒洋洋的笑着对顾微说:“门开的挺快,没睡?” 顾微一只手捂着胳膊,不想让林昆看见伤口,假装若无其事的笑着说:“突然有点失眠了。” 林昆嗅了嗅鼻子,“这屋里什么味儿?”眼神四处看。 “没,没什么味儿啊。” “咦,这丫头怎么躺在楼梯上了,好好的床不睡,喜欢睡楼梯了?”林昆走到了闵红的跟前,想要叫醒她,可见她睡的正香便没忍心动手,回过头笑着问顾微:“怎么,你别告诉我说这丫头梦游了。” “啊!哦,对对对,闵红梦游了,还把我给搞起来了,结果她就自己睡楼梯上了。”顾微笑着牵强的解释道,另一只手在胳膊的伤口上捂的更紧。 林昆从一进屋便发现了异样,此时他盯着顾微的眼睛,笑着说:“你怎么了?” 顾微说:“没,没事啊!” 林昆鼻子又嗅了一下,目光落在顾微的胳膊上,“这屋里有血腥味,你的胳膊……” “我的胳膊没事啦。” “那你干嘛捂着它?”说着,林昆向顾微走了过来,顾微本能的向后退,却被林昆一把抓住了胳膊,但她的另一只手始终紧紧的捂着不放。 “你受伤了?”林昆看着顾微的眼睛问。 “没有……”顾微撒谎,结果被林昆一把抓开了她硬捂着的那只手,胳膊上的疼痛猛然的被激发出来,血水更是喷溅了一下,疼的她顿时泪满盈眶。 “啊!” 顾微疼的叫了一声。 “这怎么搞的!”林昆脸上的表情忽然紧张起来,“你快用手捂住别动。” 林昆松开了顾微的手,噔噔的向楼上跑去,顾微的心底一阵失落,自己为了他都这样了,这家伙却只丢下一句话便往楼上跑,还懂不懂得点怜花惜玉啊。 胳膊上的疼痛本来就已经够难熬的了,心里委屈,那盈满眼光的泪水顿时忍不住的就流了出来,本来就是一张委屈惹人怜的漂亮脸颊,这么一哭怜人的都要沉醉了。 林昆噔噔噔的下楼,手里多了一个小药箱,药箱的外面已经很陈旧了,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风雨,里面却是整齐的摆放着各种急救用的医药器物。 “怎么哭了?” 林昆瞧了顾微一眼,关心的问道,被他这么一问,顾微那心中的委屈更胜,哇的就开始大哭起来,林昆也顾不得多安慰她,从药箱里娴熟的拿出一小瓶止血金疮药,动作娴熟的铺在了顾微胳膊上的伤口上,“忍着点,这金疮药药力猛,会有一点疼。” “哇!” 顾微顿时哭的更大声了,委屈而又生气的说:“疼你不早告诉我,疼死我了。” 林昆一只手端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的拇指轻轻的在她的伤口上揉搓,以便药沫能够快速的渗进伤口里,好达到快速的止血效果,顾微却也因此疼的更厉害了,忍不住的就低头趴在了林昆的肩上,张开嘴两排整齐的牙齿狠狠摇下。 “额……” 林昆疼的闷叫了一声,语气却是轻佻玩笑的说:“姊妹,我和是肉长的啊。”同时手上却是动作麻溜的又从医药箱里取出了消毒纱布和绷带,快速的替顾微缠上。 一直等到伤口不再疼的难耐,顾微才渐渐的松开口,林昆的肩膀上已经多了一个黢黑发紫的牙印,再要是多被咬一分钟,恐怕这块肉就要被咬掉了。 “感觉好点了?” 林昆笑着说,额头上却是渗出了一层细汗,不是热的,也不是紧张的,而是被顾微给咬的。 顾微也是满脑门子的汗,不过胳膊上的疼痛却是缓解了不少,看着胳膊上被包扎的伤口,纱布还很有艺术性的扎了个蝴蝶结,忍不住的噗嗤一笑,低着头诺诺的如同一个羞涩的小女人说:“这个蝴蝶结扎的也是够丑的了。” 林昆笑着问:“你这胳膊怎么回事?” 顾微马上又有些慌张起来,她不想让林昆知道青蛛来过,索性编了个谎言说:“我自己不小心划的。” 林昆不相信,但也不想继续逼问下去,顾微不想说自然有她的道理,甚至林昆还是能感觉到刚刚来到这里的那个人身上所留下的阴冷气息,这股阴冷的气息不光是杀气,还有常年沉浸在死人堆里的死亡气息,对方即便不是一个高手,也一定是一个屠夫。 可是,这么一个高手、屠夫来了,除了顾微的手臂上受伤之外,屋里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而且最重要的闵红却是被有没带走,屋里也没有少其他的东西。 这人是谁? 林昆暂时没有细想,笑着对顾微说:“你呀你,都多大个人了,还这么不小心,以后还是少拿到了,你要切什么活着削苹果的,还是让人帮忙吧。” 顾微嘟了嘟嘴,“我又不是有意的,你还有心情笑话,我都快要疼死了。” 林昆咧嘴一笑,“疼点没事,我小时候调皮捣蛋,没少挨爷爷的打,每次爷爷打完我都问我疼不疼,我那时候屁股都快被打开花了,能不疼么,爷爷就笑着跟我说,‘疼点好,疼点就长记性了’。” 顾微撅撅嘴,道:“你爷爷的教育方式还真是挺特别的,有机会我要拜访一下他老人家。” 林昆的表情忽然有些失落,笑着说:“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啊?” 顾微马上歉意的说:“对不起,提到你的伤心事了。” 林昆笑了笑说:“没什么,我爷爷生前是一个好人,做了许多的好事,尽管在村里依旧是个不受人待见的外来户,但我相信他死了之后一定去了天堂。” 顾微道:“嗯,好人就是要有好报的,死了的人一定会去天堂的,上帝是最仁慈的。” 楼梯上的闵红这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下面的林昆和顾微,迷惑的说:“我,我怎么躺这儿了?昆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有没有看见……”说到这,闵红突然啊的尖叫一声,哆嗦道:“刚才,刚才我阿看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