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双刀剁骨头 - 神兵奶爸

第七百一十章:双刀剁骨头

第七百一十章:双刀剁骨头 凌晨三点钟,林昆和赵磊约好了到南城区的海边公园见面,林昆穿好了衣服,来到了楼上的阁楼,叫醒了正在熟睡的闵红,闵红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林昆,“昆哥,怎么了?” 林昆道:“我现在有事出去,你千万记住,除了我之外,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 闵红紧张的点点头,“知道了。” 林昆笑了笑:“别担心。” 闵红道:“嗯。” 林昆转身欲走,闵红突然从床上站起来,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他,林昆的腰板猛的挺直,他上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一会儿出门穿一件羽绒服外套就行了,闵红这会儿也只是穿了一件他的大t恤当睡衣,薄薄的一层布料里面,就是那一对饱满柔软的玉兔,就这么实实的贴在了林昆的后背上。 这感觉…… 本来舒舒服服春意无限,可林昆感觉后背就好像是被针板扎上了一样,紧张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来。 “昆哥,早点回来。”闵红小鸟依人般的说道,此时,她再也不是那个从容穿梭在各种男人之间的交际花,只是一个简单的需要依靠的小女人。 “额……” 林昆平静呼吸道:“嗯,放心吧,我去办完事马上就回来,记住,除了我之外,谁敲门都不能看。”说着,伸手在闵红紧环在他胸前的手背上拍了拍。 闵红松开了手,可怜楚楚的看着林昆的背影,林昆没有回头,他怕回头一个不小心陷进了闵红的温柔陷进里,要说古人比现代人有智慧,他们那么多年前就发现了一个真理——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家里有女人,难哦。 林昆穿上羽绒服,离开家,闵红随后跟了下来,将防盗门反锁上了,刚转过身要上楼,门突然砰砰的被敲响了,吓的本来就有些魂不守舍的闵红一个激灵。 “是我。”林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闵红透过猫眼看了一眼,才把门给打开。 “手机忘拿了。”林昆笑着将刚刚穿鞋时落在鞋柜上的手机揣进了兜里。 闵红笑了一下,表情也是有些不自然,可能也是意识到刚才那一抱的失态,“小心一点。” 林昆笑着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南城区海边公园,这是一处公共的景点的,是中港市政府专门为老百姓修建的福利,当然随着近几年中港市旅游业的迅速发展,这里也渐渐成了一些小旅行社套餐景点里的一个,冬天的时候比较冷清,春、夏、秋三个季节里相当热闹,尤其是夏天,每当到了傍晚日落西山的时候,公园里人影绰绰,老百姓们吃完了都习惯进来消个食啥的,也有一些老年人在里面跳跳广场舞。 此时是冬季,又是下半夜,公园里一个人影也没有,灯光晦涩的路灯杆下,大理石铺砌成的路面尤为显得冷清,公园临近海边的一个长椅上,坐着一个人影,手里夹着烟,面向大海,路灯光照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迹拖长,不远处的海浪窸窸窣窣的拍打着沙滩,气氛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林昆嘴里叼着半截雪茄走了过去,脚步轻盈不留声音,快到近前的时候,笑着招呼道:“赵老板,久等了,没想到你这么快过来,实在是抱歉。” 座椅上的人影不说话,手中夹着的烟灰长长的,似乎从点着至现在一口未动,一阵小风吹过,那长长的烟灰散落,周围平静无风,怎么会吹落烟灰? 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下意识做好了防备,几乎与此同时,坐在椅子上的人影上突然腾空一跃,一个凌空翻身就向林昆袭击了过来,动作快如闪电,人影在空中像是一道黑色的旋风,两股凛冽的杀气从他的袖口处爆发出来。 敌情不明,林昆不敢大意,赶紧脚下一个错步向后躲闪,同时左手一挥,空气中唰的一道乌金光芒乍现,迎着半空中逼来的两道凛冽的杀气迎上。 那两道凛冽的杀气,两把二尺长的短刀发出的,短刀厚身钝刃,每把至少十斤重,是用上等的青海玄铁打造的,这种短刀刃虽钝,却能够削铁如泥,在华夏的兵器谱上,绝对有一席之位。 这种短刀通常都有雌雄之分,雌刀握于右手以防守为主,雄刀持于左手进攻为主,一攻一防配合完美,通常能持这种好刀之人,定是刀法出世的高手。 叮铛两声清脆的响声,空气中激起两片电石火花,林昆以退为进,快速的向后倒退两步,握着鬼畜的左手只觉得虎口微微发麻,心下顿时一片凛然。 高手! 迎面的是一个持刀的高手。 一击过后,那人也没有强行追进,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林昆身上所散发出的压力,脸上的表情变的凝重,眉头也是深深的一皱,一张脸大半的遮挡在黑暗中,额头下的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睛,却是射出两道锐利的如箭的光芒。 林昆单手握着鬼畜,嘴里头歪嗒嗒的叼着雪茄,本来神色凝重的脸上,忽然间咧开了一抹吊儿郎当的笑容,这架势,这姿态,和人家对面的高手相比简直就差了好几条街嘛,人家是持刀走江湖的侠客,他顶多就是一市井无赖。 “哥们,你那两把刀不错嘛,我家剁骨头的刀最近不咋好使了,借你那两把刀用用呗。” “……” 对面的持刀高手一脸的凛然诧异,一时间被对面这个痞子一样的家伙雷的外焦里嫩,刚才的一招交击,本以为是遇上了高手,可这家伙哪有点高手的风范嘛。 沉默了一秒钟,持刀高手才反应过来,这家伙的话里带着羞辱的意思,对于一个刀客来说,手中的刀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丫的居然要拿它们回家剁骨头! “找死!” 持刀的高手一声怒吼,鼻孔里喷出两道冷冷的气浪,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出来了。 “等等!” 林昆忽然气沉丹田的大吼一声,强大的声浪顿时将迎面扑将过来的刀客震住。 林昆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大门牙,语气轻佻戏谑的道:“哥们,你鼻屎飞出来了。” “……” 持刀的高手顿时无语到了极致,那张刚刚愤怒而起、满脸狰狞的面孔,这时就像是吞了一万只苍蝇一样难看,他实在受不了对面这个无厘头的家伙,肺腑里一团汹涌的怒火冲破喉咙,像是修炼了金毛狮王的狮吼功一样大吼道:“小子,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吼声罢,人影至,两把身厚刃钝的雌雄双刀挥舞在空气中,瞬间仿佛织成了一张巨大无比的网,向着一脸嬉笑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的林昆笼罩而下。 唰唰唰…… 两把好刀将冬夜里寒冷凝滞的空气撕开了无数道,一连串一气呵成的刀法使出,刀刀致命的杀向林昆。 林昆左手握着鬼畜,身影一瞬间轻盈如燕一般的飘荡在空气中,每次刀刃劈将下来,他总能以精妙的角度躲闪过去,那手持双刀的高手不依不饶的追杀,林昆就从容不迫的躲闪。 持双刀的高手一口气挥了三十一刀,最终收刀停下,脑门子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方才还杀伐果断的眼神,此时完全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林昆。 林昆脸上依旧是轻描淡写的吊儿郎当的笑容,吸了一口歪嗒嗒叼在嘴角的雪茄,并且很浪漫的仰起头吐出一个心形的烟圈,看着持双刀的高手笑着说:“青海来的?” 持双刀的高手皱紧眉头说:“你到底什么来头?” 林昆笑呵呵的说:“就一普通的老百姓,能有什么来头,你那刀不错,借来用用呗。” “你!!!” 持双刀的大汉怒极,可再怒也没冲晕他的理智,他意识到眼前这人的身手极其了得,如果硬拼下去的话,估计他手中的两把刀真得被丫拿回家剁骨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持双刀的高手咬牙问。 “林昆。”林昆淡淡的笑道。 “林昆?”持双刀的高手皱紧眉头,脑袋里快速的翻找着,没有哪一个高手叫林昆啊,不等持双刀的高手多想,暗处突然响起了一阵啪啪啪的拍手声。 “好好好!” 赵磊从暗处走了出来,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壮汉,这壮汉的身形看起来就像是人猿泰山里面的大猩猩一样,相貌也是生的极其狰狞。 林昆呵呵的一笑:“赵老板。”丝毫没有因为赵磊派人暗算他而情绪异样。 “林老板,好身手啊!”赵磊呵呵笑道,堆满笑容的脸上,却是说不出的狡猾,他故意让人埋伏在这,一旦真要是能把林昆击杀于此,倒也省事了,击杀不了也没关系,还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判嘛。 “这两个是你新雇的保镖?”林昆看了一眼持双刀的大汉,又看了一眼赵磊身后的壮汉。 “朋友介绍来的,我看两位兄弟身手不错,就留了下来。”赵磊笑着说:“比起来以前的那两个酒囊饭袋强了不少吧?” 林昆笑着说:“确实。” 赵磊忽然阴测测的笑道:“那两个酒囊饭袋也是死有余辜,竟然和周晓雨那个骚娘们勾搭在一起来害我,枉我养了他们这么多年了,反过来咬我。” 林昆坐在了长椅上,赵磊紧挨着坐下,两人就像是亲密的朋友一样,仿佛没有任何的芥蒂与防备。 林昆望向面前黑漆漆的大海,笑着说:“赵老板,你就不怕我突然杀了你?” 赵磊也是望向远处的大海,淡定的笑道:“林老板,我知道你厉害,但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冲动,因为你心里知道,你若杀了我,周晓雨和夏卉那两个丫头就死定了。一个是肯为你拼命努力付出的傻姑娘,另一个是你已故初恋情人的妹妹,这两个人的性命在你的心里,应该比你自己的命都重要吧。” 林昆唇角轻轻的一笑,依旧面朝大海,“什么条件,赵老板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