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小黑屋掐架 - 神兵奶爸

第七百零九章:小黑屋掐架

第七百零九章:小黑屋掐架 对于林昆的判断,陆婷还是很相信的,她过去只听过漠北狼王的名号,却没有见过这匹狼王的真人,虽然见面之后对这狼王的周身气质有所差异,和她印象中的高冷威武有很大的出入,但一番相处想来发掘,他确实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男人,他看似做事吊儿郎当大大咧咧,脑袋却任何人都清醒。 可是尽管如此,她刚才的一番地毯式的排查,确实没有发现符合林昆说的那样条件的黑帮头目,中越边境上只有一个女的黑帮头目,还是女承父位,家里就她那么一个女儿,根本就没有什么兄弟姐妹,重要的是那个帮派前两年在一次抢地盘的火拼中元气大伤,自给自足都成问题,哪里还有多余钱的每隔一段时间就往顾微的卡里打,那些钱虽然算不上大数目,但如果放在中越边境上,可绝对不是小数目,尤其对于一个濒临灭亡的帮派来说。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陆婷静静的倚在床头,目光望向窗外朦胧的天际,本来她觉得顾微没什么,可被林昆那么一说,忽然觉得自己太过疏忽大意了,如果顾微真的是某个组织安排在中港市的一枚暗棋,那章小雅的人身安危就会受到严重的威胁。 燕京城那边已经不止一次发来密报,新型的战斗武器的研制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一旦实验成功便可以稳定的投入生产,这则消息华夏想瞒肯定是瞒不住的,到时候那些想要到华夏最新式武器生产资料的国家或是组织,肯定会派大量的特工、佣兵潜入华夏,燕京城里森严壁垒,章老爷子身边的护卫全都是一等一的中南海保镖,章家全家上下也都被特工里外保护,唯有只身一人独在中港市的章小雅,是国安局最放心不下的,远离燕京,再加上特别行动处的人手暂时不是很充足,中南海的那些精英保镖又不能随意调动,只好安排陆婷和牛大壮来到中港市执行任务,好在还有一个漠北狼王加入了进来。 按照组织上的分配,陆婷是此次保护章小雅行动的核心,要对此次行动负全盘的责任,陆婷不怕担责任受组织的处分,她最怕的是不能完成任务而对国家造成损失,她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华夏的新型武器生产资料落在敌国或者恐怖分子的手里,会对华夏乃至整个世界造成什么的影响,这结果无法估量,她也承担不起,所以她现在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尽全力完成任务。 夜已经深了,陆婷还没有睡,她抱着电脑坐在床头,将中越边境上二十年以前的黑帮帮派从头到尾的筛查,看到底有没有符合林昆说的那个黑帮。 南城区市郊的一处半荒废的别墅区内,这片别墅区早已经建成,但至今仍是少有人过来居住,每当到了晚上几乎看不见灯光,所以说它第半荒废状态。 一栋位于中心位置的别墅里同样黑漆漆一片,一点生气也没有,但这栋别墅的地下室里,却是一直都亮着昏暗的灯光,几个状态惺忪懒散的小弟守在门口,另外还有几个在地下室里来回巡逻的,地上摆了一摊吃过东西丢下的垃圾,整个地下室里因为发潮,并且长期没人来打理,浓浓的一股发霉的味道。 一个漂亮的女人突然从地下室的入口下来,身后跟了两个精神抖擞的保镖,正坐在地上惺忪打盹的几个小弟,马上打起了精神,站起来恭敬的说了句:“晴姐好!” 阿晴端着态度,对这几个小弟视若无睹,淡淡的问道:“那三个人都还老实吧?” 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小弟走到近前低着头说:“都挺老实的,就是那个男的状态有点不好,今天晚上进去送饭的时候,看他发着高烧有些不省人事。” 阿晴嘴角淡淡的一笑:“发烧会死人么?” 小弟低着头说:“应该不会,我还看他身上的伤口有些感染了,像是破伤风。” 阿晴呵呵一笑,道:“你懂的还不少。”心里却是不敢大意说:“我会安排医生过来给他处理伤口的,但你们千万要记住了,好好的看住这三个人,少一个都不行!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你们可不就是丢饭碗那么简单了。” “知道了!” 几个小弟异口同声的道。 房间里关着的夏卉听到外面有人声音,砰砰砰的敲打着门,大声的喊道:“今天已经第三天了,歌皇大赛的比赛已经过了,你们不说比赛结束就放了我么!” 阿晴走到门前,隔着一扇门语气冰冷的说:“那是之前,现在计划有变了。” “你们说话不算,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夏卉大声的喊叫着,她从来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三天在这阴暗的地下室里待着,她已经要发疯了。 门外再没了声音,不一会儿传来一阵高跟鞋上楼的声音,夏卉顿时绝望的泪流满面,靠着那扇黑漆漆的小门,一点一点的瘫软的坐在了地上,最终嚎啕大哭起来,她要疯了,内心的恐惧与绝望已经将她的心彻底折磨的崩溃。 “别哭了,没用的。”周晓雨坐在另外一边,闭着眼睛,语气平淡的说。 夏卉闻声倒是哭小了声音,抽抽嗒嗒的但以及泪流不止,哽咽的说:“那我们就一辈子被关在这里?他们这是非法拘禁,我出去后一定要起诉他们!” 周晓雨淡定的道:“你放心,林昆是不会让我们一辈子都关在这里的,你要相信他会来救我们的。” “哥……” 想到林昆,夏卉的鼻尖更加的酸楚起来,内心的委屈浓浓压抑,她此时真想扑到那个让她感到安全与依靠的男人大哭一场,再让他帮自己收拾那帮混蛋! 周晓雨睁开了眼睛,皱着眉头看着夏卉,语气里带有几分刻薄的问夏卉:“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林昆了?” 夏卉被问的一愣,道:“你说什么呢?我一直都把我哥当亲哥哥看。” 周晓雨呵呵一笑,道:“喜欢也没关系,这里就咱们两个人,而且说不定还真出不去了。” “啊?” 夏卉脸上的表情深深的惊恐,她才十八岁,刚刚成年,连一次最起码的恋爱都没谈过,而且她还想要赚钱买大房子给妈妈住,还想要供弟弟上大学……她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完成,要是真的出不去就死在了这个阴暗发霉的地方,那…… “呜呜……” 夏卉又放声的哭了起来,哭的悲伤、绝望、无助。 “好了,别哭了!”周晓雨不耐烦的道:“省点力气不好么,烦死了都。” 夏卉嘟着嘴说:“你想的开,我可想不开,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去做呢。” 周晓雨不耐烦的说:“你可真够烦的,我就问你一句,你老实的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欢林昆?” 夏卉内心里已经深深的绝望,再加上被周晓雨连番的训斥心情很不好,赌气和真心话参半的成分都有,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喜欢我哥,怎么了!” 周晓雨被这丫头的果断惊了一下,旋即呵呵的笑了起来,道:“我就说么,你一个黄毛丫头,干嘛会为了比赛那么卖力的训练,果然如此啊。” 夏卉不服气的说:“你说谁黄毛丫头呢,你看起来也没我大吧,就是打扮的成熟一点而已,就算我是黄毛丫头,你不一样也是,别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周晓雨眉头顿时一皱,掐架说:“我是黄毛丫头?黄毛丫头是形容你这种没有头脑心思单纯的小女孩,我就算年纪没有你大,该经历的我都经历过,你呢?你和男人上过床么?瞧你这模样,虽然长的还凑合,但估计男人的嘴都没亲过吧!” 夏卉气急,却无言以对,最终学着农村妇女掐架的语气说:“不要脸!” 周晓雨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讥诮说:“如果林昆来救我们了,你敢上去亲他么?” “我……” 夏卉顺着周晓雨的话就要钻入圈套,可稍微镇定的一想,才上她的当呢,撅着小嘴反倒是:“你敢么?” “我?” 周晓雨哂笑一声,“你疯了吧,我又不喜欢林昆,我干嘛要亲他,你有病吧!” 夏卉突然就变的十分的淡定,道:“你不喜欢他,你总和我提他干嘛,我喜欢他我敢说出来,你喜欢他不敢说出来,懦夫!别再和我说那么多没用的了!” “你!!!” 周晓雨被气的差点跳起来,道:“我喜欢不喜欢他跟你什么关系,你算老几!” 夏卉反唇相讥道:“我喜欢不喜欢他也跟你没关系,你少再来说我们!” “我们?” 周晓雨哂笑说:“你和林昆?你都知道些什么,你知道他身边有多少女人么?” 夏卉道:“我喜欢我就不会去在乎,你管得着你么!?” 咚咚咚…… 小黑屋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猛的敲响,一声厉嗤传来:“你们两个小娘们都给老子安静点,再给老子在这里呱噪,信不信老子马上进来强了你们!” 夏卉和周晓雨顿时吓的不敢出声,不过仍是一副怒目相对的架势,不敢再出声,但是嘴唇却做着各种诡异的动作,显然,这两个小丫头在用唇语掐架。 已经是下半夜了,林昆还是睡不着,他不想再等了,尽管对于谈判的双方来说,谁先主动谁就陷入了被动了,但为了周晓雨和夏卉的安全,他顾不得那么多了,拿起手机拨了赵磊的电话号码,接通后直截了当的说:“我们谈谈吧。” 赵磊也一直没睡,一方面沉浸在输了歌皇大赛的怒火中,他精心策划的比赛,最重居然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另一方面他也在等林昆的电话,等他主动打电话过来,他好狮子大开口,狠狠的开出一个令林昆不能接受的条件。 等了大半夜,电话终于来了,赵磊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好啊,谈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