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撒谎 - 神兵奶爸

第七百零八章:撒谎

第七百零八章:撒谎 潘剑那淫荡猥琐的表情,闪过一丝惊讶,没料到第二次见面,眼前这位相貌、气质皆堪称尤物的熟女,居然这么轻易的答应去自己家,而且看上去很迫不及待哦?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学着蒋叶丽的模样,将被子倒过来晃了晃,颇为潇洒的冲一旁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目光却是始终淫情脉脉的盯着蒋叶丽,“结账!” 打了辆车来到小区门口,潘剑微笑着连拍带摸了两下蒋叶丽的手,“到了。” “哦。” 蒋叶丽微笑一下,望了一眼外面的小区大门,上面写着几个字样,蒋叶丽知道这一块小区,是中港市颇为有历史的富人小区,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我先下车。”潘剑微笑着说,尽管伪装的很绅士,可隐隐间还是透露出一股淫邪的味道。 潘剑下车后便走到了蒋叶丽的车门旁,打算很绅士的来替美女开车门,他刚伸出手要开车门,灼热的目光忽然发现坐在车里的蒋叶丽情况有些不对,她脸上的笑容玩味,似乎就像是在恶作剧一样,然后不等他做出动作,车里的蒋叶丽却是抬起手冲他挥了挥,隔着车窗没能听清她说了什么,但口型判断,是两个字——再见! “司机,开车,南城区百凤门。” 蒋叶丽不顾潘剑脸上表情的变化,是愤怒也好,是失望也罢,淡然的冲司机师傅道,并同时将车门给锁了上。 潘剑的内心很不甘,猛的拽了一下车门,结果车子这时刚好发动,车门没拽开,他自己还差一点被车子拽了一个大趔趄,眼看着车尾灯的背影越来越远,潘剑愤怒的在空气中挥了下拳头,大骂一句:“臭女人,耍我!”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潘剑马上表情镇静,以为是楚静瑶打过来的,结果一看,竟然是蒋叶丽打过来的,他那满心的怨气强压着,接听了电话。 “不要生气,跟你开了个玩笑,你是我见过的最令我着迷的男人,我不想我们开始的太草率。”蒋叶丽声音平静,似乎盈盈绕绕的又带有一丝歉意。 潘剑愤恨的啪的一下挂了电话,骂道:“我呸,谁特么要跟你玩真感情了!”骂完之后马上又赶紧把电话回拨回去,脸上的怨气还在,语气却是绅士温暖了很多,“刚才电话突然自己掉线了,我心里有点失落,但没有生气,你也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人,我同意你的想法,我们不要太草率的开始。” “谢谢你,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潘剑愤恨的在空气中挥了下拳头,怒不可遏的对着满穹的夜色星芒恨恨的道:“贱女人,除了楚静瑶那个娘们,还没人敢这么吊我胃口呢,老子耐着性子忍那娘们,是因为……恨,至于你,下次我一定不让你再逃出我的手心!” 野马车停在了七号别墅的大门口,楚静瑶却没有马上下车,两人静静的坐在车里,林昆嘴角嘬着个没有点着的烟卷,楚静瑶面色平静的望着外面。 “我回家了。”楚静瑶忽然转过头,微微含羞似的道,像是不谙世事的初中小女生,第一次恋爱与喜欢的人分开的情景。 “哦。” 林昆回过头,笑了笑,“做个好梦,替我亲澄澄一下。” “澄澄今天晚上睡他外公那里,秦雪姐照顾他,他挺喜欢秦雪姐的,每次和秦雪姐在一起,他……”楚静瑶笑着说,渐渐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 林昆饶有兴致的听着,楚静瑶却是强行让自己停了下来,她感觉此时的自己都不像自己了,她从来也没有在林昆的面前这么紧张过,过去都是林昆在她的面前紧张,今天这是怎么了,两个人像是互换了角色一样。 “澄澄怎么了?”林昆笑着问。 “澄澄他……” 啵! 楚静瑶表情有些不安的刚开口,林昆突然俯身过来在她那白皙清丽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声音不大,车厢很安静,似乎隐隐的还带了回音——在两人的心中。 楚静瑶的浑身的神经一瞬间绷紧,瞳孔一瞬间放大,脸颊忽然发烫起来,过了两秒钟,她回过神,看也不敢看林昆一眼,便落荒似的逃出车厢,然后头也不回的说了句:“再见。” 林昆就要淡定的多,笑着摆摆手,道:“晚安。”声音不大,楚静瑶听不到。 回到了‘青山绿水畔’,林昆坐在车里没有马上下车,兜里的手机直到这个时候还没响起来,这让他心底没由来的焦急,但他必须忍住,要等而不能主动,如今夜场歌皇大赛的比赛百凤门都赢了,内心更焦躁的应该是赵磊。 在车里将一直嘬在嘴里的烟抽完,林昆才晃晃荡荡的上楼,敲了敲家里的防盗门,闵红很快的过来把门打开,林昆走进屋里,抬头一看,顾微正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闵红开完门之后,也急匆匆的回到沙发上接着看。 林昆的脑袋一阵大,脱了鞋走进屋里,看着顾微说:“顾大美女,你不回家了?” 顾微头也不抬,始终盯着电视机里的动画片,脸上洋溢着孩子般单纯兴奋的笑容,随口说:“回哪个家啊?” 林昆说:“海辰别墅区啊。” 顾微笑着说:“那不是我家。” 林昆耷拉着眉毛说:“那你也不能一直在我家啊。” 顾微说:“你在哪,哪里就是我家。” 林昆的脑门顿时一波小黑线垂下,嘴角还配合的微微颤抖两下,坐在顾微身旁的闵红,则是突然一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顾微,她早就怀疑顾微和林昆的关系特殊,没想到居然到了‘你在哪,哪就是我家’的地步,难道他们已经……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动画片里的声音,顾微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回过头看着一脸惊讶的闵红,和站在一旁满脑门子小黑线的林昆,恍然才意识到自己随口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了,顿时羞的脸颊红通通的发烫起来。 “我洗澡睡觉。” 林昆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客厅里就剩下闵红和顾微两个人,顾微看着闵红笑了笑,闵红脸颊那股子惊讶的表扬仍在,试探性的问:“顾微姐,你和林昆哥,你们俩……” 顾微马上辩解说:“没有的啦,你可别瞎说,我和他是很纯洁的男女友谊。” “哦。” 闵红一脸很呆萌的表情应了一声,顾微刚要在心底松一口气,闵红又是很呆萌的补上一句:“我有点不相信。” 林昆冲了个热水澡从卫生间里出来,这繁华的大都市比起漠北军区,最大的好处就是每天都可以洗热水澡,虽然过去他总去老胡的小二楼去洗,但被老胡抓到了总要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一顿,还是在这儿好啊,想洗热水澡随时都可以。 顾微听到楼下的洗手间开门声,马上就回过头,见林昆从里面出来,她马上就起身走了过去,像一个认错的小女孩一样,站在林昆的面前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刚才那话是随口说的,我就是一个人在别墅里待着闷了。” “哦。” 林昆笑了笑,倒是很大方的道:“那就在这多住几天,不过可不准长期住啊!” “哦。”顾微撅了撅嘴,趁着林昆转身往卧房走,不满的嘟囔了句:“几天都住了,还在乎长期不长期啊,小气鬼,大不了我付你房租就是了。” 声音不大也不小,但林昆却听的清楚,林昆背对着顾微嘴角微微一笑,却是没回过头说什么。 林昆回到卧室里关上门,确定门外没有站着人,才掏出手机走到了床边,给陆婷打了过去,陆婷还没有睡,很快就接听了电话,林昆小声的问:“查的怎么样了?” 陆婷在电话的另一头平静的说:“还没有查全,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顾微的背景很不简单,她是从中越边境过来的,个人账户里的钱没有过七位数,但我查了一下交易明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笔钱从中越边境汇过来,这账户里的钱几乎怎么花剩下的都是这么多,而且汇款的信息都很模糊,查不到汇款人的任何消息,这种情况下要么是由于中越边境的银行交易系统不完全,要么就是对方有意隐瞒,不想被查出他的身份。” 林昆想了想,语气平静的说:“顾微昨天晚上说她从小无父无母,是和姐姐相依为命的,她姐姐嫁过两次男人,都是黑帮的头目,后来把最后嫁的黑帮大头目给杀死了,她虽然没有说的太详细,但她姐姐现在就应该是那个黑帮团伙的大头目。陆婷,根据这个线索,你试试还能调查出什么不。” 陆婷道:“好,我马上就调查!” 挂了电话,林昆的心里不平静起来,尤如一湾平静的湖水,投下了一小块石头,波浪不大,那层层的涟漪也很柔和,可总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某种无法言说的圈套中,最近的事情又比较多,夜场歌皇大赛总算结束了,而且还获得了一个完美的结果,接下来就要着重于扳倒赵磊了,让这个在中港市为非作歹,表面上还装的冠冕堂皇的市委书记公子,得到法律的制裁!至于那个设计暗杀了百凤门前任老大何军的卢三,这仇暂时先搁置一段时间。 林昆揉着太阳穴靠在床头上,墙上挂着的时钟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陆婷打过来的,陆婷电话里的语气很平稳,道:“我刚才从头到尾将中越边境上的黑帮组织查了一遍,没有发现符合条件的。” 林昆眉头一蹙,道:“难道她在撒谎?不对,应该不对,昨天晚上她确实喝多了,而且说话的样子绝对不像是在撒谎,我学过心理分析,绝对不是!”

上一篇   第七百零七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