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浅吻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九十九章:浅吻

第六百九十九章:浅吻 吃了一大碗的拉面,在拉面馆里听沈曼和花大娘一家聊了会儿天,林昆和沈曼又到学校里一起溜达了一圈,走在母校的石板路上,身旁时而经过年轻的学弟学妹,沈曼闭上眼睛,静静呼吸着校园里的浓郁正气,回想着自己往昔的愿望,不由的抬起手臂挽住林昆的胳膊,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咳咳……” 林昆咳嗽两声,故提醒说:“我说那啥,你别和我这么暧昧,你这是在给我拉仇恨呢,你没看那些小男生看我的眼神么,一个个恨不得把我吃了!” 沈曼脸上挂着一抹欣然的笑容,“你还怕他们不成?” 林昆一副老实巴交的语气说:“没听说过么,好虎架不住群狼,他们人多势众。” 沈曼轻妙的一笑:“那你是狼还是虎呢?” 林昆道:“当然是虎了!” 沈曼咯咯的笑了起来,仰起头看着林昆道:“可我怎么觉得你比狼还狡猾呢。” 林昆笑着说:“哪有。” 沈曼一本正经的笑着说:“我有直觉,姓赵的诡计再多也玩不过你,你说你狡猾不狡猾。” 林昆嘿嘿的笑了一下,摆出一副憨傻的模样,“但愿借沈大美女吉言了。” 走到学校里一处小型的广场中央,此时黄昏已经消散,世界里的天光所剩无几,广场上不少学生在散步,多是情侣一对或者三三两两的小伙伴,中港市的冬天不太冷,今天的气温又是出奇的暖和,许多学生还在路灯下踢毽子。 沈曼突然停下脚步,松开林昆的胳膊,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转过身笑着看着林昆,暖暖的路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漾起一阵别样温吞的诱惑来,她的美此时与那位暴力的女警花无关,就像一朵安安静静的莲花,茕茕孑立。 林昆不知道沈曼要干什么,但眼睛已经有些发直了,男人都难抵御美女的诱惑,尤其一个身材曼妙面容放在古代便是倾城的女子,除非他是龙阳之好。 林昆要走上去,沈曼突然抬起手阻止,“等等!”接着一脸认真的表情说:“我从小就喜欢跳舞,学了十几年的舞蹈,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希望能遇到一个情投意合的男生,我们相爱,然后我就在这个小广场给他跳一支舞,然后我希望他向我走过来,轻轻的抱住我,我们在灯光下浅浅的拥吻。” 说着,沈曼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耳边似乎回响起一首熟悉的旋律,双臂轻轻的张开,曼妙的身形在身上的修身羽绒服的修饰下,趁着灯火暖人,开始翩翩起舞起来,她跳的不是东方或是西方的传统舞,又不像是最为流行的现代舞,不过看起来却是非常的具有美感,似乎能让人感受到她内心的少女情怀,在这迷迷蒙蒙的夜色中像温暖的如同跳动的火苗一样跳动…… 周围渐渐围来一群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看着眼前曼妙舞蹈的沈曼,看着她灯光下丽人的脸颊,不管男人和女人,脸上皆露出了一副神往的表情,美,生的本来就漂亮,舞蹈更漂亮,此时此刻的沈曼,就如这夜色中百年难得一遇的美景一样,化作一朵郁郁芬香的花朵,盛开在每个人的心底。 舞蹈落罢,尤如盛开的花朵凋零,让人难免一阵心伤,可又对那个跳舞的女人痴痴相望,跳舞的时,不跳舞的时候同样美,人只有两种状态,静止的和活跃的,两种状态下她的都美。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先鼓起掌,周围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也不知道是谁第一声喊学姐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的喊学姐,林昆静静的站在面前,脸上挂着欣赏的笑容,两只手拍着鼓掌。 众人围绕在眼前,可沈曼的眼里只有林昆,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扑闪着,眼神的深处是一丝渴望,她静静的凝望着他,深情而又期盼。 林昆的心脏跳动的不安起来,被一个美女这么凝望着,换做任何一个老爷们都会有‘不良反应’吧,眼前的沈曼双目中充满了期盼,林昆本来不想走过去,可那样她会很伤心吧? 让漂亮的女人伤心,这种事咱可做不来! 林昆在心中给自己打了个气,从人群中间走出来,一步一步的来到了沈曼的面前,沈曼的脸颊上飞起一抹欢喜,林昆站在她的面前轻轻的张开手臂,沈曼高兴的扑到了怀里,周围围观的学弟学妹们同时响起祝福的掌声。 掌声中,沈曼将脸颊贴在林昆的肩头,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了一会儿,这一秒她似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如果这是一场梦,她愿意永远不醒来。 林昆绝对想象不到此时沈曼的内心想法,当沈曼抬起头,一双眼睛深情凝望的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心脏突然一梗,感觉……沈曼就这样轻轻的翕合上了眼睛,踮起脚尖向他的唇角吻了过来,林昆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双红唇越来越近,它饱满性感,它嫩的像是樱桃一样,它似乎散发着淡淡的芬芳…… 啵! 清脆的一声吻,没有深入,浅尝辄止,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如雷的掌声。 “好!!” 学弟学妹们纷纷叫好。 沈曼再次睁开了眼睛,那双轻灵剔透的漂亮大眼睛里不再像刚才那么深情而又勇敢,反而看起来有那么一抹小女人的羞涩,含羞的低着头不敢再直视林昆的眼睛,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样,低着头拉着林昆向人群外挤去。 林昆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这娘们到底怎么回事,刚才那么明目张胆的吻自己,这会儿又突然像小女生一般,他不知道的是,为了刚才那一吻,沈曼已经将内心的勇气全部耗尽了,她平时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花,可女人毕竟是女人,要么坚冷如冰,要么柔情似水,不管她是冰还是水,遇到了对的那个男人,她便是那一湾柔情绵延的春江之水,将自己融化,将男人包围。 回去的路上沈曼一言不发,就静静的望着车窗外的夜景,林昆几次回过头看她,都见她一副心事重重样子,也没有出言打扰,两人之间就莫名的陷入到了这种尴尬中,直接送沈曼回到小区的门口,沈曼下车后招呼也没跟林昆打一个,便低着头向小区里跑去,林昆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这娘们简直太有趣了,和往常的她完全两种状态嘛。 林昆开着车往回走,刚开走不远,兜里就传来了一条简讯,是沈曼发过来的,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四个字——开车小心。 林昆嘴角微笑起来,尽管他是一个大大咧咧的老爷们,但这种关心总会让人觉得很暖心。 回去的路上,林昆车开的一直很慢,陆婷那里还是没有消息传来,夏卉和周晓雨的行踪还是不知道,心中担心归担心,不过仔细的分析过后,赵磊肯定不会对她们怎么样,赵磊毕竟是一个富家出身的纨绔子弟,表面上的威风怎么也掩不住他内心的软弱和争强好胜,他享受此时拥有的一切,但更怕失去它,如果他对夏卉或者周晓雨做了什么,他一定会想象到林昆最后会不顾一切的跟他拼命,赵磊心中必然清楚,如果林昆真的打算鱼死网破,那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赵磊可一向自诩是能够做大事的人,能做大事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区区两个女人就坏了整盘的计划。 林昆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接受过特工的训练,那时候国安局便想将他招募到特工组里,专门负责去各国执行一些艰巨的行动任务,结果老胡不肯放人,林昆也不愿意出去瞎得瑟,漠北那地方虽然荒芜,可毕竟是自己的国家,常年在国外执行任务,还不应了古人那句悲凉的诗——独在异乡为异客。 结果呢,国安局的特工培训林昆白参加了,那可是一套私人定制的课程,可花了国安局不少的人力物力,结果林大兵王一反悔,谁都拿他没办法。 特工的培训课里就有基本的人格分析,林昆对每一项特工应有的技能都掌握的很踏实,也很有信心,所以静下心来的一番分析过后,也不再那么担心夏卉和周晓雨了,换句退而求其次的话说,这个时候如果把她们放在身边,还不如放在赵磊那踏实呢,至少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她们被劫走。 眼下呢,最重要的是保护好闵红的安全,知道赵磊底细的李老大和黄蝎子死了,为了闵红熊天任也死了,赵磊手下的那帮人里,知道赵磊犯罪底细的人不多,这时候也不知道该去拉拢谁,甚至想拉拢也不一定能拉拢的到,闵红将是法庭上和赵磊对峙的最有力的筹码,也是目前对赵磊最有威胁的。 车子开进了小区里,林昆停好了车上楼,敲了敲家门,里面没有什么动静,以为闵红是睡着了,结果拿出钥匙开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无奈只好再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沙沙的拖鞋声,听样子脚步一直拖在地上。 防盗门的猫眼里黑了一下,里面的人向外面看了一眼,见是林昆便打开了房门,迎面顿时一阵酒气扑过来,林昆鼻子一皱,看着眼前醉眼朦胧的闵红说:“呵,这么大酒味,你用酒洗澡啦!” 闵红穿着林昆的一件宽宽大大的t恤当睡衣,醉眼朦胧脸颊发烫的痴痴笑道:“不是我一个人喝的,楼上还有一个呢,她说你收藏的酒不错,我们尝尝。” 林昆的楼上是搞了几瓶酒,都是以前放在楚静瑶地下酒窖里的,他闲着没事拿了几瓶出来,没想到居然被闵红给喝了,至于另外一个人是谁,林昆倒是好奇起来。 “你回来啦,臭男人。”嗲嗲妩媚的一声从楼上传来,这声音听起来柔若无骨一般。 林昆循着声音往楼上一看,顿时两只眼睛瞪大,鼻腔里一股血腥差点飙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