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尼古丁和烟焦油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九十六章:尼古丁和烟焦油

第六百九十六章:尼古丁和烟焦油 林昆耷拉着眼皮看沈曼,丫的大美妞一个,穿着象征正义的警装,咋就干这种趁火打劫的事呢,一面是一张罚单,违停一百,去交管大厅至少排一个小时的队把罚款浇上,另一面是一顿晚餐,估计得是中港市最贵的饭店。 琢磨…… 林昆在心里头稍稍的一琢磨,还是选后者吧,换个角度思考,平时想约沈曼吃饭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据他所知还没几个成功的,自己能有幸请这么一位大美女吃饭,怎么想都是赚着的,何况真要去交管大厅排队处理违停,他可没那个时间。 沈曼微笑的向男交警说明了下情况,男交警听了点头,眼神却是一直滞留在沈曼的脸上,心中暗暗慨叹:真是叫过漂亮的女警,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 看着林昆开着野马车拉着沈曼扬长而去,再低下头看看手里的罚单,男交警苦笑,有钱就是好啊,可自己穿着一身警装,不下海创业,啥时候能那么有钱呢? 林昆把沈曼送回南城区警察局,车子停在警察局的大门口,沈曼却不肯下车,林昆奇怪的看过来,只见沈曼嘟着嘴,一副小女孩受委屈的模样,和她平时那英姿飒爽的暴力女警花模样大相径庭,林昆笑着问:“怎么了这是?” 沈曼转过头,一副小女人的模样期期艾艾、楚楚可怜的说:“你不觉得你关心我不够么?” 林昆一头雾水,“啥?”心说,平日里英姿飒爽的女警花,今天咋突然变的这么柔情妩媚。 沈曼期期艾艾、楚楚可怜的继续说:“我是你女朋友么?”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无数的小黑线垂落,他的思维有点跟不上,但还是很果断的回答:“不是!” 就见沈曼胸口剧烈的起伏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是突然一冷,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柔情小女人的模样,要说别的女人这么柔情妩媚,一定诱惑力十足,或者是换成一个刚认识沈曼的人,就她现在的小模样一定既惹人疼又惹人爱,可关键是林昆和沈曼之间太熟了,沈曼突然这么一柔情妩媚起来,咱们林大兵王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一地,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暴力女警花么? “你坏!” 沈曼娇嗲嗲的说了一声,推开车门下车,临关上车门又想起的说一句:“别忘了一会儿来接我下班吃饭。” 林昆两眼发直的没说话,等沈曼将车门一关上,他马上一脚油门飞也似的逃了,车子带起的一阵强大的风力,将沈曼帘前散下的头发轻轻拂动,沈曼目光幽怨的望着野马车豪迈的背影,自己不过是按照书上说的扮了下温柔可爱,至于他像是见到了狼外婆一样逃的这么凶么?哼!沈曼跺了下脚,气呼呼的往回走,嘴里头念叨着:“什么女人脱单宝典,全都是胡扯!” 林昆回到了百凤门,刚才沈曼给他造成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他得回来恢复下血量,坐在蒋叶丽屋里的大沙发上,蒋叶丽笑着问:“怎么了你,看起来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倒了一杯水递过来,“喝点水压压惊。” 林昆咧嘴一笑,深呼一口气,道:“太刺激了!” 蒋叶丽笑着说:“怎么刺激了?” 林昆苦笑着将沈曼刚才的一幕说给蒋叶丽听,蒋叶丽听完没有吃醋的意思,而是哈哈笑了起来,说:“难得这女孩这么用心,她是想改变在你心目中的印象。” 林昆苦笑说:“哪是那么好改的,我都认识她大半年了,她那英姿飒爽的暴力女警的印象已经在我心里头根深蒂固了,突然这么一改,我可受不了。” 蒋叶丽突然蹲了过来,一张白皙可人的熟女脸庞距离林昆很近,她身上那股淡淡迷人的香水味清晰诱人,一双清澈而又充满知性的大眼睛含笑的看着林昆,两只白皙柔软的小手捧住林昆的脸颊,一双诱人红石榴一样饱满的红唇突然在林昆那挂着淡淡胡须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啵…… 林昆陡然间两眼发直,看着蒋叶丽有些莫名其妙,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经是男女间登堂入室的地步,可蒋叶丽像这么深情款款的吻自己,以前还真没有过,心中诧异迷惑之际,就听蒋叶丽柔情似水的笑着说:“我的男人这么优秀么?总是有那么多漂亮的小姑娘惦记,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危机感。” 林昆咧嘴笑,笑的难看,道:“大美女,你不会吃醋了吧?” 蒋叶丽突然眼皮垂下,一副失落又失意的模样,看起来令人怜悯的心痛。 “别别别!” 林昆赶紧开口说:“你这样我受不了,那些女孩,那些女孩……怎么说呢。” 林昆忽然发现,面对眼前楚楚惹人怜的蒋叶丽,他的大脑居然严重短路了。 蒋叶丽噗的一声笑了,冲着迷惑的林昆笑道:“看你,我只不是学学你说的沈警花的模样,她是我刚才这种表情吧?” 林昆马上恍然,嘴角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你也太坏了吧,捉弄我!” 蒋叶丽笑着说:“人的性格是一定,特意的改变会让人受不了,你得把这话告诉沈警花。” 林昆道:“我才不告诉她呢。” 蒋叶丽笑着说:“那你以后就等着鸡皮疙瘩落满地吧,她下次见你肯定还这样。” 林昆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别下次了,待会儿就得接她下班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 蒋叶丽笑着说:“好啊。” 林昆站起来,道:“那走吧,提前过去等她一会儿。” 蒋叶丽笑着说:“逗你的,你去约会,我跟着你去干嘛,当电灯泡啊。” 林昆道:“这哪是什么约会,这就是去赴鸿门宴,你不陪着我,不担心我有个三长两短啊。” 蒋叶丽嫣然一笑,熟女风味无限,开玩笑说:“算了,真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也都是别的男人梦寐以求的,沈警花在中港市的爱慕者不少,你可得珍惜了哟。” “好吧,看来我只能只身赴宴了。”林昆笑着说,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转过头,脸上含着一丝笑意,看着蒋叶丽说:“你,你真的就一点也不吃醋?” 蒋叶丽笑着说:“吃醋?呵呵,那都是小女孩才干的事情,我都已经这个年纪了,事情见的多了,自然也就明白应该怎么做,喜欢一个男人并不一定要完全占有他,尤其像你这样的男人,是不会被某一个女人完全拴住的。” 林昆嘴角一笑,“我是不是很坏。” 蒋叶丽笑着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坏不起来的男人不一定就是好男人,还有可能是窝囊废,我对你的要求不高,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 林昆摸摸胸口笑着说:“在这里。” 蒋叶丽满意的一笑:“快去约会吧,别让你的小警花等的太久。” 林昆嘿嘿一乐,像个傻傻的大男孩,“好嘞,我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偌大的房间里剩下蒋叶丽一个人,她走到窗边,拿出一根精致的女款香烟,放在唇边轻轻的嗅了一下,并没有咬在嘴里点着,林昆不喜欢女人抽烟,她正在戒烟,刚才说的一番话都是肺腑之言,她已经三十多岁了,又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对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看的比一般的女人绝对透彻,作为一个女人,当你选择爱上一个优秀的男人的时候,就一定不要奢望太多,如果一味的撒娇想要拴住他,结果即便不失去他的人,也会失去他的心。 窗外,正好能看到林昆停车的地方,林昆走到车边,回过头向楼上一望,蒋叶丽微笑着冲他挥挥手,他咧嘴一笑,像个傻傻的大男孩一样钻进车里。 什么叫一个男人的心里有你,就像刚才这样,他在楼下,知道回过头看你一眼。 蒋叶丽还是把烟点着了,望着野马车离去的背影,心思仿佛一下子被牵远,尼古丁能让人平静、兴奋,难以戒掉,那个男人在她的心里也一样,聪明的女人选择做男人的尼古丁,傻女人一般都选择做了男人的烟焦油。 蒋叶丽回到沙发上,从茶几下的小抽屉拿出那张镶着金边的精致名片,嘴角狡黠的一笑…… 林昆把野马车又停在了南城区警察局的门口,距离沈曼下班还有点时间,他坐在车里摇下车窗听音乐,闭着眼睛靠在车座上,最近这两天的事情太多,他必须慢慢的消化一下,不知道耿军狄那边将熊天任的后事处理的怎么样了,林昆坐起来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耿军狄说一切都照正常的流程走,熊天任的妻子选择将丈夫的尸体冰冻起来,等着抓到了凶手再让他入土为安。 林昆心里头很不是滋味,隔着手机对耿军狄说:“老熊后事的一切费用都由我出,另外我打算给老熊家人一笔钱,你不要说是我给的,就说是正常的抚恤金。” 耿军狄在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感激的说:“我替老熊的家人谢谢你了。” 林昆愧疚的说:“耿哥,你千万别这么说,要不是这回我去找老熊帮忙,他是不会……” 耿军狄道:“昆子,老熊是一个军人,他不会怪你连累了他,但我们一定要替他报仇,抓到那个凶手,然后让他血债血偿!” “嗯!” 林昆下定决心道。 警察局下班的时间到了,不时的有车从警察局的大院里开出来,也有一些个警察从里面走出来,到马路的对面等班车,当路过林昆的野马车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几乎都是如出一辙的惊艳,当众人再看到一身便装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沈曼,尤其平时不化妆的她此时还化了一层精致的烟熏妆,所有女同志羡慕妒忌不敢恨,所有的男同志则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而林昆,本来掏出根烟刚咬在嘴里,结果惊讶的嘴巴张大,烟都掉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