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又是凶杀案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九十五章:又是凶杀案

第六百九十五章:又是凶杀案 林昆还在熊天任被杀的现场,刚和耿军狄碰完了彼此的意见,兜里的手机这时又响了起来,林昆掏出来看了一眼,是沈曼打过来的,当着耿军狄的面接听了电话,同样还是不等林昆开口,对面的沈曼便说:“市中心有命案!” 市中心不是沈曼的管辖,有命案沈曼参与进去肯定是出于张天正的用意,而张天正为什么让沈曼参与进去,这其中肯定跟林昆有关系,张天正这是在卖给林昆人情。 按照中港市官方的实力格局来看,张天正是实干派姜峰一系的人,姜峰过去对林昆很是照顾,出于私心的目的是想通过林昆攀上省委书记余宗华的关系,但后来姜峰又慢慢的刻意疏远林昆,一些本来可以轻而易举帮忙的事情,他连顺水人情都不愿意送,表面上姜峰没说什么,但林昆心里知道,姜峰八成是通过某种渠道和省里又搭上关系了,而且这关系应该比余宗华要坚硬。 张天正对林昆倒是一直都不差,甭管过去和现在姜峰的态度如何,张天正对林昆始终照顾有加,一方面张天正也有私心要攀上余宗华的关系,另一方面张天正知道林昆和中港市首富楚相国的关系非同一般,楚相国富贾一方,在整个东三省都大名鼎鼎,和这种大人物交好,利终归是要大于弊的,抛除这两方面原因,林昆在中港市的一系列作为,张天正都是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的,林昆为人正直做事有原则,南城区的地下世界被他统一后,治安事件就比原来少了将近两倍,街上再也没有小混混敢出来收保护费了。 张天正从事警察事业已经近二十年,这二十年他从中港市下属的一个小镇的派出所里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他对市井中的那些看似不起眼却祸害极大的小流氓有着清楚的认识,平时光靠警方震慑抓捕根本无法杜绝他们收保护费,甚至慢慢的发展,一些警察局里的民警还和小流氓们称兄道弟分一杯羹。 张天正为人正直,步入仕途至今一直都是一个正义的警察,林昆能把南城区的地下世界管理的如此井然有序、有原则,他作为一个老前辈也是从心里佩服,所以遇到一些事情,只要不违背原则,他能帮忙的地方就尽量帮忙。 耿军狄留下来照顾熊天任妻子,并帮忙安排一下接下来的相关事宜,熊天任是他的好战友、好朋友,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势必要全力以赴帮忙处理。 林昆临走时再次对熊天任的死表示深深的歉意,可歉意有什么用,人死不能复生,林昆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个杀人凶手,然后将他大卸八块! 林昆来到了沈曼告诉他的事发地,是市中心的一栋高档公寓,此时公寓的楼下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林昆向警戒线里面走去,同样有民警上前拦住,林昆说明了一下身份,是沈曼让他来的,民警提前收到沈曼的叮嘱,问明了林昆的姓名之后,便带着林昆上楼到案发现场。 高档公寓,两起命案,这案子可不小,张天正亲自出面,此时正和沈曼以及一干的手下在现场,林昆没想到张天正也在,走过去先和张天正打了个招呼,两人已经很熟悉了,客套寒暄了几句之后,张天正便把沈曼叫了过来人,让沈曼详细的给林昆介绍一下案发的情况,沈曼将被杀两人的身份已经死亡时间等等详细的报告告诉了林昆,林昆这才知道地上白布蒙着的两个人竟然是赵磊身旁的两个保镖,得到张天正的允许,林昆去揭开了地上罩着尸体的白布,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两人的伤口,其中黄蝎子的致命伤在肚子上,被匕首先插进去,然后生生的隔断场子,李老大的致命伤口在脖子上,杀人的手法和熊天任被杀的手法如出一辙,凶手居然是同一个人! 林昆盖上李老大和黄蝎子的尸体,蹲在地上沉默起来,根据作案的时间来看,李老大和黄蝎子是在熊天任被杀之前杀害的,凶手杀了这兄弟两人,又杀了和他们毫无关联的熊天任,这事情只能说明一点,是赵磊雇凶杀人,赵磊担心知道他太多的底细的兄弟两人出卖他,或者说已经知道这兄弟两人暗中和周晓雨勾结,所以雇凶将两人除掉,而熊天任肯定是因为不配合凶手追问闵红的下落而被杀…… 想到这里,林昆内心对熊天任的愧疚越来越深,如果自己不去找他,不去寻求他的帮助将闵红保释出来,恐怕他就不会遭到死于非命的下场,另外杀害熊天任和李老大兄弟俩的凶手,是一个善于用刀的人,而且至少练刀十年以上,这种狠辣果断的杀手,整个中港市怕是也没出过一个,肯定是从外地过来,林昆开始努力的搜索自己脑海里的记忆,似乎以前曾交手过这样的一个高手,当时自己已是狼牙兵团的兵王,只是身手不如现在,和那人交手三十余招,那人刺出了十几刀,自己身中两刀,皆是逼近要害。 “难道是他?” 林昆心中暗暗的道,这时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凉风袭来,身上的汗毛陡然矗立起来,这不是凉风,普通人感觉不到,但经历过无数生死的林昆却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这是一股实质的杀气,能发出这种杀气的人,一定不是普通的杀手! 林昆猛的回过头,就见身后还是刚才的几人,就在他刚要转过头的时候,忽然察觉暗处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偷偷的看着他,他马上纵身向外追去,走廊里空空然也,也不见什么可疑人物,只有一个身材极其性感的妖娆美人儿在电梯口等电梯,他皱着眉头看过去,想从对方的身上看出点端倪,对方却是一脸奇怪的看着他,林昆歉意的笑了一下,目光继续寻梭,只是再也没有看到可疑人物。 叮! 电梯来了,身材性感模样妖娆的年轻女人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随着电梯的门缝渐渐关上,林昆的心中忽然咯噔一声,一个箭步冲过按停电梯,只是已经晚了一步,电梯已经开始乡下走了,林昆赶紧冲进一旁的楼梯口,向着楼下跑去。 张天正和沈曼等人奇怪的望向楼梯口方向,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林昆快速的冲到了楼下,当他到达一楼的时候,电梯还没有下来,电梯上显示的数字越来越近——3、2、1…… 叮! 电梯门开了,林昆刚要冲进去抓住那个女人问个明白,电梯里一片空空然,林昆稍稍错愕之后,赶紧给沈曼打电话,要求将整栋公寓楼马上封锁起来,就是一个苍蝇也不让飞出去。 沈曼本来要问为什么,一旁的张天正冲她摇摇头,挂了电话沈曼马上安排手下的民警封楼,很快公寓的周围布满了精力,随即又按照林昆说的逐一向上排查,一定要把那个女的找出来,结果不随人愿,还是没有发现那女子。 沈曼终于忍不住好奇问林昆,“那个女的是谁?” 林昆面色平静的道:“应该是凶手。” 沈曼惊讶的啊了一声,“你是说凶手是一个女人?” 林昆点点头,解释说:“黄蝎子和李老大都是身手不俗的人,黄蝎子中的一刀是在腹部,能这么近距离伤他的,肯定是在他全无防备的时候,能然一个男人全无防备,能是什么时候?” 沈曼脸色一红,听出了林昆话里的意思,转而又问:“那李老大呢,他怎么也在?” 林昆呵呵一笑,道:“这兄弟俩恐怕是想玩三人行,结果没想到被那女的魅惑的把命给丢了。” 沈曼不解的皱眉,“三人行?”别看她平时火爆警花一枚,实际上清纯的很。 张天正就比沈曼知道的多的多,赶紧叉开话题,冲林昆竖起拇指说:“小林呐,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你如果做刑警,那肯定是一个破案的高手啊。” 林昆笑着谦虚道:“张局过奖了,我就是瞎猜。” 张天正玩笑说:“我手底下就缺你这样能瞎猜的人,怎么样,要不考虑加入警局得了。” 林昆笑着说:“这可使不得,就我这两把刷子,真进了警局还不得拖后腿。” 两人说说笑笑,就此把话题揭过去,林昆离开杀人现场,内心倒没有多少波澜,李老大兄弟俩的死对他没造成什么影响,这两人过去坏事本来就没少干,如今死于非命也算是因果报应,可惜,可惜一向正直好人的熊天任了…… 剩下的事都由市中心警察局方面处理,林昆前脚走出公寓大楼,沈曼后面就追了出来,冲着他的背影就喊道:“林昆,你等等!”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怎么了,沈警花。” 沈曼道:“送我回警察局,我没开车。” 林昆诧异道:“不会吧,你堂堂辖区局长,出来居然没有专车护送?” 沈曼瞪了林昆一眼,道:“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官僚么?” 林昆笑道:“还好,除了平时凶巴巴的,偶尔还算挺和气的,主要是咱长的漂亮,就算是凶巴巴,也一大堆人喜欢。” 沈曼白了林昆一眼,道:“行了吧你,少拍马屁!你的车呢,停在哪了?” 林昆笑着向旁边指了一下,结果脑门顿时就黑了,因为他看见一个交警正在那儿准备贴罚单,就在那交警写好罚单就要往上贴的时候,林昆大喊一声:“等等!” 正在准备贴罚单的交警愣了一下,循声看过来,林昆拽着不明所以的沈曼就跑过去,准备贴罚单的交警一看这架势,以为林昆要来沈曼过来说情呢,毕竟大家都是穿着警装的,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免一个罚单没什么大不了。 “这位同志你好!”林昆一板一眼的说道:“我是来破案的,着急所以车就停在这了。” 交警明显不信,将目光落在沈曼的身上,他一面惊艳眼前这位女警的漂亮,另一面等着女警的肯定,他们都是体制内人员,从沈曼的肩章上已经看出来她的职位不低,沈曼没有马上答复交警,而是凑到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