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熊天仁之死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九十四章:熊天仁之死

第六百九十四章:熊天仁之死 傍晚,黄昏铺满城,冬日的中港市不太寒冷,就如夏天的它也不太炎热。 它是北方最有魅力的城市,沿海而据,天然的海港连接着日韩等地,它不似华夏南方那些大型的沿海城市那么发达,却依然繁华美丽吸引无数人向往。 林昆站在蒋叶丽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夏卉和周晓雨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们的失踪肯定和赵磊有关系,望着远方依稀可见的广袤海景,在冬季的冷空气中变的萧索迷离,林昆长长的呼吸一口气,掏出手机。 林昆有心事,蒋叶丽就静静的坐在一旁陪着他,他不说话,她也不开口,偶尔往他的杯子里加点水,他说话的时候给他回应一声,蒋叶丽这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在用一种成熟女人独有的智慧与韵味,宽慰着她爱的男人。 “你要给赵磊打电话?”蒋叶丽猜中林昆的心事,微笑着问,不喜也不忧。 林昆手上犹豫一下,回过头看向蒋叶丽,目光平静,却又似在询问建议。 蒋叶丽语气平静的道:“这个电话打不打都可以,周晓雨和夏卉的失踪肯定和赵磊有关,他现在不声不响的,可能就是在等你的电话,跟你谈条件,这时候你如果打过去,他可能会狮子大开口,也可能不会承认所作所为,你如果不打,那大家拼的就是耐性,据我以前对赵磊的听闻,他是一个聪明人,夏卉和周晓雨在他手上一定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他比谁都懂得人质什么情况下最有价值,万一两个姑娘有什么伤害,百凤门会放过他?” 林昆犹豫了一下,将手机揣回兜里,坐在了蒋叶丽的对面,语气平静的问:“歌皇大赛的顶替选手找好了么?赵磊既然想和我拼耐性,那我就先沉住气,他把夏卉抓了过去无非就是想让我们百凤门比赛的时候输的难堪一点。” 蒋叶丽笑着说:“顶替的人我已经找好了,这你就不用操心了,至于这个人是谁,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哦?”林昆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你还有事要瞒着我呢?” 蒋叶丽笑着说:“不是我想要瞒你,而是那个人不想让你知道,应该有她的道理。” 林昆笑着看了蒋叶丽一会,“好吧,既然这么神神秘秘的,那就等比赛那天揭晓真相。” 嗡…… 林昆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耿军狄打过来,林昆笑着接听电话,不等他开口,对面便传来了耿军狄阴沉的声音:“老熊出事了。” 林昆开着车来到了事发现场,荒凉的马路中央已经拉起了一圈警戒线,偶尔经过的车辆都要从旁边绕开的一条小路驶过,林昆从车上下来,心里头咯噔一声,远远就能听到警戒线里有哀嚎的哭声传来出,林昆心脏一阵抽紧,这种亲人之间的生离死别,最让人揪心,尤其熊天任这种死于非命。 “站住!” 两个警察拦在了林昆的面前,林昆神情哀伤的对两位警察说:“我是你们耿局长的朋友。” 两位民警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跑到了警戒线里,蹲下身子向正蹲在地上安慰熊天任妻子的耿军狄耳语几句,耿军狄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他的眼眶里满是血丝,向着林昆这边点点头,拦在林昆面前的民警主动让开了。 “这……” 林昆望着地上躺着熊天任,尸体被法医用白布遮盖,只露出半边脸颊。 耿军狄冲熊天任的妻子心痛的说:“嫂子,节哀,我答应你,这仇我一定替老熊报了!” 熊天任的妻子三十多岁,说不上漂亮,看上去给人一股知性的感觉,她是一个高中的教师,平时待人谦和有礼,此时却哭红了双眼,仇恨满腔的咬牙说:“耿局长,你和我们家老熊是一个部队里出来的,这仇你一定要报,抓到了凶手先别枪毙他,让我在他的身上先戳两刀,我要问问他为什么杀我们家老熊,呜呜……” “嫂子,我答应你!”耿军狄痛心铿锵的表态道。 耿军狄拉着林昆走到一边,看看周围,然后压低声音说:“老熊的死很蹊跷。” 林昆道:“耿哥,你怀疑和我们前两天来找过他有关?” 耿军狄点头道:“老熊的人际关系我很清楚,他没什么仇人,即便是有仇人,也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而且我查看他身上的致命伤口,是一刀毙命,这种手法正常人办不到。” 林昆点点头道:“这么说,应该是赵磊发觉了什么,然后派人来找闵红想要灭口,结果闵红已经被我们给保释出去,可,可凶手为什么要杀了老熊?” 耿军狄皱眉道:“这恐怕只有凶手知道。” 林昆道:“我可以看下伤口么?” 耿军狄点了点头,“嗯。” 耿军狄陪着林昆来到了尸体旁,看到哀嚎痛哭的熊天任的妻子,林昆的心底说不出的惭愧与难过,他说了一声节哀顺变,轻轻的扯开了蒙着尸体的白布,熊天任身上的伤口只有一处,就是脖子上的那一处,是被匕首割裂了喉咙失血外加呼吸窒息而死的,血水染红了熊天任的衣服,他的眼睛瞪大着,怎么抹都合不上,似乎死的冤枉不甘,非要眼睁睁的看着凶手落网。 林昆对着尸体惭愧的鞠了一躬,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熊天任是不会死的。 “怎么样?”耿军狄问林昆:“看出什么没有?” 林昆把耿军狄拉到了一旁,道:“是高手。” “高手?”耿军狄道。 林昆道:“一刀毙命,力道掌握的恰到好处,伤口干净利落,一点瑕疵也没有,没有个十几年的练刀,根本没法掌握到这种程度,另外老熊也是军人出身,从尸体上来看,老熊被毙命的时候一点反抗的痕迹也没有,凶手不简单!” 耿军狄沉默,林昆分析的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不敢在心里妄自肯定,沉默了半天,咬牙切齿的说:“不管他是什么高手,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林昆拍拍耿军狄的肩膀,“老熊的死我有责任,这仇我一定帮老熊报!” 赵磊的办公室里,赵磊愤怒而又无奈,只好变成了埋怨对坐在沙发上的青蛛说:“你为什么要杀他?他不知道就不知道,你杀了他他也不知道啊!” 青蛛淡淡的笑着说:“杀人是我的习惯,我不介意多杀两个,怎么,你怕了?” 赵磊哭笑不得而又着急的说:“你杀一个人当然容易,可这人你杀了,警方一旦追查到我头上,我……” 青蛛轻妙淡写的说:“哟,我们赵公子居然还怕杀人了?你手上的人命可不止这一条吧,多这一个不算多,少这一个也不算少,你就别在那瞎着急了。” 赵磊表情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说:“这两天我一直心神不宁,总觉得要有大事情发生,青蛛,麻烦你和你们老大说一声,一旦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一定把保我离开华夏,我可不想吃枪子儿,或者在监狱里过一辈子。” 青蛛揉揉太阳穴,两条腿交叠的放在一起,模样更是娇俏妩媚,淡淡的一笑,说:“好说,你和我们老大是生意伙伴,我们老大一向仗义,只要你出的起钱,我们老大肯定保证你安全的离开华夏,你换个地方照样逍遥。” 赵磊长舒一口气,“你这么说我就安心多了。” 青蛛忽然站了起来,走近赵磊妖娆的一笑,赵磊本能的向后躲闪了一步,青蛛轻佻的笑道:“听说,你在你郊外的别墅地下室里关了个会唱歌的小姑娘,十八九岁,清纯的很,歌唱的好听,那叫床的声音也应该好听吧。” 赵磊紧张的嘴唇发抖,说:“青蛛,这个女人你不能碰,我还要留着来谈判,你要是把她祸害了,我怕那姓林的会狗急跳墙,到时候我可就……” 青蛛哈哈笑了起来,“瞧你这副怂样,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我早就对女人不敢兴趣了,我现在感兴趣的是男人,像你这样的么……”一只手摸到赵磊的胸前,赵磊浑身的神经顿时绷紧,喉咙蠕动了一下吞了口紧张的唾沫。 青蛛目光轻佻的直视赵磊,赵磊紧张的面无血色,青蛛目光妖娆的一勾魂,佻笑说:“别的男人见了我都控制不住,你至于怕成这副德行么,呵呵。” 赵磊又吞了吞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那,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你……” 青蛛竖起根手指抵在赵磊的嘴唇上,“嘘,别乱说话,我要是不开心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怎么办,你再和那些女人上床的时候,可就没有舌头可用喽。” 赵磊牵强的笑笑,平时人五人六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大公子,在眼前这位妖娆的令人窒息的尤物面前却是像个不喑世事的雏儿一样,若是被人看见了,非得把眼眶跌碎了不可。 青蛛又是莺莺燕燕的咯咯笑了起来,修长青葱的手指在赵磊的胸前又摩挲了一阵,佻笑道:“放心吧,我喜欢男人也不喜欢你这样的,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到了床上也是中看不中用,想要把我搞舒服了,我还得给你备药。” 赵磊苦笑,“我说青兄,你能不能别挖苦我,怎么说我也是年轻力壮,人称绰号中港市银枪小霸王。” “哦?是么。” 青蛛佻然一笑,作势又要逼到赵磊的身前,“那我倒要试试你这把银枪小霸王了。” 赵磊赶紧向后退了一步,道:“呸呸呸,我刚才都是吹牛,我床上就是个软脚虾。” “哈哈!” 青蛛哈哈大笑两声,爽朗劲儿浑然没有女人的范儿,倒像是个爷们,转身走出门外。 赵磊喊道:“青蛛,你又要干什么去?” 青蛛轻描淡写的道:“去见以为老朋友,不知道他还记得我不。” 砰! 房门关上了,赵磊小声的嘀咕道:“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认出来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