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无题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九十三章:无题

第六百九十三章:无题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路边公用电话亭里,林昆挂了电话,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站在身后的蒋叶丽关心的问:“怎么样,还是联系不上周晓雨?” “嗯。” 林昆点了点头,摸出根烟,道:“我担心这小丫头沉不住气出了什么事。” 蒋叶丽没有盲目的宽慰林昆,而是就事论事道:“目前来看,有这种情况。” 林昆深深的吐了口烟,白色的烟雾缭绕在他的脸上,仔细的琢磨了一会儿后,拿出手机给陆婷打了过去,“陆婷,我需要你帮我找两个人,一个是夏卉,一个是周晓雨。” 电话的另一头,陆婷语气平静的说:“看到报纸的时候,我就已经暗中搜索过夏卉的痕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线索,你说的周晓雨就是周晓雅的妹妹?” 林昆道:“嗯。” 陆婷道:“我再搜集一些线索,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林昆道:“多谢了。” 挂了电话,蒋叶丽一旁安慰说:“你放心,周晓雨和夏卉暂时虽然没有音讯,但一定不会有事,如果真是出自赵磊之手,他肯定会用她们俩来要挟你。” 林昆回过头看着蒋叶丽,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说:“赵磊应该是在等歌皇大赛结束,他暂时没有动静,不让我们找到夏卉和周晓雨,等歌皇大赛一过,他应该会主动来找我。” 蒋叶丽似懂非懂,问:“赵磊,他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 林昆点了点头,“这件事你暂时知道的越少越好,我先不和你细说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蒋叶丽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林昆有事瞒着她而不高兴,反而内心一阵欣慰,凭她的直觉,这次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否则林昆也不会搞的这么神秘。 中港市北城郊区外的女子监狱里,一个身材性感模样妖娆的尤物被两名狱警带了进去,女人说是来探亲,跟监狱里的一个小管事是男女朋友,前面领路的两个狱警心里头一阵的羡慕,能有这么漂亮性感的尤物女朋友,简直是三生有幸啊,回过头再想一想自己的女朋友,自己身为狱警好歹也算是国家的公职人员,选择女朋友的标注自然不差,两人的女朋友都算的上是美女,可跟眼前的这个性感漂亮的尤物比起来,差的可真不止一条街。 “刘哥,你女朋友来看你了!” 来到一个敞开门的办公室门前,其中一个狱警敲了下面,笑着对屋里的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道。 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椅上,脸上的表情有些慌里慌张的,听到有人喊他,说女朋友来了,马上抬起头,笑着冲两名狱警说:“谢谢两位兄弟了!” 另一位狱警笑着说:“谢什么谢,等你和嫂子举行婚礼的时候,别忘了请我们喝喜酒就行。” 刘姓管事哈哈笑道:“放心,一定没问题!” “我们俩还有事要去忙,就不耽误你们小两口见面了。”两个狱警同时一笑,目光有些猥琐的看向刘姓管事,眼神似乎在说,别折腾的太猛,要小心肾哦。 刘姓管事脸上同样一副猥琐的笑容,心里头却是暗暗叫苦,两位狱警替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刘姓管事自己又去放下了百叶窗帘,而后才对漂亮性感的女人说,“是,是赵老板派你来的?”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夜里刚杀了李老大和黄蝎子兄弟俩的青蛛,青蛛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打量了一下有些简陋的办公室,看也不看刘姓管事一眼,就问:“让你找的人呢?” 刘姓管事苦笑说:“麻烦您跟赵老板说一声,我把整个监狱都翻遍了,就是没找到那个叫闵红的,我找人打听了一下,说是有人暂时给保释出去了。” 青蛛淡淡的道:“是谁保释出去的,知道么?” 刘姓管事道:“这个我就没打听出来,不过就我分析,能保释出重刑犯的,肯定是有背景的。” 青蛛不再说话,笑着瞥了刘姓管事一眼,刘姓管事顿时心底一片冰凉,紧张的手心冷汗直冒,青蛛突然笑吟吟的向刘姓管事走过来,刘姓管事紧张的更是心脏乱跳。 “嘘!” 青蛛抬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站在刘姓管事的面前,笑吟吟的说:“得整出点动静来,否则外面的那两个人会怀疑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不,不知道……”刘姓管事紧张的道。 砰噔! 青蛛一把推掀翻了茶几上摆着的书架,然后冲着门后的方向呻吟的叫了起来…… 门外,刚才领着青蛛进来的两个狱警站在走廊里左顾右盼,见暂时没人过来,就将耳朵贴在了门上了,两人同时猥琐的一笑,“老刘还挺猛呢!” 青蛛返回了赵磊的住处,将事情大概告诉了赵磊,赵磊脸上的表情顿时紧张起来,青蛛淡淡的笑着问:“你怕什么,不就是个女人么,还能把你……” 青蛛的话不等说完,赵磊打断道:“她知道的太多了,那些‘走私’到你们那儿的女孩,大部分都是她网络来的,那些偷税漏税的商业污点我不怕,但那些个被走私出去的女孩,这在我们华夏可绝对是死罪一条,一旦证据确凿……” 青蛛反过来打断赵磊,“瞧你这副窝囊样,早知道有今天,何必暗中树敌太多。” 赵磊苦笑:“你以为我想啊,可不树敌我怎么发展,光凭着我在老子在背后撑腰,我就能在中港市横行霸道了?道上的那些个老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本来我就已经够头疼了,结果突然又插进来了个姓林的,我和他注定不死不休!” “姓林的?”青蛛眉头微微一蹙,道:“突然又插进来的,什么意思?” 赵磊道:“就是百凤门现在的老大,原来中港市没这号人,不知道从哪跑来的。” 青蛛起身向门外走去,赵磊疑惑说:“青蛛,你干嘛去!” 青蛛头也不回,淡淡的道:“我去会一会这个姓林的,看看他有多能耐,能让你这么头疼,应该不会是个普通的三脚猫角色,另外再去帮你查一下那个女的被谁保释了,这次人情算我赠送你的,你一分钱都不用付我。” 青蛛走了,赵磊抽出根烟叼在了嘴里,不过却没有点着,而是一副愁眉深锁的回首望向窗外,他的心里此时已经开始动摇了,自己跟那姓林的争到底是对还是错?想了片刻,心思突然一转,暗暗道:“既生瑜何生亮,中港市有我就没有那姓林的,有姓林的就没有我,以后中港市必须都是我的天下!” 熊天任中午的时候喜欢开着车到十多公里外的小镇上吃饭,监狱的伙食吃了将近十年,早就吃腻了,甭管换了多少位厨师,那菜味几乎都差不多,有时候想一想那食堂的饭菜,大鱼大肉的什么都有,却不如去镇上吃碗拉面痛快。 每次中午在镇上吃完饭,熊天任都喜欢多逗留一会,去街边看看老头下棋,或者去熟识的麻将馆里看看别人打麻将,他喜欢凑热闹,但从来不赌,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下午一点半上班的时候肯定得赶回去,从早到晚就算没什么事,也要坚守在岗位上,他这种铁的自律性完全是在部队的时候养成的,也正是因为他自身铁的自律,才使得本来管理涣散的女子监狱如今管理严格起来。 下午一点半上班,一点从小镇上往回走就来得及,熊天任开着车返回监狱,路过中间一段荒凉路段的时候,远远的见马路中央有一个人影站在那儿,他本来以为是路人,结果越近了才发现那人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他摁了两下车喇叭,那人却一点也不为所动,就那么站在马路的中间,他以为那人有病,就懒得搭理,想着从旁边绕过去,结果他刚一打方向盘,那人马上跟着挡在车前,害的他赶紧一脚刹车踩下,车轮胎磨在地面上一阵尖锐的响声,留下两道影迹清晰的黑色胎音,熊天任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方向盘上,胸口撞的生疼,不过好在是车刹住了,没有撞到面前拦着的那个人。 “我说,你有病啊,大白天的拦路寻思啊!”熊天任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碰上这种事他平时忍出来的好脾气马上统统爆发,摇下车窗就大吼道。 眼前的是一个极其漂亮性感的女人,不过熊天任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恶眼相向。 女人平静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妩媚动人的笑容,虽是在气温零下的冬季,却像是沐浴了三月春风般的温暖,主动向着熊天任走过来,道:“熊狱长。” 熊天任眉头一皱,“你认识我?” 女人拉开了副驾座的车门,坐了进来,“当然认识,闲话不说,我要向你打听个人。” 熊天任眉头皱的更深,“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凭什么告诉你。” 女人莞尔一笑,百媚丛生,媚态撩人,手中却是银光一闪,一把匕首抵在了熊天任的脖子上,熊天任在部队的时候也是经过相当磨练的,自然好身手,可在女人挥出匕首的一瞬间,他竟一点也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喉结上,丝丝的凉气令他嗅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杀气! “凭这个,够么?”女人笑的平静而又妩媚,如果没有手中的匕首,怕是所有的男人都会为之倾倒。 “你要打听谁?”熊天任喉结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紧张,但语气却平稳,怎么说也是经历过部队洗礼的,这点胆量都没有的话,凭什么转业后分配到女子监狱当狱长。 “闵红,前两天刚被人保释出去,我想知道她被谁保释出去了。”女人莺莺一笑,“这问题不难回答,回答了我就放你走,不回答你就去和阎王爷说吧。” “呵,呵呵……” 熊天任冷笑,然后一字一句清晰的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