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圈套(2)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九十章:圈套(2)

第六百九十章:圈套(2) “大哥,我待会儿进去捉奸,怕那个混蛋男人反目,我进去一个小时不出来,你就去百凤门舞厅找我大哥,我大哥叫林昆,你告诉他我在这,让他来救我。” “……”出租车司机有些愣神的看着周晓雨,这怎么不像是正常的捉奸呢? “大哥,求你帮这个忙了,这五百块钱你拿着。”周晓雨殷切的道。 “嗯,你要小心啊,姑娘。”司机大哥接过钱,叮嘱道。 周晓雨下车,悄悄的向商务车停着的别墅门口走去,车里没人,司机包括跟阿晴出来的两个小弟全都进了别墅,周晓雨躲在别墅大门的后面,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确定没有养狗之类的,这才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别墅的门虚掩着,可能是刚才阿晴等人进去的时候忘记关严,轻轻一推就开了,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别墅的大厅里亮着一盏昏黄的灯光,厅里没人,周晓雨悄悄的走进去,突然不知道从哪传来铛的一声响,把她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赶紧轻着脚步闪到一旁,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是墙上挂着的老式钟报时。 深呼一口气,周晓雨仔细的听着别墅里的声响,想知道阿晴几个人去哪儿了,可整个别墅里安安静静的,就像是从来没人进来过一样,氛围有些诡异。 周晓雨不相信鬼怪的存在,可这时免不得心脏突突乱跳,荒郊野外,亮着灯光却没有任何声音的别墅,这氛围不论放在什么地方,都太过诡异了。 通向二楼的楼梯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悉率的声音,周晓雨悄然走过去,仰起头向楼上望去,仔细的聆听,声音却不是从楼上传来的,而是楼梯下面。 周晓雨围着楼梯绕了一下,就听噔噔噔的声音从楼梯的下面传来,是脚步声。 周晓雨赶紧找地方躲起来,躲在客厅里摆着的一个屏风后面,等那脚步声走了上来,她把头悄悄的探出了一角,就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走到了别墅的门口,站在那儿抽烟。 周晓雨心中一阵窃喜,幸好是趁着那大汉出来站岗把门之前进来,向着楼梯下面望去,这时才辨别出楼梯的下面有一个小暗门,应该是通向地下室。 站在门口的大汉吹起了口哨,心情似乎不错,周晓雨趁机从屏风后出来,踮着脚尖轻手轻脚的来到了楼梯下面,向着暗门后望了一眼,里面有灯光,然后踩着木质的楼梯,几乎不发出一点声响的下去。 地下室的空间很大,不过摆放的却是很杂乱,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打扫过,斜对面的一个小房间的门虚掩着,里面微弱的灯光透出,里面传出了阿晴的声音。 “饭放这了,吃不吃随你,你要是想把自己饿死在这,我也不介意,大不了就在这地下室里挖个坑把你埋了,这地方隐蔽,几十年都不会有人发现。” “放我出去!” 是夏卉的声音! 周晓雨悄悄的躲在了暗处,心中一阵暗暗的窃喜,等了几分钟后,阿晴领着两个小弟从小屋里出来,把门从外面给闩上了,三个人噔噔噔的上楼。 周晓雨悄然的走到门边,回过头看了看,听了听,确定阿晴等人已经走远,这才打开了门闩,小黑屋里,夏卉正蹲在墙角,眼前的盒饭一口也没动,正在那呜呜的哭着,听到有人开门走进来,她便大声骂道:“给我出去!” 吱…… 门轻轻的关上,周晓雨小声的说:“安静点!” 夏卉泪眼婆娑的抬起头,见是周晓雨,脸上的表情一怔,早先的时候他们是见过的,就因为夏卉顶撞了赵磊,夏卉曾一耳刮子打在她脸上,说来两人间也算是有仇。 “你来干什么?”夏卉冷冷的道。 “你小声点!”周晓雨心急的道,走到了夏卉的面前,“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夏卉冷言不信。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你赶紧起来跟我走。”周晓雨心急的小声道。 “你真是来救我的?”夏卉道。 “别废话,赶紧跟我走!”周晓雨急着道。 “你不说明白,我是不会跟你走的。”夏卉冷冷道,她到现在也不信周晓雨真是来救她的,据她所知,这个周晓雨一直把林昆哥当做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 周晓雨又生气又着急,但没办法,眼前这娘们太倔强了,她只好耐着性子说:“我来救你是为了林昆,识相的赶紧别废话跟我走,外面的人应该离开了,我们越快离开这越好。” “你和林昆哥不是有仇么?”夏卉疑惑道,脸上的表情却是缓和了不少。 “那是过去!”周晓雨道:“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姐是林昆哥的初恋,我姐死了,所以我记恨林昆,后来我发现醒悟到,我姐的死其实也不全怪他……算了,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废话讲这些,我最后问你一句,跟不跟我走!” 夏卉盯着周晓雨看了两秒钟,最终选择相信她,站起来就准备跟她走,可脚下刚迈了一步,整个人身体一虚险些栽倒在地,幸好周晓雨扶的及时。 周晓雨皱眉,“怎么了?” 夏卉道:“腿麻了。” 周晓雨道:“我搀着你走。” 周晓雨缠着夏卉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口,推开虚掩的门,周晓雨脸上的表情一紧,夏卉抬起头,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一紧…… 门口站着一行人,赵磊站在中间,脸上挂着阴测测的笑容,拍着双手笑着说:“好,很好,周晓雨你果然和姓林的是一伙的了,你倒真没让我失望啊!” 周晓雨表情紧张的说:“赵磊,你想干什么!” 赵磊呵呵笑道:“我想干什么?我就是想问一问你,前两天你去见林昆,给了他什么东西?” 周晓雨道:“你听谁说的我去见林昆了?” 阿晴道:“我!” 周晓雨愤恨的剐了一眼阿晴,咬牙道:“今天晚上是你故意给我下套的!” 阿晴讥诮的笑道:“不是我,是我和老板一起。” 赵磊看着周晓雨,冷笑道:“跟我说实话吧,你到底把什么给林昆了。” 周晓雨坚决的说:“我什么都没给!” 赵磊摇头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碰过我的电脑,还有老李和老黄,那两条狗也被你给收买了,你用什么收买的他们?是用你的身子?呵呵!” 周晓雨见事情已经完全败露,再狡辩也没用,干脆冷笑起来,道:“对,我是给了林昆东西,我把你这几年的犯罪统统都给他了,赵磊你就等着坐牢吧!” 赵磊脸上的表情忽然一冷,透露出一丝惊恐紧张,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嘲笑道:“周晓雨,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爸是谁,就凭那些偷税漏税走私贩卖,你以为就能判的了我的罪?你就别天真了!” “你还涉嫌贩卖大学生卖淫!” “……” 此言一出,赵磊脸上的表情再次冷了下来,周晓雨接着说:“其中还有两起命案,你都逃不了干系,你一定忘了,在你的记录档案里,有相关记录吧。” “周晓雨,你!”赵磊咬牙切齿,偷税漏税都是一些商业的不法行为,组织大学生卖淫还涉及到命案,这可就是人命关天的人命案子了,后果严重。 “所有的证据我都交给林昆了,你就等着上法庭吧,结果要么是无期徒刑,要么是执行枪决,就算你爸再有能耐,我不信他能把你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啪! 赵磊两步来到了周晓雨的面前,手起掌落,结结实实的一个大巴掌打在了周晓雨的脸上,而后又是一脚踹在她的小肚子上,将她踹的摔倒在地,嘶吼道:“贱女人,你敢算计我!” 周晓雨倒在地上,忍着剧痛一声不吭,舔了舔嘴角溢出的血丝,冷笑道:“算计你?你从一开始不就是在算计我么,说是替我报我姐的仇,结果还不是要了我的身子,什么事也没给我办,你把我留在身边只是想刺激林昆而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要替我报仇的心思,你这个骗子!” “呵呵,你特么的疯了吧,我是骗子,那林昆是什么,林昆是害死你姐的凶手!”赵磊瞪大着眼睛气急道:“你居然去帮害死你的凶手来害我,你这个女人简直疯了!” 周晓雨站了起来,语气平静的说:“我姐的死和林昆没有什么关系,当初是我错怪他了,我把你的犯罪证据给他,算是我为自己赎罪的一种方式。” “狗屁赎罪!” 赵磊怒极,平静了一下冷声道:“贱女人,我不会让你和姓林的阴谋得逞的,我把你和姓夏的扣下来,等歌皇大赛一过,就让林昆拿着证据来换你们!” “呵呵……”周晓雨气定神闲的笑,这笑容老道,像是行走了十几年江湖的老手。 赵磊冷的一笑,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你想着你已经让那个司机去给林昆报信,林昆肯定会过来救你,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呵呵。” 周晓雨脸上的表情忽然一怔,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心底突然咯噔的一声。 赵磊吩咐道:“把那司机也带下来!”身后站着的小弟马上应了一声‘是’。 不多一会儿,出租车司机被带下来了,刚才还好好的一个人,这会儿却已经被打的满脸是血,瘫软的被两个人架着下来,往地上一丢,便如一摊肉泥一样,要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翻着白眼,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赵磊,你!” “怪我心狠手辣了?”赵磊冷笑说:“我不让手下下手狠一点,这哥们死活都不肯开口,就为了七百块钱,值得么,这世界上傻子怎么这么多呢。”挥了挥手,对身旁的小弟下命令道:“把这两个关进一个屋里,司机关另一个屋!” “赵磊,你不得好死!” …… 阿晴走到赵磊的身边,小声的问:“老李和老黄怎么办?他们毕竟知道你……” 赵磊冷笑说:“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安排人去办了,他们以后都开不了口了,背叛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回过头,看着阿晴,“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