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金屋藏娇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八十五章:金屋藏娇

第六百八十五章:金屋藏娇 “闵红学姐!” 章小雅惊讶的道,闵红也看清了林昆身后的章小雅,也是惊讶一声:“小雅!” “闵红学姐,你不是被学校劝……”章小雅话要出口,怕提到闵红的伤心事,便忍住了。 坐在屋里的沙发上,章小雅和闵红叙旧,顾微时不时的眯着眼睛向林昆抛刀子眼神,林昆起身去给三人拿水喝,顾微也笑着跟过去,贴到林昆的耳边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说:“哼,臭男人,你居然真的金屋藏娇,混蛋!” “额……” 林昆尴尬的笑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总不能把要将赵磊绳之以法的事情告诉顾微,他虽然和顾微有过亲密的接触,可不代表这件事就能随便出口,在赵磊没有彻底的被关进大牢前,这件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秘密。 林昆以为顾微是生气他金屋藏娇的风流事,心里头琢磨着就想解释两句,毕竟他和闵红到目前为止可是清白的,说他金屋藏娇,多多少少都冤枉他了。 林昆还没把语言在肚子里组织明白呢,就听顾微咬着牙关在他的身边愤愤不平的压低声音道:“你藏娇也就算了,为什么藏的是她不是我,我没她漂亮么?” 林昆赶紧摇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顾微紧追逼问,“那为什么不是我!” 林昆咧嘴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着调侃说:“我怕你不干,藏不住你呗!” 顾微神情坚定的说:“我明天就搬过来!” “别……” 林昆神色紧张,顾微转身就走,根本就不给他多说的机会,林昆顿时愁的满脑门子的小黑线,这下可惹大麻烦了,顾微明天真要是搬过来了,那…… 摇摇头,不敢继续想想,算了算了,就当她是故意开玩笑吓自己吧,谁放着好端端的别墅不住,跑来住着商品房,不过,以那女人的脾气好像真能干出来! 林昆抱了四瓶水放在茶几上,笑着说:“你们多喝点水,屋里暖气太热干燥。” 章小雅和闵红忙着叙旧,顾微嘴角冷笑的瞥了他一眼,林昆身上一哆嗦,总感觉被一条美人蛇盯上了一样,麻溜的转身掏出根烟去厨房吐烟圈玩了。 “闵红学姐,你,你怎么在昆哥这儿?”章小雅一脸的疑惑,中港大学方面并没有透露闵红被抓走关进了监狱,这次事件一旦曝光,对中港大学势必存在不利的影响,政府和学校出于保护学校名声考虑,都没有对外声张。 闵红拿过一瓶水拧开,递给章小雅,自己又拧开了一瓶,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说:“小雅,过去真是对不起,你把我真心的当朋友,我却总想着把你介绍给有钱的男人,以前我太过利益熏心了,现在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希望你不要记恨我,以后我们还是好姐妹,好不好?” “啊?” 章小雅一脸的雾水,“闵红姐,你到底怎么了?” 闵红为难的笑了笑,目光看向卫生间里抽着烟正看过来的林昆,林昆轻轻的冲她摇摇头,闵红转而对章小雅说:“小雅,你先别问了,等我忙完一件事,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 章小雅满心的好奇不问出来难受,但见闵红的态度,她知道问也问不出,索性就不难为她了,向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坏笑着说:“闵红姐,你和昆哥……你们俩个该不会是?” 闵红笑着白了这丫头一眼,“小雅,你可别胡说,我和你的昆哥可是清白的。” “真的!?” 章小雅惊喜而又兴奋的说。 “当然是真的。”闵红笑着说:“我在这里是为了帮你昆哥一个忙,帮完了就走了。” “什么忙?”章小雅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 “不能说。”闵红笑着摇头。 “闵红姐,你真坏,不能说你还说,人家的好奇心被你勾起来了,你又不说了。”章小雅嘟嘟嘴,一副可爱灵气的小模样。 一直在旁边没和闵红搭上话的顾微,笑着说:“小雅,这位美女是?” 章小雅马上恍然过来,“哎呀,忘了给你们介绍了。顾微姐,这是我的学姐闵红。” 顾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顾微。” 闵红伸出手和顾微握了一下,“闵红。” 顾微左右看了看,问闵红,“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么,咱们几个能一起玩玩的那种。” 闵红笑着说:“我也不知道。” 顾微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闵红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也是今天刚过来的。” 尽管听到了章小雅刚才和闵红的对话,顾微还是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那你和……”转过头,眼神向厨房里的林昆指了指,林昆正坐在一个马扎上仰着头吐着烟圈玩,顾微微微的皱眉,心里却是觉得他挺可爱的,像个孩子。 “我和昆哥呀。”闵红坦荡荡的说:“我们是朋友,我这次是来帮他的忙的。” “你帮他的忙?”顾微诧异。 “暂时不能说。”闵红不好意思的笑笑。 “没事,咱们还是找点东西玩玩吧,要不这漫漫长夜可怎么熬。”顾微站了起来开始找东西玩。 闵红小声的问章小雅:“小雅,你们今天晚上这是?” 章小雅笑着说:“我们今天晚上住这。” 闵红心底不知为何有些小小的失望,目光偷偷的向厨房里的林昆看了一眼,嘴上却是笑着说:“真是太好了,我还正愁一个人在这没意思呢。” 林昆坐在厨房里抽烟,看似慵懒惬意,两只耳朵却是竖起来听屋里三个女人的谈话,他对闵红说不上有什么怀疑,但也说不上有多么的信任,闵红在他的心里头,一直留着拜金、势利、不择手段的印象,谁知道这女人到时候会不会突然变卦了呢,他是一棵暂时可以依附的大树,赵磊同样也是。 顾微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在林昆家里一阵的翻箱倒柜,要不是林昆及时冲出来阻止,她还真有要把房子拆了的迹象,林昆讨好的说:“美女,你要找什么?” 顾微说:“玩的呀,要不这一大晚上的多没意思。” 林昆说:“你想玩什么。” 顾微想了想说:“简单点的,扑克吧。” 林昆转身从茶几下的一个暗格小抽屉里拿出了副新扑克,顾微开心的笑着说:“还真有啊!” 林昆把扑克放在了茶几上,打了个呵欠说道:“三个女人一台戏,你们三个玩吧,我太累了,上楼睡觉了。”说完,伸了个懒腰转身向楼上走去。 三个女人目送他上楼,这三人的心底对林昆多少都是爱慕,他说累了,也都不忍心强留着他玩扑克,顾微娴熟的打开了扑克牌,唰唰的洗了两下,把章小雅和闵红都看的呆了,失声喃喃的道:“这牌洗的,好专业啊!” 顾微得意的一笑,将扑克牌往桌子上一抹,“来吧,咱们三个正好斗地主!” …… 赵磊的心情很不好,不好到了极点,他手里头捏着两个专供把玩的筛子,他坐在沙发上,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偌大的客厅里来回踱步,突然将手里的两个筛子重重的往地上一摔,怒骂道:“可恶,可恶,可恶!” “赵总,你消消气。”周晓雨坐在沙发上安慰道。 “消气?”赵磊回过头怒目的瞪着周晓雨:“我消什么气?我怎么可能消气!md,我花钱把那三个老的过气的老混蛋请出来,他们关键时候却不帮我!” “是不是该给的钱没给?”周晓雨小声的问道。 “没给?” 赵磊恨恨的怒道:“是我没给么,是三个老家伙说什么都不要,在我面前装两袖清风一身正派呢!该死的老东西,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把他们请出来!” 屋里头除了周晓雨和赵磊的两个贴身保镖,吉拉和小爵爷也都在,只有周晓雨是坐着,其他人全都一脸紧绷的站着,办公室的门突然敲响了,赵磊随口招呼了句:“请进!” 一身职业装的漂亮女秘书走了进来,在屋里扫视了一圈,凑近赵磊小声的说…… “什么!” 赵磊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电视台要保他们三个老混蛋?电视台是疯了么,居然敢和我作对,你马上给电视台的刘台长打电话,我倒要问问他想不想干了!” “是。” 女秘书拿出手机,也不顾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就给中港市电视台的台长打了过去,电话接通,里面传出了台长不耐烦的声音,“谁啊,这大半夜的。” 赵磊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压着满腔的怒火,阴测测的说:“刘台长,你长能耐了,我的话你居然不听,我看你这台长是做够了,明天天一亮就提前退休吧。” “你是……” 刘台长一时没反应过来,马上道:“赵,赵公子,你,你听我解释,关于那三个评委老师的事,不是我不想帮你,我不扯了他们其实就是在帮你啊,今天晚上我接到你的指令就安排撤了他们三个,谁知道这三个老家伙合起火来造舆论,先是在我们中港市的论坛上发了帖子,说这次的歌唱大赛有内幕,就因为评委老师不和幕后的黑手同流合污就要被撤掉,惹来了一片的声援。” “声援有个屁用啊!”赵磊蛮横的说道:“这次歌皇大赛是我组织的,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就是有内幕又能怎么了,那些小老百姓爱看不看。” 刘台长战战兢兢的说:“刘公子,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的,网上已经有人猜测说幕后的黑手就是您,并且联络了一大批人声明说,如果三位评委老师真的被撤换了,他们就是选谁也不会选你手下的‘不败传奇’。” 赵磊眉头一颤,满脸的怒容顿时烧至了发梢,怒吼一声,重重的将手机摔在了地板上,啪的一声脆响,美女秘书新买的手机顿时摔的零件满天飞。 “混蛋,混蛋,混蛋!” 赵磊愤怒的挥着拳头,随后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静下来,咬牙切齿的说:“不管怎么样,这次的比赛我一定要赢,你们都出去,阿晴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