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她是谁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八十四章:她是谁

第六百八十四章:她是谁 林昆好一顿的劝说,中年夫妇才收下了钱,而且执意要给林昆打欠条,林昆无奈只好应了他们,只不过那欠条最终被他在兜里悄悄捏成了碎片。 周围围观的众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掌声送给林昆,他们共同恨的牙根痒痒的黑胖子,今天终于有人狠狠的收拾了他一顿,真是难得一遇的大快人心。 本来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对林昆这位穿着普通却领着四位大美女的吊丝心有偏见——羡慕嫉妒恨,但经过刚才那么一番折腾后,马上看他觉得顺眼多了,还什么吊丝不吊丝的,人家明明就是一为民除害的大英雄嘛。 蒋叶丽走到林昆的身边,凑在耳边小声的低语了几句,林昆眉头顿时一皱,若有所思的向不远处正在收拾狼藉摊位的中年夫妇,随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接林昆电话的时候,耿军狄还在警局里没回家,近来北城区的治安一直有问题,他身为北城区的警察局副局长,有责任心身先士卒的为治安问题操劳。 挂了电话,耿军狄的眉头不由的一皱,紧接着便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叫来一名手下吩咐道:“带上几个人,跟我去中港大学辖区的警察局去一趟。” 孙局长全名孙良江,土生土长的中港市本土人,从小就是在北城区长大,中港大学新校址建设前,他家就住在中港大学现校址的一片大瓦房里。 崭新的suv警车停在了中港大学辖区的警察局大院里,孙良江从车上跳下来,怒不可遏的拉开了车的后备箱,从簇拥在后面的几个人里,一把将黑胖子给拽了下去,怒叫着骂道:“你特么脑袋被驴给踢了,得罪谁不好,得罪那小子!” 黑胖子鼻梁都被砸断了,这时肿的老高,满脸委屈支支吾吾,心说自己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要赚来一顿臭骂,嘴里含糊不清的问:“孙,孙局,那小子有来头?” 孙良江气的吹胡子瞪眼,骂道:“放屁,没来头我不早把他给抓回来了!” 黑胖子一脸凛然,道:“什,什么来头啊?” 孙良江道:“姓耿的的人!” 话音刚落,警察局的大门外突然一道强光刺过来,孙良江和黑胖子以及两个民警本能的抬起手挡在眼前,吱嘎一声停车声,灯光熄灭,孙良江等人眼前一片灯盲,孙良江心里头本来就窝着一团火,怒喝一声骂道:“特么谁啊!” 冷冷的声音传来,“姓耿的。” 孙良江的心底马上咯噔一声,此时眼盲已经渐渐恢复,借着警察局大院里的朦胧光线,赶紧陪上笑脸迎向耿军狄道:“原来是耿局长,刚才误会,误会。” 耿军狄瞥了一眼一旁的黑胖子,又看了一眼还被塞在后备箱里没下来的几个小青年,冷声问道:“孙局长,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你和你管辖内的黑道有瓜葛,平时就是你怂恿着他们这些人去强收保护费的。” 孙良江面色铁青,着急的解释说:“耿局长,我冤枉啊,身为一名人民警察,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一方的百姓,为老百姓主持伸张正义,怎么可能和……” 耿军狄挥手打断,道:“你说这些都没用,无风不起浪,我就不信你孙良江底子干干净净,会有人没事拿这个来诽谤你?我也实话告诉你,我手里头已经有确凿的证据了,你如果坦白交代一切都好说,否则的话可不是开除那么简单!” 孙良江马上彻底的慌了神,要说在别人面前,他就是没理,也敢仗着三分胆气据理力争一番,可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是中港市北城区的一号铁腕警察,只要是他想办的案子,甭管有多难办,最终都能查的水落石出。 比起那些耿军狄亲手经历的案子,自己勾结管辖内的地头蛇简直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耿军狄真有心要查的话,怕是用不上一个晚上就能证据确凿。 所以,明知道耿军狄此时是在框自己,孙良江也不敢多加反驳,犹豫了片刻之后,铁青着脸色凑到耿军狄的跟前,小声的说:“耿局长,能借一步说话么?” …… 林昆领着四位美女在小吃街大开吃界以后,挨一个的把她们送回家,按照路程的远近,先送顾微和章小雅,顾微的车停在市中心的大剧院外的停车场,章小雅今天怕是要和林昆同住屋檐下了,余志坚和陆婷约会什么情况还不知道,林昆可不想坏了自己兄弟的好事,还是让他们多一点二人世界的空间去吧。 霸道车开到了市中心的大剧院外,剧院外有一个不小的广场,此时许多个年轻人正在上面嬉闹玩耍,大多都是晚上看完了比赛后的仍意犹未尽的小青年逗留在这儿。 “顾大小姐,你到站了。”林昆停好车,透着后视镜笑着对顾微说。 “你就那么希望我回家啊?”顾微准备下车,白了林昆一眼,有些幽怨的说。 “你不回家咋整,我家不够大,可睡不下你。”林昆笑着玩笑说,本来无心的一句话,却是被顾微马上给抓到了把柄,顾微反过来问:“你家怎么就住不下我了,你跟我说,你是不是金屋藏娇了?” “额……” 林昆马上心虚起来,金屋藏娇倒不敢说,反正屋里头藏了一个大活人。 顾微眼睛微微一眯,盯着后视镜里的林昆的双眼说:“说吧,今天晚上你都打算让谁睡你家?”不等林昆开口,她却已经看向了章小雅,“小雅,你回家么?” 章小雅摇摇头,“陆婷姐今天晚上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我不急着回家。” 顾微眼神又看向后视镜里的林昆,道:“那今天晚上我也不急着回家了,去你家和小雅做个伴。” “啊?” 林昆一个脑袋两个大,碰上了这些漂亮女人真是福兮祸兮,总令自己头痛啊。 林昆看了一眼副驾座上的蒋叶丽,蒋叶丽笑着说:“送我回百凤门吧。” 林昆笑着点头,“好。”心中难免一阵慨叹,身边的这些女人要都像叶丽这样成熟贤惠多好,自己一天到晚就不用刻意的躲着她们了,也不用浪费那么多的脑细胞了。 送完了蒋叶丽回百凤门,林昆回过头看看顾微,笑着问:“你真不回家?” 顾微斩钉截铁,回答的很干脆,“去你家。” 林昆咧嘴苦笑,顾微马上说:“笑的不好看,重新笑。” 林昆瘪起了嘴角,一副有苦说不出的可怜巴巴模样,顾微眉头一挑,威胁说:“你不好好的给我笑一个,明天开始我就搬去你家,以后我们就同居了。” 林昆刚要举手投降,心中直说姑奶奶可别真搬过来和我同住啊,一旁的章小雅又跟着起哄道:“昆哥,我也要搬去你家和你一起住,这样我们每天都能见面了!” 林昆目光呆滞的看向夏卉,现在来看也就夏卉最乖了,从始至终都不乱说话,倒真像一个懂事的小妹妹一样,结果他惊讶的发现,夏卉其实已经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她也是太累了,这么多天疯狂的训练,每天觉都睡不足。 林昆的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这小丫头为了帮他,几乎拼尽了所有的力气,他很想伸手摸一摸小丫头那疲惫的脸颊,替她将帘前散的头发重新撩在而后,可后面还有两个争风吃醋的盯着呢,真要那么做,指不定会有啥预料不到的后果呢。 算了,多一事不如省一事,林昆无奈的笑着摇摇头,开着车向青山绿水畔驶去。 车子停在了楼下,谁都没想去叫醒夏卉,都想让她多睡一会,好好的歇息一下,夏卉自己醒了过来,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林昆,“哥,我们到家了?” “嗯。” “咦,这两位姐姐……”夏卉疑惑的看着章小雅和顾微,心说她们不住这里呀。 林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好在他也不用回答,马上就有人抢答了,章小雅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说:“我和顾微姐来昆哥家做客,顺便住上一宿。” 夏卉一脸茫然,心说她们和哥哥到底什么关系,怎么好像很熟的样子。 “哥,那我先回去了。”夏卉温婉疲惫的笑道。 “我送你。”林昆关切的笑着说。 “不用,我坐电梯直接就上楼了。”夏卉笑着说。 “那好吧,回到家早点休息。” 林昆笑着说。 林昆从车上下来,看着夏卉走进了楼门,从兜里摸出根烟点着,夏卉家的灯光亮了起来,夏卉走到窗边挂窗帘,低头向楼下一看,见林昆还站在楼下,拉开了窗户笑着说:“哥,你快回家吧,晚安!” 林昆仰着头笑道:“晚安!” 坐电梯上楼,电梯里只有林昆三人,顾微突然问:“林昆,你和夏卉到底什么关系?” 林昆一脸茫然的说:“兄妹啊,我认的干妹妹。” 顾微摇头,“不对,我觉得你们俩更像是在谈恋爱。” 林昆哈哈笑道:“你啊你,就别闹了,我可是打心底把她当亲妹妹看待的。” 顾微切了一声,“根本就不是亲妹妹,怎么可能当成亲妹妹看,依我看那,就算你对人家小姑娘没那方面的意思,保不准小姑娘心里对你有想法。” 林昆笑了笑,“行了吧你,别乱说了。” 叮! 电梯的门开了,林昆掏出钥匙开门,扭了两下没打开,抬手刚要敲门,门从里面打开了,闵红贴着个黑乎乎的面膜站在门口,林昆倒没觉得怎么样,没有事先做好心理准备,不知道房子里有人的顾微和章小雅顿时惊叫一声—— 啊!! 旋即,像老鹰捉小鸡一样躲在了林昆的身后,哆哆嗦嗦的问:“她,她谁啊?” 闵红摘下了面膜,刚刚做过面膜的脸蛋白皙水润,一脸诧异的问林昆:“她们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