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他有钱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八十三章:他有钱

第六百八十三章:他有钱 林昆咧嘴一笑,冲眼前愣神的脸色僵硬,鼻孔里鲜血直流的黑胖子调侃道:“哥们,后悔自己太毛躁了?” 黑胖子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深深的惊骇,心虚气馁的道:“大哥,大哥我错了。” 林昆挥手打断,脸色平静而又惋惜的笑道:“晚啦!” “啊?” 黑胖子一声恐惧的懊恼,接着那一声胆颤心虚的‘啊’,立马抬高了八度,变成了凄惨嚎叫的‘啊’。 林昆把两根手指放进了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立马引来了周围无数人的目光,也包括正在卖力打砸烤豆腐摊的几个小年轻,林昆远远的冲这几个小青年轻佻招呼一声:“嗨,哥们,你们大哥被人打了,快过来看看吧!”说着,手指往地上躺着的黑胖子以及另外两个小弟指了指。 远处的几个小青年目光随着林昆的手指下落,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阵错愕的表情,地上躺着的正挣扎着痛叫的人不是别人,真的就是他们的大哥! “黑哥!” 几个小青年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也顾不得打砸烤豆腐摊了,赶紧跑了过来。 黑胖子被打的躺在地上挣扎着呜呜痛叫,跑过来的一共五个小青年,五个小青年同时蹲在了地上,扶着黑胖子关切怒极的问:“大哥,是谁打的你!” 黑胖子捂着被砸断的鼻梁,另一只手向头顶指了指,几个小青年循着手指的方向看去,林昆正一脸吊儿郎当的笑容看着他们,见几个人看过来,轻佻的笑道:“不好意思几位,我一不小心出手太重,就把你们大哥揍成这副德行了,不过你们放心,如果你们要想和我动手,我保证你们会比他更惨。” 五个小青年的脸色顿时黑的就如锅底一般,紧接着便咬牙切齿,愤怒至极,为首的一个黄毛一把跳了起来,张嘴大骂道:“次奥尼玛的,我让你狂!”挥着拳头横的就向林昆扫了过来,动作一气呵成,拳影虚空中一晃…… 甭管街上的路人,还是街道两旁的小摊位的摊主,无一不对林昆打了黑胖子而感到开心兴奋,这黑胖子平日里为恶一方,可没少祸害周围的居民和学生,说来也奇怪了,每次有人偷偷的报警来抓他们警察都抓不到,最后他们还能查出是谁报的警,有人怀疑他在公安局里有人,可又不敢确定。 林昆看似轻佻的随手一拳挥出,速度却是快上一筹,不等跳起的那个小青年的拳头砸过来,他那铁锤一般的大拳头,已经重重的凿在了小青年的鼻梁上。 喀嚓…… 鼻骨断裂的声音,声音不大,但听在耳朵里疼在心里,小青年嗷的一声惨叫,歇斯底里,捂着鼻子向后倒去,呼通一声摔在了冷冰冰的板油马路上,躺在地上挣扎痛叫着,鲜红的血水顺着五指缝流了出来,灯光下一片腥红。 余下的四个小青年全都懵了,周围围观的人们难抑心中的兴奋,林昆拍拍手,摸出根烟衔在嘴角,咧嘴冲四个小青年说道:“怎么,你们也要打么?” 四个小青年脸上的表情一凛,一个个心底一阵冷气抽过,方才还是满腔热血的要替大哥报仇呢,结果一看自己的同伴这么轻松的就被搞定,他们就是再傻也看的出,眼前这位无论从气质还是穿着来看都比他们还痞气的男人是个高手,就他们手底下的三脚猫功夫,扑上去只有一个结果——惨! 林昆弯下身,当着四个小青年的面,扯着黑胖子的衣领一把将其拽了起来,黑胖子双手捂着鼻子,指缝间一片血色,林昆轻佻的一笑:“胖子,谁给你长的这么大本事,敢公然带着手下去砸人家的摊?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黑胖子双手捂着被砸断的鼻梁支支吾吾,一时间有些没明白过来林昆的意思,林昆果断的一个大巴掌抽下来,啪,声音清脆入耳,黑胖子应声惨叫的痛彻心扉。 林昆轻佻一笑,戏谑问道:“明白了么?” 黑胖子连连点头,林昆笑着说:“怎么办?” 黑胖子道:“给,给钱。” 林昆咧嘴一笑,“不错,还算有点脑子,不过给钱可能还不够,人不能白打,摊也不能白砸,怎么着也得再道个歉。”说着,冲不远处的中年夫妇招了招手。 中年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流着血丝,右眼眶被打乌了,正蹲在女人和小女孩的面前,他的脸上充满了懊恼沮丧,身为一个男人没能让自己的老婆孩子过上好的生活,还要跟着他一起在这大街上受罪,看见林昆向他招手,他回过头向女人看了看,夫妻俩对视了两秒钟,仍不敢起身走过去,他们只是社会最底层的小老百姓,靠着自己的一双手谋点营生,整条街上的小贩几乎都是如此,他们最怕街上的小流氓骚扰报复,所以只好老实的交保护费,但前些天那个黑胖子当街打一个卖烤地瓜的老人,男人看不过去就偷偷的报了警,结果没想到今天晚上就遭到了报复,自己被打了,摊位也被砸了,自己患有自闭症的女儿这会儿吓的如同小猫一样缩在妻子的怀里瑟瑟发抖。 男人和女人犹豫着,他们不敢再招惹街上的小混混,即便那黑胖子此时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他们怕万一那个刚刚在自己摊位前吃过烤豆腐的年轻人走了以后,那黑胖子会变本加厉的报复,他们的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缩在女人怀里的女孩还抱着那只大花猫,此时竟出人意料的挣脱了出来,抱着大花猫慢慢的向林昆走了过去,中年男女对视一眼,赶紧起身跟了上去。 “闺女,咱们……”中年女人拉了一把女儿,想让自闭症的女儿跟自己回去。 女孩猛的挣脱一下,就是要往前走。 中年夫妇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跟上去。 林昆提溜着黑胖子到中年夫妇的面前,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凛,冷声道:“道歉!” 黑胖子目光怨毒的看着中年夫妇,中年夫妇心头一凛,诚惶诚恐的道:“不用不用。” 站在夫妇二人前面的小女孩却是突然抬起脚,冲着黑胖子的裤裆狠狠的踹了一脚,砰,黑胖子从始至终都没料到这个小女孩会怎么样,裤裆下的宝贝硬挨了一记后,两颗眼珠子瞪的溜圆,视线缓缓的下移,待看到小女孩一脸平静的模样后,顿时咬牙切齿,眼眶里两道如刀般的目光射出,哪知人家小女孩根本不吃他这一套,面色平静的小脸上还是什么表情也没有,抬起脚来又是一脚踹出。 “啊!!” 踹一脚是轻伤,踹两脚可就是重伤致残了,黑胖子瞪圆了他那一双牛眼一般的大眼珠子,眼神里混杂了痛苦、惊愕、诧异、不甘等重重难以言明的神色,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裤裆里那根挑翻无数街边红灯发廊里的失足妇女的玩意儿,最终竟栽在了眼前这个成天闷闷不乐的自闭症小丫头的脚下。 这是什么心情啊? 活着干嘛,还不如死了算了! 自闭症小姑娘神情木然,脸上表情平静的就像是一块冰板,抽回的脚再次抬了起来,一脸痛哭流涕直欲撞墙的黑胖子马上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满脸哭丧。 周围的人皆是一愣,女孩咯咯的笑了起来。 街口突然传来了警车声,一辆崭新的suv警车停在街口,上面匆匆下来了三个一身正装的警察,边向人群这边小跑过来,边大声喝喊道:“警察,都别动!” 围观人本来就没人动,被围在中间的林昆几个人也没动,人群自然给三名警察让开了一条路,三名警察冲到人群中间,看到了地上躺着几个人,还跪着一个,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为首的警察更是眉头一跳,一脸怨怒。 “谁打的人!” 为首警察高声大喊,锐利的目光这才落在林昆的脸上,一瞬间,当他看清楚眼前这张吊儿郎当嘴角歪嗒嗒叼着烟卷的脸后,脸上的怨怒顿时变成了满脸的倒霉相,他的第一反应是当作什么都没看见,然后不顾跪在地上的那个经常孝敬自己的黑胖子的死活转身就走,可是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啊。 “孙局长,好巧啊!”林昆笑呵呵的冲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孙局长笑道,这位孙局长不是别人,之前在中港大学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曾见过面。 孙局长抽动了一下僵硬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太难看的笑容,“林,林先生。” 林昆笑着说:“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要不我跟你去局子里做个笔录?” 年过中年的孙局长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我把这几个人带回去就好,林先生是耿局长的朋友,人品肯定错不了,这几个人平时就在这附近为非作歹,我早就该抓他们回局里好好教训教训,今天幸亏林先生帮忙抓住。” 林昆笑着说:“孙局长,你太过客气了。这么说,你认得这几个人?” 孙局长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脸上堆着难看的笑容说:“认识,这几个小子在这一片臭名昭著,之前我就曾抓过两次进局子里,到现在还是屡教不改!” “行,孙局长,那你再把他们带回局子里管教管教吧,这样的小流氓,别再让他们妨碍到了老百姓。”林昆笑着说,他也不打算难为这孙局长,更不愿意在这多墨迹,整条小吃街还有那么多的美味没品尝呢,得抓紧时间。 “好的,没问题!” 孙局长一挥手,身后的两名警察便强行将黑胖子和几个小弟拉了起来。 人群还围着不散,中年夫妇心惊胆战的站在林昆的面前,他们那患有自闭症的女儿抬着头面色平静的看着林昆,林昆冲中年夫妇笑了笑,低下头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转过身把顾微叫到了身边,凑在她的耳边小声说:“借点现金。” 顾微看看小女孩一家三口,又看看林昆,小声的说:“要多少?那么一个小摊位,一千块够了吧?” 林昆咧嘴笑着小声说:“别那么小气嘛,就当存钱了,以后来吃烤豆腐不用花钱了。” “切!” 顾微从她那精致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沓崭新的人民币,直接递给中年夫妇,脸上换上一副近人的笑容,指了指林昆说:“喏,他给的,收下吧。” “不不不,我们不能要。”中年夫妇连连拒绝,这一万块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够夫妻俩好几个月的收入呢,他们和林昆素不相识,怎么也不能收这个钱啊。 “放心啦,大哥大姐,他有钱!”顾微斜的瞥了林昆一眼,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