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舞者的灵魂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七十九章:舞者的灵魂

第六百七十九章:舞者的灵魂 赵磊如此的有信心,可不是空穴来风年少轻狂,他事先派人潜入百凤门内部调查过,对夏卉的一些信息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夏卉的特长在于唱歌,舞蹈却是一点功底也没有,才经过短短不到半个月的训练,赵磊就不信那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能练出个什么来,夜场表演讲究的不光是唱歌,还要有舞台表演,舞蹈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必须的一项,另外今天晚上的三位评委当中,有两位是舞蹈出身,对于舞台格外的关注,不会跳舞的夏卉绝对是劣势占尽。 相比之下,一向能歌善舞的吉拉和舞蹈出身的小爵爷则是优势占尽,想不赢都难。 赵磊领着两个保镖和周晓雨潇洒的离开,不羁的背影充满了自信,这样似乎还不够,还有意无意的歪起了脖子,像极了电影里那些活不过第三集的得志小人。 “哼,可恨!” 章小雅看着赵磊的背影忿忿的骂道。 “呵呵……” 顾微冷笑了两声,倒没有说什么,不过眼神中尽是鄙夷之色,显然不怎么待见这位张狂的公子哥。 林昆笑了笑没说什么,和意味深长向他看来的周晓雨对望一眼,却是担心这丫头会有什么不测,随着他要施展计划的时间越来越近,这倔强的小丫头待在赵磊的身边势必会越来越危险,劝她离开她又不肯,真不知道这小丫头到底要怎样,这小丫头和她姐姐比起来,最要命的就是这倔强的性格。 不败传奇的歌声落罢,小爵爷和吉拉摆了一个酷酷的造型,音乐戛然而止,场下的掌声却是如雷般震撼,热烈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刚刚惊起一番云涛的玫瑰。 林昆抬起双手鼓掌,脸上挂着平静的笑容,台上的两人怎么说也是从百凤门出去的,人家不仁,但他不能不义,再说刚才两人的表演也确实是精彩。 此时,林昆的心里并没有最初的那股子好胜心理,不管夏卉今天晚上表现的怎么样,他都从容的对待,即便因此百凤门的生意会受到影响,他也不愿意将所有的压力都架在夏卉的身上,她毕竟只是一个刚入社会不久的小女孩。 林昆是这么想的,可夏卉却不这样认为,小姑娘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甚至有时候会心甘情愿的受些委屈不吭声,但只要她戴上麦克风,站在舞台上,她就有一颗永远都不服的心,她也曾和刘刚谈过,知道这次歌皇大赛对百凤门的重要性,如今就算是不为了她自己不服输的心,为了林昆也要拼尽全力的拼一把,所以这段时间的练习,她都是一次一次挑战自己的极限,负责训练她的几位老师多次的劝她不能这么练,身体吃不消容易落下伤病,可小丫头执意不肯,还不准所有人将她拼命练习的事情告诉林昆。 不败传奇的两人退出舞台,两位主持人站在舞台上也是一脸的兴奋赞扬了一番,随后隆重的介绍道:“接下来登场的这一位,我们在场的每一位观众都很熟悉,她来自我们中港市的一个小镇,她的嗓音透着清澈灵动,轻轻的一唱就能唱入我们的心底,有时候灵魂是寂寞的,唯有歌声是解脱……” “下面有请我们心目中的清纯女神夏卉登场!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你们的掌声在哪里!” 哗…… 现场又是一片人声鼎沸,掌声如雷直震霄汉,这气势甚至比刚才不败传奇登场时还要热烈。 夏卉一身简单大方的舞台装,头发盘在脑后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特写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就像是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朵洁白的白莲花上,清灵无瑕。 林昆望着台上,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而此时台上的夏卉,抛开台下所有的欢呼声,眼眸中那一阵清澈而又坚定的目光,脉脉的望向台下的林昆。 在那么一瞬间,两人目光相碰,林昆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继而明媚如同天空中的炯日,夏卉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副轻松开心的笑容,眼神更坚定了! 林昆心头忽然一亮,那本来顺其自然的心态,忽然间发生了九十度的转变,忽然间对台上站着的清纯小丫头充满了信心,她怎么可能比不败传奇差!? 音乐响起,台下安静,所有人默契的目光聚焦在台上的夏卉身上,随着音乐缓缓的流动,像是空山之中的一潺溪水,轻灵剔透,蕴藏着大山无穷的智慧。 夏卉双手抬起,身子轻盈的像是一个蝴蝶,两只手交叉在头顶,做了一个西方巴黎舞蹈标准的造型,台下的所有人屏气凝神,惊讶的看着这位女神,心说难道她是要在夜场的歌唱大赛上跳巴黎舞,那可这真是疯掉了,即便巴黎舞跳的再好,也得考虑到今天比赛的背景——夜场,夜场需要的是劲爆! “她是要跳巴黎舞么?” 章小雅一脸的疑惑担心,声音喏喏的道,她知道台上的这位是百凤门的参赛选手。 林昆笑而不答,夏卉没有提前告诉他今天的表演,但他此时对她的信心却是爆棚。 果然…… 就在台下的众人提心吊胆之际,夏卉手中的手势突然一变,确切的说是剧场里的音乐突然间发生了变化,那舒缓的如同空山流水一般的音乐,陡然间攀升劲爆,仿佛化作了滔滔不绝的惊涛骇浪一般,激动的每个人的内心跌宕起伏。 夏卉手上的动作忽然间的变化就如风驰电掣一般,那一双纤细柔软的手臂,配合着那妖娆的纤瘦身段,瞬间扭动出一股说不出的劲爆美感来,这种舞蹈的具体风格不好说,说是机械舞吧还差了那么一点味道,说是蛇舞吧又稍稍硬朗了一些,总之不管怎么样,这舞蹈是极具有观赏性与震撼性的。 台下的观众瞬间沸腾了,众人举起了双手大声的鼓起了掌来,夏卉的身姿随着音乐舞动着,每一个音符都在她的身上完美体现,这一份难得的音乐舞感,恐怕就是专业的舞蹈老师来了,也都拍手叫好,如果告诉在场的任何一位观众,这位在舞台上舞的淋漓尽致的姑娘,过去从未接受过正规的舞蹈训练,十个人里面怕是有十一个人不相信,夏卉靠的不光是天分,而是天分和努力,再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心! 林昆举起双手大声的鼓了起来,这小妮子简直太超乎他的想象了,同时内心感动的无以言表,那深深的感动化作了鼻尖的一丝酸楚,这小丫头为了今天的表演,到底背着他付出了多少?她为什么要这么拼,为了他值得么? 前奏落罢,歌声响起,夏卉站直了身体,那清澈透亮的歌声从她的喉咙里唱响,众人只觉得身上一片的鸡皮发麻,那动听的歌喉刺激的神经发痒。 最优质的vip座位上,赵磊那本来得意的脸色,渐渐僵硬,渐渐铁青,他看着台上的夏卉,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脸上更是不可思议,嘴上喃喃的道:“这,这怎么可能!” 周晓雨暗暗抿嘴偷笑,赵磊忽然转过头,吓的她赶紧抿紧了嘴唇,赵磊暗暗咬紧牙关问:“这,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不会跳舞么,刚才怎么会……” 周晓雨摆出一副惶恐的模样,安慰说:“别着急,她跳的可没有吉拉和小爵爷好。” “是么?” 赵磊抓着周晓雨的手问。 “当然是了,她的舞蹈很简单,哪有吉拉和小爵爷跳的劲爆,评委老师可比我们懂的多,你放心,这次比赛咱们胜利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周晓雨说。 赵磊深呼了一口气,仔细的想了想,周晓雨说的确实有道理,夏卉刚才舞跳的是不错,但终归都是一些简单的动作,不如吉拉和小爵爷的表演有震撼性,想到这他脸上的表情渐渐舒缓了下来,又恢复了方才的那一丝得意。 夏卉唱完,台下轰然的掌声再次震动的整个剧场都跟着共鸣,主持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登台,登台后第一句就问台下的观众:“夏卉唱的好不好!” “好!!” 铺天盖地之势。 “再来一首要不要!” “要!” 台下的观众异口同声。 主持人笑着说:“刚才只是开一个玩笑,今天是比赛,感谢夏卉带给我们精彩的表演,以后大家如果想听她唱歌,可以到夏卉所在的酒吧里听。好了,今天晚上南城区的冠军晋级赛到此为止,有请我们三位专业评委老师点评!” 众人的目光唰的一下落在了评委席上,评委席上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年纪都在五十岁以上,都是中港市老一辈的音乐艺术家,这三人中两人是舞蹈出身,对舞蹈有着独特的见解,另一位则是歌唱出身,对声乐及歌唱的技巧方面把握的很到位。 这三人先点评了南城区最先登台的那位选手,三人说话很圆滑,先是表扬了选手一番,然后说了一句透露三位评委以及台下众观众心里话的话——“和另外两位选手相差太大,很遗憾,如果决策权在我们的手中,你被淘汰了。” 被淘汰的选手并没有任何沮丧,拿着麦克风微笑着对台下的观众们说:“这场比赛我输的心服口服。” 观众们为这位精彩的歌唱表演者奉献了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点评的是吉拉和小爵爷的不败传奇组合,三位评委老师同样是先表扬了一番,和之前的那位选手不同,一直到最后三位评委老师也都是在表扬,只是最后的时刻三人一起惋惜了一声,脸上很是为难的模样,由其中一位年纪最长的女评委老师说:“如果不是遇到了夏卉,我们很容易做出判断,但你们两组选手遭遇到了一起,却是给我们评委老师出了大难题了。” 这位年长的女老师就是舞蹈出身,她将目光看向了静静站在一旁的夏卉,脸上露出慈蔼的微笑,说:“夏卉,从你的身上我看了舞者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