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碰我儿子下场很惨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七十五章:碰我儿子下场很惨

第六百七十五章:碰我儿子下场很惨 如果不是因为邱瑞阳把澄澄推进了水里,林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对初中生动手,眼前这几个小初中生自己以为很牛x的扑过来,结果林昆啪啪的几个大嘴巴子抽过去,一个个捂着脸颊全都趔趄的倒向一旁,轻的嘴角流血,重的牙直接都被抽了出来,林昆这一下可是没手下留情。 “我尼玛!” 邱瑞阳在学校里就不是个好学生,否则也不会对一个幼儿园的小孩子动手,被打了之后这厮不服气,从包里掏出一把蝴蝶刀就向林昆剐了过来。 林昆红着一双眼睛,麻痹的敢动老子的儿子,老子非虐的你一辈子都胆战心惊不可,管你特么的是不是初中生,照虐! 匕首挥舞在半空中,林昆直接一脚飞踹,迎着邱瑞阳握着匕首的手腕就踢了过去,这一脚力道十足,而且速度极快,顿时就听咔嚓的一声脆响,骨头断裂的声音,邱瑞阳应声惨叫,喉咙似乎都要撕破了,手中的匕首嗅的一下飞了出去。 林昆可真没打算惯着这逼孩子,紧跟着原地一个飞踹跟了上去,44码的大脚板子直接踹在了邱瑞阳的胸脯上,邱瑞阳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连基本的躲闪之力也没有,一声低闷的痛叫,嘴里头顿时喷出一口血水,五脏六腑感觉都要被踹裂了,整个人凌空的就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摔倒了五米开外! 其他的几个初中生本来还想上,但一看这阵仗,顿时全都懵了,他们都是一些在学校里舞舞喳喳的,真到社会上遇到了狠茬,马上就蔫吧了。 “给我站住!” 林昆冷冷的冲几个想要跑的初中生冷喝,几个初中生一哆嗦,谁也不敢动了。 “前两天去推那幼儿园的小孩,你们几个都在场不?”林昆冷冷的问。 “不……” 有人哆哆嗦嗦的要说话,林昆马上打断,“要是敢撒谎,比他还惨!”伸手指了一下五米外正躺在地上咿呀撕心裂肺痛叫的邱瑞阳。 “在……” 几个人胆小怯弱的说道。 林昆目光冷冷的扫视几个人,“都谁动手了!?” 几个人支支吾吾的害怕道:“我们都……都没动手,真没动手。” “滚!” 林昆冷冷的喝出一个字,几个初中生立马夹着尾巴仓皇而逃。 此时,大江饭店里,吧台后的收银员正磕着瓜子,一脸兴奋的望着外面,邱大江走过来绕到柜台后笑着问:“小孙啊,看什么呢?”说着,还在这小孙的小屁股上悄悄的捏了一把。 小孙扭捏一下,并没有生意,而是翻了个媚眼说:“外面呢,正打架。” “哦?”邱大江向外面看去。 “刚才那个男的两记飞踹,直接将地上的小伙给干趴下了。”小孙一脸兴奋的说:“本来还有其他的人,结果全都被大打跑了!” “呵,这么牛呢!跟我年轻时候差不多啊,我一下子能打五六个!”邱大江边看着边说,突然疑惑了一声:“咦,那不是瑞阳的自行车么?” “是啊,瑞阳人呢?”小孙也是疑惑了一声。 “次奥!” 邱大江的眉头突然紧皱起来,一抹戾气从眉心处跳跃了起来,旁边的小孙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邱大江已经冲了出去,并丢下一句:“马上叫上店里所有的兄弟,去外面干死那小子!” 小孙怔神,然后才反应过来,目光再次落在倒在地上的小青年,那……那不正是老板的宝贝儿子邱瑞阳么!自己刚才只看到邱瑞阳被飞踹,一时间还没认出来,现在仔细这么一看,哎呦这个惨哦! “尼玛的,给我住手!” 邱大江狂奔而出,冲着林昆边咆哮道,并且挥着拳头奔着林昆就过来。 林昆呵呵一笑,看邱大江的年纪和外貌,和地上的邱瑞阳十分相像,自然就猜到了来的是邱瑞阳的老子,这一下好么,你儿子把我儿子推进了水里,我就先打了你儿子,再把你这当老子的也给削了! 邱大江抡在半空中的拳头冲着林昆的脑门就力劈而下,眼看着就要砸中,林昆突然一抬手,将他的手腕紧紧的握在手中,邱大江生的不高,但好歹身形十分的魁梧,这一拳是他拼尽全力的一记重拳,结果没想到就被林昆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给握住了,他整个人顿时一愣,紧接着拼了老命的也要讲拳头给拽回来,可他哪里拽的动,林昆的那只大手就像是铁钳一样将其手腕牢牢的锁住。 邱大江马上挥出了另一只拳头欲打,这时林昆握着他手腕的大手稍稍的一用力,隐隐中一丝骨头被捏紧的声音传来,邱大江顿时惨叫一声,整个认一下子仿佛被捏住了命门一样软了下去…… 林昆毫不客气的一记重拳挥出,冲着邱大江的面门,接着就听砰的一声,邱大江喉咙里又是一声痛呼,整个人两眼一黑,脑袋光子后仰着就向后倒去,林昆又是一季直踹踏在他的胸口上,然后握着手腕的大手一松,邱大江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倒退,摔倒了五米开外。 大将饭店里一下子冲出了十多个伙计,但看这十多个伙计,一个个都是满面油光,生的身宽体胖,先不说他们的战斗力如何,光着一个个身上的气势,就够唬一般人一个跟头,可咱们的林大兵王是一般人么? 几乎与此同时,早就停在饭店正街对面的一小溜面包车的门哗哗的全开了,里面马上冲出了五十多个精壮干练的打手,一个个的手里头全都拎着钢管,横穿着马路就向饭店这边奔了过来,边奔边大声的冲着边喝喊道:“别动,都特么的别动,老实的站着!” 饭店里冲出来的这十多个凶神恶煞的伙计,顿时就懵了,就连旁边经过的路人,一个个也都吓得懵的愣在了原地,一些个反应快的赶紧躲得远远的。 狗哥率先跑到了林昆的跟前,恭恭敬敬的喊了声:“昆哥!” 林昆皱着眉头说:“阿狗,我不是说听我的命令行动么,这……” 狗哥低着头道:“昆哥,眼看着你被这群家伙包围,兄弟们的心里头都着急。” 林昆无奈的笑着说:“那好吧。” 狗哥道:“昆哥,接下来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先等等。” 林昆走到了邱瑞阳的身边,弯下身来扯着这小子的衣领,一把将其拎了起来,冷笑着说:“小子,你把我儿子推进了水池里,这事可没这么轻易的就完,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育教育你,幼儿园的小孩你可以欺负,但是欺负到我林昆儿子的身上,我就要你后八辈子的悔!” 啪啪啪…… 一连串三个大耳刮子就打了下来,邱瑞阳本来就已经被打的晕头转向,这么一来几近昏厥了都。 旁边邱大江见自己的儿子被打,也不顾周围多少的人,强行的站起来就向林昆扑过来,林昆一手丢到手中的邱瑞阳,一脚揣在了邱大江的胸口上,骂道:“麻痹的,你养的玩意儿你不好好好教育,欺负到我儿子的头上,今天老子就让你们爷俩知道知道厉害!” “把店给我砸了!” 林昆大手一挥,指向饭店,狗哥领着一把小弟呜闹的全都冲了进去,饭店里的客人顿时全都吓得跑了出来,里面顿时砸的叮叮当当。 邱大江顿时傻了眼,饭店里冲出来的那十多个伙计也傻了眼,地上的邱瑞阳还处在半昏厥的状态。 林昆又对身旁的狗哥说:“马上放出狠话,只要是在中港市这地界上,哪位大佬敢容了这混蛋在底盘上开饭店做生意,我就林昆就跟他势不两立!”转过头等着地上懵逼傻眼的邱大江,道:“除非你以后不在中港市混了,要不然这里再没你立足之地了!” 邱大江这时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竟因为儿子惹上了个惹不起的人物,但一切都晚了,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产业被砸了,本来仗着开个饭店,认识了不少道上的人,可…… 这时,又有两个面包车赶了过来,车上跳下了十几个人,邱大江倒在地上,一看到这些人过来,本来绝望的脸上马上焕发了生机。 “东哥!” 邱大江远远的喊了一声。 结果这东哥还不等到跟前,狗哥身旁剩下的十多个人马上便主动冲了过去,不过却是没对他们动手,林昆眼神示意了一下,狗哥走了过去,报上名号说:“我们是百凤门的,这事你们要管么?” 一听到百凤门三个字,这东哥的脸色顿时铁青成了猪肝色,看了看地上的邱大江,旋即嗝都不打一个,转身就带着小弟们走,边走边骂骂咧咧的小声说:“这邱胖子,得罪谁不好,特么的得罪百凤门!” 邱大江刚刚燃起希望的脸,顿时又陷入了深不见底的绝望中。 饭店砸的稀巴烂,父子俩被打的站都站不起来,林昆最后冷冷的冲着父子一笑,语气淡淡的说:“记住了,这就是碰我儿子的下场!” 林昆转身离开,狗哥也带着人离开,一群人来也快,却也快。 傍晚的时候,林昆回到了医院,正好医生刚刚检查完毕,澄澄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楚静瑶办理完了出院手续,便和林昆一起接澄澄出院。 回到海辰别墅区,七号别墅,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离开几个月,回首再一看却像是就在昨天一样,林昆睡的阁楼没动,刚一进别墅的大门,小海冬青和小灰灰这两个聪明的小家伙,马上闻着味道向林昆扑了过来,两个小家伙一个往林昆的怀里扑,一个往林昆的肩上飞,林昆蹲下身来,小灰灰扑到他的怀里后,用他的小舌头在林昆的脸上舔啊舔,小海冬青则用它的小嘴在林昆的脸上蹭啊蹭。 晚上澄澄睡着了,林昆来到了二楼的客厅,章小雅和陆婷对林昆的归来没太多的惊讶,她们都知道林昆在中港市,晚上的时候也都很默契的躲在屋里不出来,给林昆和楚静瑶留空间。 楚静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林昆笑着坐在了她旁边,楚静瑶拿起手机,点开了一条微博,递到林昆的跟前,“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林昆看了一眼微博,是今天又人把他砸饭店的事发到了网上,他满不在乎的一笑,吊儿郎当的说:“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敢碰我儿子就是这个下场,我看以后谁还刚碰我儿子!” 楚静瑶无奈的一笑,真拿这个无赖没办法啊,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却比谁都蛮横,不过她心里头还是蛮甜蜜的,过了一会儿对林昆说:“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林昆笑着说:“催我呢?” 楚静瑶恨恨的白了他一眼,林昆马上又咧嘴笑道:“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楚静瑶的白眼更白了,林昆笑着说:“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早上,我待得时间久了,怕对你们母子俩不好,这回我不想你们卷进来。” 楚静瑶静静的沉默了一下,“走吧,跟儿子说清楚就行。” “恩,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林昆起身往三楼的阁楼走去。 楚静瑶突然站了起来,看着他的背影说:“你放心,我和潘剑学长不会……” 林昆笑着转过身,咧嘴笑道:“我放一百个心。” 第二天一早,林昆早早的起床,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全程小灰灰和小海冬青陪着,这两个小家伙对他的思念可一点不比澄澄少,只不过这两个小东西不会说罢了。 一家人开心的吃完早餐,林昆送澄澄去学校,车上林昆就把要离开的话和澄澄说明白了,尽管小家伙依依不舍,但还是和林昆拉了勾,约定林昆出完差后再也不分开了,林昆抱着儿子深深的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