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温馨早餐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七十四章:温馨早餐

第六百七十四章:温馨早餐 “都是小孩子之间的事,你就别问了。”楚静瑶不想把事情告诉林昆,是怕他又去惹事,那孩子推了澄澄是不对,但楚静瑶怕去找了那孩子的麻烦以后,那孩子经常会到学校骚扰澄澄,所以就想把这事忍下来。 “不行!” 林昆态度强硬的道,“我儿子都被人欺负了,我这个当爸的要是不站出来,那还算什么合格的爸爸,你赶快告诉我那小子是谁,家住哪!” “你就不能小点声,澄澄醒了怎么办?”楚静瑶看了一眼澄澄,冲林昆皱眉道。 林昆压低了声音,但语气更坚决的道:“楚静瑶,你必须告诉我!” 楚静瑶见实在拗不过林昆,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林昆,推澄澄的那个孩子是市中心幼儿园隔了一条街的初中生,那天澄澄和刘小刚几个孩子偷偷溜出学校去不远的一个小广场去玩,就遇到了那个初中生,当时澄澄他们几个坐在水池边的长椅上晒太阳,那个初中生和另外的两个初中生过来让澄澄他们让开,澄澄不肯,就被推下水了。 “靠!” 林昆气的拳头直哆嗦,“就是推下水?那小子有没有打澄澄?” 楚静瑶道:“听刘小刚他们几个孩子说,就是推了澄澄几下,刘小刚他们几个也被推了,但就澄澄被推进下了水。” 林昆咬牙说:“那小子家住哪?叫什么名字!” 楚静瑶说:“你要干嘛?” 林昆说:“家住哪!叫什么名字!” 楚静瑶说:“林昆!你别惹事,你去找那孩子的麻烦,万一那孩子以后经常的找澄澄麻烦怎么办,他比澄澄大那么多,澄澄肯定会受欺负的!” 林昆冷声道:“敢动我林昆的儿子,我不打的他全家都老老实实的,就不姓林!” 楚静瑶道:“我确实打听过那个学生,他爸爸也不是个善茬,我知道你能打,可万一你要是惹出了什么事,被警察抓紧了监狱,我怎么和澄澄说!” 林昆目光坚定的看着楚静瑶,再一次说道:“告诉我,那学生家住哪,叫什么名字!” …… 下半夜的时候,楚静瑶实在熬不住睡了过去,林昆整个晚上都打起精神,负责观察澄澄的反应,点滴快打完了去喊护士过来换药。 护士三十多岁,早上楚静瑶醒的时候,正好又过来查看澄澄的情况,这会儿林昆出去给楚静瑶买早餐了,护士笑着对楚静瑶夸赞说:“你家孩子他爸可真够细心的,昨天一晚上都睁着眼睛没睡呢,这孩子一看就是亲生的。” 楚静瑶笑了笑,对护士大姐说了声谢谢。 护士把澄澄腋下夹着的体温计拿起来看了看,一脸喜色的对楚静瑶说:“看吧,这有爸爸的关爱就是不一样,孩子的烧已经退了。” “真的?”楚静瑶惊喜的道。 “可不是怎么,你看。”护士把体温计递到楚静瑶的面前,楚静瑶认真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去摸澄澄的额头,真的不那么烫了。 “怎么啦?” 林昆正好买早餐回来,护士笑着对林昆说:“你家孩子的烧退了。” “哦?”林昆惊喜的走过来,看了看体温计,又摸了摸澄澄的额头,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儿,“真的不烧了,哈哈,这真是太好了!” 护士笑着说:“不过医生叮嘱过,今天孩子还需要留在医院里观察一天,确定稳定了晚上才能离开,你们先别着急让孩子出院。” 护士走了,林昆和楚静瑶的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容,林昆把手里的早餐放在桌子上,笑着对楚静瑶说:“熬了一晚上,肯定饿了吧,快吃吧。” 楚静瑶看着桌子上早餐,又转过头看看林昆,“以前你在的时候,每天早晨都会有现做的早餐,卖相比这个好多了,味道应该好的更多。” 林昆笑着说:“别要求那么高了,先填饱肚子,等我办完了事就回去个你做,不过我可说明白了,你喜欢不喜欢我没关系,但你要是再敢因别的男人而心乱,我二话不说……” 楚静瑶拿起油条掰了一块,语气凌厉的问:“你想怎样!?” 林昆一脸严肃,“我就弄死他我!” 楚静瑶被林昆这严肃而又木讷的模样逗的抿嘴一笑,“瞧你这点出息。” 林昆咧嘴一笑,“我这辈子都没想过要有大出息,但至今混的还算不差,我千军万马里都取过敌将的首级,你一个女人我还摆不平?”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爸爸……” 澄澄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这会儿正眨着一双明显清澈多了的小眼睛看着林昆,小家伙抿嘴偷着乐,“你刚才是不是和妈妈在打情骂俏啊!” “啊?” “我都听到了,你说要摆平妈妈。”小家伙嘻嘻的笑道:“爸爸,我支持你!” “哈哈,好,儿子,你一定饿了吧,想吃什么,爸爸马上给你买去!” “我想吃小笼包。” “得嘞,爸爸马上回来!” 林昆不顾身旁的楚静瑶正黑着脑门,早已经脚底抹油去给儿子买小笼包去了,谁说母子才贴心了,明明是父子更贴心嘛,楚静瑶现在的心里头怎么那么酸呢…… “嘻嘻,妈妈,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呀。”澄澄一副乖乖的模样道。 “你这小子就这么就把妈妈卖了呀?”楚静瑶故意装出生气的模样。 “哪有啦,妈妈本来就应该是爸爸的女人么。”澄澄一副单纯的小模样说。 “小坏蛋,你就是把妈妈给卖了!”楚静瑶轻轻的用手指头戳了下澄澄小脑门。 “嘻嘻,那也不是卖给了别人,是卖给了爸爸。”澄澄开心的笑道,又问:“对了妈妈,爸爸是昨天回来的么?是坐大飞机回来的么?” “额……嗯。”楚静瑶笑了笑。 “那爸爸还走么?”澄澄一副可怜巴巴的小表情问,他昨天晚上已经问过林昆了,但脑袋发烧昏昏沉沉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爸爸呀。”楚静瑶笑着摸着澄澄的头说:“爸爸还有一个任务没执行完,等执行完了就回来了,就再也不离开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 “那个潘叔叔呢?”澄澄的小脸马上不怎么晴朗了。 “潘叔叔是妈妈的朋友,你先不要对潘叔叔那么大的意见,小孩子要讲礼貌。” “不,我就是没礼貌的小孩。” 澄澄倔强,楚静瑶也拿宝贝儿子没办法。 林昆很快就拎着小笼包回来了,澄澄马上开心起来,“哇哦,好香的小笼包哦!” 林昆拿着一个小笼包放进了澄澄嘴里,澄澄美美的嚼了起来,“好吃好吃!” 林昆笑着说:“说,什么馅的?” 澄澄想了想说:“嗯,有虾仁,有鸡蛋,还有韭菜……” 林昆笑着说:“儿子,可以嘛,这都能吃出来啊!再吃吃这个看是什么味的?”又拿起一个小笼包放进了澄澄的嘴里。 澄澄又嚼了嚼说:“这个好像是牛肉圆葱的。” 林昆笑着道:“可以嘛,这个也猜对了!” 澄澄笑着说:“爸爸,还有么,让妈妈也猜一个!” “哦?” 林昆回过头看楚静瑶,楚静瑶马上把阳光挪开,显然她是有点馋了…… 林昆拿起一个小笼包,放到楚静瑶的嘴边,楚静瑶作势要躲开,林昆笑着说:“都已经送嘴边了,给点面子嘛,儿子看着呢。” “是呀,妈妈,我正看着呢。”澄澄眨着小眼睛说。 “小东西,妈妈白生你了,你就和你爸爸一伙吧!”楚静瑶笑着说,然后张开了嘴,林昆笑着把小笼包送进去,她嚼了嚼抿了下嘴唇说:“孜然羊肉的吧。” “嘿!”林昆笑着说:“你们娘俩还真都挺厉害的,居然全猜对了!” 林昆小笼包买的不少,但这娘俩一个是大病初愈,一个是饿了两顿没吃饭,结果一顿下来全把小笼包吃了,就剩下最开始买的那份豆腐脑和油条了,林昆坐在一边吃着油条,喝着豆腐脑,一脸的开心。 下午,林昆借口说要出去办点事,离开了医院,澄澄可怜巴巴的问林昆还会回来么,林昆笑着说会回来,澄澄眨巴着小眼睛说不准撒谎,还非要和林昆拉了钩才让林昆走。 林昆给狗哥打了电话,让他准备几十号的小弟待命,一会儿到始终的xx街的大江饭店门口集合,叫狗哥先别让小弟们声张,等他的命令行事。 林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钟了,到了大江饭店的时候也快五点钟了,又在饭店门口等了将近二十多分钟,眼看着几个初中生骑着山地车过来,其中一个焗着黄色的头发,校服上画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男生,拐个弯就往饭店的门口走,路过林昆的野马车旁的时候,这几个初中小子还打了个口哨。 林昆从车上下来,冲着那个黄毛小子就喊了句:“邱瑞阳!” 黄毛小青年马上停下车,回过头看着林昆,呵呵笑道:“叔叔,你谁啊?” 这时,其他的那几个小青年也都停下了,一起向林昆看了过来,眼神里颇为玩味,这一看就是成天在学校里舞舞喳喳便以为自己是社会人的小崽子。 林昆嘴里叼着半截烟卷,向邱瑞阳走了过去,脸上的笑容人畜无害,语气也是很随和的说:“你前两天推了一个幼儿园的小孩下水?” 邱瑞阳眉头一皱,回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小伙伴都在身边,转过头哂笑一声对林昆说:“叔叔,你谁啊,怎么还跑这来多管闲事了?就那小逼孩子我推他怎么了,还跟我说他爸爸是超人呢,狗屎!” “呵……” 林昆嘴里头抿着烟卷,冷笑一声,然后突然一个巴掌就抽了过来,这个邱瑞阳知道林昆来者不善早有防备,但没料到对方出手这么快,尽管提前向后退了一步,但脸颊还是被打个正着,猛的一步趔趄。 “给我干他!” 邱瑞阳没等站稳脚后跟,就冲身旁的几个小伙伴喊道,几个初中生顿时如狼似虎的向林昆扑过来,一个个那霸气的小模样,这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