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澄澄发烧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七十三章:澄澄发烧

第六百七十三章:澄澄发烧 “她们……” 闵红欲言又止,林昆猜出了其中端倪,笑着说:“算了,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什么杀父杀母之仇的,没什么过不去的,何况你们小女生之间能有什么事?不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么。” 闵红被林昆说的尴尬脸红,可又找不到反驳的勇气,似乎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对,过去自己和童小娇之间,不就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么。 林昆把闵红安排在青山绿水畔,安排在别的地方他也不放心,闵红对这个新的住的地方很满意,林昆到走廊里抽烟,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楚静瑶打过来的,林昆笑着接听了电话,不等他说话,对面就传来了楚静瑶焦急的声音,“林昆,你快过来!” …… 野马车奔驰在城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的红灯,最终奔进了位于市中心的儿童医院大院,林昆从车上下来,便跑进了医院的急诊大楼,二楼的一间高级病房外,楚静瑶刚从里面出来。 “静瑶,澄澄怎么样了!?”林昆一把握住楚静瑶的手,焦急的说。 “医生说暂时没事了,只要今天晚上不发烧,病情就算稳定下来了。” “那要是发烧呢!” “要是再发烧,有可能会引起肺功能的衰竭,后果恐怕不太乐观。” “靠!” 林昆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几近发狂的吼道:“澄澄什么时候发的烧,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我也没想到会突然变的这么严重,本来以为只是小发烧,和正常的时候一样,吃点药打两个点滴就好了,没想到今天突然这么严重。” “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林昆瞪着一双眼睛怒吼道。 潘剑这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站在林昆的身后就训斥道:“小点声,还有没有点素质了,这里是医院,不是在你们家里!” 林昆转过身,直接一个大巴掌打在了潘剑的脸上——啪!这一下的出手力道极重,潘剑完全没有防备,被打了一个大趔趄,嘴角顿时溢出了血丝。 “你,你怎么还打人!”潘剑捂着脸颊道。 “我去你妈!”林昆抬起脚又是狠狠的一脚踹了过来,潘剑眼看着大脚板子过来,就想要躲闪,可他哪里能躲的过咱们林大兵王的重踹,砰的一声被踹了个正着,整个人痛叫一声,佝偻着腰就趴在了地上。 “林昆!” 楚静瑶拽住了林昆的胳膊,这时医院的保安见这里有情况也过来阻止,林昆红着一双眼睛,瞪了跑将过来的两个保安一眼,浑身的杀气顿时鼎沸到了极点,把两个跑将过来的保安顿时吓的往后一缩。 “澄澄昏迷后一直要见你,你快进去看看吧……”楚静瑶乞求的看着林昆。 林昆甩开了楚静瑶的手,推荐病房的门走进去,楚相国正陪在病床旁,床上澄澄正昏迷着,脸颊红红的,胸口起伏着,看着就让人心疼。 楚相国冲林昆点点头,林昆也神色凝重的点了下头,来到了床边。 楚相国道:“澄澄一直喊着你的名字,你留下来陪陪他。” 林昆嗯了一声,坐在了床边,伸手握住澄澄的小手,小家伙的手热乎乎的,林昆低下头在他的脑门上轻轻的亲了一下,澄澄迷梦着眼睛说:“爸爸,是你回来了么爸爸?” 林昆笑着说:“是啊,是爸爸回来了,你都不乖,怎么能让自己生病了呢?” 澄澄强行的迷蒙开一双红红的小眼睛,虚弱的道:“爸爸,澄澄没有不乖,是前两天和小刚他们出去玩的时候,被大学生哥哥不小心推到了花坛边的鱼池里着凉了,我也不想生病,害爸爸和妈妈担心。” 林昆慈爱的笑着说:“嗯,爸爸不怪澄澄,爸爸是心疼澄澄生病。” 澄澄嗫嚅着嘴角,问:“爸爸,我感觉我病的好重,我会死掉么?” 林昆心疼的握着小家伙热乎乎的小手,说:“傻孩子,怎么可能会死呢,你才这么小,而且发烧又不是什么治不好病的,放心吧,有爸爸在这里陪着你,一切都会好的!” 澄澄嘴角虚弱的笑了笑,说:“爸爸,我想让你和妈妈一起陪我。” 林昆笑了笑说:“好,爸爸这就去叫你妈妈进来。” “别……” 澄澄拉住林昆的手不肯放开,一脸担心的说:“爸爸,你别走,我怕你一走就又不回来了,你给妈妈打电话,打电话让妈妈过来。” 林昆鼻尖一酸,笑着说:“好,爸爸给你妈妈打电话。”掏出手机给楚静瑶打了过去。 楚静瑶就在门外,潘剑正在她身边抱怨,“这,这是什么人啊,太野蛮了!” 楚静瑶嫌他呱噪,冷冷的说了一句:“学长,你还是闭嘴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回家吧。” “不,我要留下来陪你。” “澄澄不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麻烦你别留在这里让我添堵了,好不好?”楚静瑶皱起了眉头,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正好这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林昆打过来的,估计是病房里有什么情况,赶紧就向病房里跑去。 潘剑一个人愣在原地,愤愤的冲空气挥了下拳头,怨怒的骂道:“靠!” 这一幕刚好被楚相国看到了,楚相国笑呵呵的走过来,拍拍潘剑的肩膀,潘剑没想到楚相国居然在外面,脸上的表情立马尴尬起来。 楚相国意味深长的说,“小潘啊,你父母我都认识,他们在政府里工作了那么多年,也为老百姓服务了那么多年,最终离开华夏去了国外,这里面的原由当年你可能不懂,但现在应该也多知道了吧,你回来追静瑶我不反对,但前提是你不能怀着不好的心思,这这里华夏的东北,你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心思用在我女儿和外孙的身上,呵呵……我就不多说啦。” 潘剑嘴角笑的难看,裤裆里被吓出了一层冷汗,辩解说:“楚叔,你放心,我……” 楚相国笑着打断他,“不用跟我说什么,也不用跟我保证什么,我也就是给你提个醒,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别留在这了,我那小外孙不怎么喜欢你,你在这他的心情不会好。” 潘剑脸色难看的笑了笑,“楚叔,再见。”转身向电梯方向走去。 楚相国眯起眼睛看着潘剑的背影,呵呵的笑了笑。 病房里。 澄澄一只手握着林昆的手,另一只手握着楚静瑶的手,迷蒙着一双小眼睛,嘴角的笑容幸福而又甜蜜,喃喃的说:“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我们一家人快乐的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林昆看向楚静瑶,楚静瑶也看向林昆,林昆没有说话,楚静瑶笑着说:“好,我和爸爸不分开,我们一家人永远快乐的在一起。” 澄澄开心的笑了,令人生怜的小眼神看向林昆,林昆笑了笑说:“爸爸在非洲的任务还没有结束,再有不长时间就结束了,结束就回来了。” 澄澄有些不开心的道:“爸爸,你会不要澄澄么?” 林昆笑着说:“当然不会了。” 澄澄瘪着小嘴角,可怜巴巴的说:“爸爸,那你能答应澄澄么,以后再不要去执行任务了,就这一回,你不要去保卫别人了,就保卫和我爸爸妈妈,好不好……” 林昆笑着说:“嗯,爸爸答应你,以后就保护你和你妈妈。” 澄澄开心的笑了起来,“爸爸,说话算话!” 林昆伸出手指,和澄澄小手指勾上,“嗯,拉钩,一百年都不不变。” 澄澄开心的道:“嗯,拉钩……咳咳……” 澄澄咳嗽了起来,林昆和楚静瑶同时着急起来,两人几乎同时对澄澄说:“澄澄,你快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等天亮身体就好好了!” 澄澄迷蒙着一双小眼睛,一脸幸福的看着为他着急的爸爸妈妈,嗯了一声后,便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没过一会儿,就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林昆和楚静瑶始终都握着澄澄的手,楚静瑶看着林昆说:“你搬回来吧,澄澄需要你,我对潘剑学长其实……” 林昆笑着打断她说:“我现在不能搬回去。” 楚静瑶说:“你生我的气?” 林昆摇头,笑着说:“从别墅里搬出来,是我自己的决定,我生你的气干嘛。” 楚静瑶说:“那你为什么不搬回来?你口口声声的说你在乎澄澄,澄澄他这么需要你,这么想你,你就忍心每天都假装在非洲不见他?还是说,你在外面跟那些个女人暧昧不清令你很陶醉,不愿回来!?” 林昆苦笑着一脸冤枉的道:“静瑶,我不搬回去是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我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你了。” 楚静瑶一脸严肃,冷冰冰的说:“说!” 林昆苦笑着无奈,这要是不说出来,估计非得被楚静瑶误会到死不可,“静瑶,我跟你实话说吧,我准备和赵磊大干一场,这次的夜场歌皇大赛,就是他算计我的一个招数,我已经决定和他针锋相对了,他坏事没少做,我也当是替天行道了。我这时候要是搬回海辰别墅区,以赵磊的阴险,肯定会对你和澄澄下手的,我不想你们卷入到这次的风波中,你能理解么?” 楚静瑶平静的看着林昆,过了一会儿才说:“那你什么时候搬回来?” 林昆笑着说:“等和赵磊的干戈彻底的了解了,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回去的,还是之前的那句话,到时候即便你还没有做出决定,掳我也要把你掳回来!” 楚静瑶呵呵的笑了一声:“你有那个本事?” 林昆咧嘴一笑,“有没有试试不就知道了?” 楚静瑶看了一眼床上的澄澄,忽然又一脸担心的说:“希望澄澄今天晚上能挺过去。” 林昆安慰说:“放心吧,我儿子一定能挺过去的,我相信我儿子!” 楚静瑶嗯了一声,林昆这时又问:“听澄澄说他是被一个大学生推进了鱼池里着了凉才发烧的,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