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处理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六十九章:处理

第六百六十九章:处理 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剩下五个人,校长,教导主任,林昆,耿军狄,小雀斑老师。 小雀斑老师一直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不敢言声,刚才这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幕幕生动形象的烙印在她的脑海里,都能拍出一段简短的小微电影了。 耿军狄之前和学校的两位领导并不相识,主动递上名片笑着说:“两位领导,我是咱们辖区警察局的耿军狄,以后有什么治安上的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 校长和教导主任恭敬的接过名片,他们虽然不知道耿军狄的身份,但刚才从那位孙局长的表现来看,眼前这位看起来仅有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必定职位不低。 果不其然,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耿军狄名片上的职位描述后,两人的脸上多多少少的还是露出了些惊讶之色,耿军狄的名号在北城区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堂堂的破案高手,执法手段刚正不阿,一直饱受城区老百姓的好评。 “原来是耿局长,早就听说过大名,却一直没有见到,今天幸会幸会。”校长笑着伸出手跟耿军狄握了一下,教导主任也伸出手迎上。 耿军狄笑着说:“两位领导过奖了,我耿军狄就是一个人民公仆,哪有什么大名。” 校长笑着说:“那是耿局长过谦了!” 校长和教导主任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可神态举止之间还是隐隐的担心,林昆瞧出端倪,笑着对二人说道:“校长,主任,你们放心,省教委那边肯定再施加不了压力。” 校长和教导主任似懂非懂,只好苦笑。林昆和耿军狄告辞,两位校领导以及那位小雀斑老师送出门外。 支开了小雀斑老师,教导主任办公室里就剩下校长和教导主任两人,学校有六位副校长,六位副主任,但除了正校长和正教导主任之外,其他人都是专攻学术的,真正掌握着学校里的管理大权,就是校长和教导主任两人。 两人已经是多年的搭档了,工作中的同事,生活中的好朋友,他们对林昆最后的那句话并没太放在心上,教委的事岂是随随便便说没事就没事的? 两人坐在沙发上,没有什么话语,脸上愁云惨淡万里凝,手里都夹着根烟,寂静了片刻之后,教导主任抬起头说:“校长,目前来看着姓章的女同学处分不得,首先人家姑娘并没有什么过错,再说要真给了处分,那不变向的和那位耿局长过意不去么,咱们身在北城区,以后还需要他多关照。” 校长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道:“可省教委那边咱们也不好得罪。” 简单的讨论之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过了没多久,教导主任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教导主任起身去接电话,是他省里的一个教育界的朋友打来的,教导主任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道:“什么,你说的是真的么?消息可靠?” 挂了电话,教导主任的脸上幸灾乐祸,校长疑惑的说:“你干嘛这副模样?” 教导主任卖了关子,笑着说:“校长,我知道咱们该怎么处理了!” 校长道:“怎么处理。” 教导主任笑着说:“唐进公然在学校里调戏女学生,从道德上来说有伤风化,从学校的纪律上来也是严重的违规,校方经过深思,给予劝退开除学籍处分!” 校长脸色疑惑,“这,这么处理倒合情合理,只是省教育局那尊大佛怎么办?” 教导主任哈哈的揭开谜底,“刚才我一个在教育局工作的朋友来电话,那尊大佛半个小时前被纪检委带走了,据说犯的事可不少呢,这回肯定得进去了。” 校长难掩的露出惊喜之色,“真的!” 教导主任笑道:“千真万确!” …… 林昆和耿军狄来到车前,耿军狄看到林昆的新座驾后,顿时一脸的惊艳,称赞道:“昆子,你这车简直太酷了,排量……我靠,居然是6.0t的,还能再变态点不!” 林昆把车钥匙抛给耿军狄,笑着说:“怎么样耿局长,要不要跑一圈试试?” 男人哪有不爱车的,耿军狄收敛脸上的表情,转过身一脸严肃的冲两个手下说:“你们先回局里吧,我和这位先生还有点事要去处理。” 两个手下笑着说了声是,转身进了一旁的警车。 等两个手下开着警车走远了,耿军狄马上迫不及待的钻进了车里,林昆笑着坐到了副驾座上,耿军狄发动了车子,熟悉了一下车身的具体操作,摸着车档上的一个格外凸出的按钮,问林昆:“昆子,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林昆笑着说,“等待会上了高速你按一下就知道了。” 耿军狄笑着把车倒了出去,在学校门前的大路上以正常的速度开着,并不觉得这车和普通的车驾驶起来有什么太大的异样,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林昆看出了他脸上的表情,笑着说:“耿局长,咱们上高速上跑一圈吧。” 耿军狄笑着说了声好,开着车便奔着最近的高速入口去,车子上了高速以后,耿军狄猛的把油门踩下,结果并没有出现他意料之中的效果,没有那跑车专有的发动机隆隆的咆哮声,只是和普通的家用轿车一样嗡了一声。 耿军狄转过头,有些失落的看着林昆,“昆子,这车也没什么特别的啊,说是6.0t的,可我怎么感觉连1.6t的不如呢?你是不是被卖车的给忽悠了。” 林昆笑着用眼神指了指车当上的那个凸出来的按钮,“握住方向盘摁一下试试。” 耿军狄恍然,马上摁了一下那凸起的按钮,同时脚底下配合的一脚油门,顿时就听发动机嗡的一声咆哮,这咆哮之势山雷滚滚一般,气势霸道十足! 耿军狄忽然就感觉后背被重重的推了一下,眼前的景物变的迅速的向后倒退,眼角的余光低下一瞥,只见那迈速表上的速度陡然间攀升过百…… 野马车从高速上缓缓的开了下来,耿军狄脸上还残留着速度带来的激情兴奋,两只手握着方向盘,意犹未尽的看着林昆说:“昆子,你这车太霸道了!” 林昆笑着说:“要不你拿去开两天?” 耿军狄笑着说:“算了,现在提倡的是反腐倡廉,我一个月的工资就那么点,要是突然开了这么一辆好车去局里,难免会被落下口实,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林昆笑着说:“那以后什么时候想开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就把车给你送过去。” 耿军狄笑着道:“这么好意思。” 林昆笑着说:“耿哥,咱们之间就别客气了。走吧,先回你局里,然后我再去忙我的。” 耿军狄笑着道:“好哩!” 到了北城区警察总局的门口,耿军狄从车上下来,林昆坐进了副驾座,开着车便往回家的方向走,他打算回家去关心一下昨天晚上刚刚晋级的夏卉,小丫头今天晚上就要参加南城区的决赛了,按照歌皇大赛的流程,今天晚上五大城区决赛出各自的冠军,等到明天晚上五个冠军再争相角逐夺冠。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林昆将车靠边停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周晓雨打过来的,笑着接听电话道:“晓雨,什么事儿啊?好,你把位置发到我手机上,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林昆按照周晓雨发过来的位置驶去,是在东城区的一家咖啡厅。 “欢迎光临!” 门口站着的服务员甜声笑道。 “我找一位周女士,”林昆笑着说。 “先生请跟我来。”服务员微笑道。 林昆跟着服务员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包间,服务员笑着说:“周小姐在里面。” “谢谢!” “不客气,我应该做的。” 服务员退去,林昆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周晓雨的声音:“请进。” 林昆推门而入,周晓雨正坐在窗边喝咖啡,窗外的温软的阳光晒在她的脸上,令他一时间失神想到了周晓雅,周晓雨虽然不及周晓雅漂亮,但同父同母的她们相貌里有七分的相似,见林昆站在门口愣神,她回过头颇为冷艳的笑道:“怎么,想起我姐姐了?” 林昆尴尬的笑道:“没有。”走到周晓雨的对面坐下。 “咖啡我已经给你点好了,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糖在边上可以自己加。”周晓雨笑着说。 林昆笑着说:“谢了。”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抬起头笑着说:“味道刚刚好。” 周晓雨轻抿了一下嘴角,淡淡的一笑,眼神忽然间充满认真的看着林昆,“我像我姐姐么?” “嗯?” 林昆稍稍的一愣,接着笑着说:“像,你们俩同父同母,怎么可能不像。” 周晓雨叹了口气说:“可惜我没有我姐姐漂亮。” 林昆低头抿咖啡,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晓雨又说:“假如你先遇到的是我,会不会也喜欢上我?” 林昆端着咖啡的手僵硬了一下,放下后看着周晓雨说:“这个假如还真不好说。” 周晓雨抿嘴笑了一下,“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什么事么?” 林昆笑着说:“总不会是喝咖啡吧。” 周晓雨笑着说:“当然不是,赵磊把你当成死敌,只是为了喝咖啡把你约出来,我未免也太过冒险了。” 林昆说:“晓雨,听我的,赶紧离开赵磊回学校吧,学习成绩落下了就再复读一年,你上学所有的费用我来拿,包括你爹妈什么地方需要用钱的,我都管。” “呵呵。” 周晓雨笑的有些凄然,悲悯的惋惜道:“我姐真够可怜的,也真够傻的,放着这么一个好男人不要,非要找什么有钱人出过,结果到头来……呵呵,呵呵。” 想起周晓雅,林昆的心底便是抽搐的一痛,浅浅淡淡却又似苍白的笑着说:“我从来也不怪你姐,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只不过有些错可以回头,有些错宁愿知道是错的,也要咬着牙一直走下去,我也从来没有忘了她,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牢牢地把她抓住,不管她怎么样,都不让她离开我。” 周晓雨看着林昆,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优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