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耿局长孙局长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六十八章:耿局长孙局长

第六百六十八章:耿局长孙局长 要说这位孙局长平时也是眼睛长在脑瓜子壳上了,再加上耿军狄有意侧过脸回避他,唐银山一看到自己认识的人来了,便马上如丧考妣一般起身扑了过去,一脸凄惨委屈的模样,就差上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孙局……” “唐先生,你这是怎么了!?”孙局长仔细的打量,才堪堪认出了眼前这位熟人,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唉,一言难尽啊。”唐银山诉苦道:“今天我正在外面忙呢,接到我儿子电话,说是在学校被人打了,我马上就赶到学校向校领导要一个说法,结果哪知道学校领导和打人的穿一条裤子,上来二话不说就把我也给打了!” “有这种事!” 熟人被打,这名孙局长倒也仗义,立马眼珠子瞪圆,一脸正义的道:“是谁打的!” “就是这小子!”唐银山指向林昆,眼睛微微一眯,一抹寒光闪现出来。 “你打的人?”孙局长冷着一张脸,严肃的问林昆。 “我打的。”林昆淡淡笑道,浑然没有面对警察局长应该有的畏惧之色。 “走,跟我去局里走一趟!”孙局长厉声道,冲手下命令道:“把他铐上带走!” “等等。”一直站在一旁刻意背过脸躲避着孙局长的耿军狄突然发话,他没有急着转过头,这位北城区辖区分局的一个小警察局局长的孙同志这时才反应过来屋里头还有另外两位穿警装的,不过那位背对着自己穿便装的是? 耿军狄转过头,自打一进门开始便傲气凌人、气度不凡的孙局长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那惊讶的表情,不,应该说是惊恐的表情更贴切,就像是看见了…… “耿,耿局……” 孙局长牙关打着冷颤,脸上那本应谄媚的笑容僵硬。 “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莲花区的,中港大学什么时候归你莲花区管辖了?”耿军淡淡笑道,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却给孙局长造成了难以抗拒的畏惧。 “我,我……” “我是不是可以说你这是在越权?” “不,我……” “越权不承认,罪加一等。” “耿局,我错了,我不应该越权,耿局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以后一定不敢了。”孙局长苦兮兮的哀求道,那一脸孙子的模样,就差给耿军狄跪下了。 “你何止是越权,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要拿人,还有没有点法律常识了?”耿军狄脸上表情的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仗着自己人民警察的身份,就可以这么放肆而为了?就不懂得事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楚再做决定?” “耿局,是我疏忽大意,是我疏忽大意,下次我一定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孙局长唯唯诺诺,低着头不敢直视耿军狄的眼睛,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冷汗。 “以后?” 耿军狄嘴角冷冷的一笑,板着脸严肃说:“先回局里给我写一万字的反省检查,明天上午交到我的办公室,反省的态度够了再跟我谈什么以后!” “是,耿局!” 一万字的检讨可不是小数目,但孙局长的心里还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今天这事被一向铁面无私的耿局撞上了,没说要罢他的职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耿军狄虽然没有直接任免的权力,但他要是跟上面的领导递上句话,凭借耿军狄在中港市警界的影响力,罢免他一个不称职的小局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你可以走了。”耿军狄冷着说。 “是!” 孙局长挺胸立正,举起手来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过身带着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临走再也没多看唐银山一眼,仿佛已经将这位熟人老友给遗忘了。 这孙局长可不是傻子,耿军狄上来就训斥了他一顿,虽然没有明说,也没给他什么暗示,但一下子就能猜出耿军狄是向着另一方的,他这会儿要是再不识相点的话,那手里头的铁饭碗以及好不易爬到今天的位置就要玩完了。 唐银山眼睁睁的看着孙局长领着人来,领着人走,可真当得上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孙局一片云彩也没带走,唐银山这下彻底傻了眼,回过头再看向林昆和耿军狄,尤其是耿军狄,他的心底顿时一片哇凉哇凉的,他就是再傻这会让也该猜出耿军狄的身份了,比他眼中那牛x哄哄的孙局高的肯定不止一个等级。 耿军狄的脸上重新挂上微笑,站在唐银山的面前笑着说:“唐先生是吧,按照我们警察办案的流程,作为当事人的你和你儿子以及这位林先生,都要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配合我们调查录口供,然后再依据事实判定处罚。” “这,这……” 从刚开始气势汹汹的冲进办公室,到被林昆ko完,到看到孙局长时的盛气焕发,再到此时此刻,唐银山的内心里可真是真真的体会了来回天堂到地狱的折磨,此时的他心情无疑是跌落在阴暗冰冷的谷底,真要跟着耿军狄去了警察局,别说他和他儿子本身没有理,即便是有理,恐怕也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走吧。”耿军狄一脸和善的微笑说。 “算,算了吧警官,今天这事都是误会,误会……”唐银山咧着嘴角苦笑道。 “爸,这才不是误会呢,明明是他先打人!”唐进指着林昆愤恨的叫嚷道。 “闭嘴,你知道什么!”唐银山气急的等着儿子说:“今天这事就是误会!” 耿军狄笑着说:“唐先生,这事到底是误会呢,还是不是误会?如果不是误会你放心,我身为人民警察,一定会秉公执法,替你和你儿子讨回公道。” 唐银山看看林昆,又看了看耿军狄,心说我才不钻你们的套子呢,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子即便不跟你们去警察局,通过省教委也照样有办法制你们! “警官,是误会,是误会。”唐银山牵强的笑道,身旁的唐进还想要再说话,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给瞪回去了。 离开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唐进马上就不解的问唐银山,“爸,刚才明明……” 不等儿子把话说完,唐银山咬着牙打断道:“你小子就不能长点脑子?脑子不好用眼睛还不好用么,难道你看不出来么,那个姓耿的和打你的那混蛋是一伙的,咱爷俩真要跟着去了警察局,你觉得结果会对我们有利么?” 唐进急着道:“那,那,那咱爷俩今天就白挨打了?不给他点颜色瞧瞧?” 唐银山微微的一眯眼,一副狡猾阴险之色,阴测测的道:“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再给你舅舅打个电话,让他再给学校施加压力,一定要严处那个小骚货!” 唐进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刚刚挂了林昆的电话,章小雅便被气的小胸脯直起伏,明明就是那姓唐的渣学长找事在先,挨了打居然还想回头反咬一口,不就是省教委有人么,本姑娘在燕京城里还有人呢! 章小雅果断的拨了爷爷的电话,她平时不太给爷爷打电话,爷爷每天都忙着科研,打电话过去会打扰到他,除非她要用钱了或者遇到什么难事才会打扰。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的另一头,那位被称作是燕京城里最抠的小老头满口的欢心,“宝贝孙女儿,今天怎么想起来给爷爷打电话了,想爷爷了?” “爷爷,我被欺负了!”章小雅憋着嘴角说,一副可怜巴巴的小模样。 “啊?”小老头的语气马上一变,阴冷而又凌厉,“谁敢欺负我孙女!告诉爷爷,爷爷马上安排给他好看的,敢欺负我老章头的孙女,皮痒痒了不是!” “爷爷……” 章小雅满含委屈,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给了小老头听,章老头听完之后顿时气的不轻,在电话里就骂道:“居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混蛋东西,明明是他骚扰我孙女,反过来还想学那癞皮狗反咬一口,不就是省里头的教委有人么,我今天就把他仰仗的这棵大树给连根拔了,为民除害替我孙女出气!” 忿忿的语气忽然又变的百般呵护起来,“乖孙女,咱不生气,有爷爷在呢,只要爷爷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就没人能欺负到你!” “爷爷……”章小雅感激而又亲昵的叫了一声,“有爷爷真好,有爷爷的孩子最幸福!” 中港大学教师办公楼门口。 唐银山、唐进这对苦命的父子走了出来,唐进拨了在省教委任主任的舅舅的电话,电话一直响到盲音也没人接,唐进放下电话对唐银山说:“我舅不接电话。” 唐银山不以为意道:“你舅可能在忙,等会你再打电话。” 唐进哦了一声。 父子俩并没有就此离开学校,今天这口气不出了,唐银山轻易没打算走,两人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过了能有十多分钟,唐进再次给舅舅打电话过去,这次电话响了很长时间依旧没人接听,就在唐进刚要挂电话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了,不过对面传来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你找谁?”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不温柔,有些刻板严肃,听着声音就好似看到了一张冷冰冰的脸。 唐进心里头不由的紧张了一下,道:“我找我舅舅。” 女人问:“你舅舅是xx?” 唐进笑着说:“是。”心里头琢磨着,这女的该不会和舅舅有什么特殊关系吧。 女人声音刻板严肃的道:“你好,我是纪检委的同志,xx正在接受调查,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如果没什么急事的话,你晚一点再打过来吧。” 唐进脸上的笑容立马僵硬成了一块冷冰冰的铁,想要再说什么,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唐银山见儿子的表情不对,疑惑的问:“儿子,怎么了?” 唐进木然的转过头,道:“爸,我舅被调查了,刚才接电话的是纪检委。” 唐银山马上‘啊’了一声,“这,这,这……”一连说了三个‘这’,可接下来的却怎么也‘这’不出来了,猛拍了一下大腿,说:“坏了,你舅这下恐怕是凶多吉少,被中纪委盯上了肯定多少都是犯了事的,现在反腐这么……” “那我的仇怎么办!”唐进急着道。 “你还惦记个屁仇啊,你舅舅都快要进去了,你还有心思惦记你那点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