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办公室打人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六十七章:办公室打人

第六百六十七章:办公室打人 如果说第一巴掌已经叫人出乎意料了,这第二巴掌就更叫人出乎意料了…… 本来,教导主任和校长还在琢磨着该如何的劝解怒汹汹的家长,结果林昆这啪啪的两巴掌拍下来,得,什么都不用说了,劝是肯定劝不住的了。 唐银山怒火中烧,烧的两只眼球都暴凸出来,卯足了浑身上下的劲儿,猛的一抡胳膊肘子,便将拦着他的教导主任给甩到了一边,而后一步向前,握紧的青筋暴突的拳头冲着林昆的鼻梁就砸了过来,林昆的脸上还挂着笑呢。 林昆只是目光轻描淡写的一瞥,这唐银山看似身材粗犷高大,好似有着一股雄厚的蛮力,可在他这个行家的眼里,一眼便看出对方只是空有躯壳内里干枯,只要他随便的一个巴掌拍过去,这位怒火中烧的大兄弟马上哭爹喊娘。 啪! 一个大巴掌狠狠的抽了出去,那蒲扇一般的大手,实实的打在了唐银山那横肉狰狞的脸上,唐银山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一道虚影闪过,紧接着便两眼一黑,两条腿便轻飘飘的向一旁摔去,呼通一声…… 那一百八九十斤的大身板子实实在在的摔在了地上,唐银山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肿胀起来的脸颊,眼神中的怒火依旧不散,恶狠狠的剐着面前的林昆。 林昆嘴角冷冷的抽搐一下,嘴角戏谑的一笑,“我真不喜欢你脸上这副吊掰了的表情。”说着,便抬起了那44码的大脚板子,冲着唐银山那狰狞的大脸便踩了下去。 “啊!!” 一声惨叫,骨头碎裂,前一秒还卯足了劲儿要将林昆大卸八块的唐银山,这会儿惨叫声中双手捧着大脸盘子,血水汩汩的顺着他的指缝溢了出来——鼻梁断了,牙也被踩掉了三四颗,他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被这么虐待过呢。 两只手捂着两边被打的肿高的脸颊的唐进懵了,脸上方才那要报仇雪恨的狰狞表情,这会儿就像是忽然间被零下冰冻,僵硬成了一块黢黑的铁板。 校长和教导主任两个人也都懵了,靠近门口的那个被唐银山一把甩开的小雀斑老师也愣住了,眨着那一双不该如何是好的眼睛,怔怔发呆的看着眼前。 林昆很是吊儿郎当的拍拍手,看着地上捂着大脸惨叫的唐银山,又看了看‘虎父无犬子’的唐进,笑呵呵的看着唐进说:“小子,怎么样,服不服啊?” 唐进生生的吞了口唾沫,脸上表情僵硬,嘴唇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教导主任向校长看了一眼,校长眼神暗暗示意,这事还是别搀和了,让他们自己整去吧,两人心里头却是暗暗窃喜,对付像唐银山这种跋扈的学生家长是最让学校头疼的,就得以牙还牙给他点颜色瞧瞧。 “校,校长……主任,你们都看到了,当着你们的面这小子居然敢动手,快,快报警把他给抓起来!”唐银山双手捂着口鼻,忍着疼痛嘶吼道,他也是认清了现状,自己不是林昆的对手,于是乎就向求助校长和主任报警,你小子再牛x警察来了还制不了你? 哪知,校长和教导主任听闻之后,果断默契的一起将头扭到一边,咱没看见! 唐银山气急,回过头又冲小雀斑老师嘶吼道:“李老师,快,快报警!” 小雀斑老师刚才被唐银山粗鲁的甩了一下,心里的委屈正无处发泄呢,这会儿也学校长和教导主任的模样,果断的将脑袋扭向一边,咱也没看见。 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唐银山只要扭头看像自己那个没出息的儿子,大叫道:“你,你赶紧打电话报警,让孙局亲自过来抓了这个王八蛋!” 被老子这么一吼,唐进才如梦方醒般的回过神,伸手掏出手机,手上一哆嗦手机没拿住,吧嗒一声摔在了地上,唐银山气的大骂一句:“没用的东西!” 唐进赶紧弯身捡手机,林昆却淡淡的笑着说:“算了,不就是报个警么,我打电话。” 中港大学位于北城区,北城区是耿军狄的管辖,至于什么孙局长林昆没听说过,北城区警界的二把手是耿军狄,一把手也就是正局长叫什么林昆不知道,但绝对不姓孙,至于刚才唐银山嘴里嚷嚷的孙局长,不知是哪个辖区分区里的小局长。 电话接通了,不等林昆开口,耿军狄爽朗的笑声就传来,“昆子,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咱们可有时间没聚了,找时间一起喝酒,我请客!” 林昆故意板着脸色,一本正经的说:“耿局长,我打人了,你马上派人来中港大学把我抓起来,我现在在中港大学的教导主任办公室。” 电话里耿军狄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意味深长的笑道:“好,我马上派人过去!” 林昆挂了电话,看向坐在地上捂着口鼻眼神欲剐人的唐银山,吊儿郎当的一笑:“警察马上来。” 唐银山目光幽怨阴鸷,语气带着剐人的冰冷道:“我不认识你那个耿局长是什么屁,等警察来我就通知孙局长,小子今天你就等着扒一层皮吧!” 林昆呵呵,呵呵的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多,这世界上总有这么些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老子就纳闷了,到底是谁给的他这么强烈而又坚定的自信心?即便那个孙局长真是北城区分区的一把手局长又如何,大不了老子把中港市警界的一把手张天正请出来,老子就不信你丫的能把省警厅的人搬出来! 唐进拣起了手机,赶紧走到他老子身边,拿出纸巾给他老子擦血,他老子忿忿的说:“立刻,马上,给你舅舅打电话,投诉你们学校这些不作为的领导!” 校长和教导主任马上紧张了起来,看着唐银山欲言又止,林昆却是笑着对他们说道:“校长,主任,就让他打电话吧,正好我也有个电话要出去打一下。” “你别走!” 以为林昆要趁机开溜,唐银山立马大声喝喊道。 “放心,我不溜,我出去打个电话,怕当着你面打电话把你给吓着了。”林昆戏谑的笑道,拿着手机走出了办公室,站在走廊里给章小雅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小丫头的心情不错,今天晚上就可以去现场看歌皇大赛了,电话一接通便鬼精灵的调皮道:“昆哥,这么快又想我了啊。” “别淘气。”林昆笑着说:“刚才我收拾的那小子……” 林昆简单的把事情的梗概说了一遍,章小雅听了后愤愤不平,不用林昆点拨,小丫头直接就说:“昆哥,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给我爷爷打电话!” 林昆笑着说:“别冲动,你爷爷在燕京,这里是辽疆省中港市,能够得上么?” 章小雅愤愤不平的道:“要是治不了他们,我爷爷就不是我爷爷了!” 挂了电话,林昆笑了笑,返身回到了办公室里,办公室里校长这会儿正在接电话,看校长一脸为难小心翼翼的表情,肯定是唐进的舅舅又来施压了,校长唯唯诺诺连连称是,并说保证会尽快将事情落实处理,才挂了电话。 唐银山被扶起来坐在了沙发上,鼻梁肿的老高,鼻孔塞了两团卫生纸,嘴巴也高高的肿起,本来就不怎么耐看的一张脸,这会儿倒显得颇为狼狈滑稽。 这会儿警也报了,省教委的电话也打过来了,唐银山忍着脸上的剧痛,一脸得意嚣张,身上那股子凌人的气势又回来了,此时他倒不太敢正眼看林昆,而是斜眼瞥着校长和教导主任,口齿含糊的嚷嚷道:“今天这事你们学校要不严肃处理,我就让我小舅子亲自从沈城赶过来,让他亲自处理!” 校长和教导主任一起面露为难唯唯诺诺,省教育局的人可不是好得罪的。 林昆云淡风轻的笑道:“校长,主任,这事你们不用操心,我一个人扛着就是了。” “你……”唐隐身一股子令人的气势便要将林昆吼道,林昆眼眸冷冷的一撇,他立马就像是被吓的夹了尾巴的狗一样老老实实,眼神都不敢和林昆正眼相看。 那个小雀斑老师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两只手交叉放在身边,可见很紧张。 林昆倒也不客气,坐在了沙发上等警察来,没几分钟的功夫,外面传来了警笛声,林昆一脸的纹丝不动,坐在他对面的唐银山却是脸放异彩,眼神偷偷的瞄向林昆,林昆察觉,毫不客气的咧嘴冲唐银山一笑,那模样甚是不羁。 耿军狄走在前面,身后跟了两个民警,进教学楼前,便叮嘱两名手下待会儿要机灵着点。 耿军狄带着两名手下刚刚走进办公室,沙发上的唐银山马上便像是见了亲爹一眼热泪盈眶的站了起来,差一点就声泪俱下的说:“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 耿军狄看了一眼林昆,而后面带微笑一副人民好公仆的模样对唐银山说:“这位同志,有话慢慢说,放心我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唐银山回过头看了林昆一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回过头来有些怀疑的看着耿军狄说,“我不和你说,我要和你们孙局长说!麻烦你把孙局长叫来!” “孙局长?” 耿军狄疑惑了一声,脑袋里仔细的想北城区到底哪个分局的局长姓孙,身后的一个民警这时凑上前来,在耳边小声小声说了一句,他马上笑着对唐银山说:“好,我马上给孙局长打电话,让他过来!” 唐银山半哼一声,“好!”眼神向林昆瞥了一眼,转而对耿军狄继续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他是一伙的,今天这事我就相信孙局长给我处理!” 耿军狄毫无愠色的笑道:“好。”吩咐身后的民警给那位孙局长打电话。 大约过了将近二十分钟,这位架子颇大的孙局长带着四个民警闯进了办公室,之所以是‘闯’,是因为孙局长的派头很足,那威风八面的模样,可比耿军狄这北城区警界的二把手要牛气的多,他接电话的时候只是听说有案子需要他亲自过来,而且还是他的一个熟人,根本没想到耿军狄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