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爸,他打我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六十六章:爸,他打我

第六百六十六章:爸,他打我 林昆坐进他那拉风的野马车里刚要开走,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一串陌生的号码,但他记得这号码是中港大学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座机,早先去找闵红的时候曾和这位为人和善的教导主任打过交道,笑着接听了电话:“主任,您好!” 对面教导主任的声音有些紧张,“林先生,你是不是在我们学校里?” 林昆笑着说:“是啊,不过马上准备走了。” 教导主任小心翼翼的道:“你,你还是来我办公室一下吧,我有事要和你说。” 林昆心中疑惑,嘴上却是答应:“好的。”怎么说人家也是帮过自己忙的。 林昆开着车来到了教师办公楼前,野马车往那霸气的一停,顿时吸引了路过几个女老师艳羡的目光,等他走进教学楼里,那几个女老师蹑手蹑脚的走到跟前,站在车前轮番的拍起了照,这可得拿到朋友圈里好好的晒一晒。 站在挂着教导主任门牌的大门前,林昆敲了敲门,门直接被从里面打开了,教导主任手里头夹着烟,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难明,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早先的时候这教导主任帮过林昆,所以林昆现在就想了,若是他求自己帮忙,一定二话不说。 “主任,怎么了?”不等教导主任开口,林昆笑着说。 “林先生,你先坐。”教导主任引着林昆先坐下,然后问:“林先生,你刚才是不是打了几个学生。” 林昆脸颊一红,确实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在学校里打学生,被教导主任问起来,多多少少有些做贼心虚的意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嗯。” 教导主任没去多注意林昆脸上的表情变化,只是有些为难的说:“省教育局刚才打电话过来了。” 林昆奇怪的说:“为啥?” 教导主任说:“你刚才打的那个学生叫唐进,他舅舅是省教育局的一个主任,正好就负责咱们中港市这一片的教育工作,他舅舅打电话过来要学校严肃处理这件事。” 教导主任的话刚说完,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教导主任说了一声:“请进!” 门推开了,教导主任赶紧站了起来,对走进来的一个胖乎乎的老头喊了句:“校长!” 林昆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老头,早先的时候也是有过一面之缘,也跟着喊了句:“校长。” 慈眉善目的校长示意教导主任和林昆坐下,走过来后看着林昆笑着说:“你就是刚才在学校里打了我们一个学生的同志吧。”脸上的表情依旧和善。 林昆歉意的道:“实在抱歉啊,校长。” 校长笑着说:“没什么,作为校长虽然应该护着学生,但那学生我也是有过耳闻,经常违反校规,还欺负一些家庭贫寒的老实学生,给他点教训没什么不好,只不过现在惹来了省教育局,我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才打电话把你叫过来了。” 校长的表态令林昆感到意外,不过转念一想,那唐进本来就是渣生一个,老师不喜欢他也正常,但现在的问题是涉及到了省教育局,学校难办了。 林昆站在原地仔细的思量,对面校长没有落座,教导主任也跟着站着,林昆在漠北的时候是天地不怕的漠北狼王,但他有个脾性,值得尊重的人一点也不含糊,眼前这教导主任之前帮过他的忙,校长又是这样一副谦和的态度,甭管自己以前有过什么样的事迹功勋,在两人的面前毕竟是个晚辈。 晚辈就要懂得礼仪。 校长和教导主任对林昆此时的表现都很满意,现如今的年轻人大多都是愣头青,心高气傲者太多,在长辈和领导的面前基本上毫无礼仪细节可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却是十分谨慎客气,让这两位处级领导同时心生好感。 林昆倒没想那多,思量后冲校长和教导主任笑了笑:“校长,主任,我能听听咱们学校正常处理这种事情是怎么处理的么?” 教导主任看向校长,校长冲他点了下头,教导主任笑着对林昆说:“正常来说,我们会先报警,把打学生的人抓起来,然后再根据基本情况决定如何处置相关的学生。就今天这件事而言,我和校长已经了解到了大体的情况,是唐进拦路章小雅同学,林先生作为章小雅的朋友替他出面,我们应该先报警把林先生抓走,然后再给唐进一个处分,给章小雅同学一个警告。” 林昆道:“给小雅什么处分?” 教导主任道:“林先生是章小雅同学从校外招致来的,学校应该给一个警告处分,不过林先生放心,这种处分是不留档案的,对将来毕业就业也没有什么影响。” 林昆当然不怕这个处分对章小雅的将来有什么影响,换句话来说,就凭章小雅的家庭背景,读不读大学都只是个噱头而已,这小妮子机灵聪慧,但就不喜欢读书,中港大学在全国排名还算不错,但比起燕京城里的那些名牌的大学,实在是相差甚远,章小雅的高考成绩一般,但只要燕京城里那位最抠门的老爷子一句话,整个燕京城里的名牌大学,还不想去哪就去哪,小妮子之所以没有选择留在燕京,而是来到了相距燕京甚远的中港市,还不是为了逃避家庭的束缚,寻找一份自由的安宁。 小妮子即便是没读大学,就凭那燕京城里最抠门的老爷子一句话,国家还不赶紧给安排一个一辈子都不用愁的铁饭碗,这可不是走后门,寻常人家的百姓也不可多攀比,人家那老爷子为华夏做出了无数巨大的贡献,别说单单为孙女要一份衣食无忧的工作,就是给全部直系的后代都要一个铁饭碗也是应当的。再说了,就章小雅这妮子的脾性,毕业了以后工不工作都还两说呢。 林昆不怕这个警告处分对章小雅将来的影响,他是怕对章小雅现在的影响,小妮子从小在大家族长大,心思单纯善良,可一直都是个要脸的小姑娘,今天这事本来就是那个唐进无赖在先,真要给她一个警告处分,她还不得气的…… “校长,主任,报警把我抓起来我没意见,但小雅的处分能不能不给,今天这事是那唐进胡搅蛮缠在先,人也是我打的,个小雅处分也有点冤枉她了吧。”林昆笑着商量道。 教导主任苦笑:“林先生,我刚才说的是正常的处理,现在是省教委那边打电话过来要一个严肃的处理,这话你还不明白怎么个意思么?电话是唐进的舅舅亲自打过来的,他自然是让我们学校狠狠的处理你和章小雅,偏袒他外甥。” “呵……” 林昆冷冷的笑了一声,“就一个省教育局的主任,就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校长和教导主任脸上为难,主要他们还不太清楚章小雅的家庭背景,只知道这名学生的家里似乎很有钱,而且在燕京,至于其他的就无从知道了。 林昆见校长和教导主任面有难色,不想他们两个为难,笑着说:“校长,主任,要不这样成不成?你们先报警把我抓起来,怎么着也得做做样子给省里的那位主任看么,至于小雅的处分,我希望你们能从长计议,不要冤枉了小丫头。” “可是,这……”校长和教导主任一起为难起来,怕是即便报警把林昆给抓了,省教育局的那位主任也不会善罢甘休的,章小雅的处分必须得给的。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教导主任向校长看了看,而后冲着门口方向喊了句:“请进!” 砰的一声闷响,门被大力的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马当先冲了起来,瞧那虎虎生威的气势,似乎一进门就要将屋里头的三个人给吞了一样。 这男人的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左右,戴着个金框眼镜,鼻梁上长了一小片雀斑的女人,以及刚刚被林昆当众教育了一顿,这会儿脸上挂着彩的唐进。 “唐进家长,您别激动!”雀斑女人赶紧追上来拉了中年男人一把,生怕中年男人怒火中烧,一个克制不住伤了教导主任和校长。这雀斑女人是唐进的班主任。 唐银山一把甩开了雀斑女人,目光在校长、教导主任、林昆三人的脸上扫了一圈,马上便将目标锁定在了林昆身上,亮起了拳头就向林昆扑过去。 “md,你敢打我儿子,也不打听打听我唐银山是谁,今天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这位家长别激动!”教导主任反应够快,眼看着唐银山就要扑向林昆,赶紧横身拦在面前。 身后刚刚被甩开的雀斑女人,脚下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而有了老子撑腰的唐进,这会儿面目陡然狰狞了起来,绕过拦在面前的教导主任,直奔着林昆就扑了过去。 办公室里顿时乱作一团。 林昆眉头一皱,唇角淡淡的一笑,瞅准了扑过来的唐进,嗖的一下便将大巴掌甩了过去。 啪! 清脆的一记大耳刮子声,一团乱的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一起汇聚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那唐进被打的一个趔趄向后倒退了一步,抬起手来捂着半边脸颊,眼神里满是惊恐的之色,瞪着林昆道:“你居然敢打我!我老子在这了你居然敢打我!”扭过头一脸悲愤交加的看向还在发愣的中年男人道:“爸,他居然还敢打我,当着你的面还敢打我!” 中年男人顿时回过神,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对面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子给生吃了,他刚要抡圆了胳膊肘子发作,却见人家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嘴角淡淡的一笑,半空中手臂的虚影一闪,‘啪’的又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