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校园打架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六十五章:校园打架

第六百六十五章:校园打架 孤身一人,轻描淡写的就放倒了四个大男生,围观的学生皆是一脸惊讶的模样,许多个心有武林高手梦的男生,心中隐隐冒出要跪地拜师的冲动,高人啊! 在这些学生的认知观里,能徒手打倒四个人的,这种场景只在电影里才看到过。 林昆拍拍手,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从兜里摸出了四张歌皇大赛的门票,笑着对章小雅说:“丫头,你要的十张门票我是真没有,手上就剩这四张了。” 一说门票,周围还在愣神中的同学们立马一脸羡慕的看过来,自从昨天晚上中港市夜场歌皇大赛开始,今天早上开始,所有人讨论的话题都是围绕着这场歌皇大赛,不妄自菲薄的多加评论,这次歌皇大赛的歌唱质量绝对堪比一些大型电视台上的选秀节目,甚至就单纯的歌唱而言,有过之无不及。 在别的城市,或者外省看来,中港市的这场自发主办的歌唱大赛没什么了不起,但就中港市的人民来说,这可是自己城市里独一无二的歌唱比赛。 所以,歌皇大赛的入场门票一下子便更加的供不应求了,在同城的网站上,普通的一张后排票都被抄的价格不菲了,一些前排的座位那价格更是…… 这东西就像是炒股炒房一样,物质本身的价值可能并不高,但一掺入市场当中,被供求关系一拉扯,马上就会出现与其本身价值不相符的价格来。 众人羡慕的目光下,章小雅并没有表现出很开心的模样,她要的可是十张门票哎,嘟着嘴摆出一副不开心的模样,伸手接过了递过来的四张门票。 “你还欠我六张。”章小雅嘟着嘴道。 “这,这票不好弄嘛。”林昆咧嘴笑了笑。 “小雅……”站在一旁的唐美慧忍不住的用胳膊顶了顶章小雅,小丫头回过头,“美慧,你顶我干嘛。” “你看看这票……” “嗯?” 章小雅疑惑一声,目光落在了手中的票上,这一看她脸上立马一阵的惊讶,这,这四张票居然是最前排的,这种票通常被称为超级vip票,距离舞台最近,表演看的最清楚,感受到的氛围也是最佳,这票的价值可远远比普通票高的多,普通票现在都是一票难求了,这种票还不成了票种的票王! “嘻嘻……”章小雅的嘴角马上便得意的笑着咧开,周围的人有看到票上字样的,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是最前排的票!消息迅速传开,周围人眼中的羡慕立即变得灼热起来,眼巴巴的看着那被捏在手中的四张票,幻想着自己要是能有一张该多好啊,真要是能坐在最前排去看比赛,就是和普通吹牛的时候也可以拿出来显摆显摆啊。 “怎么样?”林昆见章小雅笑了,便试探的问。 “嗯,马马虎虎还算满意。”章小雅开心的笑道。 小丫头光顾着得意了,殊不知她这句话瞬间给她拉来了多少仇恨。 “好吧,满意就好。”林昆咧嘴笑道,又试探性的问:“那剩余的六张票呢?” 章小雅很潇洒的挥挥手,“免了!” “这事没完!” 突兀的一声响起,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接着众人便循声望去,目光落在了地上,方才那位嚣张跋扈的唐进同学这会儿正趴在地上,坚强而又倔强的抬起头,一副咬牙切齿的悲愤模样,尤其那一双恨不得将人千刀万剐的眼睛。 “啥事啊?” 林昆淡漠经然的说道,脚底下却是一抬,大脚板子结结实实的踩在唐进的屁股上,这脚上的力道不重,可也把唐进给踩的‘啊’的一声凄然痛叫。 “你,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唐进咬牙切齿,一脸悲愤。 一直在人群外围看热闹的余志坚挤进了人群,抬起大脚板子冲着唐进那张悲愤的脸就踩了下来,唐进那自认为花哨潇洒的脸颊,顿时和大地来了个零距离的接触,疼的这位仗着自己家里有点钱的公子哥再次凄然惨叫起来。 围观人的都不忍心看了,不过大家伙心里头也都念念有词,像这种不识好歹仗着家里有点钱就瞎得瑟的臭玩意儿,揍他一顿都是轻的了,最好让他在医院里躺个十天半拉月的,让他知道知道这地球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别没事翘着个尾巴装大尾巴狼呢。 这唐进在学校里也是小有名气,不过可不是什么好的名气,他和那些绝对的纨绔子弟不同,人家那些个纨绔是真正的纨绔,家庭比他优越百倍不止,这孙子在人家的面前成天窝窝囊囊的,但在其他同学的面前却是耀武扬威,早就有人看这个两面三刀的玩意儿不顺眼了,只不过没人站出来修理他而已,眼前林昆把这孙子还有他的室友给虐了,大家伙心里都跟着痛快。 林昆不愿意再跟这眼睛长屁股上的玩意儿纠缠,在众人崇敬的目光,拉着章小雅向一旁走去,围观的人群主动让开了条道,林昆等人走了出去之后却并未马上散开,好不容易看唐进这不招人待见的玩意儿被虐,不多看两眼岂不对不起这难得的此情此景。 身旁躺在地上的那三位唐进的室友挣扎着爬了起来,林昆对他们下手不重,只是把他们给打倒了,身上却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毕竟是学生嘛,林昆出手的时候刻意拿捏了力道。 三人爬起来之后,倒没有不仗义的马上开溜,而是一起过去将趴在地上痛叫的唐进给扶了起来,唐进脸皮被余志坚刚才的一脚蹭在地上蹭破了,他佝偻着腰站起来后,登时狰狞着一张渗着血丝看起来凄惨的脸,冲着周围围观的同学们大声吼道:“看什么看,都老子滚,滚!” 围观的都是一些普通凑热闹的学生,一见唐进这能生吃人的架势,纷纷散开,大家伙的心里头却是不约而同的嘀咕着:“牛什么牛,有本事跟人家牛啊!” 林昆和余志坚聊了两句之后,便和陆婷单独聊了起来,怎么说他也是身兼特别行动处七号特工的身份,而陆婷则是他目前为止唯一和特别行动处连线的人,再说了他还有保护章小雅的任务,虽然暂由余志坚代劳,但基本的工作态度咱得表现出来。 “最近没什么情况吧?”林昆笑着说。 “还好。”陆婷微笑着说。 “哦?”林昆觉得陆婷话中有话。 “组织上传来消息,说是已经有人开始向中港市活动了,但这边暂时没有什么动静。”陆婷脸上表情淡然温婉,话里却透露出一股掩不住的担忧。 “对方……”不等林昆说完,陆婷笑着说:“暂时接到的情报是黑蜘蛛的人。” “黑蜘蛛!”林昆惊讶的说,脑海里立马浮现了这个组织有多难对付,当初他和黑蜘蛛的头目动过手,那女的身手叫一个狠辣,若不是自己小用计谋,那一次对决的结果恐怕是他被对方杀死。 “暂时只有黑蜘蛛。”陆婷淡然的笑着说。 “一个黑蜘蛛就很难对付了。”林昆苦笑着说:“当初我和黑蜘蛛的人交过手,都是一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角色,我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摧毁了无数的犯罪团伙,唯独这个没有摧毁,甚至连它们的老窝到底在哪都不知道。” 陆婷平静的脸上隐隐的露出一阵担忧,“敌人的主要目标是在燕京城里,小雅只是他们的次选择,但比起去燕京城里绑架那章老爷子,绑架小雅似乎更容易一些。” 林昆笑着说:“就怕他们真的绑架了章老爷子,也不一定能捞到什么好处,老一辈的红色人物,那都是一个比一个有骨气的,章老爷子就肯把那武器的研制方案告诉他们?” 陆婷笑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绑架了章老爷子即便章老爷子不交代武器的研制方案,肯以死明志,但终归华夏方面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位对国防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老人,一方面出于情义,另一方面如果做的无情,那以后还有谁肯替国家踏实的卖命?” 林昆点了点头,回过头看向拿着门票在那高兴的章小雅,小丫头一脸的单纯无邪,那漂亮的小模样像极了邻家的小妹妹,她手上拿着两张票塞给余志坚,然后贴在余志坚的耳边小声说了两句,不用想也能猜到,小丫头肯定是在鼓励余志坚约陆婷,余志坚笑了笑,那棱角清晰的脸颊上一阵感谢,而后小丫头又将手里头剩下的一张票塞给了一直在一旁眼巴巴的唐美慧,那胖胖的小姑娘顿时开心的把她给抱了起来…… 她只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丫头,自己一定不能让她受到伤害,绝不!林昆在心中暗暗发誓,保护章小雅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任务了,而是一股由心而发的责任心。 尽管如此,林昆还不忘通过陆婷狠狠的敲诈特别行动处一笔,咧嘴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笑道:“这次任务执行完了,组织上怎么也得给我点奖励。” 陆婷笑着道:“你放心,这次行动执行完毕,我马上汇报上级给你升职位。” 林昆摇头,嬉皮笑脸的说:“免了,我对职位高低没啥感觉,还是钱实际。” 陆婷表情微微一怔,继而微笑道:“好的,我一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上级。” 林昆笑道:“多谢,到时候请你吃一个星期的流水席,想吃啥咱就吃啥!” 林昆格外的又向余志坚叮嘱了几句,大致就是一些有什么情况要理智应对,万一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的话,余志坚从小到大除了他爸谁都没服过,在军区的时候就是军区的首长也不能令他心服口服,唯独对林昆言听计从,有时候听林昆的话甚至比听他那省人大书记爹的话都多。 林昆章小雅告了个别,顺便笑着跟一只犯花痴的唐美慧说了声再见,那胖胖的像个肉球一样的小姑娘的脸上登时满脸五彩缤纷的笑容,开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