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吓跑过江龙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六十三章:吓跑过江龙

第六百六十三章:吓跑过江龙 说实话,中港市夜场酒吧歌皇大赛的门票现在这炙手可热的劲儿完全超出了林昆的想象,就连主办方的赵磊都是万万没想到,举办这次夜场酒吧歌皇大赛的目的,赵磊是想通过它打击百凤门的生意,对于酒吧和夜场而言,服务、环境这些硬件上的设施条件是必须的,再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表演,古时候那些达官显贵喝点小酒都得有歌舞陪伴,有歌有舞那酒喝的才尽兴,社会文明发展到今天,现代人可比老祖宗们给会玩了,对歌舞表演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赵磊的动机很简单,他把百凤门舞台上的两个台柱子给挖走了,那可都是百凤门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被他挖走了还不够,还要给予百凤门更严厉的打击,通过这次夜场酒吧歌皇大赛让全中港市的人都知道酒吧夜场表演他赵磊的场子更胜一筹,这么一来就顺其自然的将大股的生意抢了过去。 百凤门的主要收入便是靠夜场酒吧,生意一旦流失严重,手里头没有钱拿什么养活帮派里的兄弟,没有钱养活兄弟,谁还会老老实实的替你卖命? 按照赵磊的计划,他先把百凤门的生意抢了,等百凤门无力给养手下的兄弟们的时候,他再突然出手,用更高的工资将百凤门的小弟们收纳过来,到时候百凤门便会变成一个人丁稀少的空壳,还不任他宰割,那姓林的再牛x,总不能凭借着一己之力回天吧,经营帮派可不是单独的打架斗殴,你个人武力值再高也没用,老子几百名兄弟在手上,还不踏平你百凤门! 林昆的手里头确实有几张空闲的票,仅仅五张而已,只是章小雅那妮子想要的一半,他此时摩挲着手机,刚才顾微打电话他也是没接着,犹豫着要不要给顾微回个电话过去,顾微每次找他,肯定都是令他头疼还无法拒绝的事儿。 “嘿,我还怕她一个女人不成了!”林昆自顾的给自己打气了一句,犹豫了半天的手指头果断的按了拨出键,电话响了两声便接通,不等他开口说话,顾微那兴师问罪的声音便传来:“姓林的,你居然敢不接我的电话!” “我没听到。”林昆理智气壮的说。 “这不是理由!”顾微严厉道。 “我真没听到,刚才在外面忙活,手机揣兜里,听不到也正常嘛,再说我这不是给你打回来了么。”林昆理直气壮,心里直叫委屈,这女人太泼辣了吧。 “哦?”顾微仍是半信半疑,“那你不是故意躲着我的喽?” “我躲你干嘛,你又不能把我吃了。”林昆哭笑不得的说:“打电话有什么事?” 顾微道:“我要门票。” 林昆脑门上小黑线一垂,得,这又是门票的事儿,本来手里头就五张多余的门票,分顾微一张的话,只能给章小雅四张,也不知道那小妮子会不会跳脚不干,不干就不干,自己总不能就因为这点小事去找那赵磊要吧,太掉价了。 林昆拿着手机试探的问:“你要几张?” 顾微估计是翻着白眼说:“还几张,一张就够了,你要是多给我也不介意,现在整个中港市都知道这门票一票难求,一张挂网上至少也卖个一两千。” 林昆咧嘴笑着说:“一张没问题,多了可真没有了。” 顾微道:“那你给我送过来。” 林昆道:“啊?” 顾微道:“啊什么啊,本姑娘那……那啥都给你了,要你送一张门票过来你还觉得委屈了?” 林昆马上说:“好好好,我给你送过去。” 顾微道:“现在。” 林昆道:“这……这深更半夜的不合适吧。” 顾微狡然一笑,“你是不敢来海辰别墅区吧,怎么,怕被楚静瑶发现了?” 林昆道:“我才不怕呢!你在家等着啊,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 顾微语气妖娆的一笑:“好的,我在家里等着你哦,今天晚上我刚做了奶浴……” 林昆翻了个白眼,笑骂了一句:“妖精”便挂了手机,走到夏卉的卧室门口想要告诉小丫头一声自己先出去一下,没想到夏卉居然已经睡着了。 林昆悄悄的关上房门,揣着车钥匙便从家里出来,开着气质彪悍的野马车,趁着冰冷的夜色,便向海辰别墅区驶去,夜晚的城市马路上没有多少车,一路上畅通无阻,只用了二十多分钟便来到了别墅区的大门口,门卫室里的保安昏昏欲睡,听到外面有车笛声,揉着惺忪的双眼探出头往外看,林昆放下车窗,探出头向保安打了个招呼,这保安认得林昆,笑着便把门打开了。 林昆将车停在了六号别墅的门口,旁边的七号别墅里微微亮着灯光,那应该是客厅,林昆站在外面稍稍驻足,内心里一时间百感难言,六号别墅的阳台上突然传来声音,“看你这么犹豫不决的,要不要我去隔壁叫醒一下?” 林昆抬起头冲阳台上裹着一层厚厚睡衣的顾微苦笑一下,走进了六号别墅的大门。 林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对面的顾微笑着说:“你至于把自己穿成个熊猫模样么?” 顾微下巴微微一扬,“我喜欢,你管得着么。” 林昆笑着揉了揉太阳穴,把那特殊的门票从兜里掏出来放在了茶几上,“票给你送来了,我回家睡觉去了。” 顾微不说话,就看着林昆站起来下楼,林昆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驻足回过头看了看,顾微双手抱在胸前,隔着那厚厚的大睡衣,也能略微的看出她胸前那饱满的弧度,见他回过头,顾微的嘴角勾起一抹妖娆狐媚的笑容,林昆两只眼睛的瞳孔一伸缩,顿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有‘杀气’环绕而来。 林昆像中了定身咒一样暂时驻足,顾微则突然间像是个武林间声名躁动的女采花贼,脚底下轻巧如燕一般,两个掠步便来到了林昆的面前,两只手锁住他的肩膀,那令人迷醉的妖娆双眼淡淡的一眯,唇角迎着林昆那淡淡胡须的嘴唇便吻了上去…… 林昆穿好了衣服下床,顾微恋恋不舍的躺在床上,目光深处那单纯的爱恋,就如情窦初开的女子看着她的有情郎,可眼前这家伙有情么?怎么觉得他都是一个完事之后便提上裤子拍拍屁股走人的家伙,顾微嘴角一瘪,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失落,抬起脚冲着林昆那刚刚穿上裤子的屁股就踹过去。 “啊!” 林昆夸张的啊了一声,佯装险些摔倒,回过头说:“谋杀亲夫啊你!” 顾微一副悠然自得,唇角淡淡的道:“才不是我的亲夫呢。” 林昆轻佻一笑,故意挑逗她说:“那你还主动投怀送抱,不觉得吃亏啊?” 顾微一副没所谓的表情,“管它亏不亏呢,反正我喜欢,就当各取所需喽。” 林昆忍不住的向顾微竖起大拇指:“想的开!” 顾微马上换上了副脸色,黑着印堂严肃的说:“你要是再敢躲着我,我就,我就把你大卸八块!” 林昆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喏喏笑道:“这,这未必、也许、或许有点太狠了吧?” 顾微下巴一仰,一副傲气凌人得理不饶的模样,伸出手隔着虚空摆出一副剪刀手的姿势,冲着林昆的两腿之间比划了一下,眯着那双妩媚起来能诱惑死人的美眸,唇角吐着冷气阴测测的道:“对你们男人就得狠着点……” 她的话不等说完,林昆的两腿本能的夹了一下,而后转过身一溜烟的逃了。 这娘们太吓人了! 楼上,顾微站在窗边,看林昆夸张仓皇而逃的狼狈模样,得意的笑了起来,嘴里头喃喃的道:“都说这男人是条过江龙,本姑娘把过江龙给吓跑喽!” 翌日,阳光明媚,冬日的严寒在午后的阳光下变的愈发温顺,章小雅吃过午饭后在学校里散步,身旁跟着她的好朋友唐美慧,唐美慧个头不高嘴上贪吃,从小到大一直都胖的跟个球似的,这会儿嘴里头还叼着个棒棒糖。 陆婷和余志坚跟在后面,乍一看两人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余志坚脸上那幸福甜蜜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刚从蜜罐里捞出来的一样,陆婷神情淡然,唇角挂着一抹如同阳光般明媚的笑容,不张扬不惹眼,衬托在她温柔似水的气质里。 余志坚突然看向身畔的佳人,一本正经的说:“陆婷,有事要跟你说。” 陆婷神情一愣,疑惑道:“什么事?” 余志坚道:“从我第一次见你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零八天了,梁山好汉都凑齐了,可你还是没答应做我女朋友,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陆婷停了下来,脸上温婉的笑容些许为难,额前的青丝随着微风拂动垂下,她抬起两根手指将头发挽到而后,微笑着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余志坚心急的道:“怎么不合适了?” 陆婷笑着说:“我喜欢的男人,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就喜欢的,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你并没有这种感觉……” 不等陆婷说完,余志坚打断道:“那现在呢?现在你对我有没有喜欢的感觉。” 陆婷轻抿了下嘴唇,看着余志坚,又低下了头,道:“喜欢……” 余志坚马上高兴了起来,陆婷接着把话说完:“只是淡淡的喜欢,像朋友。” 余志坚兴奋的脸颊,顿时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失落,目光暗淡,内心难过。 陆婷抬起手,难得摆出一副女汉子般的豪气,微笑着说:“做朋友也没什么不好嘛,恋人说不定会有分别的一天,朋友却可以一生一世都是朋友。” 余志坚嘴角牵强的一笑,面容苦涩的说:“是啊,做朋友也挺好的。”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爽朗的笑着说:“不过,我不会放弃的,这辈子除非你遇到了真心爱你的男人,否则的话我是不会退出的!” 陆婷脸上的表情忽然感动的颤了一下,眼眶里浅浅的一丝泪痕浸湿,“谢谢你,志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