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同学聚会(3) - 神兵奶爸

第六十六章:同学聚会(3)

第六十六章:同学聚会(3) 上学的时候,周晓雅就是同学们中间的焦点,她那张漂亮动人的脸颊,那副婀娜玲珑的身材,在十几岁的就已经得天独厚生的亭亭玉立,她是一个无论从相貌和气质上来看,都不像是农村姑娘的农村姑娘。 毕业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这十年的时间里,周晓雅最初在县城的重点高中读了三年,之后如愿的考上大学,去了更大的城市待了两年,然后又在她表姐的安排下出国留学,如今的她看上去容貌里褪去一丝青涩,更添一抹成熟女孩的风韵魅力,气质上更是大胜从前,颦笑间妩媚动人,一双水汪汪的漂亮大眼睛里闪烁着睿智之色,神情从容自信。 在学校的时候,几乎每个男生都把周晓雅当做梦中情人,自从林昆和周晓雅确定关系之后,这些男生又都不得不把心里的那一份痴想更加深一层的掩埋,现如今十年过去了,校花绽放的比以前更加艳丽动人,而昔日的大哥大却是一身落魄的地摊货站在大厅的一角,这种明显而又赤裸裸的差距,顿时让昔日掩埋自己内心痴想的男生们瞬间满血复活了。 过去,他们自认为和‘大哥大’没法比,但现在步入了社会,这是一个看物质的社会,自己的工作、经济条件、人脉各方面都比‘大哥大’强,那自己就是优胜者,当初在学校里碍于‘大哥大’的威风不敢靠近校花,现如今却是理所当然的敢了。 于是,一时间许多没带女伴的男生们,一边热情的冲周晓雅打招呼,一边走了过去,那些个带了女伴的,都在心里暗暗后悔,早知道周晓雅会来,干嘛非带个累赘在身边,这大好的和校花接触的机会摆在眼前,却只能这么干看着,有些男的耐不住寂寞的冲自己的女伴介绍道:“看,那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哦?是么……”女人看了看,脸上流露出一丝嫉妒的不屑,瓮声瓮气的道:“很一般嘛。” 男的牵动嘴角在心里冷笑两声,嘴上没说,心里却暗暗的说道:“比你强一百倍!” 也有的男生向自己的女友介绍完周晓雅后,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顺便又远远的介绍了一下林昆,“看,那就是我们当初的大哥大,校花的男朋友。” 语气里往往带着一股轻视不屑的味道,他们的女友听完之后会向林昆看过来,比起看一个比自己漂亮的多的美女找自残,还不如看看昔日的大哥大什么样,结果看到了林昆一身寒酸的打扮之后,她们的目光里充满同情。 林昆静静的站着,脸上笑容平静的看着被簇拥在人群中间的周晓雅,一别快十年了,她变的越来越完美了,身材明显比以前更高挑了,脸蛋也愈发漂亮,只可惜珠光宝气的掩饰下,荡漾开一股浓浓的金钱锈味儿。 如今的社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周晓雅变成这样,倒也是无可厚非。 角落里只剩下林昆、张大壮、何翠花三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出于林昆的关系,张大壮和周晓雅的交情一直不错,何翠花也曾听过张大壮提起过周晓雅,知道周晓雅是林昆的初恋,今天亲眼这么一看,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何翠花长的其实不丑,但她自问十个自己也比不上一个周晓雅漂亮。 这么多年过去了,黄权当初心底对校花的爱慕一直也没有散去,尤其娶了他身旁这位比母夜叉还夜叉的娘们,每日睁开眼闭上眼看到的都是一张极其可怖的脸,在这种强大的落差对比下,他就更怀念从前的校花了,甚至无初次他压在母夜叉身上的时候,脑海里想的全是周晓雅。 看着一大帮的男生簇拥向周晓雅,黄权的心里只能干着急,顺带着骂这些人一句轻浮,看见美女了就像苍蝇见到臭肉一样,就不懂得矜持一点! 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恨这些人不长眼力见,今天这同学聚会是他攒动的,而且现在这一大帮的同学里,也就属他混的最好,要说最有资格跟周晓雅搭讪聊天的,那肯定非他黄权莫属,过去在学校的时候林昆是大哥大,现在他黄权是大哥大!只可惜啊,他身边站着个母夜叉。 “好看么?” 黄权频频的向周晓雅看去,惹起了冷玉丽的不满,这娘们动手就在黄权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把黄权掐的顿时呲牙咧嘴,心里头本来已经气炸了,嘴上却连连说道:“不好看,不好看……” 冷玉丽冷哼一声,问出了一个让黄权差点去死的问题,“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看着冷玉丽的大脸盘子,那丰厚雄壮的五官,那粗糙长满小雀斑的皮肤,那一双牛丸似的的大眼珠子,时不时的还翻起白眼……黄权咬咬牙,从心底吭出一口气,道:“当然……当然还是我老婆更好看了。” “哼!”冷玉丽傲气的把她那粗糙的大脸盘子一仰,得意之气甚足,而后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黄权,我知道你在敷衍我,我又不是没有自知之明,虽然我没有她那么好看,但也不必她差多少……” 黄权僵硬的咧嘴笑了笑,心里已经开始恶心了,在那狂暴的咒骂道:“你怎么不去死!”脸上却要极力的卖弄出一副伪善的笑容,他也真够累的。 “走,咱们也过去打个招呼,我得跟这位美女校花认识认识。”冷玉丽拽着黄权的胳膊,就朝周晓雅走去,黄权顿时满脸恐惧,看他媳妇一脸冷笑的表情,真怕待会儿闹出什么烂子来,于是他苦苦的哀求道:“媳妇,咱别惹事,行么?” “惹什么事惹事,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淑女啊,我只不过是想认识认识美女罢了。怎么,害怕了?不会你跟她有一腿吧!”冷玉丽眯着眼睛说,顿时把黄权吓了一哆嗦,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嗯?” “我是说怎么可能有……” 黄权被冷玉丽拽着来到了周晓雅的面前,看到两位重量级的人物走过来,周围的人都很识相的纷纷让开,黄权嘴角扯起一抹尽量绅士的笑容,道:“晓雅,来了啊。” 看着微微紧张尴尬的黄权,再看向一旁盛气十足的冷玉丽,周晓雅心中赞叹,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脸上却是挂温润舒适的微笑,道:“是啊,路上有点塞车就来晚了。”看向冷玉丽,“这位就是嫂子吧!”语气十分的亲切。 黄权比同一届的学生都大一岁,周晓雅这时趁机喊冷玉丽一声嫂子,合乎情理的同时也拉近了关系。 一声嫂子喊的冷玉丽心里很得意,脸上的表情自然和蔼了些,她本来就比周晓雅大,所以也就理所当然的道:“晓雅妹子,听我们家黄权提起过你,说你是你们学校里的校花,今天这一见面,果真是漂亮啊!” “哪里哪里……” 周晓雅笑着谦逊道,如果换作是别人,她肯定会顺便的反夸一句:“嫂子也是个大美女!”可眼前冷玉丽的那张沧桑的大脸摆在这,她真要这么夸了,未免也太虚伪了,即便冷玉丽是个傻子,也知道自己故意敷衍她,甚至还会误以为自己是故意揶揄她,心里稍稍的一想,就把反夸的话咽了回去,从包里拿出了个精致的礼品小盒,递给冷玉丽:“嫂子,你和黄权哥结婚的时候,我正在米国了,也没能赶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这条丝巾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也当是补上你们的新婚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丝巾的盒往外一亮,周围人的目光纷纷都被上面的标志所吸引,那是个相当名贵的外国奢侈品牌,就这么一条小丝巾怕是少不了万八千人民币的。 冷玉丽必须识货,一看周晓雅送她这么名贵的礼物,心里对周晓雅的印象顿时好感大增,接过盒子之后,笑着道:“晓雅妹子,你真是太有心了,等有时间到家里坐坐。” 周晓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微笑着道:“好的,一定!” 一群人簇拥着周晓雅又聊了几句,黄权故意把话锋指向林昆,眼神朝林昆的方向指了指,笑着对周晓雅道:“晓雅,昆子在那边,去看看?” “嗯。” 周晓雅笑着点点头,心里头一阵不平静荡漾,但很快就又平息了下去。 黄权并不是好心的将周晓雅引向林昆,而是想通过周晓雅,让林昆自惭形秽,当初你们成双入对郎才女貌的,现在人家依旧女貌,而你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吊丝!这种无形当中的比对、踩压,往往是最伤人自尊的。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林昆走过来,其中大多是觉得自己混的人模狗样鼻孔冲天的,这帮人跟着过来也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要说他们也都是狼心狗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从来没有别的班级敢欺负他们班级的同学,都是因为有林昆这个大哥大罩着,现在他们自认为混的人模狗样了,到要来看林昆的笑话了。 看着周晓雅向自己走过来,林昆的心情马上不平静起来,瞥了一眼跟在周晓雅身边的黄权等人,从这些人脸上那虚伪的表情里,也看出了这些人心底的猫腻,不过他不在乎,这些人还真不至于让他动气。 林昆的眼神和周晓雅的眼神触碰在了一起,这一别就是将近十年,再次对视,昔日那熟悉温吞的感觉已经全都没有了,换之而来的是说不出的陌生,但林昆还是微笑起来了,发自内心的微笑,像对一个老朋友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