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买卖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九章:买卖

第六百五十九章:买卖 看着眼前这个笑容云淡,吊儿郎当的男人,李一梅咬紧了牙关,心底却提不起恨意,反倒是一股莫名的敬畏与神秘,令她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 林昆笑着对有些怔神的李一梅说:“想好了么,请我去喝点什么呢?” 李一梅道:“要不是你我才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要请也该是你请我!” 林昆笑着揉揉太阳穴,“好吧,我一个大男人不和女人争,不过有些事还是要说清楚,免得你心里头记恨我,前段时间即便不是我从中作梗,以你平时放荡的做派,被卢三发现是早晚的事,我只不过让它提前了而已。” 李一梅嘴角冷笑一下,小声的嘀咕了句:“强词夺理。”后背往车座上一靠,侧过头帘前的秀发散下,她抬手将那缕头发别在脑后,看着林昆说:“你毁了我金丝雀的笼子,总不能请我喝点东西这事就算扯平了吧?” “呵,得寸进尺,我喜欢。”林昆调笑道。 李一梅还真不是省油定的灯,在西城区找了一家最上档次的饭店,恶狠狠的点了一桌,这势头摆明了不是来吃饭的,而是要狠狠的宰林大兵王一顿。 林昆已经吃过拉面了,饶是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他也没有半分的食欲,看着桌子对面刚刚经历过一番羞辱的李一梅慢条斯文的吃着,没由来觉得一阵落寞悲凉,自己要是不向这个女人抛一枚橄榄枝,她恐怕一辈子都得自甘堕落了,姿色不错的脸蛋终会渐渐老去,没有一棵大树靠着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可卢三是她的大树么? 过去或许是,但此时必定不是了,也许她以后会命好再遇到个欣赏她的男人,说到底终归还是把她压在身子底下当做玩物,玩腻了玩够了当然撇了清净。 “干嘛这么看着我。”李一梅语气凌厉,目光更凌厉的瞪了林昆一眼。 “长的漂亮的女人,不都希望被别人盯着看么,喜欢玩弄男人的感情,从男人身上得到金钱和奢华的生活,不正是你这种女人一直都乐此不疲的么?” “你瞧不起我这种女人?” “没有。” 林昆拿起桌上的茶水,倒了一杯放到李一梅的面前:“喝点水顺顺,龙虾很噎人。” 李一梅拿起桌布擦了擦嘴角,目光不善的看着林昆冷笑说:“最看不惯你这种虚伪的男人,看不起就看不起,连这点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也配叫男人。” 林昆不气也不恼,笑着说:“骂的好,这世道上什么样的人都有,虚伪的人格外多,不过我想你真的是误会我了,我没有任何瞧不起你的理由,你一没偷二没抢的,甭管咱是靠什么赚钱的,必经也是咱辛苦赚来的不是。” 李一梅把头一仰,道:“我不辛苦!” 林昆笑着抬起手来指着李一梅心脏的位置说:“苦的是这里。” 李一梅神情恍然一下,盯着林昆的双眼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林昆笑着摊摊手,“什么也不干,整天吊儿郎当的,我们可以谈一个买卖。” 李一梅蹙着眉头警惕的说:“什么买卖?” 林昆笑着说:“对你我都划算的买卖。” 李一梅不开口,林昆笑着接着说:“姿色翘楚,脸蛋漂亮,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可真是得天独厚的大礼,女生的漂亮远比生的聪明要划算,可漂亮与姿色都是昙花一现的玩意儿,熬不了几年就会人老珠黄,到时候还有男人肯为你的脸蛋买单么?所以说女人漂亮归漂亮,但不能没有脑子和长远目光。” “够了!”李一梅冷声打断说:“别墨迹了,想说什么赶紧说,吃了你一顿饭,大不了陪你睡一觉,我可没心情坐在这听你讲大道理给我听!” 林昆不急不慢,不温不火的笑着说:“女人,和大老板睡是一个价,和农民工睡又是一个价,这就好比一瓶款泉水摆在五星级的酒店和超市里一个道理,但只要一开出价钱,就是再金贵的身子,也变的不值钱了,所以聪明的女人都是无价的,就像那些奇货可居的珠宝一样,说到底不还是石头?” 李一梅唇角动了动,但没有出言打断,虽然她此时不是很喜欢眼前这个男人,但他的话却是点破了她心头的一片乌云,拨开了乌云方见那海阔天空。 对于普通的家庭女人来说,守着老公和孩子便是天伦之乐,有一个踏实肯干的老公,有一个听话的孩子……但对于李一梅来说,那种生活从来就不是她向往的,她不想走进厨房被油烟熏出个黄脸婆,既然天生我丽质,我必须活的精彩! 林昆手指在桌子上弹了弹,从兜里摸出根烟叼在嘴角,没有真的点着,公共场合不准吸烟这点素质咱必须有,笑着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新笼子。” 李一梅唇角一笑,“做你的女人?” 林昆摇头,“你谁的女人也不做,就做你自己,但你要记住是谁给的你一切。” “哦?这天底下没这么便宜的事吧。” “聪明。”林昆笑着站了起来,“这里不是说的地儿,你吃饱了的话,咱们换个地方好好聊聊。”转过身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招招手:“结账!” 李一梅已经吃饱了,但看着满桌子还有许多没动筷子的名贵菜肴心有不忍,林昆走过她的身边,贴着她的耳垂笑着说:“这些菜端上桌子就不值钱了,没什么好心疼的。” “可是……” “想吃随时来吃,但下次可不要这么浪费了,放心了,以后都是我请客。” 某酒店,标准间。 空调呼呼的吹着,窗外的冷空气在阳光下变的安详,李一梅神情疑惑的看着林昆,林昆脱下了外套坐在床上,她却站着始终不动,“需要我洗澡么?” 林昆哈哈笑了起来,“你以为我带你来这上床呢?” 李一梅道:“那?” 林昆笑着道:“谈买卖。” 李一梅道:“我有什么买卖可谈的,除了这具身子,恐怕没什么价值了。” 林昆笑着说:“那是你太小瞧自己了。你就那么甘愿做一只金丝雀被男人养在笼子里,压在身子底下?还耐不住寂寞总出去找小白脸还满足自己?” 李一梅不羞不臊的说:“我喜欢男人,喜欢和年轻帅气的男人上床。做金丝雀没什么不好,有钱花有大房子住,那些年轻帅气的男人却给不了。” 林昆没心情继续和李一梅谈论这种话题,话说的差不多就该步入正题了,否则迟迟不肯入正题,还不就跟岛国佬的a电影一样了,前戏太长令人生烦。 “我要扳倒卢三,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你以后就是我林昆的人了。”说完,林昆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是我林昆的人,而不是我林昆的女人。” 李一梅呵呵一笑:“我连你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凭什么就做你的人?” “百凤门,林昆。” “百凤门……”李一梅脸上透露出一丝惊讶:“就是那个荡平了南城区其他帮派的百凤门?林昆……你就是那条过江龙,百凤门现如今的老大林昆?” 林昆笑着点点头:“怎么样,这笔买卖我们是做还是不做?你可以考虑一下,但我没耐心等很久。”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十分钟应该够了吧?” 李一梅道:“我能帮你做什么?我已经被卢三扫地出门,连他的身都近不了。” 林昆笑着说:“我想杀他易如反掌,不用你接近他,我想要的是……” 林昆一个人从酒店里出来,暂时把李一梅安排在了酒店里住下,临走时给她留了钱,叮嘱她最近最好乖乖的待在酒店,没有他的命令不准擅自出来。 具体要怎么对付卢三,林昆一时间也没有万全之策,把李一梅收到自己的麾下,只是他脑袋里一瞬间跳动起的想法,李一梅跟了卢三将十年,对卢三了解的不能再了解,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想要从卢三那里占到便宜,这个女人一定有大用场,至于到底要怎么用,这可就是一门用女人的学问了。 林昆回到了住处,已经是日落黄昏时分了,夏卉已经离开去酒吧里继续参加训练了,茶几上留了张纸条——锅里有汤,热一下就能喝了——夏卉。 林昆走进厨房,揭开锅盖看了一眼,锅里头熬的是普通的小骨头汤,这种汤的做法简单,但味道却是极其鲜美,旁边的灶台上放了一盘馒头,喝汤就着馒头,晚餐还不错哦。 拿起勺子盛了一勺出来尝尝味道,这一喝差点把他齁的嗓子冒烟,这小丫头是打死了卖咸盐的还是……还是想用咸盐把他给杀死,喝了一大杯的水后,刚平息的喘口气,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一条短信接受进来:“味道怎么样?” 林昆无奈的笑笑,小丫头总归是好心,不能折煞了人家的积极性不是,于是昧着良心、善意的谎言回了两个字:好喝,觉得两个字有点少,又加了两个字——非常好喝! 短信刚发出去,马上就回了一条:“那以后我天天熬给哥喝,把哥养的白白胖胖。” 林昆哭的心思都有了,这要是天天喝这么齁的汤,估计没几天他就变咸鱼了,但总不能打杀人家小姑娘的积极性吧,又昧着良心三个字:太好了! “哥,我忙了,排练了,回聊哦。” “加油!” 简单的几句话,打电话可能一分钟都用不上,小丫头之所以发短信,是因为对自己的手艺没自信,今个下午熬汤的时候,她用勺盛了点汤出来尝咸淡,觉得很淡,于是就往里加盐,加完盐后再喝勺子里的汤,还是很淡,于是乎又加盐,最后一大罐盐都快加进去了,勺子里的汤还是喝不出什么味儿来,小丫头跺着脚骂了句卖咸盐的混蛋居然卖假盐,便把锅盖盖上。 实际上,这小丫头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她那勺子盛了汤出来之后,就再没重新盛过,盐都放进锅里了,又不是放进她的勺子里,能尝出味道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