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碎蛋脚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八章:碎蛋脚

第六百五十八章:碎蛋脚 这一身肥肉直哆嗦,肥肥大大的一张脸在冬日的阳光下闪烁着凶悍油光的胖女人,被林昆这么一顿的讲道理之后,一下子竟有些懵在了那里…… 是啊,自己男人出来嫖不给钱本来就是不对,自己冲过来要打人家姑娘的嘴巴子就更不对了,就算是自己有火气也得往自己这不争气的男人身上撒…… 胖女人的脑袋从来也没转的这么快过,回过神来扬起那黑驴蹄子一般的大巴掌,就要冲他那嫖了娼不给钱,还当街在这赖账的贱男人抽过去,可这巴掌刚要抽出去,胖女人马上就愣住神了,似乎猛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过来立即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张开了那喷着臭气的大嘴就冲林昆叫骂道:“我去尼玛的道理,哪儿来的臭瘪三,竟然敢多管姐的家务事,这贱男人再如何也是老娘的男人,老娘的巴掌向来只打外人,这个狐狸精勾引我男人嫖她,今个我就先打花她的脸,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仗着漂亮勾引男人!” 说着,胖女人回过头看了一眼身旁跟着的两个彪型大汉,怒叫道:“你们两个蠢蛋还愣着干什么,这混蛋玩意儿搓豁我和你姐夫,你们还不揍他!” 两个彪形大汉身材魁伟,都是这胖女人的一奶同胞之弟,别看身形挺唬人的,近看长相挺丑的但全然没什么气势,给人的感觉似乎还有点傻乎乎的味道。 甭管怎么样,人家胞姐发话了,这两个仗着自己身板魁伟的大汉,亮着拳头就要冲林昆砸过来,为了使得自己变的更有气场,这两个大汉还一起大叫起来,嘴巴故意张的那老大,都快要看到喉结了,一双眼珠子也瞪的贼溜圆。 要是就这么动手,解决眼前这两个一看就是草包的大汉,还有那个口臭杀伤力惊人的胖女人,以及边上那个嫖了娼不给钱还当街耍赖的贱男,绝对是分分钟的事,这也太便宜这四个仗势欺人的混蛋了,得好好再挖苦一下才行! 林昆大手一挥,痞里痞气的大声喊道:“等等!” 两个傻乎乎的彪形大汉顿时被喊的一愣,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林昆唇角嬉皮的一笑,一脸吊儿郎当的市井无赖相,再配合上他瘦高的身材,嘿,真就像极了那市井上的普通无赖,抬起指着胖女人就笑着揶揄道:“胖子,知道你老公为什么会出来嫖么?一看你老公这身形就知道床上那肯定是龙精虎猛之辈,按说你找了这么个男人,床上应该很性福才对……” 这话肯定是在挖苦,但这前半段听起来却多是赞美之意,那胖女人的脸上马上跳动起一丝兴奋,就连一旁的那个嫖了娼不给钱想赖账的贱男也挺了挺腰板,这把他给美的,要不是碍于此情此景不宜张扬,怕是早就拍着胸脯向全世界宣布——老子床上的确很猛! 林昆语气故意停顿了一下,先让这对缺货夫妻沾沾自喜一下,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飞的更高摔的更狠,嘿,咱就先把你们两个蠢货给捧的高高的,然后釜底抽薪摔死你们两个王八蛋,嫖了娼不给钱还他女良的有理了是吧! “但是,你老公之所以出来嫖娼,那绝对是因为你不行,不是床上的功夫不行,而是就你这长相这模样,大白天看着都瘆人,晚上要是不开灯估计都能给男人吓阳痿了,而且就你那大嘴巴吧,臭烘烘的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总不会家里头顿顿吃的都是臭豆腐吧,吃完了还不刷牙不剔牙,你家老爷们估计床上刚一硬,就被你这尊容和你那臭嘴吧给熏的阳痿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哈哈一片大笑,胖女人已经气的两颗眼珠子暴凸,胸口剧烈的起伏,炸药的引线马上就要被点着,咬牙切齿凶神恶煞的瞪着林大兵王。 一旁站着的贱男则一脸感动的看着林昆,那泪眼闪烁的模样,似乎就要过来一把将眼前这个说出自己心里话的男人抱住,大喊一声:“兄弟,你太了解我了!哥这些年心里头的苦,全都被你噼里啪啦的给说出来了!” 林昆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嫖了娼不给钱,还吵吵跋扈要打女人的损种,嘴角轻佻的一笑,声音不算高朗,但绝对令周围的人都能听的到,眼神斜的一瞥,尽是不屑之色,讥诮骂道:“别看你这人模狗样长的虎背熊腰,这年头出来嫖了人家姑娘还不肯给钱,八成是裤裆里的鸟太小没办成事,你那婆娘追着你到这儿来,也是因为你那只不行事的鸟没伺候好她,却跑到外面来胡搞。” “你,你小子血口喷人胡说八道,老子裤裆里的鸟大的很行的很咧!” 贱男黑着一张脸就咆哮道,光咆哮还不够,径直的向林昆走过来,脚底下步步生风,威武霸气的势头似要将眼前这个敢揭他短的混混给揍死不可。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自然不会让这贱男在自己面前放肆,待着贱男走的近了,脚底下突然的向上一抽,贱男只觉得眼皮子地下一道虚影掠过,裤裆处一阵凉意扫过,接着不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砰的一声闷响…… 闷声中隐隐泛起一阵蛋碎的声音,贱男那狰狞的大脸盘子顿时黑成了墨绿色,两颗眼珠子布满血丝暴凸出来,额头上豆粒大小的汗珠吧嗒的渗了出来。 疼。 钻心的疼。 前所未有的疼。 比这疼更可怕的是绝望,自己裤裆里的那一石二鸟怕是要就此夭折于此了。 贱男脖子僵硬的缓缓低下,裤裆下空空然也,林昆的脚早已经抽了回去,贱男两条腿微微弯曲,像是扎了个不成形的马步,脚底下却是虚晃不定仿佛随时都能跌倒,过了好几秒钟喉结在猛的颤抖起来,啊的一声愤懑嚎叫。 啊! 惨叫之声直冲寰宇,九霄之上的阳光似乎都跟着颤抖,周围围观的众人闻声似乎也能感觉到那股子令人无法忍受的疼——巨疼!疼到裤裆最深处的疼! 贱男两只手捂着裤裆里那只受伤的鸟和蛋蛋便蹦了起来,边蹦边惨叫,没蹦两个高便呼通一声摔倒在地,倒在地上之后便爬不起来了,在那咿呀的惨叫着。 “老公!” 胖女人的反射弧也是够长的,直到此时才恍然回过神,一脸关切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渣男,紧接着便扬眉狠狠的剐向林昆,咬牙切齿的道:“你敢踢我男人的蛋,断老娘的性福生活,老娘今天也要把你的蛋给废了,给我打!” 林昆身上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了,这娘们的杀气腾腾还真特么挺摄人心魄的。 站在林昆眼前的两个彪形大汉得到大姐的命令,挥着拳头就向林昆砸了过来,那两双肉呼呼的拳头,挥舞在空气中猎猎作响,劲道如何且不说,气势倒是挺唬人。 这些个花拳绣腿在林昆的面前根本就是登不了台面的杂耍,林昆无心ko他们,但又不能做那缩头乌龟不是,既然人家拳脚相向了,怎么也得礼尚往来的回应一下,不多不少两拳挥出,拳影在空气中虚的一闪,应之便是‘砰砰’的两声闷响。 可怜了两个二傻子似的壮汉,本来是来给姐姐做爪牙的,结果爪牙是没做成,反倒是被两记完全没有看清楚的拳头打的一声痛叫满地找牙,呼通呼通摔倒在地。 林昆轻描淡写的拍拍手,脸不红气不喘,一脚踹碎了渣男的蛋蛋,又两拳打倒了两个壮汉,这在常人看来极其不可能或是极其难以做到的事情,在他这只不过是随便的举手之劳而已,围观的众人全都愣住了,那胖女人也愣住了,站在林昆左前方披头散发的李一梅也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这个肯为她出头并且有些熟悉的男人,在他微微的侧过头冲她微笑的一瞬间,终于想到了他是谁! “多少钱?” 林昆笑着问李一梅。 “五……”李一梅欲言又止,最终说:“算了。” “不能算。”林昆笑着说:“你一没偷二没抢,该拿的钱必须拿,否则我岂不是白过来帮忙了。” “谢谢你。”李一梅感激的说。 “待会儿请我喝点东西。”林昆单眼眨了一下,顿时间说不出的潇洒风流,走到躺在地上咿呀痛叫的渣男旁,抬起脚来毫不客气的冲屁股上踹了一脚,渣男马上杀猪一般的嚎叫一声,不用林昆开口,便乖乖的把钱摸出来。 一旁愣着的胖女人已经回过神,但一句话都不敢说,站在那儿僵硬的就像是个雕塑一样。 林昆从胖女人的面前路过,李一梅路过胖女人的身前,脚步突然停下, 挥起巴掌冲着胖女人的脸狠狠的掴了下来,啪啪两声脆响,两个大耳刮子。 胖女人被打的脸上的肌肉一抽搐,嘴角溢出一抹血丝,眼神里充满了怨怒,却是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眼前围观的群众赶紧给林昆让开了一条路,李一梅跟着林昆坐进了车里,上车后她落落大方的挽起头发,露出一张薄怒微红却依然漂亮的脸颊,转过头眼神直直的看着林昆,语气毋庸置疑的问:“上次的事是你暗中安排的吧。” 林昆笑了一下,岔开话题:“请我喝点什么呢?” 李一梅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为什么陷害我,就因为你,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林昆笑着说:“总不能做一辈子的金丝雀吧。” 李一梅自嘲的一笑,脸上尽是哀伤与幽怨,“现在是金丝雀做不成了,只能做鸡了。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陷害我,给我一个理由!” 林昆坦然道:“我没想伤害你,我针对的是乔老六,我和乔老六有点过节,我懒得动手收拾他,于是就借着你喜欢出去放荡,他喜欢到处沾花惹草,给卢三戴了顶绿帽子,借卢三的手把乔六给修理了一顿,这事我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