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讲道理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七章:讲道理

第六百五十七章:讲道理 林昆收拾好了碗筷,围着个蓝色花格子式的围裙在厨房里刷碗,一副‘大家闺秀的范儿’,夏卉靠在沙发上,透过厨房的透明玻璃门正好看得到他,小丫头嘴角微微的一抿,勾起一抹幸福的弧度,晒着太阳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林昆摘下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脸上挂着笑容刚要和夏卉聊两句这两天的训练情况,却看见小丫头一副疲劳而又安逸的模样歪着头靠着沙发睡着了。 小丫头如果不是为了帮他参加那个中港市夜场歌皇大赛,根本不会累成这样,想到这林昆的心里是既惭愧又感激,拿了一件薄被过来轻轻的盖在了夏卉的身上。 夏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屋里头安安静静的,她揉了揉眼睛喊了两声哥,楼上楼下都没有人答她,目光落在眼前的茶几上,上面留了一张纸条: “妹子,哥出去办点事,厨房里有吃的,你放进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好了。” 夏卉捏着纸条,脸上一阵感动而又幸福的笑容,自顾的小声道:“哥。” 林昆此时从一家拉面馆里出来,吃了一碗热腾腾的拉面,两个卤蛋,加了一份五花酱肉,他这大半天都在卢三的地盘上转悠,卢三名下的产业不但多,而且各个精良,都是一摇便会哗啦哗啦的往下掉线的上等摇钱树买卖。 既然答应了帮蒋叶丽报仇,卢三必须得死,林昆可以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提着一把匕首悄悄的把他给做了,但那么一来的话,卢三手底下的这些摇钱树的买卖不一定又要落在谁的手上了,有了南城区赵磊横刀多地盘的前车之鉴,林昆这个对于经营帮派场子不太明白的门外汉,也算是长了经验了。 如果说他林昆是独身一人,手底下没有那百十来号的兄弟要养活,他大可以一刀将卢三给做了,他堂堂的兵王要杀一个黑道的头子,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最多他卢三手下有几条难缠的恶犬呗,可如今他林昆不是只身一人,手下的兄弟需要真金白银养活着,既然决定做一件事,那最好就要给百凤门带来利益。 杀卢三容易,但把他名下的帮派囊括到自己的手上,这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在中港市这块版图上, 东西南北中五大城市区域里都有各自‘占山为王’的老大,南城区之前被四大帮派平分,前不久被林昆摔着百凤门众人给统一了,如果没有赵磊横刀插进来,现在林昆便是那当之无愧的南城区之王。 林昆的蓝图志向是统一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他要用全新的黑道手腕让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变的干净没有欺压和违法,现在既然有机会涉足西城区,何不一鼓作气在西城区的实力板块上扎下根,就从卢三的地盘上下手! 从虎三那里了解,卢三在西城区经营了这么多年,表面上开了一家建筑公司,早些年靠这建筑公司没少赚钱,赚钱后他没有独资去干任何买卖,而是选择投资的形式直接从那些生意好的场子里购买股份,每年单独从里面抽红,他的投资经营范围很广,除了一些黑道上善于经营的夜场,其他的更有一些教育培训学校、物流行业等等,用这种方式经营不用投入任何的人员管理和初期的运作,就能稳稳的获得利润,不得不说卢三手法的高明。 卢三的手法虽然高明,但林昆却绝对做不来,别的不说,就说那些被卢三投资的盈利产业,哪一个老板是真心实意的将产业的股份拿出来,人家那本来就是赚钱的买卖,日进斗金手上又不缺钱,若不是碍于你卢三黑道上的手段,谁会把股份拿出来让你投资,何况你卢三给的定价又那么的低。 西城区不光卢三一家势力,另外的还有两股势力,这两股势力林昆已经简单的了解了,和卢三的势力比起来不相上下,否则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会在西城区这片上不上下不下的地盘上三足鼎立了这么多年,这三家老大表面上已经习惯了和平,平时对手下也都要求很严,不准轻易的到对方的地盘上惹事,一旦发现惹事者,那处理的后果都是相当的严重,轻的的拳打脚踢一顿,重的挑断手筋脚筋的也不是没有,大家伙都是混黑道的,和和气气有钱一起赚,犯不着像别的城区那样常年你掐我我掐你的,搞的彼此都不舒服。 林昆很佩服西城区这三位老大的心胸,在物欲横流多的是黑吃黑的今天,能彼此这么默契的同行还真是不多见,但不管哪行哪业,只要想做大就必须跟对手不死不休的局面,像这种和谐的背后,多是老大雄心不足的表现。 林昆想起了被他整进监狱里,并吞了地盘的疯彪,疯彪行事偏激,但绝对是一个有雄心有野心的老大,如果不是遇上了自己,说不定他真就将百凤门给吞了,吞完了百凤门之后恐怕他还不会满足,还会瞄准南城区的其他帮派。 林昆心中慨叹,不由的想起了三国时候周都督被诸葛亮气吐血时候的仰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 好在他是那个‘诸葛亮’。 林昆坐进了车里,刚要发动车子离开,突然就见前方熙熙攘攘的异常吵闹,马上便围了一圈人在那看热闹,林昆不由的眉头一皱,他对看热闹可没什么兴趣,关键是看到了一个算不上熟人的熟人,而且还是被他利用过的熟人。 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林昆潇潇洒洒的下车,也不着急,晃晃悠悠的就走了过去。 眼前看热闹的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了,林昆踮着脚尖还隐约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女的披头散发一副泼妇状,男的呲牙咧嘴挺着个大肚皮一副凶悍模样,周围这些看热闹的脸上多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偶尔也有鄙夷之色闪过。 “你别走!” “嘿,老子想走你一个娘们能拦得住?老子警告,你再这么撒泼放赖,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你,你……完事了给钱天经地义,今天不给钱,我就不让你走!” …… 林昆踮着脚尖又仔细的瞧了瞧两人的模样,约莫也瞧出了事情的大概,一男一女,女的披头散发,男的仗着虎背熊腰要赖账,还不是因为床上那点事? 不过,看那女的一直不肯说出内幕详情,只是含糊其辞的向那男的要钱,倒也不像是经常出来卖的。 既然是遇到了熟人,而且还是被自己利用过的熟人,该帮忙得帮忙,这也算是一颗侠义之心,林昆提了下嗓门刚准备冲挡在前面的人喊一声让开,正身后方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似是要将那喉咙震碎一般:“都给我让开!” 不等林昆回过头,看清这位怒吼爷们的真面目,身子已经被重重的撞了一下,他顺着劲儿向旁边趔趄的躲闪一下,就见两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夹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女人就挤进了人群,前面只要是敢挡道的,都被冲在前面的大汉给撞开。 林昆小声的嘀咕了句:“乖乖的,这下子可有好戏看喽!”话音刚落,才意识到自己是过来帮忙的,赶紧尾随着后面的一个大汉,顺势挤了进去。 “贱男人,你特么的又背着老娘出来搞女人!”胖女人冲进来之后,马上一声狮吼,脸上的肥肉在冬日的阳光下泛着凶煞煞的油光,嘴上骂着,手上的大巴掌抡了出来,那圆乎乎的大巴掌,就像是冬天的熊掌一样丰厚。 围观的众人心底本能的就替那男的捏了把冷汗,这巴掌要是真拍脸上了,那还不得马上清晰的五指山啊,五指山倒也没啥,关键是一个忒大的老爷们被自己媳妇当街打,这种臊人的事先别管谁对谁错,哪个男人能轻易的受得了。 众目睽睽之下,紧接着变成了众目惊讶,那丰厚的黑驴蹄子一样的大巴掌,竟不是向着那男的打去,而是向着一旁披头散发的可怜女人打了过去。 人都是有同情心的,瞧出这一层厉害的‘观众’们,不免又替那披头散发面容姣好的姑娘感到同情,出来卖一没偷二没抢的,虽说这活儿来钱快,但也是付出了出卖肉体的代价,重要是人家也没犯法,这出完了力卖完了身钱没拿到不说,还赚来对方那母夜叉一样的媳妇大巴掌伺候,这可真是倒霉啊。 李一梅看到巴掌向自己打来的时候,也是满脸的惊讶,那巴掌的速度奇快力道十足,隐约呼啸的掌风在耳边咆哮,眼看着是躲不过这巴掌了,李一梅的心里头羞愤欲死,紧紧的一咬牙,把嘴唇都咬出了血丝,就准备和这一脸凶悍的胖女人拼命! 啪的一声…… 声音很响,但不是那种巴掌掴在脸上的脆响,而是大手抓住了手腕的声音,胖女人那熊掌一般丰厚、黑驴蹄子一样丑陋的大巴掌擎在了距离李一梅仅仅两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李一梅那披乱的头发被掌风掀动起了一角,胖女人脸上的表情一怔,紧接着便凶神恶煞的回过头向林昆看了过来。 “你特么的是谁!竟然敢挡我教训眼前这个勾引我老公的小贱人!信不信我……” “停!” 这胖女人长的又胖又丑不说,吼叫起来还有口臭,林昆实在是忍受不了赶紧打断,摆出一脸和善讲理的表情笑着说:“大姐,咱们得讲道理对吧!” 也不知是胖女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是真就打算给林昆一个讲道理的机会,林昆接着说道:“你老公出来买春,这跟人家姑娘可没什么关系,人家姑娘又没勾引他破坏他家庭,他买了春不付钱就是不对,现在你又冲进来要打人家姑娘,这就更不对了,咱们做人得厚道,不能仗着自己身材愧为,又带了两个保镖就随便打人,嘿嘿,大姐你说我说的是这么个理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