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喝西北风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六章:喝西北风

第六百五十六章:喝西北风 楚静瑶发动了车子,刚要调转方向离开,副驾座上躺着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起来,她转过头看去,整个人忽然间如中了定身咒一样一动不动,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喂。”声音很轻很安静,和她往日里的那种沉着冷艳不同,或许带有一丝心虚。 “你,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林昆的声音听起来也不是很自然。 “没事,刚才不小心拨错电话了。” “哦,没事那我挂了啊。” “别……” “嗯?” “你,你现在好么?” “我呀,挺好的。”林昆握着手机笑了笑说:“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什么,你挺好的就好,我也挺好的。” “你要是不好的话……”林昆玩笑似的说:“我就马上‘出差’回来。” “呵呵。”楚静瑶轻轻的微笑一声,“好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嗯,晚安。” 直到电话里传来盲音,林昆才挂了电话,嘴角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摇摇头,靠在床头上喟然一声轻叹,两只手抱在后脑勺上,望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楚静瑶发动了车子离开了,回去的路上她的心里也是空落落的,她不明白自己如此一个果断的女人,为什么如今会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犹豫不决起来,或许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那个本来瞧不上的混混一样的家伙已经有感情了吧。 蒋叶丽开着她自己的霸道车离开了,正好碰上夏卉一脸倦意的从出租车上下来,蒋叶丽并没有看到这个忙着排练了一夜,现在就差扶着电线杆就能睡的可怜小丫头,小丫头倒是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她,脸上没有昨天晚上的那股惊讶,抬起那穿着小旅游鞋的脚便一步三晃的向家走去,她现在满心就一个念头,赶紧回到家趴在床上睡觉,这一觉直接睡到天黑才罢休。 “喂,小姑娘,还没找你钱呢!” 身后传来了出租车司机的声音,夏卉一脸茫然的回过头,慢半拍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给了司机师傅一张一百块,没等师傅找钱自己就下车了。 “谢谢啊,师傅!”难得遇到了好人,夏卉笑着走回去,感激的说了声谢。 “不客气……”这位三十多岁的司机师傅眼睛贼溜溜的一转,怎么看也不像是好心人的模样,而且嘴角的那抹笑容吧,多多少少有些猥琐的味道,只是此时的夏卉面前全都是困的五脊六兽的草泥马在奔腾,哪察觉到了这个。 见夏卉转身要走,司机师傅突然搭讪一句:“小妹妹,你这是刚下夜班吧。” 夏卉点点头,“是啊。” “多少钱一次?” “嗯?” “哎呀,小妹妹你就别羞涩啦。”司机师傅贼溜溜的小眼睛一转,左顾右盼,又回过头双眼放光的盯着夏卉那懵懂的双眼说:“这附近也没个别人,多少钱小妹妹说个价,我这就跟你上去洗个澡睡个热乎被窝,嘿嘿……” 夏卉那平静的额头上顿时一片厌恶的小黑线,眉头不由的一皱,嫌恶的瞪了出租车司机一眼,毫不客气的骂了这个淫心泛滥的贼人一句:“死变态!”骂完之后,转过身便往小区里走,脚步噔噔噔的加快,也是怕这出租车司机报复吧。 这出租车司机还真就不是个善茬,微微的一怔,紧接着就回过了神,刚才还算和善一脸淫光的脸上,登时换上了一副愠怒的面容,推开车门探出个头,冲夏卉逃也似的背影骂道:“干你个小娘皮,酒吧里夜场的婊子,还特么跟老子装……” 不等这恼羞成怒的出租车司机把话骂完,头顶上突然飞下来了一只新鲜热乎带着微微脚酸味的拖鞋,精准无误或者说完全就是毫厘不差的爆了他的头。 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出租车司机被这只从六楼上飞下来的拖鞋砸的脑门子嗡的一声,头重脚轻的就撞在了身后的车上,剩下那还没骂完的话也一股脑的都被砸进了肚子里,这会儿夏卉正好回过头,骂完了这个色心泛滥把她当成酒吧里的三陪女的出租车司机后,她心里头是有余悸,怕被追上报复,可一听这混蛋骂自己这么难听,心里头一杆火就冲了上来,回过头就要骂回去,她性格虽然多多少少的有些小姑娘偏有的柔弱,但真遇到事了也不是个怕事的主儿,何况现在她还有了一个很牛x的干哥哥,就住身旁的楼上。 “哎哟!” 出租车司机捂着脑瓜子顶在那痛叫,夏卉看到这场景之后,整个人一怔,再一看到边上的那只新鲜热乎的大拖鞋,唇角马上坏笑起来,这混蛋还真是够倒霉的,可真是应了那句恶有恶报,估计是老天都看不过去他大白天耍流氓,所以飞来了一直拖鞋帮自己教训他。 “女马的,谁扔的拖鞋,把我……把我打成脑震荡了,赶紧陪我去医院!”这出租车司机怨怒的向楼上望去,目光来回的寻索着拖鞋是从哪飞来的。 咻…… 不等他找到目标,又是一直大拖鞋遮天蔽日的飞了下来,那速度简直就像是流星一样,砰的一声又砸在了他的脑门上,顿时又是哎呦的一声痛叫,这出租车司机捂着脑门直接被砸的一跟头趴在了地上,差点跌掉了门牙。 一只拖鞋是偶然,两只拖鞋可就未必了,夏卉转过头就向身旁林昆住的楼上看去,只见一只手隐秘的探出窗外,冲她做了一个胜利的‘ok’手势。 夏卉嘴角马上一乐,趁着出租车司机趴在地上咿呀的痛叫骂娘,赶紧拣起了两只拖鞋,然后快步的向小区里跑去,等趴在地上的倒霉蛋自己爬起来的时候,小丫头早就消失的没影了,这出租车司机气的咬牙切齿,四处看看连‘证物’(拖鞋)都没有了,眼前的楼上又是一阵安静,还找个屁凶手啊。 夏卉拎着两只拖鞋屁颠屁颠的上楼,这会儿小丫头也不觉得困了,站在林昆家的门前砰砰砰的敲门,林昆穿着睡觉穿的背心大裤衩,懒洋洋的站在门口,那鸡窝的发型一看就是刚睡醒没多久,冲小妮子咧嘴一笑:“你小丫头还挺会过日子的,知道帮我把拖鞋捡回来,要不又得买新的了。” “嘿嘿,谢谢哥!” 夏卉笑着从林昆的身前挤进了屋里,把两只拖鞋往地上一扔,自己坐在了沙发上。 林昆回过头笑道:“客气什么,我是你哥,昨晚排练了一宿?” 夏卉马上嘴巴一瘪,一副辛苦死宝宝的模样,可怜巴巴的说:“可不是咋的。”接着又是很委屈的模样说:“教我舞蹈的老师说了,我跳舞的资质太差,学一个基本的舞蹈都费劲儿,我不服气呀,就硬练了一个晚上。” “那结果呢?”林昆拿了两瓶水出来,拧开一瓶自己咕咚了一口,一瓶放在夏卉的面前。 夏卉眼睛马上一亮,一脸小得意,“结果当然是我把那套舞蹈练的烂熟啦!” 林昆毫不吝啬的竖起大拇指鼓励道:“妹子,好样的,没给你哥丢脸!” “那当然,不过哥……”夏卉又眨着眼睛,一副羞涩的欲言又止的小模样,抬起小手摸着自己的小肚子,羞答答的小声说:“我,我有点饿了。” 林昆表情一滞,接着笑着说:“饿了呀,昨天晚上一晚上没吃东西吧?” 夏卉连连点头。 林昆笑道:“这太好整了,哥马上打电话叫外卖,或者咱俩现在就出去吃。” 夏卉道:“我才不出去吃呢,人家都要困死了,想赶紧吃完东西睡觉。” 林昆道:“那就叫外卖!” 夏卉撅嘴道:“不想吃外卖。” 林昆道:“那咋整?” 夏卉道:“我,我想吃你做的蛋炒饭!” 林昆哈哈笑道:“你这小丫头片子,想吃哥做的蛋炒饭就直说呗,还拐弯抹角,你等会儿啊,哥现在立刻马上就去给你做,五分钟保证新鲜热乎的蛋炒饭出锅!” 看着林昆钻进厨房的背影,夏卉抿着嘴角羞答答的一笑,脸上尽是幸福暖暖,小声的嘀咕了句:“我,我也不想拐弯抹角嘛,但又不好意思嘛。” 林昆也没早餐,就做了两份蛋炒饭端了出来,夏卉早已经坐在餐桌旁等了,眼前金灿灿的蛋炒饭香味诱人,小丫头迫不及待的就拿起筷子夹了一口。 “嗯,真美味!”小丫头一脸回味的说。 “再来点小菜。”林昆又从厨房里端出了两个小咸菜,都是他之前买的,留着自己哪天不爱出去吃饭了,就在家里头对付上一口。 “哥,你手艺真好!”小丫头边吃边夸赞说。 “那是必须的!”林昆倒也实在,毫不谦虚。 “哥,跟我讲讲你是怎么泡上女传奇的呗。”夏卉腆着好奇的小脸看着林昆笑着说。 “女传奇?” “就是昨天晚上你屋里的那位……” “哦,你说的是蒋姐啊!”林昆撒谎不脸红的嘿笑着说:“我们是纯洁的。” 夏卉强忍了一下,嘴角嚼着的蛋炒饭差点喷了出来,咽下之后猛的咳嗽了两声,林昆赶紧给她拍后背,喝了一口水押了一下之后,夏卉黑着小脑门,满脸幽怨的看着他说:“哥,你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呢吧,你们昨天晚上都……” “都怎么啦?”林昆装出一副很懵懂的模样,这副模样当真是欠揍的很。 夏卉气嘟嘟的哼了一声,一把将他面前的蛋炒饭抱了过来,“大清早的就撒谎,罚你不准吃饭了,你的这份也归我吃,你去门口喝西北风吧!” 林昆木讷的稍稍一愣,接着便站起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冲着西北的方向张大嘴,卯足了劲儿大口的喝了一口风,转过头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冲愣神中的夏卉说:“妹子,这风没什么味儿,也不捱饿,还是把蛋炒饭还哥吧。” 夏卉顿时被咱们这才华横溢的林大兵王逗的噗嗤一乐,饭粒儿都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