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不速之客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五章:不速之客

第六百五十五章:不速之客 清纯可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气,眼神中带着一丝古怪,身上穿的厚厚实实,头上戴着一个很可爱的米琪帽子,看上去十分的滑稽可爱…… 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大兵王最近新认的妹妹——夏卉。 门开了夏卉便要往里面挤,可一看林昆脸上的表情不对,眼神中顿时泛起了古怪,“哥,你在家干嘛呢?模样这么狼狈,脑门上还有……”伸出热乎乎的小手,踮起脚尖在林昆的额头上抹了一把,“这么多的汗呢!” “我……”林昆尴尬的脑袋有些断片,总不能回答小妮子,自己刚才在屋里巫山云雨呢,那还不得羞死啊,索性随口编了个谎,“我在锻炼身体,呵呵,呵呵……” “锻炼身体?怎么锻炼呀?”夏卉挤进了屋里,林昆有心要拦她,可又没有合适的理由,只好任由小妮子贴着自己的身边挤了进去。 夏卉进屋后古怪的左看右看,并没有瞧出什么异样,转过身就要上楼去看看,林昆赶紧追上一步,楼上的蒋叶丽赤身裸体,要是就被这小妮子给看了——少儿不宜啊! “妹子!” 林昆赶紧叫住夏卉,夏卉古怪的回过头,眨着一双眸仁臻黑的漂亮大眼睛,沾染了一丝冷气而格外显得白皙的脸颊,此时挂了一抹淡粉色的红晕,可爱的尤如精致的瓷娃娃一样,这个瓷娃娃稍微有点大,疑惑而又的问:“干嘛,哥?” “你……”林昆尴尬慌张,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你大晚上过来有什么事?” “没事,没事就不让过来看看你呀!”夏卉嘟了嘟嘴唇,一副生气的小模样。 “当然让了,你是哥的妹妹,哥家就是你家,你自己的家,当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了,哥双手双脚欢迎,欢迎欢迎。”林昆尴尬心慌的道。 夏卉反身走过来,绕着林昆走了一圈,上上下下的将他打量了一遍,愕然道:“咦,哥,今天晚上很不对劲呢,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或者怕我知道?” “哪有呀,哥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哥就是……”林昆笑着尴尬的解释道,不等他说完,夏卉突然转过身就向楼上噔噔噔的跑去,林昆急忙的喊了句:“妹子!” 夏卉闷着头就往楼上跑,从开门到现在,林昆种种不正常的反应,都让她产生了浓浓的怀疑,也是好奇心在作祟,小丫头非要到楼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眼前忽然一个人影拦住,夏卉下意识的抬起头,入眼的便是一阵惊艳,旋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惊艳的是眼前的女人面带桃花神色平静,无形之中那股撩人的妩媚以及熟女气息,令夏卉这个还没尝过禁果的小姑娘心生佩服,没少听人说过女人味,大街上来来往往,生活中周围环绕,成熟的女人没少见,但像眼前这位这么有女人味,而且还生的如此漂亮的女人还真没见过。 如果非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眼前这位穿着宽大睡衣(明显不是她睡衣)的女人,那非‘尤物’两个字莫属。 小丫头惊讶的是眼前这女人她先前见过,在她看来高高在上的刘经理都对其恭敬有加,偶尔一次好奇问过夜场里的同事,才知道这位名叫蒋叶丽的漂亮女人是百凤门的大姐头,如今退出‘江湖’过着一个正常女人的生活。 啥叫正常女人的生活? 夏卉一开始不理解,后来经过那夜场同事的热心解释才明白,就是找一个爱的男人,过着平常的粗茶淡饭的生活,生活看似平静,却浓浓的都是幸福。 当然了,堂堂昔日百凤门的大姐头,所谓的粗茶淡饭的生活,肯定不会真是粗茶淡饭那样,就从夏卉初次见到她的那一刹那,她那一身名牌而闪亮的装饰,珠光宝气奢华高雅,无一不透露出这位姿色算不上极品,但气质熟韵绝对算的上是极品的女人生活的奢华绝非一般。 夏卉耐不住好奇心的又问那位热心的同事,她想知道能让这样一位女传奇一样的人物甘愿平淡生活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到底是如何的威风八方或者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亦或者是才高八斗腰缠万贯,像中港市的首富楚相国那么有钱? 那位热心同事虽然热心,但有些不该说的话还是不敢随便说的,他只是吐了吐舌头,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看着她,很深情的说:“小卉,这个真不能随便说。” 夜场里的规矩夏卉懂,酒不能乱喝,话更不能乱说,喝错了酒会失身,说错了话会招来‘杀身’。 今天晚上,本来怀着蹭饭再蹭车的念想跑来的夏卉,在看清楚了在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女传奇身上穿着的睡衣之后,再从她那潜藏着桃花淡淡红晕的脸颊,以及那双妩媚动人蕴满幸福爱意的双眼里,她看到了令自己惊讶的答案! 那个征服了女传奇的男人,居然就是…… 小丫头回过头,目光错愕的看向一脸尴尬局促的林昆,瞳孔瞬间伸缩了两下,同时小脸唰的一下红了,红的像是在炉火旁刚刚烤过,烫的神经错乱。 “糗大了糗大了糗大了……”小丫头在心里头默念着,脸上却是尴尬的冲林昆笑了笑,期期艾艾的道:“那……那个,哥,我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顾林昆说了什么还是没说什么,闷着头噔噔噔的就跟逃也似的逃了出去。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林昆有些尴尬的冲蒋叶丽笑了笑,“这丫头,太莽撞。” 蒋叶丽站在楼上的楼梯旁,身姿轻轻的往楼梯上一靠,尽显婀娜媚态,那宽大的睡衣后,遮掩的可是丝毫不挂的精美胴体,嘴角莞尔一笑,“这姑娘我见过,歌唱的不错,我听刘刚说这次夜场歌皇大赛就派她参加。” 林昆向楼上走来,“我刚认了她做干妹妹,小丫头心思挺单纯的,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哦,是么?”蒋叶丽双眸忽然如一剪秋水一般冷艳生动,佻笑说:“这姑娘看上去确实很单纯,单纯的傻傻的,但大晚上硬闯男宅,却好像……” 林昆老脸一红,赶紧打断说:“不不不,可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她就是单纯的哥哥和妹妹的关系,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既然认了这个干妹妹,那我就是他干哥哥。” 蒋叶丽在外人面前冷艳沉静,但在林昆面前不介意开起荤段子的玩笑,“是么?‘干’妹妹,‘干’哥哥,怎么听都好像是关系很暧昧的意思哦。” 夏卉一溜烟似的从楼上逃了下来,要是跳楼不能被摔死的话,被尴尬重重包围的她,绝对会一个跟头从楼上翻下来,小丫头摸着胸口大口的喘息着,昏暗的路灯光下,嘴里呵出大团浓浓的白气,回过头向楼上亮着灯光的房间看了一眼,吐了吐舌头,然后就像是游弋在黑暗中的小精灵一样出了小区。 小区的大门口,停了一辆红色的轿跑车,夏卉在夜场里混过一段时间了,又是在房地产公司工作,平时总能见到这样那样的豪车,眼前的这辆车就是豪车,人民币至少上百万,夏卉路过的时候不由的多看了两眼,车熄了火里面开着灯,灯光下一个漂亮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女人正在那愣神,夏卉眼中一抹惊艳闪过,她自认为自己美女胚子一个,却也心甘情愿的自叹不如,她若是个男儿身,这么美的女人怎么也得停下来多看两眼不可。 楚静瑶静静的坐在车里,望着斜前方那个亮着灯光的顶楼,脸上表情平静,手里一直握着手机不放,这儿的地址是秦雪告诉她的,今天晚上潘剑约她吃饭被她推了,下班后回到家哄了澄澄睡觉,便一个人开车悄悄过来,手机上已经按了林昆的号码,犹豫了再三却始终没有拨出去的勇气和决心,她向来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可此时此刻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是内心觉得愧疚,还是越来越发觉不能没有这样一个人,电话若是接通了之后,自己该说什么,两人之间似乎没什么共同的话题,除了澄澄……鼻尖忽然有些酸涩,抬起手指揉了下眼眶,落指的瞬间不经意的按了拨出键,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拨出去了,楚静瑶慌乱的赶紧挂了电话,一颗心突然间砰砰的跳了起来,发动了车子就想要逃跑。 林昆正和蒋叶丽坐在床上,两人简单的温存之后,便坐在一起聊起了天,床边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林昆回过头瞥了一眼没当回事,蒋叶丽笑着说:“怎么不看看?” “响一声的八成是骚扰电话虚假广告之类的,我才懒得招惹那群混蛋。” “说不定真是找你有事的呢?” “不会吧,真找我有事干嘛就响一声?” “我帮你看看。”蒋叶丽身子向旁边一倾,伸出拿过了电话,打开一看…… “我就说嘛,肯定是骚扰电话,你还不信。” “好像是吧。”蒋叶丽微微一笑,将手机递到了林昆面前,楚静瑶三个字出现在屏幕上,林昆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看向蒋叶丽。 “这么看我干嘛,赶紧给人回过去啊。” “可,可这好像不合适吧,她也许是打错了呢?真要有事的话,不会只响一声吧。” “我去搂下冲个热水澡。” 蒋叶丽套上林昆的宽大睡衣,施施然的下楼,林昆知道她这是有意回避,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按了回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