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干柴烈火烧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四章:干柴烈火烧

第六百五十四章:干柴烈火烧 一听这话,蒋叶丽和林昆脸上的表情同时一怔,虎三醉意朦胧的摇头道:“当年何老大死于非命,这事可都是卢三那混蛋从背地里搞的鬼,我这条腿也就是因为那件事废的,他卢三的王八蛋,老子替他卖命,腿也是因为他残疾的,他见老子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就把老子一脚给踢开了,还威胁老子不准把他当年的丑事给抖落出来,哼,老子今天就要给他全说出来!” 一杯啤酒猛的又灌进了肚子里,虎三吐着酒气一脸忏悔的看着蒋叶丽,蒋叶丽这时已经从愣神中回过神来,站起来拿起桌上的空瓶子啪的一摔,啤酒瓶顿时碎为两半,指着虎三厉声叱问道:“你和军哥的死有关!军哥是你杀的!?” “叶丽!”林昆赶紧一把拦住蒋叶丽,“你先冷静一下,听三哥把话说完,即便真的是三哥动的手,那也是卢三的安排,罪魁祸首是那卢三!” 虎三摇头苦笑,“蒋姐,今天我虎三的命就交给你了,有些事我本来是打算烂在肚子里的,但你既然是我兄弟的女人,这些话我又不得不告诉你。” “何老大遇害的那天晚上,卢三特意请何老大去喝了酒,并偷偷的让人断了何老大车的刹车线,何老大当天晚上带的两个兄弟,也都一并没灌醉了,晚上往回走的时候,何老大亲自开车,卢三背地里安排我们几个装作是别人雇来索命的亡命徒,开着车追了上去,最终何老大的车发生了车祸,我们的车也发生了车祸,我的腿就是那次残疾的,当时车是我开的,我的腿被卡住了,何老大本来没有死,是乔六那小子在何老大的伤口上补了一刀,最终做出车祸流血过多死亡的假象。” 虎三端起酒杯又是一口闷了,接着道:“卢三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吞并掉百凤门,好把他的势力扩展到南城区去,当时卢三已经买通了何老大手下的阿东,说好了只要何老大一死,阿东马上内部策反,把场子交给卢三,可卢三千算万算,没算出阿东对蒋姐有情,何老大死了之后阿东反悔了,他一心一意的待在了蒋姐的身边,帮蒋姐打理起了百凤门,卢三对这件事一直都是耿耿于怀,但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事情一旦暴露了,他脱不了干系。” “阿东!?”蒋叶丽脸上的表情瞬间又怔了下来,想到那个对自己鞍前马后的阿东,她的心思顿时有些乱了,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她知道阿东喜欢自己,只是从来也没想过他会和何军大哥的死有关,该背叛的迟早还是会背叛,阿东在自己的身边演了那么久,最终还是因为林昆的出现而背叛,她不相信阿东是单纯的对她有情有义,肯定是看何军大哥死了以后,他痴心妄想的想把自己变成他的女人,然后连同百凤门一起都落在他手上。 “唉,可真是狼子野心啊!”蒋叶丽心中暗道,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阿东已经死了,千错万错又能怎样,总不能大活人跑到阎王爷那去说理吧,再说当初百凤门最困难的时候,也幸亏有他在身边帮忙,不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终究还是有功劳的。 蒋叶丽放下了手中吐着寒光杀气的瓶子,面色平静的坐了下来,何军刚出事的时候,她就怀疑上了卢三,但一直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一直也没有什么行动,她不奢望用法律惩治卢三,用最简单的江湖道理,杀人偿命,一命抵一命,这才是她最想要的。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已经没有再继续吃下去的必要了,虎三头靠在桌子上忏悔的流下了眼泪,李丽坐在一旁茫然无措起来,内心里深深的震惊,一时间劝也不是说也不是。 林昆扶着面色平静的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的蒋叶丽离开了,冲李丽做了个手势,让她照顾好虎三,李丽点了点头就要站起来送他们,林昆挥手示意不用。 林昆把蒋叶丽带到了他住的地方,站在门前还不等打开门,蒋叶丽突然一把扑在了他的怀里,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她贴在林昆的耳旁,咬着牙,齿缝间吐出一丝阴冷之气说:“林昆,你答应我,一定要让卢三一命偿一命!” 林昆抬起双手拍了拍蒋叶丽的肩膀,嘴角咧开一抹凄然的笑容:“叶丽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这仇报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一定亲手把他宰了!” 屋里,灯光温暖明亮,蒋叶丽靠在沙发上,整个人还没有从那平静的悲伤中回过神,林昆倒了一杯热茶放在她面前,坐在她身旁安慰道:“不要想太多了,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都无法挽回,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报仇。” 蒋叶丽泪眼婆娑的看向林昆,“可是我有些担心,卢三在中港市混了这么多年,手底下还有些势力的,想要杀他哪有那么容易,如果你贸然行动打扫惊蛇,卢三生性狡猾,肯定会逃到天涯海角,让我们永远也找不到他。” 林昆笑着说:“这个你不需要担心,既然我答应帮你报仇,就肯定会提着他的脑袋来见你。” 蒋叶丽道:“可我担心你,你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我以后怎么办?我已经失去了一个男人,如果再失去你,我想我也不用再活了。” 林昆笑着将蒋叶丽揽在了怀里,温声道:“放心吧,我绝对要让你好好活着。” 蒋叶丽抬起婆娑的双眼看林昆,他棱角清晰的脸颊上挂着一抹戏谑而又认真的笑容,她将头埋在他的胸前,“把军哥的仇报了,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女人。” 林昆低下头,轻轻的勾起她的下巴,调笑说:“那你的意思……现在不是我的女人喽?啧啧,说错话可是要受惩罚的哦,今天晚上我要辣手摧花。” …… 软榻细卧,灯光孱弱,却似天然的一层薄纱,整个房间空荡荡,却又被嘤咛春语般的声音填满,孤男寡女,守着干柴烈火的身子玩火自焚,焚尽世间极乐…… 随着一声九霄云外般的嘤咛娇喘,蒋叶丽软绵绵的畏缩在林昆的怀里,像是一只被征服了的羔羊,脸颊贴在他那略显瘦削的胸膛上,嘴里吐着丝兰芬芳的温软热气,鼻梁上一点汗珠,眼神迷蒙间翕合着幽幽醉人的满足。 林昆双手抱住她丰腴性感的腰肢,身子轻轻的一翻,将整个人抱在了身上,他稍稍的向床头上一靠,抽出根烟叼在嘴里,烟点着了,蒋叶丽伸出手将烟抽了过去,噙在嘴角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又将烟插回林昆的嘴中。 林昆笑着抚摸着她乌黑顺滑的秀发,柔声轻语的说:“怎么样,还满足么?” 雪白的肌肤趴在林昆的身上,蒋叶丽抬起头娇艳艳的白了他一眼,“差点都要被你弄死了,你还问人家满不满足,你说你这是不是坏?很坏的坏!” 林昆得意的一笑,唇角挂着一抹坏坏的弧度,调戏说:“反正也是坏人了,那今天晚上我就将这个坏人做到底,把你带到九霄云外的九霄云外。” “啊!” 蒋叶丽惊的尖叫一声,已经被林昆翻身压到了身子底下,他恍惚不定的看着林昆,脸上尽是那娇滴滴的不可思议的神色,“你……你真的还行么?” “当然行了!” 林昆坏坏的一笑,刚要行夫妻之事,一阵噪音忽然传入耳畔,他眉头一皱,身子下的动作不得不停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小声的嘟囔了句:“这小子,可真会挑时候打电话。” “喂,这大晚上的,你小子不老老实实的陪媳妇,打电话来骚扰你哥干嘛?” 不顾身子底下的蒋叶丽瞪眼抗议,林昆整个人趴在这温软滑腻的肉身上接了电话,电话的另一头龙大相的声音有些严肃,“昆哥,今晚的事办砸了。” “哦?” “你家饭店砸的挺顺利,但养生会馆那边出了点情况,发生了点小意外。” 龙大相在电话里简单的将情况说明了一边,林昆听过之后笑着说:“阮倩的计划没错,动机和过程也都没问题,只是没想到那混蛋他妈还真有两下子。” “昆哥,那现在怎么办?” “今天晚上先别再折腾了,明天继续派人去闹,你亲自带着人过去,把人手带足了,他们要是再叫人过来,正好可以借着店大欺客的名头,去给砸了!” 挂了电话,林昆看着身子底下气鼓鼓的美人儿咧嘴一笑,“咱们继续。” 美人儿气鼓鼓的推了推他,哪里推的动,被这赤身裸体的大流氓,顷刻间就给征服了,揣着一根金杵刚要登堂入室直捣黄龙,楼下的门铃又被人摁响了。 “哎我勒个去!” 林昆抓狂的揉了揉头发,嘴里头嘟嘟囔囔的道:“这大晚上的谁呀,还让不让人消停了啊!”随便披了件衣服就下楼,也没去看猫眼直接就其实滔滔的开了门,这要是哪个隔壁的来借酱油,或者物业大晚上的过来慰问业主,再或者是敲错了门的,他都打定主意要狠狠的k这坏好事的孙子一顿。 可一看到门口站着的模样清纯可人的小美人儿,脸上那开心而又羞答答的小表情,他那像是吞了十二颗手榴弹一样满腔的火药,顿时漏气一般的泄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