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从一而终的男人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三章:从一而终的男人

第六百五十三章:从一而终的男人 面对两个年轻男人的咆哮质疑,戴银花态度从容,唇角不屑的一笑,道:“两位兄弟,我这女子养生会所开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女朋友用的这款产品,也不是给一个人两个人用过,我们会所里的产品都是纯进口的环保药物,要说用在脸上过敏的情况不是没有,但绝对不会这么快就过敏的。” “哎呀,你这老女人什么意思,我女朋友的脸都过敏了,难不成是故意讹你不成?” “呵呵,是不是故意想讹我,你们心里头清楚,我戴银花开门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你们这种人我见得多了,说吧,是谁派你们来搅和的。”说着,戴银花的目光陡然一冷,冷冷的打在两名小青年的脸上,两名小青年脸上的表情同时一怔,一时间竟茫然无措起来。 …… 阮倩坐在车里,车子停在会馆对面的街边,自己派进去的人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她渐渐有些沉不住气了,拿出手机就想打个电话询问一下里面的情况,这时会馆的大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几个身材魁梧的保安将两男两女从里面丢了出来,阮倩定睛一看,正是自己派进去的四名手下,她本来想先找一下戴银花的麻烦,然后再让自己带着的小弟们冲进去砸场子,可没成想这戴银花还真有两把刷子,居然先动手了。 几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把人丢出来后并没有马上退回去,整齐的分列在门口两侧,一身雍容华贵的戴银花站在门口,身后跟着一名手下,目光冷冷的向阮倩的方向看过来,那冰冷的眼神里充满了挑衅与不屑,唇角冷冷的一笑。 阮倩顿时就有些沉不住气了,抬起手来就要向伺机而动的手下们冲进去砸场子,这时马路的对面忽然响起了一连串的急刹车声,五辆面包车停在了会馆的门口一字排开,车门呼啦啦的打开,下来了一群黑道打扮的混混,一个个腋下都夹着报纸,那报纸后面包着的可都是打架用的硬家伙什。 自己这边只有十几个人,对方三十多个人,明显不占上风,阮倩只好强压下心中的一口气,冲自己这边的小弟们下命令道:“敌众我寡,撤!” 阮倩带着人返回了百凤门,很不开心,这头一次足智多谋,头一次带着小弟们出去‘办事’,结果就碰了钉子,跟戴银花比起来,她的计谋还是太嫩了点,而且她万万没料到,那戴银花居然能那么快速的找来那么多人。 龙大相已经和一群小弟吃饱了喝足了,晚上还有回场子里镇场子,所以他们也没在外面多逗留,眼看着阮倩一脸不开心的模样,龙大相三分醉意的腆着脸问:“咋了,倩倩。” 阮倩气呼呼的把脸一扭,“事没办成。” 龙大相道:“哦?怎么个没办成法?” 阮倩道:“被那老女人反将了一军!” …… 傍晚时分,林昆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系着围巾,在小区门口的路灯下等蒋叶丽,蒋叶丽的车还停在他家楼下呢,所以是打车过来的,下车后便看到了林昆,左右看了看后,笑着说:“这地方就是偏了点,其他的还不错。” “走吧,我肚子都饿了。”林昆咧嘴笑道。 “嗯。”蒋叶丽温婉的一笑,主动伸手过来挽住林昆的胳膊,今天她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小羽绒服,腿上穿了一条束身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雪地棉,完全是一副小清新的打扮,和她身上的淑女范衬托在一起,浓浓的一股别样的诱惑。 “你今天真漂亮!”林昆咧嘴笑道。 “是么?”蒋叶丽笑着说:“你可是很久都没夸过我了,你们男人总是这样吧,没得到之前,甜言蜜语一堆,得到了之后呢,就该冷落的冷落,该不搭理的不搭理。” “我可不是啊!”林昆两个眼珠子一瞪,一本正经的说:“我可是从一而终的好男人!” 蒋叶丽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从一而终?这四个字大多是用来形容女人的吧,你们男人哪个会老老实实的从一而终呢,那种男人理论上有,可我好像从来没遇见过,偶尔也只是在电影上看到过,电影那东西又都是假的。” 林昆绞尽脑汁的想啊,想一个能替广大男同胞开脱的例子来,奈何他书读的少,上学的时候跟学习相关的书不看,不跟学习相关的书也不看,电影那种东西也只是偶尔看上一两眼,要他想出一个从一而终好男人的例子,他还真…… 等等,就在咱们林大兵王要放弃在脑海里挣扎的时候,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就像是流星划过夜空一般,眼前瞬间一亮,咧嘴嘿嘿的一笑,“有了!” 蒋叶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什么有了?”然后看了看他的肚子,玩笑道:“你有了?” 林昆的两条眉毛顿时一耷拉,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我说蒋大美女,咱可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哈,你这可是玷污了我男人的清白,我的意思是说有例子了!” 蒋叶丽咯咯一笑:“你还挺执着的嘛,那说说吧,我看是什么例子。” 林昆一脸得意,而又一脸正经的吐出三个字,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脸上又是那相当的自豪,既为男人中有这样的优秀者而自豪,也为自己能找出这么一个有力的例子而感到自豪——罗密欧! “罗密欧?”蒋叶丽神情稍稍一滞,罗密欧为了爱人,宁愿喝下毒酒去死,确实是一个痴情的男人,马上蒋叶丽的脸上又狡猾的一笑,反驳道:“罗密欧痴情是不假,但他那不能算是从一而终。” 林昆一脸诧异的道:“人都死了,还不算从一而终!” 蒋叶丽强词夺理道:“就是因为他死了,他死的时候太年轻,要是再让他活上个几年几十年的,你敢说他就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他自杀是因为内心的一时悲伤,这悲伤在当时的环境下被无限的放大了,一个没忍住就喝了毒药。” 林昆双眼怔怔的看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蒋叶丽,一脸苦逼道:“我靠,你真能强词夺理,我们男人中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情种,也被你给否定了,你,你还让不让我们男人活了!” 蒋叶丽洋洋得意一笑,似乎很享受这种推翻论证的感觉,抬眼向旁边一看,“咱们是不是到了?” 虎三早早的就坐在门口等林昆,今天烤肉店歇业一天,为的就是能好好的和林昆吃上一顿饭,他是由心的感激林昆,要不是林昆,他虎三的今天不一定有多惨,那乔老六可是个嫉恶如仇的主儿,当初在他的手下被少被他敲打,也一直不被他重用,如今他残疾了废人一个,那乔老六还不想怎么踩他就怎么踩他?就拿之前砸了他烤肉店这事说,要不是有林昆替他出气,替他把烤肉店重新给装修起来,如今这烤肉店就是一片狼藉的荒废之地。 一看到林昆过来,身边还带着个女人,虎三的脸上马上就绽开了笑容,回头招呼了小李一声,两人一起从店里迎了出来,“兄弟,弟媳,你们……” 虎三目光一落在蒋叶丽的脸上,整个人的表情一怔,话也忘了继续说了,他当然认得这位昔日里百凤门的女当家,威风八面的何军和老大的女人,怎么…… 蒋叶丽莞尔一笑,道:“虎三兄弟,怎么不认得我了?”蒋叶丽也认得这位昔日卢三手下的得力干将,那时候何军和卢三的关系不错,经常有来往走到,对于卢三的手下,蒋叶丽多多少少也都见过一些,不算熟识但绝对认识。 “认得,认得,蒋姐嘛!”虎三回过神,哈哈大笑两声,掩饰内心的惊讶,眼神向林昆看了一眼,却是充满了疑惑。 “走,咱们进去说,三哥,我这肚子可是饿了,赶紧好酒好肉的上来吧。”林昆笑着说,早就料到虎三见到蒋叶丽后会有如此反应,倒也不觉得奇怪。 四个人正好一桌,坐在烤肉店里靠窗的位置,所有的吃食已经提前摆放好了,炉子下的炭火点着了以后,便可以开始烤肉了,虎三开了一瓶啤酒,先给蒋叶丽满上了一杯,然后给林昆、自己、小李分别满上,这一瓶酒刚好够倒四小杯,举起酒杯笑着提酒道:“今天我托大做个东,请我兄弟和蒋姐吃个饭,这儿酒肉都有,但是档次不高,希望蒋姐不要介怀,我先干为敬!” 毕竟是道上混过的人,那喝酒可不是一般的豪迈,虎三今天心情高兴,有了林昆这么一位好兄弟之后,生活也算是渐渐步入正规,昨个和小李表白成功,以后的生活更是充满了阳光,他这一干可不是一杯,而是连干了三杯。 林昆也随着虎三干了三个,蒋叶丽和李丽都是女人,在自家男人的面前,酒只是浅尝则已,两人一起干了一杯,而后蒋叶丽拿起酒替林昆满上,李丽替虎三满上。 虎三的心里头一直疑惑呢,这昔日百凤门的大嫂、女当家,真就是自己兄弟的女朋友?这一看蒋叶丽替林昆倒酒,而且一副收敛温顺的模样,哪有一点黑道大姐头的气概,顿时间豁然明白了,她真是自己兄弟的女人!看向林昆的眼神不由的充满了钦佩,昔日里道上的人都知道何军有一个美貌的妻子,一个女人光美貌是不足以俘获男人的心的,关键是气质好还有智慧,何军死了以后道上不少的人打蒋叶丽的主意,但全都被蒋叶丽给否决了,就是自己昔年的老大卢三,也曾三番两次的向蒋叶丽表示爱慕,最终软的硬的都用了,结果蒋叶丽依旧是不理不睬,甚至不惜大动干戈也不从。 如此以来,蒋叶丽在道上便有了烈女的称号,大家伙都以为她对何军念念不忘,念念不忘不假,但更重要的是,道上的这些男人们,她一个也看不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吃喝的也差不多了,虎三唇角忽然苦涩的一笑,看着蒋叶丽道:“蒋姐,当年何军大哥的那件事里有蹊跷,我知道个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