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同学聚会(2) - 神兵奶爸

第六十五章:同学聚会(2)

第六十五章:同学聚会(2) 惊讶的同时,林昆也感觉到一阵尴尬,毕竟把人家女同胞误认成男的,这是对人家的不尊重,这厮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捎了捎头,冲车里那张凶神恶煞的面孔诚恳的道歉道:“哥们,对不住啊,刚才没看出来你是女的,要是有什么伤到你自尊的地方,还请你海涵哈!” 黄权的脸已经绿的发紫了,冷汗如瀑布一样从额头泻下,林昆身后台阶上站着的张大壮夫妇,强忍着笑出声的冲动,都快要憋出内伤了,之前对林昆说起黄权的时候,张大壮忽略了一个重点没说,黄权如今的发迹,主要在于他有常人所没有的勇气,娶了一个比母夜叉还母夜叉的女人,这女人最大的亮点在于她是北城区国税局一把手的女儿,幽幽的空守深闺三十多年,最后被黄权这个一心想往上爬的毛小子给娶了。 黄权的母夜叉老婆这时已经气的快要发飙了,只见她的一张脸比刚刚更狰狞了,两颗牛丸一样的大眼睛里,寒光毕露的死死的瞪着林昆,齿缝里森寒的透出几道冷风,声音如刀一般道:“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阴冷蕴藏着滚滚杀气的硝烟味儿顿时弥漫了开来,黄权表面上冷汗如瀑,心里头却是挺想他这个母夜叉的老婆跟林昆掐的,他是个心胸阴暗狭窄的奸诈之人,这多年对于林昆小时候三番两次虐他的往事一直耿耿于心,他跟身旁这个母夜叉虽然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上,除了恶心之外没有半点的感情,每次当她躺在床上故意向卖弄她积攒了三十多年的风骚的时候,黄权死的心都有了,只要这母夜叉跟林昆互掐,不管哪一方吃亏,对于他来说都乐意见得,甚至他暗暗的猜想,要是林昆把这母夜叉打死了,或者说母夜叉动用关系把林昆给整了,那就太好了! 显然,一切并没有按照黄权的预想发展,林昆漫不经心的将眼神从母夜叉的脸上收回来,再多看一会儿他的三观可能就要刷新了,他诚心诚意的冲黄权竖起了个大拇指:“黄权,我佩服你!佩服你的勇气!” 黄权的脸不绿了,直接黑了下去,阴沉的就像是吃了耗子药一样,心里更像是被塞进了一坨屎,他这也都是自找的,要是他不在张大壮的面前装逼,得得瑟瑟的,林昆也不会对他这么针锋相对,毕竟大家同学一场,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 黄权的母夜叉老婆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就要张开她那血盆大口,冲林昆发作,林昆却是淡淡的一笑,挥挥手道:“待会儿见,我先进去了。”说完,大大咧咧的朝张大壮何翠花走去,门童过来让他们去泊车。 停好了车,冷玉丽握着那丰满的肉拳,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奔驰车的方向盘上,劈头盖脸的就冲黄权骂道:“看你那怂样,连只耗子都不如!” “老婆大人,他是林昆,我……我小时候没少被他打,心里都有阴影了。”尽管内心里对这个母夜叉老婆一千万个厌烦,但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谁让人有个牛逼的老爸呢,自己还得靠那个牛逼的老丈人往上爬。 “小时候……小时候揍你怎么了,现在你都多大了,都已经做了行长了,看他那一身穷货的打扮,整个就一穷逼,你社会地位比他高那么多,还怕他?” “怕……”黄权哆哆嗦嗦的道,他说的是心里话,也有一半是在演的,他就是有意要激怒冷艳丽,让冷艳丽去跟林昆死掐,他好看热闹。 “怂样!”冷艳丽恨铁不成钢的道:“待会儿你心里别发虚,该不惯着他的就别惯着他,他要是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我非让他吃尽了苦头不可!” 冷艳丽字字铿锵,咬牙切齿,听的黄权的心里不由的一阵感动,这婆娘还挺给他撑腰的,但再一看到她那张不敢恭维的脸,顿时啥感动也没了,心中直哼哼的诅咒道:“麻痹的该死的臭娘们,怎么不去死!” 同学聚会安排在北国园二楼的乾坤大厅,这乾坤大厅是有名堂的,普通人来是根本预定不到的,这一次完全占了黄权老丈人的光,黄权想在这次同学聚会上立威,在同学们的中间建立威信,以备日后发展所需,他老人对此默许,所以才会出面订了这个普通人订不到的大厅。 林昆和何翠花扶着张大壮走进电梯,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马上就有熟人站在眼前,都是以前的同学,这些早到的同学特意等在楼梯口,看见林昆、张大壮、何翠花三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很热情,毕竟以前上学的时候林昆是他们的大哥大,那时候没少替他们解决麻烦。 热情归热情,林昆从他们的表情里察觉出了一丝异样,他们不是无缘无故的站在这里的,而是有意的在等人,这个人肯定就是今天的主角黄权。 黄权必须是今天的主角,这么一间五星级的大饭店,包的又是最气派的乾坤大厅,所有一切的费用都不用同学出,全都他一个人掏腰包,就这大派头的举动,他不是主角谁是主角?这些等在门口的昔日同学们,都希望能借今天这个机会,多跟这位发达了的老同学多接触接触,好在以后发展的道路上,多得到些帮助,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 大家看到张大壮的身体不适,而且脸上有伤,就都关切了几句,张大壮正感激老同学们的关心之情时候,电梯的门又开了,黄权领着他老婆来了,于是乎这些个满怀关心的老同学们,全都一窝蜂的扑向了黄权。 林昆冲张大壮笑了一下,道:“走吧,人家根本就不是等咱们的。” 到了乾坤大厅的正厅,这里已经被布置的有模有样,今天的聚会采用的是西方式的,不像华夏传统的聚会,十几个人围在一个大桌子上吃吃喝喝,而是一字排开的自助选餐台,上面摆放了各种各样好吃的,所有人可以在大厅里随意的走动,挑选自己喜欢吃的食物,跟想聊天的人聊天。 “挺气派。”林昆笑着道,回过头对张大壮道:“就是辛苦你这个腿脚不便的了,待会儿要我说你就去找个位子,别跟这些人瞎掺和了。” “嗯。”张大壮点点头,林昆和何翠花扶着他到旁边的一张空椅上坐下。 同学聚会随着黄权跟他老婆冷玉丽的正式到来开始,先由黄权人五人六的站在宴会大厅的中央发表了一番讲话,说的大抵是什么同学情深要互相帮助之类的话,提倡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搞一次聚会,大家多交往接触。 同学聚会正式开始了,整个乾坤大厅里算上工作人员一共有六七十人,同学们来了将近六十个人,林昆读书那会儿正好赶上了国家的生育高峰,所以每个班的学生都在六十个左右,聚会一开始,大厅的各个角落里马上分帮分派起来,倒不是打架的那种分帮分派,而是阶层差不多的同学聚在一起站成一堆,俗话说物以类聚嘛,这也属于正常的现象。 主动跟林昆和张大壮打招呼的,要么就是白领阶层里混的较差的,要么就是跟张大壮一样自己搞点小买卖的,大家阶层差不多,说起话来自然就投机的多,大家伙站在一起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林昆的身上,他上学那会儿是学校里的大哥大,几乎也是班级里每个男生的偶像,一毕业这么多年,再一见面,昔日的大哥大除了比以前更大英俊了,却没了往日那种意气风发的风采,身上穿的一般,据说开的车还是捷达。 人都是会变的,不同的年龄段价值的取向不同,林昆现在放在这一堆人里,在别人看来已经没什么地位了,远不及上学时期人缘不怎么样的黄权。 有人问起林昆现在在哪儿高就,也就是客套的问一下工作,林昆笑着说当保安,一听到保安这个词,周围的人更加确定林昆现在混的很惨,昔日里的学校大哥大,如今只是一个小保安,这种落差虽然残酷了些,却也现实。 张大壮不想别人看扁林昆,就想替林昆解释两句,结果被林昆一个眼神给拦住了,这样挺好的,很容易的就能看出哪些人值得交,哪些人不值得交。 林昆的眼神一直闪烁在众人之间,他一直在找寻内心里渴望的那个熟悉的身影,一别这么多年,她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可他始终没有发现,以他专业侦查的眼力,如果周晓雅真的在大厅里,他不可能看不到的,那就有一种可能了,她没来,想到这里内心竟隐隐的失落起来。 大厅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他穿着一脚七分的铅笔裤,露出一小截白皙晶莹的小腿,脚上踩着一双高根鞋,上半身穿一件时尚修身的上衣,手里拿着一款精致的包包,脖子上挂着一条珍珠项链,耳朵上两颗钻石耳钉闪闪发光,手腕上左边挂着一条白金的手链,右手上挂着一串红色的玛瑙,她那白皙动人的脸颊上,着了一层淡淡的烟熏妆,珠光宝气的奢华衬托下,整个人看起来有着一股高贵、典雅、大气的风韵…… “周晓雅?” “是周晓雅!” “周晓雅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