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就是来闹事的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二章:就是来闹事的

第六百五十二章:就是来闹事的 龙大相似是而非的一笑,道:“行,当然行了,徐老板这么给我们兄弟面子,不就是吃出一根头发,就算是吃出……”他的话不等说完,旁边突然一个小弟打断,“大哥!这,这根好像不是头发啊,弯弯曲曲的好像是……” 龙大相眉头一皱,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全都向那根‘头发’看去,只见这根被夹在筷子中间的短发弯弯曲曲的,哪像是什么头发啊,根本就是根鸡毛嘛! 龙大相那本来还算和善的脸上顿时一黑,脑门上唰唰唰的无数根小黑线抖落,两只眼睛凶狠的一瞪,顿时吓的自称是半个道上人物的徐大有不由的到退一步。 不好,有杀气! 徐大有心中暗道,惊慌的脸庞赶紧堆满笑容,“大,大兄弟啊,这,这肯定是误会,这怎么可能是那啥毛呢,我后厨有一个是弯头发的,真是弯头发的……啊哟,我说大兄弟你怎么打人呢,咱们,咱们得讲道理是吧……” “讲你大爷的道理!” 龙大相怒吼一声,气势十足尤如猛虎下山一般,一双怒瞪的环眼狠狠的剐在徐大有的那张圆不溜秋满脸油光的老脸上——这戏做的确实有点太过了。 “老子今天带兄弟几个出来吃顿饭活跃一下气氛,你特么的居然往菜里头加鸡毛!麻痹的你开个破饭店,就这么对待顾客,老子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龙大相又一个大巴掌冲徐大有拍了过去,这徐大有的身材也是极其魁梧的,但他那多是虚胖,哪里挨的了龙大相这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徐大有捂着他那被打的高高肿起的脸颊,一头就摔在了旁边的一桌上,将那桌上摆满的盘盘碟碟的撞的一片哗啦啦啦的碎响,惊的一桌子人全都跳了起来。 龙大相今天过来就是奉命砸场子了,振臂一呼就冲手下的小弟们命令道:“给我砸!麻痹的敢弄鸡毛往菜里头搀和,真特么老虎不发威,你当俺是史努比呢!” 二十几个身材魁梧的小弟得了令之后,抄起了椅子呼呼的就开始砸了起来,徐大有一看这架势顿时傻了眼,他饭店里也是有几个保安的,平时防止有人借酒闹事,这一下子二十多号人,他那几个保安根本挡不住啊,这饭店里的东西被砸了事小,关键是对他这饭店的名声影响可是大大的不妙,他开饭店也有二十多年了,好名声都是一天一天的积攒下来的,今天这么一砸,还是因为菜里头吃出了鸡毛被砸,以后他的这块饭店招牌算是彻底的完了。 叮叮铛铛,凄厉铿锵…… 二十多个大汉,十几分钟的功夫,就将这生意红火的饭店砸的一片稀巴烂,所有的吃客都趁着乱逃了,顷刻间的功夫,方才还热热闹闹的饭店,这会儿变的满地狼藉,就像是被朝鲜的飞毛腿导弹给炸了一般。 “兄弟们,我们走!” 龙大相大胳膊一挥,领着一帮子活动完筋骨的小弟们就要撤,哪知徐大有猛然的回过神,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像是拼命一样突然向龙大相扑了过来。 “你要往哪走!砸我的饭店,今天你必须给我个说法!老子,老子也是道上混的!” “混你麻痹啊。”龙大相身旁的一个小弟直接一脚踹在了徐大有的肚子上。 “啊哟!”徐大有痛叫一声,捂着小肚子跪在了地上,脸色狰狞的抬起头,抬起手来恶狠狠的指着龙大相说:“你们,你们给老子等着,老子报警!” 龙大相呵呵一笑:“报吧,哥几个不怵你!” 徐大有咬牙切齿的说:“有本事你们别走!” 龙大相讥诮道:“你算个屁啊,你说不让哥几个走,哥几个就不走?”言罢,转过身冲众小弟挥挥手道:“走,兄弟们,咱们换个地儿吃去。” 眼睁睁的看着龙大相一行人大摇大摆的离去,徐大有气的吐血的心思都有了,幸好他没有心脏病,否则的话估计这会儿已经死了八百个来回了,转过头眦目欲裂的冲战战兢兢缩在吧台后的服务员吼道:“还傻愣着干什么,报警!” 那服务员赶紧拿起吧台上的座机,手上颤颤巍巍的,吧嗒一声,话筒没握住摔在了地上,徐大有气的直接跳了起来,跺着脚大骂道:“麻痹的混账王八蛋,敢来老子的地盘撒野,今天老子不剁了你们老子不姓徐!” 龙大相几人刚刚坐上车,就听徐大有在饭店里大骂,旁边的小弟窃笑道:“这个傻逼玩意儿,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咱们昆哥,就他那两把刷子,能折腾出个屁来,还要剁了咱们,可真是笑死人了。” 龙大相笑着说:“一看那老东西就不是什么好鸟,等回过头我问问昆哥是什么事。走,咱们找地方接着吃去,这吃的不上不下的。哎,我说,刚才是谁弄了根鸡毛出来,也忒特么恶心了吧?” 身旁的小弟笑着说:“龙哥,那不是鸡毛,是腋下的毛,嘿嘿……这样咱们才砸的理直气壮啊!” 龙大相嘿嘿一笑:“行,你们几个够机灵,这下不光砸了他的店,还毁了他的名声,这件事咱们干的漂亮!” 临近市中心的一家高级女子养生会所内,老板娘戴银花坐在椅子上正和一位从台湾来的女富商聊天,两人侃侃而谈,对女子养生之道发表着不同的见解,虽然观点上有所冲突,但最终又都能达成一致的认同和想法,两人大有一股相见恨晚的感觉,杯中的茶喝了又添,已经整整的喝了一壶茶了。 戴银花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她那结发老公,她和徐大有的感情并不怎么好,徐大有在外面有女人,她戴银花在外面也有小白脸,两人是各玩各的,表面上是一家人,实际上除了儿子之外,并没什么交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戴银花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语气里颇为不耐烦的道:“老徐,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店里忙活么,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 “你先别说你的事,今天下午咱儿子前妻那穷爹妈到我这儿来了,说什么希望咱儿子和她闺女能和好,让我一口给回绝了,他们闺女现在要模样没模样,还是只不会再下蛋的母鸡,结果你猜怎么着?” “我……” “你先别我我我,听我把话说完,这对穷哈哈的两口子,居然冲我大呼小叫,说什么闺女当初嫁给咱们家的时候漂亮的跟支花似的,为了给咱们家生孩子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就算不能生孩子了,也是给咱们生孙女生的,也怪咱们家太狠心,儿子和他们闺女离婚后,什么东西也没给她们闺女,呵呵,可真是笑话,咱们是要给她们闺女一套房子来着,她自己要找谁!” 戴银花走到了远处的角落,回过头温婉的冲那名台湾女富商笑了笑,神态举止间说不出的高雅,继续对着手机小声说:“后来我直接让保安给他们打出去了。”说到这,戴银花脸上得意的一笑,可电话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喂,老徐,喂喂?” “你……”电话里传来徐大有咬牙的声音,“你现在能让我说话了么?” “说吧,你是不是又让哪个小姑娘给骗了钱了,想到我这来诉诉苦。” “我……我饭店被砸了!” “什么?”戴银花惊讶的道:“是谁砸的,严重么?” “还严重么……”徐大有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慨与绝望,“以后这买卖是没法干了。” “啊?”戴银花惊讶的道,迎面会所的负责人一脸慌张的向她走过来,“戴总,不好,出事了!” “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了?”戴银花冲这负责人训斥道,向一旁使了个眼色,示意有顾客在。 这名负责人四十多岁,跟着戴银花已经有些年了,附在了戴银花耳边小声说:“刚才来了两个女的,点了咱们家最贵的那款护肤产品做美容,哪知道一下子皮肤过敏了,这会儿正在那儿吵吵着要我们给一个说法呢!” 戴银花眉头一皱,对手机说:“老徐,你的事晚点再说,我这边出了点状况。” “哎,别呀……” 戴银花挂断了电话,走到那名台湾女富商的跟前,笑着抱歉说:“李女士,我那边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等会儿处理完了,咱们继续喝茶聊天。” “好的,你去忙吧。” 戴银花从容的走出了房间,出了房间之后,脚下的步伐马上便加快了起来,跟着那名负责人向出事的房间走去,边走边小声的嘀咕说:“一下子两个都过敏了,怎么可能,咱们家的产品虽然是挂着外国大品牌的a货,但从来也没出过问题啊!” 负责人小声谨慎的说:“是呀,今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两个都过敏了,而且都是当场过敏的。” 戴银花脚下突然一停,眉头微微一蹙,说:“会不会是有人看我们买卖好,故意来陷害我们?” 负责人恍然道:“有可能!” 戴银花嘴角闪过一抹冷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马上去给三哥打个电话,就说我这边出了点状况,让他派几个人过来镇镇场子。” “嗯,好的戴总。” “你去吧,我自己过去看看就行了。” 戴银花自己向出事的房间走去,推开房间的门,就见里面坐着两个刚刚做完护理的女人,两个人的脸上都起了不同程度的红色痘痘,一看就是皮肤过敏所致,在这两个女人的身旁,陪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小伙子,看起来像是两人的男朋友,房间里还有四名负责美容的师傅,全都低着头站在一边,见她推门进来,一起小声的喊了句:“戴总。” “嗯。什么情况?”戴银花很从容的问,不等这四个技师答她,那两个小伙子便沉不住气的冲她来了,大声的吼道:“你们这是黑店吧,看我女朋友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