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吃出毛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一章:吃出毛

第六百五十一章:吃出毛 这中年女人的一声爆喝,倒真有几分小宇宙爆发的感觉,只见她那张本来还算怡人的脸颊,此时扭曲的像是黑山老妖一样充满杀气,炒出腰上别着的对讲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连串的话,紧接着马上就有保安从各个角落里走了出来。 一看这情况,秦雪的脸色有几分紧张,冲着这中年女人说:“你想怎么样?” 中年女人冷冷的一笑,道:“我就觉得你们有问题,说什么是徐公子的朋友,徐公子是我们这儿的vip,在我们这被打了,我就得替他讨个公道!” 房间里躺在地上直抽搐的徐大公子,这会儿强行的翻了个身,抬起那被打的姥姥都不认识的猪头脸,苦兮兮的冲中年女人道:“红姐,你得替我做主啊!这人是你给带过来的,你必须,你必须要给我个说法……哎呦,疼死我了。” “徐公子,你放心,你既然是在红姐这出了事,红姐就一定帮你讨回公道,说吧,你想让红姐怎么替你讨回这公道,是要用钱了,还是说……” “揍他们,把他们揍的比我还惨!”徐大公子咬牙切齿的痛叫道,一对被打的黢黑的眼珠子,肿胀的老高,恨不得直接从眼眶里给瞪出来才肯罢休。 “好!” 中年女人把手一挥,指向林昆和秦雪,冲周围的保安们下命令道:“揍他们!” “我看你们谁敢!”林昆突然的一声暴喝,顿时将周围这些如狼似虎的保安给震慑的一愣,旋即他嘴角淡淡的一撇,目光自这些个保安的脸上一扫,转而落在了中年女人的脸上,淡淡笑道:“这位大姐,我只是来你们这教训一下负心汉罢了,咱们之间我看没必要这么刀光剑影的吧,伤着了你们这些兄弟不好。” 中年女人僵硬的脸色一颤,咬牙道:“给我揍他!” 周围这些如狼似虎的保安们气势十足的应了一声,他们这群没啥大出息,只能跑到场子里当当保安的小混混,最擅长的莫过于以多欺少,眼下他们有十几个人,而对面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女的,他们顿时信心倍增。 “我靠,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老子我好心提醒你们,你们还硬来!”林昆无奈的骂了句,对面的几个保安已经挥着胳膊肘子向他招呼了过来,他赶紧把秦雪藏在身后,亮起了一双拳头迎着对面就挥了出去。 砰、砰! 两声闷响,林昆的两只拳头重重的撞在了迎面砸过来的两个拳头上,空气中顿时响起了两声惨叫,两个本来一脸狰狞、自信心十足的小保安,脸上的表情顿时变的扭曲起来,那痛苦之色难以形容,两条胳膊顿时软哒哒的耷拉了下来,噔噔噔的向后倒退,脑袋瓜上顶着的大檐帽,也被震的歪了。 击退了迎面而来的两个小保安,林昆赶紧绕到身后,又挡在了秦雪的面前,后面四五个保安挤在不是很宽的走廊里一起冲了过来,这四五个保安手里都是拎着橡胶棍的,脸上的生气更盛,不过眼见对面那两个保安被打的惨叫之后,这几个人的心里头多多少少的萌生了退意,可他们现在已经是冲出来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这支箭不光是在弦上那么简单,而是已经射出来了。 这橡胶棍要是硬碰硬的对上肯定得疼,林昆收起了本来要挥出去的拳头,脚底下陡然间一发力,整个人噌的一下就蹦了起来,一只手摁在了头顶的棚顶上,脚下两只脚快速的向迎面冲过来的这四五个小保安的脑袋上踹去。 这四五个小保安哪料到林昆会突然蹦的这么高,动作又是这么的迅雷不及掩耳,一个个的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脸蛋子就被大脚板子恶狠狠的抽中。 啊哟…… 啊! 啊哟哟…… …… 惨叫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一般,又像是聚在了一起忽然间爆发,这四五个小青年的脸颊一个个全都高高的肿了起来,身体猛的向一旁扭转三百六十度的摔去,如果有慢镜头细看他们脸上的表情,一个个两只眼睛目光涣散,有的嘴里头的舌头都被踹的甩了出来,有的翻着白眼已经昏死了过去…… 林昆双脚稳稳的落地,走廊里一瞬间安静的死寂,仿佛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了,一共十几个保安,可都是这桑拿会所里的全部战斗力,被林昆轻而易举的放到了七个,剩下的那十多个一个个傻愣在那儿,脸上的表情僵硬的像是生铁块一样,手里头都还摆着往上冲的姿势,可脚底下一个个却都像是灌了铅一样,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林昆,目光里充满了无法言语的恐惧。 中年女人也是傻了眼了,僵硬的脸颊上除了恐惧没有任何的一丝波澜,她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脸吊儿郎当的林昆,他高高瘦瘦的看起来和正常的小青年没什么不一样,甚至长的还不如她手下的这些个保安们魁梧壮实,她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一个人怎么可以牛x到这种程度,这……这不是只有武打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情节么? 见所有人都愣住了,走廊里传来了隐约的痛吟声,趴在屋里一脸猪头相的徐帅呜啦呜啦的叫唤了起来,“红姐,你们愣什么呢,快帮我出气揍他啊!” 中年女人脖子僵硬的转过头,嘴角咧开一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笑容,怀着歉意对那满脸希冀的猪头徐公子道:“这……这恐怕,恐怕有难度。” 林昆和秦雪大摇大摆的从桑拿会所里走了出来,林昆咧嘴一笑,冲秦雪道:“怎么样秦大美女,我这事办的还算漂亮吧?” 秦雪舒颜一笑,“漂亮!我早就想狠狠的修理这混蛋一顿,今天终于出了这口恶气!” 林昆嘿嘿的一笑,道:“这只是个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晚上,是饭店里最忙的时候,华夏人请客吃饭,都喜欢安排在晚上,夜里时间漫长呀,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吃喝沟通感情,感情到位的还可一起去洗个澡、泡个温泉、按个摩、松个骨、泡个吧、开个房嫖个娼什么的。 今天晚上和往常一样,徐大有的饭店里依旧忙活的不行,他徐大有是出自出身,初中文化的他没什么高的素质,就是会做一手好菜,带出了几个死心塌地的徒弟,所以这饭店的生意才会如此的红火,如今已经五十多岁奔六十的他,已经不再下厨房了,每天晚上就在这饭店里楼上楼下的忙活忙活,干一些圆场面的活儿。 一楼的大厅里,今天晚上一下子来了三大桌的客人,一桌八个人,一共二十四个,这二十四个人全都是身材愧为的大汉,并且从他们身上流露出的气质来看,自称也算是半个道上人的徐大有认定这些人都是道上混的好汉。 徐大有的骨子里颇有英雄的气概,可能和他年轻时候武侠小说看多了有关,亲自过来招呼这三桌客人,图的倒不是一个回头客,而是别惹怒了这些好汉给他的饭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徐大有瞅准了坐在中间那一桌的一个大汉,这大汉的气质明天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对他都是一副马首是瞻的姿态,显然这个大汉是这帮子人里的头头。 徐大有亲自开了一瓶五粮液,拎着酒瓶就向这为首的头头走了过来,那张满是油光的圆脸上堆满笑容,走到大汉的身边客客气气的道:“这位兄弟,鄙人徐大有,是这饭店里的老板,见诸位兄弟一脸豪气,特地过来敬上一杯!”说着,便自顾的将手中的杯子斟满,端着酒杯举到了龙大相面前。 龙大相斜眼一瞥,唇角淡然的一笑,拿起酒杯和徐大有碰了一下,然后一仰头一口干了,却是丝毫没有和徐大有搭话的意思,周围的诸位兄弟一起拍手叫好:“龙哥,好酒量!” 龙大相笑着冲众人摆摆手,“行了行了,都别瞎起哄了,不就是一杯酒么。”回过头望了尴尬的愣在那儿的徐大有,“怎么着徐老板,我都喝了,你……” “我也喝,我也喝。”徐大有连声笑道,这一副孙子相倒是扮的轻车熟路。 徐大有喝完了酒放下酒杯,一脸笑呵呵的表情冲众人道:“各位兄弟,今天晚上感谢大家来捧场,我徐大有为了表示表示,每桌送咱们兄弟一沓……” 他的话音还不等落罢,与龙大相同桌的一位剃着光头的小弟,夹着筷子突然咦了一声,把筷子缓缓的举了起来,然后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冲旁边的兄弟说:“头发!” 旁边的那兄弟眯着眼睛一瞧,然后很是夸张的大叫一声:“我靠,真是头发!” 而后,周围这些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一个个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徐大有,徐大有还没说完的话只好咽到肚子里,本来想托个大一桌送一沓啤酒,好和这帮子社会上的兄弟结交一番,结果这可倒好,人家从菜里头吃出头发来了,他的面子一下子就挂不住了,尴尬的红一阵白一阵的。 要说饭店里吃出头发这种事是不应该发生,但厨师每天炒那么多的菜,难免会有失误的时候,这要是被普通的客人碰上了,可能免一道菜的钱,然后再上一道新的就行了,可关键是被这么一群身材彪悍气质威武的道上兄弟碰上了。 “这……”徐大有脸上极尽尴尬之色,牵强的笑着,同时脑袋里在飞快的想着对策,要是自己一大方把这三桌子的菜都免了,今天晚上这事可能就过去了,但那样的话他这三桌子的菜可是不少钱呢,而且这三桌的标准极高。 “这这这……”徐大有尴尬的道:“这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各位兄弟,肯定是后厨不小心掉了头发,今天晚上诸位的所有消费打八折,回头我再狠狠的教训一下后厨。”目光转向了态度沉稳的龙大相,“大兄弟,您看这样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