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揍负心汉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五十章:揍负心汉

第六百五十章:揍负心汉 徐帅的老妈开的是一家女子高级养生会馆,位于中港市的繁华地段,主要针对的是那些上层的女流,这年头女人的钱和小孩的钱最好赚,所以徐帅老妈的产业可要比他爸的饭店赚钱多的多,徐家的主要开销也都是她妈供着。 秦雪对徐家的底细还是很了解的,怎么说小花嫁过去也两年多了,最初的时候,小花还带秦雪去过她婆婆的会馆里做过全身的spa和肌肤的保养护理呢。 秦雪欣然的将那会馆的名字和具体的地址告诉了林昆,林昆一五一十额转告给龙大相,并叮嘱这事不要做的太张扬,而且最好还是顺理成章的。 龙大相这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弯,挂了电话之后一脸茫然,正好阮倩在他旁边,见他满脑门子愁云惨淡的模样,还以为摊上什么大事了,问过之后阮倩轻松的一笑,道:“嗨,就这事呀,不就是砸个饭店和会馆么,简单!” 龙大相摸着脑门仍是一脸的一筹莫展,叫他真刀真枪上战场的,他一点也不打怵,可这让他使点计谋出来,还是这花花都市里的计谋,他真是不在行。 龙大相没有理会阮倩,拿起手机就要给林昆追着打过去,问该怎么办,阮倩马上伸手拦住他,眨着一双聪慧的眼睛,笑着说:“打电话干嘛呀?” 龙大相说:“昆哥让我顺理成章的……我没明白什么意思,我得打个电话问清楚。” 阮倩狡黠的一笑,“我不都说了这个简单么,你怎么就一根筋呢,就不能主动问问我啊?” “问你?” 龙大相很是怀疑看着阮倩,道:“难道你知道该怎么‘顺理成章’的把那两个地方给砸了?” 阮倩得意的一笑,道:“当然了,这么简单的法子,也就你这笨脑袋想不出来。” 龙大相不服气的说:“我脑袋笨?来,你给我说说看,你要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看我不大你屁屁!” 阮倩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哎呀,龙大相你出息了呀,竟然还敢威胁我呢。”伸出小手就捏住了龙大相的耳朵,向后九十度的一扭,龙大相顿时讨饶。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轻着点,我这耳朵也是肉长的好不好,疼疼疼……” “哼,看你还敢威胁我。”阮倩撒娇道,松开龙大相的耳朵,拍了拍小手,款款道:“你仔细的听我说哈,你只要这样……就能顺理成章的给砸了,即便警察问起来,也是情有可原,至于警方怎么处理,自然有昆哥撑腰。” 龙大相两只眼睛顿时一亮,钦佩的看着阮倩,两只蒲扇般的大手,握住阮倩那柔软的小手,称赞道:“哎呀,哎呀呀,我的倩倩,你可真是神机妙算啊!” 阮倩笑着白了他一眼,“用错词了,这不叫神机妙算,这叫足智多谋。” “对对对,足智多谋。”龙大相紧接着有感而发,得意的笑道:“都说夫妻俩互补,这说的可真不假,我这个铁锈的脑袋,有你这么足智多谋的老婆,嘿嘿……” 林昆打电话安排完了,秦雪却还是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他,林昆摸摸的自己的脸,疑惑的说:“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 秦雪道:“你是不是忘了一个重要人物?” 林昆道:“谁啊。” 秦雪道:“咱们到这找徐大帅为的是什么?” 林昆道:“是为了让徐帅那混蛋和小花复合呀……哦,我明白了,现在小花和徐帅复合是没希望了,那咱们现在就去教训一下那个混蛋?” 秦雪转身上了车,两人又来了之前的那家桑拿,秦雪看着林昆叮嘱说:“要狠狠的教训这混蛋一顿,最好让他在医院里躺上半年,但不能出人命。” 林昆耸耸肩,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样子说:“就我你还不放心么?” 秦雪道:“我放心,但我更怕你出手太重,惹了人命官司,把他打残了我也能陪的起,但要是闹出人命的话……” 林昆笑着说:“放心好了,我手上有数,走,咱们进去瞧瞧,看这混蛋是不是争high着呢。” “欢迎光临!”门口站着的女服务员笑盈盈的道,本来一年阳光灿烂的笑容,看到林昆身后的秦雪后,表情不由的古怪了一些,同时眼角闪过一抹警惕之色。 “我们来找人。”林昆笑着说。 “请问先生找谁呀?”不等门口的服务员回答,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走过来,这中年女人悄然的冲女服务员使了个眼色,女服务员赶紧退到一边。 秦雪站出来说:“徐帅,你们这里的常客。” “哦?”中年女人笑了笑,道:“是找徐公子呀,请问你们是他什么人?” 不等秦雪说话,林昆抢着笑着说:“我是徐帅的朋友,这是我女朋友,我俩正在外面玩呢,徐帅那小子说今天兜里的钱不够,让我送点过来。” “哦,这样啊。”中年女人脸上的笑容马上缓和了不少,不过还是有一丝怀疑道:“徐公子一向出手大方着呢,这出来钱带够还是头一次呢。” 林昆呵呵一笑,道:“美女,看来你是不相信我们呀,难不成我们还是来这扫黄打非的卧底警察呀!” 中年女人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有些难看。林昆接着笑着说:“美女,既然你不相信我们就算了,我们这就走了,要是得罪了徐帅,他以后不来光顾你们这儿,你们可就失去了一个优质的客户,反正最近我也发现了家桑拿不错,回头带我兄弟去那边耍一耍。”说完,林昆挽着秦雪的胳膊就要走。 中年女人一看这架势,马上就服了软,笑盈盈的追上一步,说:“兄弟,你性格怎么这么急呢,最近上面查的严,我们也都是小本买卖,所以格外小心。” 林昆回过头撇嘴一笑,“大姐,你这也有点太过小心了吧,就我们两个如果真是卧底警察来你这场子里探情况,你们场子里的保安都够我们喝一壶的吧。” 中年女人陪着笑脸道:“兄弟,你这是说的哪话呢,我们场子里的保安都是正规负责治安的,怎么可能随便动手打人呢,只是……你来找徐公子,要不提前给他打个电话?我们这儿最近只接待熟人,也没见过两位,所以……” 林昆嘿然一笑,一副轻佻的模样对秦雪道:“看见没,这位大姐还是不信任咱呐,我看也没必要给徐帅那混蛋送钱了,他反正也是这里的常客,就让他在这儿赊账吧,折了面子以后,赶明儿我带他去你哥开的桑拿玩玩。” “好。”秦雪很配合的答应了一声。 林昆和秦雪转身就要走,后面中年女人又追上来,“哎,兄弟,等等啊!” 林昆和秦雪根本不搭理她,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中年女人只好拦在两人的面前,陪着笑脸说:“你看看,我这兄弟脾气就是急,姐姐错了还不行么,不应该怀疑你们,走走走,我这就带你们去徐公子那,徐公子可是我们这的大客户,我们这好多个姑娘,一天不见到他,就想的抓心挠肝呢。” 林昆听了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女的说话怎么越听越像古时候妓院里的老鸨,一旁的秦雪则是满眼的幽光森森,一对秀拳不由的握紧了起来。 中年女人领着林昆和秦雪穿过了两道暗门,来到了地下的一片营业区,在一个挂着免打扰牌子的门后停下,笑着说:“两位,徐公子就在里面呢。” 林昆笑着说:“行了,大姐你走吧。” 中年女人并没有要走的意思,显然对林昆和秦雪还是不放心,最近扫黄打非的厉害,她一个场子里管事的不得不警惕,真要出了什么事,老板拿她是问。 林昆看了看秦雪,嘴角一笑,既然已经找到了徐帅,也不怕这女人在这碍事了,秦雪会意的一笑,抬起手来敲了敲门,“徐帅,你在里面么?” “谁啊!”门后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声音。 “我是秦雪。”秦雪笑着说,语气里却是充满凌厉之气。 “……”房间里马上安静了一阵,紧接着脚步声传了过来,门开了一道小缝,露出一张亚健康的脸来,隔着门缝不冷不热的对秦雪说:“哟,秦大美女,你怎么来了?不会是我那前妻跑你跟前哭诉了,你来替她报仇呢吧。” 秦雪嘴角温婉的一笑,“你说对了。” 徐帅不屑的道:“就凭你?怎么替她报仇?难道要替那个肥婆到床上睡了我?” 秦雪眉头不由的一皱,站在门后的林昆这时倏的一下将门拽开,门后的徐帅正一只手握在门把手上呢,被林昆从外面突然的这么一拽,直接一个趔趄给拽了出来,他身上只裹了一件白色的浴巾,一下子哗啦的一下掉到了地上,露出一副瘦不拉几的小身板来,和那裤裆下扔在勃起状态的丑物。 秦雪赶紧把脸扭到了一边,实在怕多看这混蛋的身体一眼,都脏了她的眼睛,旁边站着的那位中年女人也是懵了,这两人不说是徐公子的朋友,怎么这…… 徐帅一脸惊讶的表情,不等他回过神,林昆的大嘴巴子已经抽了过来,就听啪的一声响,徐帅应声惨叫,整个人身体猛的一趔趄,又撞回了屋里。 林昆紧跟着进去,房门砰的一声关上,里面顿时传来两声女人的尖叫声,接着便是徐帅那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大约过了五分多钟,房门重新打开了,林昆叼着半截雪茄从里面走了出来,回过头指了指地上躺着直抽搐的徐帅,咧嘴冲秦雪一笑,“搞定了。” 秦雪只是稍稍的瞥了一眼,就拉着林昆的手说:“快走。” 一旁那一直一声不吭的中年女人这时突然一声爆喝:“你们给我站住,来我这惹了事就想就这么走了!哼,也不打听打听我这儿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