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我靠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四十六章:我靠

第六百四十六章:我靠 有些话,林昆不好当着虎三的面直接问出口,虎三一心把他当兄弟,他要是问出了什么不该问的,这会让虎三觉得他是有目的所以才刻意接近他的。 虎三自从腿残了以后,身边往日里的那些称兄道弟的人一个也没有了,一个昔日里耀武扬威在道上也算是有名号的人物,如今屈身于一个三流小区的门口开一家三流的烤肉店,这种挫折或多或少会让他的心里产生变化,这次是遇到了林昆,烤肉店被乔老六的人砸了以后又能重新开张,并且还帮他出了口恶气,否则的话他这本来就落魄的境遇,怕是只会落的更加落魄。 虎三是打心眼里感激林昆这个朋友,也很庆幸能遇上他,林昆虽然没和他多交代过什么,但直觉告诉虎三,林昆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林昆回到家坐在沙发上,这一个人住的房子哪儿都好,就是太清净了, 清净的掉根针到地上都能听到,没来中港市之前他是在漠北军区里,住的是部队的大营房,一个大营房里住着狼牙兵团十八号人,每天到了晚上都是最热闹的时候,军区里正常来说都是晚上统一的时间断电休息,只有他们狼牙兵团的营房特殊,每天晚上彻夜灯明,十八个兄弟们聚在一起打牌聊天看球赛,那场面叫一个热闹,当然了这是不符合部队纪律的,但在漠北军区那个地方,首长是老胡,老胡都拿林昆这小子没辙,更何况别人,再说了那狼牙兵团里的十八名好汉都是军区里的顶尖精英,这群人本来就是难以管束的野马,也幸亏有林昆在那儿镇着,否则说不定惹出多少烂子呢。 林昆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拿出手机给蒋叶丽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一会儿才被接通,话筒里传来蒋叶丽平静的声音:“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事?” 林昆坐在沙发上嘿嘿一笑,也不急着说正事,道:“没有事不能给你打电话?” 蒋叶丽略有责备的说:“以前,你晚上可是从来没给我打过电话。” 林昆装糊涂道:“是么?这问题我还真没发现。” 蒋叶丽道:“少贫了,有什么事快说吧,我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吹干呢。” 林昆故意坏坏的一笑,话语里带有几分淫邪猥亵之意,道:“刚洗完澡……” 蒋叶丽落落大方的一笑,道:“呵呵,怎么,你想过来闻一闻我的新沐浴露香不香?” 林昆的心扑通的一跳,暗说这娘们勾引死人不偿命啊,赶紧摆正了态度说正事,道:“明天晚上有时间么?”然后不等蒋叶丽回答,他马上替她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有时间,明天晚上来我这边,我这儿有个朋友要请咱俩吃饭。” “哦,什么朋友?” “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起过的虎三,你认识的,卢三的手下,现在在我住的小区外面开了家烤肉店。”林昆笑着说:“我可跟你说啊,那烤肉的味道很不错的。” 蒋叶丽笑着说:“哦,烤肉的味道再怎么不错,不还是肉的味道么,她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林昆道:“因为……因为你是我女朋友啊!他说要请我和我的女朋友吃饭。” “女朋友?”蒋叶丽笑着说:“我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你女朋友应该是楚家大小姐吧。” “咳咳……”林昆装模作样的干咳两声,道:“我说蒋大美女,咱能能别揭伤疤啊。” 蒋叶丽不以为然的笑着说:“这才证明你爱过么,我很好奇你对楚大小姐的爱有多深?” 虽然是隔着电话,但林昆的脸颊还是忍不住的一红,这倒不是羞的,他那脸皮的厚度真要是使出来的话,估计都能当鞋底穿了,这问题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个,我也得去洗澡了,咱们明天见,说好了啊,可不准不来啊。” 说完,也不等蒋叶丽回音,林昆果断的挂了电话,手机丢到一边,警惕的盯着能有半分多钟,确定蒋叶丽没有追着把电话打过来,他这才松了口气。 蒋叶丽此时在她的私人房间里,穿着一身浴袍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笑了笑,没想到那家伙还有这么羞赧的一面呢,以前可是从来也没发现过呢,心里头说这话的同时,莫名的一股醋醋的味道涌上心头,还真有些酸呢。 第二天一早,林昆早早的就起床了,这是他长期以来的习惯,以前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早上早起是要去例行拉练跑步的,住在海辰别墅区的时候,每天早起做早餐,现在一个人出来住了,早上起来发现没什么事干了,心里头难免的又是一阵空落落的,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窗外的阳光明媚温暖,晒在身上说不出的惬意。 床上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林昆走过去,是秦雪打过来的,林昆这才想起来今天还要去给车办牌照呢,拿起手机笑着说:“早啊,秦大美女。” “我在你家楼下了。” “啊?” 林昆拿着手机走到窗边往下看,秦雪身穿红色的羊绒大衣,戴着个大墨镜,仰起头冲他招了招手,并调侃的冲他笑道:“你的睡裤正义感很强嘛。” 林昆赶紧向后退了一步,低下头看看自己穿着的大裤衩,上面印着的是超人的标志,忽然间觉得自己被调侃了不服气,林昆马上咧嘴一笑,语气轻佻的对话筒说:“秦大美女,你明显意会错了,我这是让自己更充满力量!” “哦?”秦雪疑惑了一声,接着马上反应过来,不禁俏脸一红,骂道:“流氓!” 林昆再想继续调侃,手机里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盲音,他洋洋得意的嘿嘿一乐,走进洗手间里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就哼着小曲下楼。 秦雪靠着爱车旁站着,见林昆下来隔着墨镜恨恨的白了他一眼,林昆咧嘴一笑,想要打招呼两句,秦雪根本懒得搭理这流氓,转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秦雪开着车走在前面,林昆跟在后面,两人来到了中港市的车管所,车管所建在北城区的边上,这一大清早的大厅里就不少的人,随着近两年汽车行业的兴起,老百姓们掀起了一波购车狂潮,倒退十年门庭冷清的车管所,如今已是车水马龙人流不息。 秦雪对车管所的流程很熟悉,这并不是说她之前来过多少次,实际上这是她第一次来车管所,以前天楚集团购买车辆,都有专门的人过来跑手续办牌照,这一次她陪林昆过来给车办牌照,是属于楚相国给她交代下来的任务,在天楚集团工作已经快五年了,只要是楚相国交代下来的任务,她都会完美的完成,她从最开始的一个行政文员爬到如今天楚集团的权力顶峰,可不完全凭借着跟楚相国的私人关系,也确确实实的是靠着自己的真才实干。 林昆今天的任务就是等秦雪办好了手续之后,他站在敲号机前给自己的爱车敲个牌照号,楚相国和秦雪说过,如果林昆有什么特殊喜欢的牌照,可以动用关系走走后门,花钱给他买一个来,但林昆拒绝了,就是一个车牌号,没有必要整的那么费劲,靓号不靓号的,也不能影响了车的性能不是。 林昆正坐在休息的座椅上等秦雪,旁边一个穿着立正的中年男人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外边停着的野马车,笑眯眯的对林昆说:“小兄弟,那是你的座驾呢?” 林昆回过头看了看,见这中年男人也不算讨厌,便笑着答话说:“是啊。” 中年男人有模有样的点头笑道:“好车啊,可惜在华夏不怎么被认可,我一个朋友开野马的,有一次我们几个上高速上踩了一脚油,结果我们的奔驰、宝马全都被他给甩下了,不得不说这野马车的爆发力和速度很惊人呐!” 林昆笑着说:“也不能这么说,奔驰、宝马车都是豪车,不同的车型有不同的特点,再加上侧重点不一样,奔驰、宝马更主动的是舒适度,野马追求的是狂野。” 中年男人笑着点头说:“说的对!”话头一转,笑眯眯的说:“野马车本来就少,你这款更是我头一次见到,这车恐怕得七位数以上吧。” 林昆笑着嗯了一声。 中年男人笑着道:“豪车啊!能认这个牌子车的,在我看来都是行家啊。这么狂放不羁的车,要是再配上个豪华的牌照,那可就完美了,开出去一定更拉风。” 林昆笑了笑,这中年男人接着又说道:“小兄弟,实不相瞒,哥哥我是倒腾牌照的,我这手里头现在就有一个好牌照,价格不贵绝对拉风,考虑一下不?” 林昆这才恍然,感情这哥们是卖牌照的,怪不得好话说了一堆,原来是在故意拍他的马屁,笑着说:“大哥,不用了,我对牌照这东西没什么特殊要求。” 中年男人笑着说:“小兄弟,你这么想就不对了,车是地位的象征,车牌子同样也是地位的象征,你开着一辆豪车,要是没个好牌照的,这拉风的程度马上降低一半,通常咱们都是看到牌照好车也好的车才会眼前一辆,对吧?” 这中年男人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林昆是真心不在乎啥牌照,他买车是留着开的,又不是出去拉风装逼的,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搪塞这位中年大哥呢,秦雪办好了手续过来,手里拿着一张敲号的单子,对林昆说:“走吧,去敲个号。” 林昆拿着单子就赶紧去敲号了,合计着敲完了号就可以摆脱这位大哥的纠缠了。 中年男人马上将目标转移到了秦雪身上,笑眯眯的说:“弟妹,哥哥手里有一个靓号要出售,三个‘5’,跟我兄弟那辆野马车的气质正好相配,你看是不是……” 秦雪俏脸一红,眼前这车牌贩子明显是把她和林昆当成是小两口或情侣俩了,不等这中年男人把话说完,林昆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惊讶:“我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