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坐豪车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四十四章:坐豪车

第六百四十四章:坐豪车 赵磊是一个精于算计之人,和中港市大多的纨绔二世祖不同,他比那些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夜夜笙歌的浪荡子弟,更多了一份处心积虑的野心和雄心壮志,用他经常鞭策自己的话来说,他老子是中港市的土皇帝,那他就必须得有个太子爷儿的范儿,即便有朝一日他老子官退二线,他也得能在这中港市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不在官场,不能权柄通天,必然要在中港市的地下世界里称霸,坐上那中港市空荡荡了几十年的地下皇帝的位子。 赵磊之所以对林昆工于心计,一方面他把林昆当成了自己未来路上的最大一道阻碍,中港市道上的那些个老家伙,已经老的老,挂的挂,目前有他老子撑腰,这些个渐渐隐退二线的昔日大佬们,确实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甚至有的会卖他个顺水人情,暗中帮扶他一把,纵观全局,如今能让他感到威胁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来中港市仅仅半年多点,便将整个南城区都给荡平了的林昆,此人若是不除,以后中港市怎么可能是他一人的天下! 另外,赵磊对林昆的妒忌也是早已入骨,林昆能够短短的时间就将南城区统一起来,他赵磊曾无数次的冷静自问,如果换做是他,这一番壮举他做不到。 林昆把车停在了夜来香酒吧门口,从车上下来后,才突然觉得肩膀疼痛难耐,伤口最怕的就是稍有愈合之后又硬撕开,这股子疼痛那才叫一个钻心。 “哥,你怎么了?”夏卉见林昆脚下蹒跚迟疑了一下,便马上走过来关心道。 “没事。”林昆笑着说,随手揉了揉肩膀,伤口处一阵湿乎乎的感觉,肯定是刚才扯动伤口又流血了,可真不能小瞧这伤口迸裂,三国时候就有不少的名将就是因为伤口迸裂血流不止而死,一想到这林昆的心底倒是一阵凉风袭过。 “我看看。”夏卉站在林昆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隔着衣服将掌心贴在伤口处,心有不忍的抬起头,眨着一双满含怜痛的小眼睛说:“一定很疼吧?” 林昆没所谓的笑笑说:“没有啊!” 夏卉突然可怜巴巴的低下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随后又抬起那双满含雾气令人见怜的漂亮眸子看着林昆说:“哥,都怪我太莽撞了。” 林昆笑着说:“傻丫头,不怪你,哥真的没事,你上台和吉拉比比也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怎么样,和吉拉比试完了之后,心里有信心么?” 夏卉乖顺的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只凭一首歌是比不出什么的,不过不得不承认,吉拉的唱功确实很扎实,而且她的舞台经验肯定也很丰富……”小丫头的眸子突然一亮,斗志昂扬的道:“所以,想要打败她我必须苦练!” 林昆赞许的点点头,笑着说:“那哥哥精神上支持你!晚上你在这多加练习,哥哥回家睡一觉,哥哥不是自己睡觉,把你的那份觉也替你睡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你不用感谢我,我上学那会儿雷锋精神学的最好……哎呀,小丫头你干嘛掐我呀!” 这两天为了勤加练习,夏卉主动提出来晚上就在酒吧住,刘刚赶紧安排手下捯饬出了一间房,除此之外夏卉还主动打电话回售楼处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售楼处本来就没多少活,她的假领导很痛快的允了,并且还很‘关怀’的嘱咐道:“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尽可以去忙,晚点回来上班也没什么问题!” 林昆急着去处理伤口,就没在酒吧多待,开着车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医生看了他血肉模糊的伤口直皱眉,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态度严肃的警告他说:“小伙子,你这伤的可不轻,这次处理完了,你要是再做剧烈运动的话,废了这条胳膊是小事,到时候了丢了性命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林昆嬉皮笑脸的说:“谢谢大夫,我回去后一定注意。” 这中年女人医生忽然看有点眼熟,似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桌子边上正好放了一份两天前的报纸,上面的头条赫然在目,那头条的下边就是他林大兵王的照片,这女生也是不经意的瞄了一眼,脸上的严肃之色马上变成了深深的诧异状,然后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惊讶道:“真的是你!” 旁边还有其他的病人呢,一听这女医生惊呼,全都纷纷侧目过来,林昆担心她道出自己的身份,周围的这些人要是有好事者的话,再跑过来向他问东问西,他懒得一一作答,于是赶紧冲这中年女医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冲她勾了勾手示意她靠近过来,女医生表情古怪的贴耳过来,林昆一副小心谨慎状的指了指报纸说:“没错,我就是那人,你不用像崇拜英雄一样崇拜我,我那是为了救我儿子,求你别声张,我不想像英雄一样被围观。” 他的话说完了,中年女医生抬起了头,脸上的惊讶之色一扫而空,换上的是一副更加严厉之色,冲着他斥问道:“你之前是在哪家医院处理的伤口,他们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这么重的伤才两天的功夫就给你办理了出院!” 林昆咧嘴一笑,道:“是我自己要求出院的,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太呛鼻子了。” 中年女医生气的脸色唰的一白,不负责的医生她见识过,这对自己负责的病人还真是少见,看眼前这个本来相貌还算英俊的年轻人,怎么突然间觉得他这么招人恨呢?一个患者对自己不负责,就是对主治他的医生不负责,通常患者会对不负责的医生十分讨厌,反过来医生对于不负责的患者也十分厌烦,很不幸咱们林大兵王这会儿就成了那种被医生讨厌的患者。 中年女医生冷着脸冷冷的道:“你的伤口我已经处理完了,我的建议是你住两天院观察一下,如果你不接受建议,还是要出院的话,那后果自负。” 林昆愣了愣,中年女医生已经离开了,他摇头笑了笑,穿上衣服起身离开了,这种伤对于普通人来说肯定是极其严重的,但对于咱们林大兵王来说真不放在心上,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比这致命不知道多少倍的伤都有过,也没像今天这么精心呵护过。 林昆开着车回到了青山绿水畔,见虎三的烤肉店亮着灯光,便将车开了过去,坐在车里头向里面看,虎三正常还有一个星期才能出院,这店里今晚怎么突然有了人? 此时,虎三正坐在烤肉店里,看着外面来了一辆气势十足的跑车,笑着对服务员小李说:“嗯,跑车嘛就得像这样,流线型太美的只是花架子,没有气势!” 服务员小李笑着在一旁收拾,虎三心生憧憬的赞叹道:“这要是等咱们店的生意好了,以后我开它十几家的连锁,到时候有了钱也买这么一辆开开。” 服务员小李面带微笑,看向虎三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三哥,我相信会那么一天的。” 虎三笑着说:“当然了,这一切都得多谢我那兄弟,要不是他我虎三今天可能就一无所有了,所以到时候这车我得买两辆,一辆给我兄弟,另一辆我自己留着。”说着,忍不住的又叹息一声,“唉,这年头能遇到个真心值得交的兄弟不容易啊,想当初我风光的那会儿,跟我称兄道弟的人那是一个接一个,每天都有喝不完的酒,每天都有凑不完的局儿,可等我腿惨了以后呢,现实卢三觉得我没什么利用价值把我给踢了,还拿我一家老小要挟,我要是敢把他的那些丑事给抖落出来,就灭了我全家,然后我那没良心的老婆领着才两岁大的孩子也弃我而去,跟着一个南方跑货的富商跑了,往日那些酒桌上的狐朋狗友们,一个个全都不见了踪影,唉,这人心呐……” 门外这时突然传来一声笑语:“所以说么,患难才能见真情。” 虎三和小李同时循声望去,只见一身干净整齐,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消毒水味的林昆满面微笑的推门而入,虎三脸上顿时涌现感激惊喜的笑容:“兄弟,你来啦!” 林昆笑着说:“哥,想开我那车去兜一圈么?” 虎三这时才诧异的回过味来,道:“那车是你的?” 林昆笑着一把拉虎三起来,“走吧,去感受一下,那可是野马公司的限量款!” 虎三微微诧异道:“野马?是国产的么,我只听过宝马,这野马哪儿来的?” 林昆笑着玩笑说:“宝马是给贵族骑的,野马是专门留给我们这样的真男人去驯服的。” 虎三哈哈笑了起来:“有点意思!” 虎三脚上一撅一拐的跟着林昆向门外走去,回过头对服务员小李说:“小李啊,今天咱们也不算开门营业,没什么事你也别收拾了,早点回家吧。” “哦。”小李应了一声,脸上却是有些失落。 林昆看出了端倪,笑着说:“小李姑娘,没什么事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去试车吧。” 虎三说:“兄弟,这合适么?” 林昆笑着说:“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三哥你以前混的时候,没带过姑娘飙车?” 虎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那倒是带过,可是……” 林昆贴到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三哥,跟我还客气啥,以后都是我嫂子的人,坐坐兄弟的车就不行了啊?” 虎三被他说的老脸一红,连忙说:“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呢,可不能乱说。” 林昆哈哈笑了两声,压低声音说:“三哥,没看出来你骨子里还很腼腆呢?” 李丽见两人模样古怪,语气羞赧的问:“你们俩在说什么呢?” 林昆笑着说:“我刚才是说……” 虎三赶紧伸出手捂住他的嘴,咧嘴笑着说:“没,没什么,小李,咱们今个也坐坐豪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