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救人(2) - 神兵奶爸

第六百四十一章:救人(2)

第六百四十一章:救人(2) 惨叫声混在那咆哮的dj声中若不可闻,舞台下的观众们一双双明亮的眼睛盯着那偌大的幕布,猜想着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咆哮的dj令人震耳发聩,却挡不住众人的好奇心。 林昆拳脚并施,左右开弓,一下子冲上来的那七八个保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干的趴在了地上,有一个人的胶皮棍倒是狠狠的抽在了林昆的身上,结果却像是抽在了石头上一样,腾的一下弹的老高,林昆转过身一记重拳砸中他的鼻梁,顿时满口的血腥味弥漫,鼻骨断裂的剧烈疼痛使得他惨叫一声过后,当场便晕死了过去。 帷幕后的dj和几个音乐技师一时间全都看的傻了眼了,一旁站着的如同木棍一样僵硬的小爵爷以及那几个登台表演的姑娘,一个个全都吓的动也不敢动,那脸上惊恐的表情,就好像在原始森林里遇到了只雄狮子一般惊骇。 林昆向着那位脑门上还流血的dj大汉走去,这货方才还是一副牛气十足的表情,这会儿竟蔫吧的连只哈巴狗都不如,林昆一脚踹翻了他面前的架子鼓,提溜着他的衣领就往太后走去,这dj大汉吓的哇哇乱叫,连声讨饶道:“大哥,大哥放我一马,大哥……” 林昆面无表情冷冷的道:“带我找到人,你没事,找不到人,你就废了。” dj大汉吓的哭腔道:“大哥,你要找什么人呐,我真不知道啊,我就是个dj……” 林昆拽着这个大汉来到了一扇门后,这山门是后台通向舞台的大门,林昆用手推了一把门,门后面好像被什么东西顶住,他直接抬脚就是一记重踹,就听轰的一声闷响,眼前这扇漆黑的大铁门直接被踹开了,门后应声一声惨叫。 赵磊身旁的那个贴身保镖领命后,便马上带着一群酒吧里的保安过来擒拿林昆,林昆刚才路过这扇门的时候,他们也刚好赶到,林昆推门有人在后面顶着,就是赵磊的这位贴身保镖带来的保安过来推门,结果林昆一脚将门给踹开之后,直接将这倒霉蛋保安整个也给撞飞了,半边身子都给撞的失去了知觉。 黑暗中,赵磊的贴身保镖并没认出林昆来,冲着手下一招呼,就大声的喝喊道:“兄弟们给我上,谁要是能要了这小子的命,我给他十万奖金!” 赵磊这贴身保镖也是够黑的,赵磊承诺他的是一百万,他承诺给手下十万,林昆要是真被这群小喽罗给灭了,那他毫不费力的就能赚上九十万。 只可惜赵磊这贴身保镖算盘打的不错,结果却是极其残酷的,眼前这一群小保安——实际上就是酒吧里的打手,三五成群的扑向林昆之后,便一个接一个的被打断在地,林昆手上的动作简单明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赵磊这贴身保镖马上懵了,感情这碰上的是个硬茬呢,他也还算是个有义气之辈,不能眼睁睁的再看着手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从兜里抽出了一把短刀,趁着人影霍霍,暗地里就向林昆的腰间偷袭了过去。 林昆忽然觉得腰间一阵冷风袭了过来,马上丢到了手里拎着的dj大汉,用手快速的格挡过去,同时身子向后一个斜侧做出躲闪的动作,迎面两个保安挥着铁杆棍劈头盖脸的就向他的头砸来,他值得抬起另一只手握住其中一个铁杆格挡,空间狭小,再加上他肩头上的伤一扯动就疼痛非常,一时间他变的很被动。 唰的一声,那冷冽的刀锋贴着他的肚皮划了过去,不得不说赵磊的这贴身保镖还是有两下子的,林昆伸手向他格挡之际,他故意在空气中摆了个虚招,紧接着便绕着一个半圆向林昆的肚皮剐了过来,林昆脚底下快速的倒退两步,用手摸了一下被剐过的肚皮,满手的血红散发着阴冷的血腥气息。 林昆疼的咧嘴抽了一口冷气,一双眸子里的杀气陡然之间更盛了,他左手一挥,灰暗之中乌金色的光芒一闪,顿时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跟着下降了几度,就听铛的一声脆响,那把藏在暗处的短刀和林昆手中的鬼畜交击在了一起,那把刀刃雪亮锋利异常的短刀喀嚓一声脆响,应声断成了两截,一截叮叮铛铛的落在地上,另一截还握在赵磊那贴身保镖的手中,这保镖虎口一阵发麻,隐隐的有血迹顺着虎口沁了出来,疼的他呲牙咧嘴的抽了一道冷气。 林昆挥舞着手中的鬼畜,席卷一片阴冷的杀气笼罩向眼前的冲上的这群保安,林昆没有动杀心,这些个保安身为傀儡实在罪不至死,再者真要是杀了人,那也是给他自己添麻烦,他只是将这些保安手中持着的各种武器劈断,没几个回合下来,这些个保安全都傻愣愣的杵在在那儿了,没有人再敢向前冲。 林昆从门后的狭长过道里走了出来,所有的保安全都向后退,退到无处可退才停下,此时只有一个人还在借着黑暗打掩护,这个人就是赵磊的那位贴身保镖。 当林昆的身影从灰暗中走出来的时候,这位赵公子的贴身保镖才认出了他,当下吓的裤裆里一阵冷风吹过,额头上立马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儿来。 “不想死的都给我让开!”林昆阴声低沉的喝吼了一声,这些保安立马下的面无血色,尤其看到他手中握着的那把乌光湛湛,像是死神手中的镰刀一把的三棱军刺,那乌光之中像是凝聚了无数冤魂的凄厉惨叫,杀气腾腾逼人。 林昆向前迈了一步,这些个平时披着保安皮囊,骨子里却是打手的年轻人们,轰的一下全都散开了,只留下一个人还在原地纠结犹豫,这人手里握着半截短刀,等他回过神想和那群人一起离开的时候,却已经没有机会了。 林昆认出了这位赵公子身旁的贴身保镖,按事实说话,这保镖的身手在林昆看来不错,和他自然不能比,但比起中港市那些大佬身旁的保镖,可是一点也不逊色,只是眼前这人的胆子看起来实在太小,绝对不是能堪重用之人。 林昆嘴角微微咧开一丝阴冷的笑,鬼畜唰的一下举了起来,指着这位赵公子贴身保镖的鼻尖,一字一句的说道:“不想见血,就马上带我去找人。” “啊?”这保镖姓李,家中排行老大,平时周围的人都喜欢称他李老大,手底下的小弟们喜欢称他一句李大哥,和赵磊身旁的另一个贴身保镖是表兄弟,那位保镖姓黄,人称外号黄蝎子,胆量和锐气可比这李老大大多了。 “刚才被带走的那个女孩。”林昆冷声提醒道。 “这……”李老大心底恐惧异常,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眼前这男人的对手,可他确实不知道那女孩被自己的表弟给弄到了哪里,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敢说啊,赵磊派他来干掉林昆,他已经失职了,要是再透露那女孩的下落,赵磊一发怒还不得扒了他的皮?要说这李老大过去也是道上混的狠人,只是在赵磊的身边待的久了,身上那原本的戾气越来越来,变的畏首畏尾起来。 林昆没有时间在这浪费,鬼畜猛的向前一刺,陡然间停在了距离李老大鼻尖不足一毫米处,这李老大吓的顿时两只眼睛瞪大的欲掉出来,两条腿发软了起来,喉咙一声惊恐至极的声音喊出:“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灯光昏暗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少女挣扎的声音,声音是从走廊尽头的一个门后传来的,林昆立马弃了李老大向那扇门跑了过去,他前一秒刚走,李老大顿时两条腿瘫软的坐在了地上,可真是丢尽了脸。 夏卉被黄蝎子给抓到了一个小房间里,这小房间是一处对方杂物的地方,黄蝎子接到的命令是把这小姑娘给看管起来,不过他见这小姑娘姿色不错,于是就动了色心,反正平常被他强行祸害的姑娘不在少数,也不差这一个,结果没想到遭到了夏卉拼命的反抗,还在他的耳朵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把他黄蝎子疼的一声痛叫,挥手就欲打夏卉,巴掌还没落下呢,夏卉就已经提前吓的叫出了声,也正是这一声叫喊,把万分焦急的林昆给引了过来。 要说人要是到了不顺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这黄蝎子一巴掌挥起来,胳膊一下子被旁边的杂物给挡住了,好端端的一个大巴掌没挥下来,气的他改成脚往前踢,他才刚把脚抬起来准备对着夏卉的小腹踢去,身后的门忽然一声巨响被人从外面踹开,紧跟着不等他回过头,就被人从后面一个背摔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疼的他顿时身子骨都要散了,挣扎着刚要爬起来,一只大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上,这一脚像是一块千斤的巨石一样落下,踩的他胸口的肋骨仿佛都要断裂了,喉咙一咸,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 “你……你特么谁啊……”黄蝎子目光涣散,哪里还看得清林昆的模样。 林昆没有搭理他,回过头看向蹲在地上仰起头,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的夏卉,脸上凝重的表情顿时烟消云散,笑着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夏卉撅着嘴角站了起来,很是委屈的道:“哥,你要是再晚来一秒钟,我可能就……”说着,小丫头梨花带雨起来,目光怨恨的瞪了地上的黄蝎子一眼,刚才这好色之徒没少在她身上占便宜,真恨不得把这混蛋的手给剁下来。 “赶紧走吧。”林昆拉着夏卉就往外走,夏卉却突然拽着林昆的手停了下来,林昆回过头,就见这小丫头抬起脚冲着黄蝎子的脸砰砰的就踩了两脚。 那黄蝎子被林昆一脚踩的差点七窍升天,又挨了夏卉这劈头盖脸的两脚,实在承受不住这连环的攻击,两只眼睛一翻白,整个人立马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