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摸场子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三十八章:摸场子

第六百三十八章:摸场子 林昆开着车回到‘青山绿水畔’,此时已是入冬,又遇上了连番的降温寒潮,‘青山’已经变成了灰兮兮的一片,趁着傍晚落日的余晖望去,仿佛笼罩在一层青涩的雾霭当中,而‘绿水’此刻已经是冰面封顶,远远望去像是一面大镜子一样,倒映着天空中所剩下的零星光满。 车子刚开到小区门口,就看见一个俏丽的身影走了出来,穿着一件裹臀的长款粉红色羽绒服,围着个红色的围巾,腿上穿着黑色pu的束身裤,脚上穿着一双深灰色的雪地棉,林昆认出了这俏丽的身影正是他那可爱的妹妹夏卉,可小丫头却未曾认出这辆崭新车里的主人是她哥,满是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这辆外形粗犷彪悍,隐隐一股霸气内敛其中的跑车,脸上那是一阵的惊艳。 林昆冲下丫头闪了两下车前灯,然后把车停在了她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小丫头以为这是碰到了拦路的无良纨绔,脸上表情嫌恶的就要绕着走开,林昆摁下车窗故意用手遮着脸,并假声假气的冲她说:“小妹妹,带你去兜风怎么样?” 夏卉根本离也不离赶紧加快了脚步,林昆越是觉得好玩,便开车跟了上去,夏卉脚步匆匆,由于心里发虚心跳加快,生怕后来跟来的这纨绔伤害了自己,于是便加快脚步走便悄然的摸出手机拨出了林昆的电话,林昆从后面倒是瞧的清楚,并没有急着追上去,没一会儿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掏出电话会然的一笑,就听电话里夏卉紧张着急的小声说:“哥,有人追我。” 林昆咯咯的笑了起来,道:“傻丫头,人家不就是想带你去兜个风么,你怕什么呀,这大冷的天车也不好打,你让她送你去酒吧就好了,还省了打车的钱。” “啊?” 夏卉微微一愣,紧接着便马上反应了过来,挂了电话回过头,一副气呼呼嘟嘴的模样冲车里的林昆跺了下脚,尽显小女人的娇媚道:“哥,你干嘛吓唬人家!” “走,上车!”林昆把头探出车窗笑着道:“正好哥也跟你去酒吧转转。” 夏卉坐进了车里,摸了摸舒服的皮椅,就像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一样左看右看,惊奇的说:“哥,这车是你新买的呀,简直太酷了,很贵很贵吧。” 小丫头尽管来中港市几个月了,但骨子里还是保留了一份小镇人的淳朴。 “不贵,反正也不用哥花钱。”林昆嘿嘿的笑道:“哥这车坐着还舒服吧?” “嗯嗯。”小丫头连连点头,疑惑的道:“哥,不用你花钱,那谁花钱啊。” 林昆笑着说:“哥的一个叔叔,有钱任性,非要送哥一辆车,哥就选了这辆。” 小丫头一脸憧憬的说:“我要有这么个有钱任性的叔叔就好了,嘻嘻嘻。” 林昆笑着道:“你要什么叔叔啊,你有哥哥就行了,喜欢什么哥哥给你买。” 小丫头忽然又腼腆起来,“不用,我自己会努力去挣的。” 林昆慢悠悠的开着车子,这新车不利于开的太快,得先磨合一段时间,笑着问:“小丫头,你想要什么东西啊?等你赢了南城区夜场歌皇的冠军,哥哥奖励给你。” “真的呀!”夏卉兴奋的道,脸上那股单纯的小女孩气息甚浓,虽然和林昆血缘未沾,可看着就像亲兄妹一样,忽而又是语气一变,道:“不用哥哥送,我自己赚就好了!” 林昆笑着道:“你这丫头,跟哥哥还客气起来了不是,再说哥哥这是公事公办,只要你能赢得冠军,哥哥到时候就给你奖励,你出力哥哥出奖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夏卉腼腆的道:“真的么?” 林昆笑着说:“当然是真的,哥哥难不成还拿这种事跟妹妹开玩笑啊。” 夏卉变的更加羞赧的说:“可我想要的东西很贵呢,我怕……” 林昆笑着说:“怕什么怕,尽管说出来,哥哥要是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就分期给你买。” 看着林昆一脸坦然的模样,夏卉的心里忽然间甜如蜜一般,就是亲哥哥估计也做不到这样吧,她含羞的犹豫了一会儿,道:“我,我想要个房子。” 林昆表情微微一怔,笑着说:“这个不难呀,有看好的小区么,哥哥先帮你物色着。” 夏卉点点头说:“就现在住的小区就行,已经住的习惯了,不用太大。” 青山绿水畔里的房子一套也就几十万,价格实在不贵,夏卉真要是赢得了南城区夜场歌皇的冠军,林昆就是送一套房子给她作为奖励也不为过。 林昆胸有成竹的笑着说:“好的,没问题!” 林昆没有直接开车去夜来香酒吧,路上他给刘刚打了个电话,说带夏卉去赵磊的场子里见识见识,半个多小时后这辆拉风的野马车停在了南城区赵磊管辖下的一家酒吧的正门口,下车后林昆便有意的装扮了一下,让人认不出他来,夏卉小乖乖一样挽着他的胳膊,两人就向着酒吧里走了进去。 门口的迎宾服务员热情的迎上来,礼貌的寒暄过后便带着两人进了酒吧的大厅,还未到酒吧的表演正式开始的时间,酒吧里已经人流攒动了,场面不是一般的热闹,林昆内心忽然有些感慨,通常这个时候,他的场子里可没有如此的盛景,可见赵磊名下的这家酒吧的生意可比他的酒吧要好不少。 林昆和夏卉找了高档的卡座坐下,用他的话说,既然来了赵老板的场子里一遭,怎么也得好好捧个场不是,点了一瓶红酒外加几样饮料和一些小吃,他晚饭还没吃呢,夏卉同样也没吃,小丫头本来打算路上买点吃的,就被他直接给带来了,两人先吃点小吃垫垫肚子。 酒吧的环境不错,这场子以前是斧头帮的,目前的管理者名头上挂着是徐明,实际上他一点实际的操控能力都没有,赵磊早就不记当初的承诺,把这些场子的实际操作权夺到了自己的手上,现在的情况是,李中天的场子已经尽皆没了,在秦傲虎和徐明的手底下偶尔充当着二当家的角色,秦傲虎和徐明基本上也都被架空了,好在徐明手底下有个酒吧是自己的,比秦傲虎倒是强上不少。 要说三人现在没事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心中多是郁闷至极,悔当初不该听信赵磊的一面之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赵磊明言上没有说,不过却是暗示过,对待他们三个是不会重用的,他们三个能出卖林昆,同样也能出卖他赵磊,一句话,忘恩负义之人他赵磊信不过。 这家场子徐明已经很少会来了,恰好今天却是到场,林昆远远的看到他那略微肥胖的体态,心中倒是生不出多少恨,只是有些替他感到惋惜,遥想当初自己那么倚重他和李中天、秦傲虎三人,这三人却是反咬一口倒打一耙,现如今他们三个的境况,林昆也是有所耳闻,这叫什么?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林昆并没有要去和徐明大招的意思,看他在场子有模有样的走来走去,也只是视若无睹罢了,像这种见利忘义的小人,赵磊信不过,他林昆也是同样。 几个衣着光鲜的小姑娘坐在了附近,林昆摘下墨镜笑着跟她们打招呼,道:“美女,来这儿玩呢!” 几个小姑娘回过头一看,好一个相貌标致男人味十足的小哥,翩翩笑道:“是呀帅哥,你也来这里玩呀,你身旁坐的妹子不错嘛,可不要太贪吃哦。” 林昆笑着道:“这是我妹妹。” 姑娘里一个打扮格外妖艳的言语轻佻的说道:“哟,带妹妹来泡吧的,还真是不多见哦。” 林昆打趣道:“今个你不就见着了么,几位美女有兴趣过来一起坐坐么?” 见有人主动请客,而且还是相貌如此标致的小哥,这些来夜场里翩翩起舞的小蝴蝶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一个个笑盈盈莲生百态的就来到了林昆旁边坐下,不乏有喜欢开玩笑的妹子打趣道:“帅哥,长这么帅有女朋友么?” 林昆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这些小蝴蝶聊着,旁边的夏卉眼中却是隐隐有些醋意,林昆趁着空隙的功夫,附耳到她耳畔小声说:“你也找几个男的过来聊聊,从他们的嘴里探探口风,这儿的生意好,看看他们是喜欢这儿的什么?” 知晓了林昆的意图后,夏卉眼神里的那层淡淡的幽怨便马上消散,也学着林昆的模样招呼来了几个年轻帅气的小伙,没一会儿他们坐着的这个高档的卡座便人满为患了,夜场往往就是这样,有热闹大家一起凑,只要有人肯招呼,大家出来也都是图一个乐,玩的就是这种一堆不认识的人在一起咋咋呼呼。 林昆一个模样漂亮体态性感的小妞聊的挺热络,倒不是他看中了这小妞,而是这小妞经常来夜场里玩,算是夜场里的一枚红人,在南城区认识不少的名流纨绔,她身旁的这些姐妹都是她带出来的交际花,她们到酒吧里来捧场不但酒水免单,酒吧方面还会给她们一定的报酬,虽说不多但胜在心意嘛。 像这种拉拢客源的方法林昆以前还真是没听过,就是刘刚也不曾在他的面前提过,林昆相信刘刚肯定知道这个法子,现在说不定也同样在用,顺着话头就问这小妞:“妹子,我听说百凤门那边的几家场子也不错,你为什么不去那边玩玩?” 这小妞倒也没把林昆当外人,笑盈盈的说:“姐妹我去哪儿玩都有人给玩,之前吧我也一直在百凤门那边的几个场子玩,听说他们的老大是一个帅呆的小哥,可惜一直没见着面,最近百凤门那边的场子没什么意思了,头牌什么的都被挖到了这边来,咱们出来玩就是图一乐,哪好玩去哪玩。” 林昆笑着举起酒吧,道:“对,咱出来玩就是图一乐,走一个。” 这小妞也不做作,端起酒杯和林昆碰了一下就是一饮而尽。